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84章 坟头

第1284章 坟头

黄海半岛酒店的套房里,陈九林摩挲着肚子,大口喝着王老吉凉茶。咕隆,咕隆。最近他有些上火,满嘴水泡。“光熙,你说说情况怎么样?”

康光熙汇报道:“陈总,我查清楚了。那位青年叫陆景。和华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其他具体的资料查不到,只知道他在和华的话语权很大。和华联合现代集团收购现代汽车让他在亚洲资本圈内的声望很高。”

陈九林烦躁的道:“联系方式查到了吗?”来回在客厅里走着。最近国际石油价格还在上涨。眼看着四油新加坡公司就要爆仓了。油价一旦超过50美元每桶,四油新加坡公司就要资不抵债了。

在黄海奔走这么些天,根本没有人愿意投资给他。显然,投资人都很精明。

康光熙无奈的道:“陈总,我在圈内已经打听到陆景的私人号码。但是接电话的是他的助理宋雨绮。她回绝了我们的见面要求。不知道陆景是否知道这件事。”

说着,康光熙又补充道:“陈总,和华手里肯定有大量的资金。如果和华肯援手,我们很容易渡过这次危机。”

陈九林不耐烦的道:“这我知道。”想了想,“光熙,你把电话给我,我再给陆景打电话。”

“好的,陈总。”康光熙心里轻叹口气。现在能试的方法都试的差不多了。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实在不行,最后的一步棋就是向母公司汇报了。

那样的话,就算事态能平息。只怕陈总也会被调离现在的职位。陈总大概是不愿意看到这一幕。还是要尽可能的自己解决。

下飞机后刚把手机开机,陆景留在宋雨绮那儿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陆景帮宋雨绮拖着行李箱。对身侧的何梦明、墨静雯、余乐感叹道:“这支手机简直比那些热线还忙。”

何梦明轻轻的一笑,娇柔明丽。看向机场中前往出口的通道两侧的广告。有一张是昆成汽车的广告。

墨静雯嘴角浮起一抹明媚的微笑,道:“那也不见你把这个号码停用。反正是雨绮姐帮你接听,对吧?”

余乐边眼睛扫描着机场通道里的美女。眼前的两位绝色美女就算了,不能放肆的看不说还追不到。随口道:“静雯,这不是停用的问题。而是,陆景的私人手机号码泄露的问题。”

陆景笑道:“你这逻辑不对。我又不是装在套子里的人。手机号码肯定会被别人知道。”

说笑着,出了机场。景华京城分公司前来接机的车已经等在机场出口的马路上。出机场坐私家车的旅客不少。

这时,宋雨绮的电话也接听玩,快走两步到陆景身边。道:“陆景,陈大班的电话,他想要和你见面。四油新加坡分公司的账面亏损已经达到1.2亿美元。”

陈九林在电话里态度很谦卑,说了很多哀求的话。这根本就不是新加坡上市公司中的佼佼者所说的话。看得出来陈九林已经有些慌了神。

何梦明、墨静雯、余乐看向陆景。陆景摆摆手,很坚决的道:“不用理他。这件事不关我们的事。”

这话令陆景的三名助理都微微有些愕然。陆景不打算施以援手,那还关注陈大班的事情干什么?

他们自然不知道陆景是拿陈九林的事情当国际原油期货价格走向的判断标杆。

拒绝了和陈九林请求见面的要求之后,陆景让宋雨绮继续保持对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的关注。晚上和卫婉仪在家吃晚饭前,打电话和富跃产业基金的杨星长聊了聊。

周四晚上,陆景坐车前往西月区张三胡同大哥家中汇报缅甸油路的事宜。

整洁明亮的书房里。烟雾缭绕。陆江吸着烟,听弟弟说完,点点头,温声道:“小景。你这趟辛苦了。国开行保行长那儿,你这两天和他谈谈。”

陆景嗯了一声,抽着烟。后面的事情自然是由大哥去协调各方的关系了。

说了一会家里爸妈的身-体状况。陆江又笑道:“红军昨天来我这儿坐了坐。听说因为傅婕被调去仰光,风家的小姑娘对你很有意见。”

陆景笑道:“我和风白露保持点距离比较合适。”风家最近有一些举动。和陆家的关系有些微妙。

“你们小一辈交往没什么。”陆江摇摇头,随即想起一件事。笑道:“风家有意和秦家联姻,风白露是首选。嗯,你和她保持些距离也好。”

弟弟的能力,眼光都不缺,都是上上之选。只是,在女人方面实在是…。风白露姿容绝佳。他还是得提点一下。不要像当年洛家那样搞的不好收场。

陆景老脸一红,尴尬的拿起茶杯喝水,给大哥说起西山市的话题,“我看李省长八成和那位段市长有心结。不然民间也不会传得这么邪乎。”

陆江问了问,微笑着摇摇头。不是很看好那位段市长。“缅甸那里从仰光到至内比都的铁路竞标就在这两天吧?”

陆景道:“恩,下周二,刚好是中秋节那天。有缅甸政府的配合,中建七局拿下这条铁路的修建权问题不大。”

陆江沉稳的点点头,闭着眼睛思考起来。

周六上午,陆景和国家开发银行的行长保胜利在汇海大酒店见过面谈过缅甸铁路修建资金方面的事情后坐车前往市郊的京城市观华公墓。

以中建七局的资产想要修建铁路困难重重。届时,真正的铁路建设工作会以外包的方式给中铁十二局下属的某分公司。

国开行将会支援中建七局大量的资金。陆景和保胜利见面,是大致的告知他缅甸方面的情况,用于参考。

出了五环线,通往郊区观华公墓的主干道上车辆稀少。沿路的成荫绿树让环境显得幽深。

私人时间,陆景也没让助理们跟着。余乐到京城自然是住在他家中。何梦明、墨静雯住在了民大附近的佳达花园。宋雨绮到燕湖家园和张漓住在一起。

陆景正想着缅甸油路开通后对大哥有益的影响,手机忽而响了。看看号码,陆景笑着接通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莫心蓝悦耳的声音,“陆景,长阳射击俱乐部的事情少锋给我说了…”

听着莫心蓝轻柔的说着她的担忧,陆景温声道:“心蓝,你这样管着莫少锋也不是个事。男人嘛,总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成熟。他今年有30岁了吧?也需要有自己的事业。老是不务正业也不是回事。2000万美元而已,我帮你盯着呢,出不了大事。”

莫心蓝叹口气,道:“我总是对少锋不放心。他经常闯祸,不让人省心。或许,你是对的。”

陆景就笑,“心蓝,才分别几天啊,你就学会怀疑我的话了。”

莫心蓝嫣然一笑,嗔道:“你又胡扯。”娇柔的道:“陆景,有你帮我支撑着的感觉真好。”

陆景笑道:“现在知道我的好处了吧?”又温柔的道:“心蓝,累了,就给自己放几天家。平常要注意休息。”

莫心蓝心里甜蜜的紧,道:“我知道。”有陆景的保证,她也不担心弟弟莫少锋经营长阳射击俱乐部的事。灰暗的心情变得大好,和陆景说笑着,俏皮的眨眨眼睛,道:

“plu电讯在印度和东南亚扩张的差不多了,下一步就是稳固、运营市场。下一个目标是进入澳大利亚的电信市场。陆景,我11月去江州看邵秋兰。你的第一个孩子呢。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她知道邵秋兰怀孕的事情,心里很羡慕。7月份陆景在云春度假时,她也在。

陆景脑子里几乎能勾勒出此时莫美人秋波妙转、俏皮妩媚的精致俏脸,嘴角扬起来,道:“男孩女孩我都喜欢。心蓝,到时候我留出时间在江州等你。”

挂了莫心蓝的电话,十几分钟后,陆景的车到了观华公墓。观华公墓内秋叶满地,一片萧瑟。墓地园区里寂静无比。

陆景在东面的墓地处找到了烟诗凝。烟诗凝蹲在她丈夫的墓前倒酒。上好的茅台酒,慢慢的流入墓地的泥土中。脸上泪痕斑斑。他和烟诗凝在仰光时约好了回京城后由烟诗凝请他吃饭。地点便是在她丈夫的墓前。

“诗凝,和保行长多聊了几句,我来晚了。”陆景低声说道。

看到陆景蹲在身边,烟诗凝扭头看他,道:“没事的。”专注的倒着酒,轻声道:“阳云最喜欢喝茅台,只是那时候我们工资不高,只有出任务回来庆祝的时候才可以开怀畅饮。”

陆景轻轻的点头,从容阳云的好有焦兴修的酒量就可见一斑。倒了一杯酒,缓缓的道:“容哥,初次见面,我先干为敬。”一口喝了酒,又接过烟诗凝手里的酒杯,轻轻的洒在坟头。

烟诗凝的丈夫容阳云在2000年南美的一次任务中掩护烟诗凝撤退,自此音讯全无。观华公墓这里是他的衣冠冢。对容阳云这样为国捐躯的精英特工,他心存敬意:我们的身边有一群默默守卫国家、抵挡战争的人。

烟诗凝陪了陆景一杯。二钱的小杯,火辣辣的酒意往喉咙里涌。轻声的、慢慢的述说着往事。

四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夜来幽梦还乡,妾自梳妆小轩窗。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