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35章 庆祝酒会

第1335章 庆祝酒会

秘书人员急匆匆的走进来,“李部长、徐总裁,三井只补缴了5000万美元的保证金。纽交所强行平仓。三井物产手中的交易账户被平掉了2/3的头寸。”

新苑17号别墅二楼明亮奢华的客厅里,正在和徐阳成下围棋的李义济放下手里的白子,这个结果他早有预料,脸色平静的问道:“预计三井亏损多少?”

秘书答道:“至少7.5亿美元。”

“亏损很严重啊…”李义济点了点头,示意秘书可以离开,拿起茶杯慢慢的喝茶。

徐阳成叹口气,道:“武藤顺照完蛋了。”三井物产是庞然大物不假,但三井物产的副社长在石油期货交易中至少亏损7.5亿美元,这职位无论如何是保不住的。

“谁说不是呢。”考量着最近的局势,李义济有些无奈,说道:“老徐,看来我真的需要关注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购新加坡石油的事情了。三井这个跟斗跌得有点大啊。完全不应该。”

和三井物产同样做多的杰润却没有爆仓。这只能说明三井财团内部的人事关系比高盛内部的人事关系复杂得多。

徐阳成喝着茶,没有发表意见。和华既然已经击败了三井物产,杰润,新加坡的权力人物们偏向三井、高】长】风】文】学,w?≌↙t盛的态度自然要趋向公正一点。只是这多少会让李部长心里有点无奈,不爽。因为和华这完全是以势压人。

三井物产此次巨额亏损,如果没有资金注入新加坡这里的话,其在新加坡石化工业的影响力必然衰退。届时。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购新加坡石油的股份顺理成章。

李义济叹口气,此消彼长。他走平衡钢丝实在有点累,吩咐道:“你给宏深说一声。尽可能的帮陆景低价拿到阿卡夫山庄的使用权。”

“好的,李部长。”徐阳成答应道。是得先给点甜头给陆景,以便日后好打交道。

三井被强行平仓消息已经出来了,李义济便没有再留徐阳成在家里。说了一会话,徐阳成告辞离开新苑17号别墅。坐在轿车中,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新加坡城,徐阳成琢磨着拨了余乐的电话。和华获胜,有些话,李部长是不方便说的。只能他来说。

新加坡时间23点15分。三井被纽交所强行平仓的消息迅速的传开。新加坡丽都酒店总统套房的会议室内,一片欢呼声。陆景、宋雨绮、何梦明、墨静雯、余乐、傅婕、步山梅、董冰、盛高格、赵清芷、明雪、杨晚婷等人此时都在会议室内。

香港那边刚消息传过来,众人立即向陆景、傅婕道贺,气氛十分热烈。

陆景斜倚在会议室的椭圆形会议桌边,歪头看看身边傅婕的电脑,上面正显示不断跳动着的WTI原油价格,笑着道:“和华能获取阶段性的胜利,大家功不可没。只是没有媒体报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不过,咱们自己不能亏待了自己。雨绮。安排一下,我们在总统套房的客厅里开一个party。今晚,不醉不归。”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宋雨绮笑着答应下来,踩着水晶高跟鞋出了已经变成傅婕办公地点的会议室。

众人纷纷叫好。两名香港来的金融精英也从电脑面前站起来。这几天实在是绷得有些紧了。赚钱效应已经产生,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资金开始做空。今晚,和华没有不要继续充当做空的主力。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现在虽说已经是深夜23点了,但这几天众人的作息时间基本都是颠倒的。根本没有人认为现在开酒会不合时宜。丽都酒店总统套房专门有一套服务班子。宋雨绮出去安排之后,很快有穿着酒店制服的服务生推着餐车送了各色酒水饮料点心进来。

陆景喊了在3920号房间准备睡觉的谢清歌。余乐将寇小蛮喊上来。酒会很快开始。

第四石油的南然、陈九林等人今晚也在不夜城的办公室里关注着纽约交易所的情况。得到消息。南然欣喜的给陆景打了个电话,“陆先生,恭喜啊。”

三井这可是被好好的教训了一顿,把吃进去的全部都吐了出来。小鬼子有得难受。美中不足的是,设局的杰润公司没有受到惩罚。

“南总,同喜。”陆景正在盛高格说话,笑着说道。

盛高格手持酒杯,微笑着听陆景和人通话。刚才陆景说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这话对和华而言是正确的。和华肯定不会公开承认操纵了国际原油价格。

但对EK咨询公司、傅婕而言却不对。EK咨询公司这次精准的“预言”油价在12月份会下跌,势必将会声名鹊起。EK咨询公司的业务必将会爆发式的增长。

而对傅婕来说,她注定在公众视线中声名不显。但她主导的这次打压国际油价的行动会在日后慢慢的流传出去,奠定她在亚洲金融圈子中崇高的地位。

盛高格看向客厅墨色橱柜边和香港来的金融精英兰骥、上官绍聊天的傅婕,摇摇的举杯祝贺。

傅婕笑着回了回,略等了一会,见陆景和盛高格聊完,笑着走过去,娴雅的和陆景干了一口红酒,“陆景,刚才兰骥建议我们应该趁机平仓,从期货市场撤出。”

知道油价下跌内情的金融精英肯定不会认为油价在未来还会持续下跌。

望着精致秀美的容颜带着酒后兴奋的红色,明艳照人,陆景手持酒杯微笑道:“鱼儿还没有全部入网,哪能现在就撤。傅总,你说是吧?”

现在撑不住的只有三井一家,杰润、摩根大通的夏如龙还没有出事,他还不打算平仓获利离场。只拿下一个武藤顺照远远不够。

傅婕笑了笑,玉指扶了扶知性雅致的金丝眼镜边框,“你的心还真大。我建议撤出。高盛不会放弃杰润。至于摩根大通银行,他们陷入的不深。我预估要把油价打压到40美元左右,夏如龙才会危险。但是,真要油价下降到了43美元以下,和华可就有得受了。”

她相信陆景知道和华把油价打压到43美元之下的后果是什么。不客气的说,现在全球处在美帝国独大的“统治时期”,挑战美国制定的金融秩序,下场可想而知。在国家机器面前,和华的财富还不够看。

陆景狡黠的一笑,在傅婕耳边小声道:“所以,我们现在要缓一缓,暂时休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今晚会趁机平仓。”淡淡的女人幽香萦绕在鼻端。

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全市场有下行的赚钱效应时,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头寸想要平仓并不难。

傅婕俏脸上露出微微有些错愕的神情,随即恍然。有些明白陆景邀请她来主持打压油价事宜时说的话:打压到44美元或者45美元就可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要亏本出货。

但一旦媒体上曝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已经平仓的消息,谁有能把43美元作为和华必须要遵守的底线呢?没有了必须做空的逻辑,和华数以千计的交易账户,谁查得到和华在做空?

“傅总,我准备去黄海转一圈,三五天之后再回新加坡。这段时间,我们的操作暂缓。你可以考虑和陈九林、南然见见面。”陆景微笑着说道。

傅婕点了点头,道:“我会考虑的。陆景,既然回头还要再做空,我觉得可以清空手中的部分头寸故作疑兵,同时可以获取部分利润。”

陆景就笑,“这种细节问题你自己处理。”

正和傅婕聊着,余乐一脸诡异笑容的走过来,“啊…,傅总也在,陆景刚才徐阳成打电话给我说了件事,准备向你汇报下。”

“什么电话?”陆景略有些奇怪,拿着酒杯跟着余乐走到客厅拉起米白色帷幕的落地窗前。

余乐诡异的笑道:“徐阳成刚刚给我详细的说了说黄千儿的事情。你猜怎么着,黄千儿叫李义济舅舅但并不是他真正的外甥女,中间还隔了几层亲戚关系。黄千儿之前在李义济面前都不大能说得上话,自从你来到新加坡之后…”

“停。”陆景没好气的道:“黄千儿和我有个毛线的关系。你别老往男女方面去扯。”

余乐嘿嘿一笑,“陆景,不是我要说这层意思,是徐阳成的暗示。他还告诉我一堆黄千儿的爱好,还给我发了一封黄千儿高中时参加模特大赛时的资料。身高、三围都有。这不明摆的事情?总不至于是叫我去泡她吧?”

见陆景要说话,抢着说道:“我承认李义济开始肯定没有这意思,问题是现在三井已经爆仓啊。亏损至少在7.5亿美元之上,三井在新加坡的实力可是大损。当然,不是说三井在新加坡会一蹶不振。但李义济在你身上提前投资很正常吧?”

陆景无语的拍拍额头,他承认余乐说的有道理,但是他现在哪里有功夫去“泡”黄千儿,道:“算了,谁知道她是不是商业间谍?我敬谢不敏。这事到你这儿为止吧。”

我日。余乐对着陆景走向明雪、墨静雯、何梦明等人的背影翻翻白眼。他信陆景的话才有鬼。陆景这小子是胃口太叼,看不上黄千儿的姿容。

唉,话说黄千儿已经算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了。可惜…。徐阳成的一番“美意”只能是白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