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39章 表白

第1339章 表白

谢清歌平静的微微点头,放下怀里的沙发抱枕。

何梦明明眸看向陆景,心里有些不忍。以她细腻的心思,自然知道好友谢清歌跟着陆景来黄海的期待是什么。只是,陆景的情绪、心情她也能体会。

“我送你回房间吧。”陆景嘴角泛起苦笑,送谢清歌去她的卧室,这事他还得向歌儿解释一下。

明雪冲泡了咖啡回来,见陆景和谢清歌不在,何梦明娇柔的抱膝沉思,将浓香四溢的白瓷咖啡杯放在墨色的茶几上,轻笑着问道:“小明,陆景和歌儿呢?”

陆景实在太不像话了。明知道唐诗经这个大美人等在黄海还带歌儿来黄海度假。只怕这假度不成了。

何梦明娇柔的笑了笑,“他送歌儿回房间了。”

明雪咯咯娇笑,眼眸流光从何梦明那娇柔清丽的脸蛋上滑过。心道:陆景当着你的面和歌儿亲昵,你一点都不介意啊?只是,小明心思细腻她倒不好开玩笑。

“陆景只是在和歌儿说话。”何梦明哪里会不知道明雪在想什么,先为陆景说了一句话,然后平静的道:“唐诗经那么漂亮,魅力十足,陆景对女人的意志力又薄弱,动了情很正常。他现在心里全是唐诗经,要是还能和歌儿谈情说爱:要么是不珍惜歌儿,要么就是他太虚伪了。”

明雪咋舌,惊讶的看着何梦明,“小明,你倒是了解他啊…”她在陆景身边当了一年多的助理。对陆景的为人当然清楚。何梦明说的分毫不差。他爱一个女人的时候,在一段时间内肯定无法调整情绪。她亲眼见过好几次。

“我还很了解你啊。清芷的召唤可没那么大魅力让你直接到新加坡去呢…”见明雪粉脸微红。何梦明明艳的莞尔一笑,站起来往卧室里走。“明雪,我先睡觉去了。晚安。”

路过谢清歌的房间时,心里有些异样的情绪浮起来。她确实很了解陆景。和他的这份默契很早就建立了。她几乎能想象得出陆景要对歌儿说什么话。可是,她姐是陆景钟爱的女人,如今她的好友也要成为陆景的女人,这让她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该如何自处呢?

明雪怔怔的看着何梦明娇柔窈窕的倩影消失在走道里。妖孽啊!

她自认也是察言观色,捕捉人心的高手。她凭着这份功力在云春欢场上如鱼得水。但是,现在和小明一比,甘拜下风。大概也只有陆景有小明这份洞察人心的细腻心思。

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一共三层。谢清歌选取的是二楼一间面海的房间。海潮起伏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在冬夜里很是静谧。

“歌儿…”房间里很暖和。陆景歉意的拥着谢清歌,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美丽的夜景说着他的情绪。少女沐浴后的清香从发丝上传来,和诗经是两种不同的女人韵味。

谢清歌黑白分明若星辰的眼眸看着陆景,娇柔的轻笑道:“哥,我没怪你啊。回京城还不一样,你心里会有婉仪姐。关宁姐也在京城。我既然选择和你在一起,你的那些破事,我有心里准备。”手指轻轻的在陆景心窝上点了点,“虽然心里会难受。但是我没准备当怨妇。”

破事?怨妇?这两个词从谢清歌嘴里说出来让陆景哭笑不得。看着歌儿明丽清秀的容颜,陆景轻柔的抱紧她。

他心里一直把歌儿当小女孩。只是现在听她剖析心事,才将她那个敢于去伊拉克战场报道新闻的女记者形象联系起来。

拥抱了很久,谢清歌踮起脚尖吻上陆景的嘴唇。香津暗度。陆景的手向上托了托她翘挺紧致的小臀。以便吻的舒服些。谢清歌吐气如兰,“哥,这两天怎么安排…”

陆景从谢清歌房间里出来。嘴角带着一丝温柔的微笑。听到一楼客厅下明雪还在打电话,去主卧室里洗了澡。去书房里处理工作邮件。刚看了几封陈笑、何梦瑶、杨显的邮件,咯吱一声。书房的门被推开。明雪那张宜喜宜嗔的俏脸出现在门口。

“冰咖啡,还喝不喝?”明雪扬了扬手里的骨瓷咖啡杯,笑着问道。

“我让你泡的,现在敢说不喝吗?”陆景笑着靠在书椅上,示意明雪将咖啡放在书桌上。明雪的手磨咖啡味道很好。冰咖啡他一向很喜欢。

明雪展颜一笑,将咖啡杯放在陆景的右手边,见陆景眼神瞟了眼她的胸口,手捂着胸口嗔道:“看什么呀?出门右拐,歌儿的房间在哪儿不用我只给你看吧?小明的房间在她对面。”

明雪今晚的睡衣是背心裙款式,上白下黑,一个可爱的猫咪图案。粉藕般的玉臂、秀美的小腿露在外面。要命的地方在于猫咪的两只眼睛正是她酥胸挺拔的地方,尖尖的两粒嫣红在灯下下陆景看得一清二楚。

陆景无奈的揉揉眉心,“我也不想。问题是我又不是睁眼瞎。”转了个话题,“明雪,你的雪苏绮运行的如何?”

“还行。今年的利润能有2个亿。幸好你安排我在锦江餐饮集团实习了三个月,餐饮行业弯弯绕业很多…”明雪用冷艳的眼睛警告了陆景一番不要乱看,放下手,写意的倚在书桌边,和陆景说着雪苏绮的经营情况。在商业经营上,陆景是她的导师。

“那雪苏绮做的不错。两三年之后应该就会在中式快餐市场站稳脚跟。下一步你打算进入什么行业。”陆景循循诱导的问道。企业做到一定的规模之后,基本上会采取多元化发展。餐饮行业尤其如此。

“还没想好。还不如在ek公司带着做项目更有挑战性。”明雪甩了一下长发,明媚的浅笑着。这次陆景调用几百亿美元的资金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冲杀,相比起来,她所做的事情就像是小孩过家家一样。

陆景就笑,“那还不如回来给我当助理。雨绮说要给我招募几个助理。免得一碰到紧急的事情,搞得大家都很累。”

明雪似笑非笑的白了陆景一眼,鹅蛋脸上泛起红晕,让她冷艳的容光里多了妩媚的气质。上午的事情还没过去呢,还敢在她面前提雨绮姐。

陆景一愣,尴尬的笑笑,拿起咖啡杯喝咖啡。昨天晚上雨绮说的“安全通道”:先进入空置的夫人房,再从夫人房里转到总统房。最终使用这个通道的是雨绮。一夜的欢愉。上午的时候明雪来找他说事情,他和雨绮被她堵在总统房里了。

明雪心里也有旖旎的情绪升起。

今天上午还在新加坡丽都酒店。她去找陆景说事情。陆景打开总统房的门,她刚坐下却是发现他房间客厅的沙发上有一条淡青色的性感丁字裤。

当时,她尴尬的无以复加,落荒而逃。想想就知道这是谁的。在新加坡那里和陆景共度良宵的就只有雨绮姐。天知道两人昨晚是怎么玩的,内-裤居然丢在了客厅沙发上。

房间里有些安静,陆景打破沉默,他的脸皮自然是厚一些,温声道:“明雪,去休息吧。我身边的助理职位始终为你留着。还记得在美国硅谷你和静雯问我的问题吗?和华正走在世界之巅的路上。我期待着你们能陪我去看巅峰的风光。”

明雪离职的时候,他没有挽留。明雪要经营她的雪苏绮,那是她自己的事业,他怎么挽留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

但是明雪既然对经营雪苏绮的兴趣没那么大了,他还是很乐意让她继续担任自己的助理。毕竟,和明雪的私交很不错,她的业务能力也完全的培养出来。

明雪的眼神有些变化,陆景吐露心声的那一幕是她和墨静雯终身都会记着的回忆,轻叹了口气,“回不起了。”见陆景惊讶的要说话,道:“陆景,我姑姑刚才给我打电话了。”

陆景不知道明雪怎么突然提起这个,笑了笑,喝着咖啡,等待她的下文。

“我姑姑让我把握机会做你的情人。”

我去,这什么逻辑。陆景一口咖啡直接喷到一边,呛着气,咳嗽着,“明雪,你别听你姑姑瞎扯。我们以朋友的方式相处不是很好的吗?”

明雪俏丽的微笑着,“是啊。我也是这么说的。我姑姑说,结婚都可以离婚,爱情都能变,何况友情。还是换个关系靠谱些。”

“这个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明雪,人生观不能悲观了。”陆景拿过纸巾擦着咖啡渍,缓缓的喝着咖啡。方慧敏这么悲观,他倒是能理解,每个人的经历不同。但是明雪完全没有必要这样。

明雪看着陆景温润的眼睛,黑白分明,清澈得能倒映出人的影子,“陆景,其实我认真的考虑过。”

陆景一口咖啡又咳出来,哭笑不得的道:“你存心不让我喝咖啡是不是?还有什么雷人的话一起说出来吧。”

“所以,我不能回去给你当助理啊。你身边美丽的女孩子一大堆,我怕我忍不住吃醋啊。”明雪掩嘴娇笑,走过去抚着陆景的背帮他顺气。

说出来的感觉好多了,她被男人表白不下200次,但是如何对男生表白却是让她为难。雨绮姐当初就是表白不成功,差点陆景就不再见她了。

“开玩笑呢。我又不是长的能勾引少妇,还真能当少女杀手啊?”陆景瞪明雪一眼,不忿的说道。明雪明显是在开玩笑。又重新拿纸巾擦喷出来的咖啡渍。

明雪笑一笑,道一声晚安,飘然的离开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