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53章 产能和理想

第1253章 产能和理想

唐诗经下意思的回了陆景一句,话出口却随即微微蹙眉又舒展开。她生平最恨赌博。崔七月就是用赌博把虞文昌给毁掉了。她不希望看到陆景重蹈覆辙。

见唐诗经的表情,陆景笑一笑,回过神来,这可是揭唐诗经心里的伤疤,道:“罚酒,罚酒,我失言了。”

唐诗经扑哧一笑,“行了。这里谁敢罚你的酒啊?赌注是什么,说来听听。”她话都说出来难道还能收回吗?

陆景道:“我输了的话我帮你在民盟想想办法。你输了的话…”眼神从唐诗经妩媚柔腻的脸蛋上滑过。

唐诗经要走仕途,走民盟这条路进政协也不失为一条路。陆景有把握帮她关说一二。

只看陆景的眼神,唐诗经就知道陆景心里在想什么:陆景的意思是输了就让他在脸上吻一口。狠狠的白了陆景一眼,“我可没兴趣拿自己换官位。”说着,站起来离开。

包厢里觥筹交错,陆景这儿自然是大家关注的重点。看到唐诗经笑容敛去的从陆景身边离开径直出了包厢。不少人心道:难道是闹翻了?不应该啊。

陆景给唐诗经弄的一愣,看着她远去的倩影,回过神,莞尔的笑着喝酒。

唐诗经这是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怎么看都像是被他的赌注给“挤兑”的落荒而逃。

想起凌雪月说的话,陆景心里微微一热,他未必没有机会一亲芳泽。随即好笑的拍拍额头:我想这些干什么?还是先想想晶圆的事情和去洛杉矶要不要见李菲菲的事情吧!

景华微芯首席科学家卢文山和景华总部副总经理周复生一行的行程被国内的电子类媒体关注着。

自从景华微芯放出风声要迁移部分产能之后,所有的媒体都知道景华这是要和三星日本电气“打擂台”。

建业、黄海、金山三座城市都是周复生、卢文山一行考察的对象。从黄海去往金山的高速公路上四辆汽车组成的车队高速的行驶着。

周复生将手里的一叠材料递给并排坐在车后的卢文山。微笑道:“卢工,你看看。这是黄海那边考察的结果。与建业相比的话。黄海的成本还是太高了。”

“黄海那里的竞争太激烈,低端芯片的市场行情可不怎么好。不然三星和nec也不会选择在文舟了。”对晶圆厂选址的事情。卢文山其实不怎么关注。

他这次跟着周复生随行,更多的只是提一提参考建议。就晶圆厂而言,建设在哪里并没有太多的硬性要求。当然,当地政府支持的力度越大越好。在他眼中,建业、黄海、金山都可以。

将手里的材料翻了翻,卢文山微笑道:“周总,我们这么明显的针对深业集团不太好吧?”

跟着周复生跑了这么几天,他已经知道景华拖竞争对手三星日本电气的办法——攻击深业集团背后的崔家。听说五月底平鸿基金被金价大跌弄得亏损近4亿美元。

周复生笑呵呵的道:“就是要让深业集团知道我们在针对它。”他知道的东西比卢文山多得多。

陆景一开始的打算是希望通过攻击平鸿基金让深业集团巨亏。但是平鸿基金的张子昂果断的斩仓,避免了牵连深业集团。现在晶圆厂产能迁移实际上是第二套备选方案。

要是期望敌人按照自己的步点走那就太愚蠢了。凡事多想一步多做一份备案。应对变故要从容得多。

和华攻击平鸿基金自然是要百般遮掩,不能让崔家察觉到。这样的“狙击”手段自然是放在暗处效果最大。只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在晶圆厂的竞争中可以大大方方的让崔家、三星、nec知道景华的针对性反击。

卢文山笑道:“就怕三星日本电气的这几家股东不相信我们能够不费什么力气击败他们。”

“那可由不得他们。”

说笑着,车队很快就到了金山市。刚下高速,助理就打来电话,“周总,卢工,金山市的顾书记和蒋市长已经带人等在高速路口了。”

卢文山久在国外。对这些官面文章不是很理解,也懒得费心思琢磨。在建业和黄海都是周复生出面处理。周复生应对这样的场面驾轻就熟,道:“那我们在前面停一下吧。”

“从地理的角度来说,把景华微芯的第二座晶圆厂放在金山对三星日本电气的威胁最大。只不过。金山作为黄海的卫星城可没什么电子产业。”

夏日炎炎,陆景在洛杉矶半岛比佛利山庄酒店和周复生通着电话。周复生到金山所受到的待遇他已经知道了。

景华要建立一座晶圆厂怎么都有15亿美元的投资。金山市市委书记顾师祥和金山市市长蒋叙元前来迎接一下也是正常。

周复生道:“考察金山也就是吓唬下深业集团背后的崔家。最合适的地方还是建业。”

陆景笑道:“谁说不是?其他的事情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就可以。”和周复生聊了十几分钟,陆景挂了电话。在加州套房的半圆形露天阳台上欣赏中洛杉矶天蓝的纯净天空。

“下午茶送来了。陆景,你在想什么?”齐静瑶从客厅里托着精美的茶壶、茶杯和点心过来。轻声问道。

齐静瑶穿着白色的修身长裤,腿长臀翘。混搭风格的浅色格子上衣,颇有些洗尽铅华的味道。

陆景笑着摇头,这和传闻中手段狠辣的齐静瑶形象可不一致。但想想也知道不管齐静瑶在黄海做事何等的跋扈,在自己面前她翻不起大浪花来,伸手示意齐静瑶坐下,“不用这么小心翼翼。”

他到洛杉矶来缘由是齐静瑶打电话来请他过来探望她。但是,真正的原因只有他心底知道。

齐静瑶道:“我知道,谢谢你来看。”话是这么说,还是很温驯的给陆景倒茶。陆景上午到了洛杉矶之后,打电话让她下午过来聊聊。

她居住在洛杉矶圣马力诺的华人社区衣食无忧。而严景铭也倒台了,回国工作不现实,过个三五年再回去看看问题不大。但是,她想要出人头地,还得依靠陆景的资源。

寒暄了近日的生活,齐静瑶道:“陆景,我想做点事情。”她在美国的工作是和华办事处给她安排的一家小慈善基金,她也因此而拿到了工作签证。

“什么事?”陆景回着王灿的短信,漫不经心的说道。他的手机刚刚响了。

“我的目标是在十年之后竞选洛杉矶市议会的议员。”

“啊…”陆景讶然的看着面前认真陈述意见的齐静瑶,笑道:“你还真是...”

齐静瑶是官迷的事情他早知道。没想到她在国内的仕途断绝却想着在美国这里创出一番事业。

齐静瑶等待着陆景下评语。陆景脑子里转了一圈,接着刚才的话说道:“呃…,很有理想。不过,你首先得取得美国的永久居住权吧?”

永久居住权就是绿卡,齐静瑶早就打听好她需要怎么获得,小声道:“可以投资移民。投资50万到100万美元即可。”

看着齐静瑶忐忑的样子,陆景失笑道:“行。我就在你身上投资一两百万美元,看你能走到那一步。”

“啊…,陆景,谢谢。”齐静瑶兴奋的扬起嘴角,右手轻轻的握拳,拿着茶杯举起来,“陆景,以茶代酒,我敬你一杯。”

陆景今天能来洛杉矶看她是第一条件。让她下午过来喝喝茶,第二个条件。所以,她才敢提出来想要竞选洛杉矶市议员,没想到陆景竟然答应了。事先,她估计成功率不超过三成。

在一瞬间,陆景都有种她活过来的错觉,拿起茶杯和齐静瑶碰了碰,抿了抿茶。

“我给你点支烟吧。”齐静瑶觉得她需要表示点什么,见陆景同意,拿起圆形小茶几上的中华香烟,俯身给陆景点上。

齐静瑶身上的香味扑鼻而来。陆景吸着烟,惬意的吸了一口。别说点烟,他现在就是想要享受一下齐静瑶的小嘴、香舌伺候,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所以,古往今来,权势、金钱都是男人的追求。

和齐静瑶聊了半个小时,陆景就让她离开了,给聂问白打了个电话问她到了没有,然后给宋雨绮发着短信,问崔七月的事情。

至于李菲菲,他已经和她电话约好明天上午在她住处附近的一家星巴克里一起喝杯咖啡。

6月11,周五下午,景华微芯对外公布了一则消息:景华微芯与合作伙伴snl公司达成协议,景华微芯从snl手中再引进两条12英寸的晶圆生产线。

同时,淡马锡和snl都将下一次的景华微芯增发中获得股份。

楚北晚报将这则消息刊登出来之后,很快时代在线等互联网门户网站、各大论坛就在其财经版块转载了这则信息。

如果仅仅是这则消息并没有什么,但是结合前几天海力士被现代集团收购的传闻,业内人士基本可以确认景华微芯的晶圆产能却是有剩余。

景华微芯即将有足够的产能和还没有建成的三星日本电气竞争。

一石激起千层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