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48章 恨不恨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248章 恨不恨

夜色中的京城繁星点点,尽显京城的繁华盛景。在方山湖的一处四合院里参加完一个经济沙龙出来,已经晚上九点。裴吴越和童兮兮在保镖兼司机的陪同下坐进胡同外的奔驰里。

“吴越,要不要提醒下崔七月?黄金期货的价格变动很不正常。”童兮兮穿着白色的碎花裙,清秀恬淡,靠在裴吴越肩头,轻声说道。

刚才在沙龙上,已经有消息灵通的人说鼎鼎大名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当代掌门人大卫?罗斯柴尔德有意放弃黄金定价权。

熟知世界金融史的人都知道,在金本位时代,这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最辉煌鼎盛的时期,号称欧洲第六帝国。

但是,在近代随着欧洲的衰落,美国的崛起,金本位的崩溃,罗斯柴尔德家族根本就无力控制黄金价格。现在卖这个老牌财团面子的不少,但也绝对不多。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洛希尔金融集团在全球银行、基金的排名排不进前50。罗斯柴尔德现在退出黄金市场也是正常。

2004年以来,国内的金融业务正在不断的对外资开放,相关的文件、条例出台了很多,洛希尔金融集团正在准备进入国内发展金融业务,有风声传出来并不奇怪。

沙龙中聊到黄金价格,才发现5月下旬,国际黄金期货价格一路走低,大异于黄金近几年一直走高的趋势,十分诡异。而平鸿基金就是国内首屈一指的黄金期货公司。

童兮兮不用猜也知道平鸿基金的头寸肯定是大比例配备在黄金期货上面。在之前,恐怕没有人会觉得黄金价格会跌吧?

裴吴越不以为的笑了笑,叹道:“提醒了崔七月也不会注意。免得他还以为是我看他的笑话。就算平鸿基金的黄金期货合约都在5月底到期也没什么。崔家有足够的实力展期。”

展期就是期货交易中把已经到期的期货合约自己买下来,关闭原有的合约盘,改成出售期限更长,交易量更大的新期权。

这意味着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冒更大的风险,但是想着崔家的家底,童兮兮微笑着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崔家至少两三百亿美元吧?

文舟市熙河酒店,松阪士夫送走了刚刚前来拜访的文舟市委书记许苍一行。看着一行人簇拥着文舟一哥离开,等候在酒店24层的服务员小东心里很是羡慕松阪士夫。

这两天文舟市的媒体全力宣传三星日本电气电路制造公司对文舟带来的机遇:产业结构升级。

小东很难理解这个词语,但是nec大中华区董事、副社长松阪士夫和三星电子企划部助理卢月新分别住在酒店24层东西两侧的事情却是知道。

这一层就住了三星和nec的人。大部分房间都空中,而市里面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们,不时的过来拜访。市里的李副市长就在楼下住着。他可是亲眼看到熙河酒店的老总马大炮在李副市长面前跟孙子一样。他经常夜里幻想美俏的大堂经理邢经理据说给马大炮叫到办公室里揉奶都没敢出声。而邢经理叫他往东他绝计是不敢往西。

“松阪先生!”看到英俊的松阪士夫走过来,准备回到房间里,小东殷勤的喊了一声。“哒”的一声,魁梧的黑西服保镖将门关上。小东哀叹一声:这人生的差距得多大啊。

“这个服务生工作很认真。”松阪士夫微笑着对nec大中华区市场部部长宫本直树说道。

私下里宫本直树没必要一本正经,毕竟他的年纪比松阪家的继承人要大的多,道:“松阪社长是看到他每次都恭敬的称呼你吗?”

松阪士夫哈哈大笑,吩咐助理,“请崔先生过来喝杯酒吧,明天将会正式签约,我们今天晚上可以放松,希望崔先生有很好的推荐。”

助理应声去套房的小会议室里打电话。

套房里精致典雅的家具彰显着熙河酒店的格调。松阪士夫在窗边的小圆桌坐下,对坐到沙发上的宫本直树道:“现在外界的媒体都在说我们淘汰产能,是在与景华手机竞争,带动一批电子设计企业。又有几人知道我们的真正目的呢?”

在澳洲成功的促使澳大利亚出台新的劳工法案让松阪士夫重回nec。这让他踌躇满志。

宫本直树微笑着附和道:“任何行业最顶层的竞争是行业标准,那些媒体又怎么会想的到。”

制定行业标准就意味着行业话语权。三井在这方面得心应手。宝钢就是很好的例子。

松阪士夫点点头,“这是我与长井静香看法的区别。她想要偏重于金融手段,但实业所带的话语权远比金融要强。我们在澳洲是如此。在文舟这几天你也看到了。”

宫本直树笑了起来。

这时,助理走进客厅,“副社长,崔先生说晚上在千苍雪请我们和三星电子的卢助理吃饭。会有车来接我们。”

千苍雪是文舟最好的私人会所,位于雁南山脚。穿过质朴无华的大门,走过曲径通幽的松林小道,才是千苍雪五层楼高的院落。飞檐勾角,极尽精美之事。

水墨山水画屏风遮挡的赤云厅中,崔七月劝着松阪士夫、卢新月的酒。身边几个跟班凑着趣,气氛融洽。

正式的协议明天即将签订,崔七月也没有去邀请nec和三星电子其他的人,只邀请了两位主事人。卢新月也不过三十四岁,都是年轻人,话题谈的很开。

说过名菜、名胜、名茶,松阪士夫忽而道:“崔七少,你和陆景接触过很多次吧。你对这个人怎么看?”

几名帮闲说话的声音渐渐的小了。陆景这个名字,他们纵然身为帮闲也有所耳闻,这个名字往往是某些故事中的主角。

卢新月眯着眼睛看向崔七月。他也想听听崔七月对陆景的评价。因为恋情被媒体曝光,被李会长派到中国来跟在他身边学习工作的李怡馨小姐据说就和陆景来往甚密,两人私交很好。

中国的电子行业,绕不过景华、景华手机,同样绕不过陆景这个人——这位景华的教父。他们现在做的事情,要在文舟建立晶圆厂就绕不过陆景。景华微芯的反应是重中之重。

崔七月摇着手中的高脚白葡萄酒杯,产自法国的雷司令,透明澄彻的酒液摇动着,“不足为惧。”

松阪士夫在陆景手上吃的亏不少,惊讶的看着崔七月。

“怎么说?”卢新月品了品酒。现代汽车易主,收获最大的是三星与和华。能和李会长做“盟友”、做对手的人不足为惧?

崔七月好整以暇的笑了笑,道:“陆景的能力、眼光都是一流水准。担任100亿美元资产规模的企业的ceo绰绰有余。但是,他的性格太强硬,不知道进退、变通,只想占着上风。我可以很肯定的说:和华发展的越好,资产膨胀的越快,他面临的敌人会越多,实力越强大。”

“就像这样。”崔七月放下酒杯,双手做了个倾倒的手势,“到了一个临界点就会轰然倒塌。孙子兵法说,先为不可胜,然后待敌之可胜。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陆景不足为惧。”说到最后,崔七月语气慨然,意兴飞扬。

文舟炒房团在江州败退,亏损数十亿,他恨不恨?

九叔压着他不让和陆景作对,未婚妻张静云被陆景送到警局盘查了一晚上,他恨不恨?

idf亚洲投资基金在夏商影视亏损15亿,他恨不恨?

深爱的女人唐诗经和陆景联袂去美国投资互联网,同行一个月,难道不会发生点什么?他恨不恨?

他恨陆景恨的要死。比恨虞文昌还要恨。但是,他不能明着和陆景对抗,高家就是前车之鉴。高修平主持的海益汽车在西南汽车市场目前给昆成汽车挤压的很凄惨。

在暗地里用idf亚洲投资基金对付陆景失败后,他心里已经想好了对策。不想好,他寝食难安。很简单,就是九叔的招,等陆景、和华强大之后,所面对敌人就会愈发的强大。目前不久有三井、三星在对付陆景吗?在现代汽车的收购中他又得罪了渣打银行背后的英资财团,沃伦财团。

可以预见,只要等下去,陆景迟早有被捕杀、围猎的那一天。须知,全球的经济秩序是被西方掌握的。这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事情。

等到那时候,他一定会落井下石,一雪前耻。听说陆景身边很聚集了几个绝色的美女,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对他一往情深呢?

“好。”松阪士夫鼓掌。孙子兵法在日本流传的很广,他读过。崔七月的意思是等待陆景犯错。很有见地的一种看法。

就他所知,目前陆景还没有犯过大错。但是随着和华稳步成为亚洲一流财团,涉足的领域、地域越多、越广,面对更为复杂的全球经济形势,陆景犯错的概率将会变的很大。如果说和华之前决策失误的几率大概在15左右,那么现在就在30。

卢新月赞赏的举杯,“为崔七少精彩的言论干杯。”崔七少这个称呼,远比小崔先生更为亲近。

崔七月举起酒杯,自谦道:“当不得两位的夸奖,我只是和陆景接触的多一些。他在我的圈子,是一流的翘楚人物。”

帮闲们纷纷附和。酒桌的气氛越发的融洽。

崔七月心里自得的笑笑,他的智商一向不差的。今天这番话不可能传到陆景耳朵里去。在座都是心腹人。

忽而,崔七月的手机响起来,看看号码,是张子昂的电话。崔七月微不可查的皱皱眉头,去赤云厅外的一间包厢里接了电话,“张子昂,黄金期货跌个10又如何?”

崔家有足够的财力来接盘。

“不是。七少。已经跌了32了。”张子昂声音带着惶然,“平鸿基金爆仓了。”

“什么?”崔七月咬牙切齿的大吼一声,眼睛发黑,跌坐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