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56章 大战起

第1356章 大战起

周一上午,纽约交易所大厅wti原油价格开盘之后不断的上行。

“”

“”

“”

交易员声嘶力竭的大吼。交易大厅十分喧闹。期货市场作为一个零和游戏,当油价开始波动时,就意味有着有人亏损,有人赚钱。这是资本的战场。

上午11点,一直上扬的油价突然重挫,有大量的资金入场卖空。

“”

“”

“”

原油期货交易市场顿时又乱成一团,消息、指令才从这里发出,又汇聚,最终体现在wti原油价格上。

香港,博远基金位于九龙怡欣大厦34楼的办公室里,刘和顺紧锁眉头看着电脑上跳动的wti原油期货价格,问道:“爸,wti价格下跌了,接下来怎么办?”

信业银行的董事、博远基金的总经理刘博远淡定的吩咐道:“继续买。”

办公室里,几名操盘手应声在电脑上下单,忙碌的操作着。

在如火如荼的石油期货交锋中,博远基金也准备分一杯羹。操作室就设在博远基金的一间办公室中。种种迹象表明,国际原油价格即将大涨。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随即刘博远漂亮的女助理穿着蓝色的外套在门口冒头,“刘总,博远基金捐赠给中华慈善总会用于印尼海啸的物资需要您签字。”

“好的,我这就来。小雁。你把材料送到我办公室。”刘博远合上手里的掌上笔记本电脑,招呼道:“和顺。你跟我来。”

12月26日,昨天凌晨。印度洋发生大地震并引发海啸。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印度、泰国、马尔代夫、马来西亚都遭受到灾害,出现大量的人员伤亡和财物损失。

地震本身影响到孟加拉、印度、缅甸、新加坡、泰国等地,引发的海啸波及范围多大6个时区:索马里、毛里求斯等等地区。受灾最为严重的是印尼。

此次印尼海啸,全球震动。各方救援工作已经在开展。中华慈善总会在香港组织募捐,作为香港金融界的顶尖人物之一,刘博远自然受到了邀请。博远基金将会捐赠物资约合124万港元。

刘和顺跟着父亲出了办公室。门轻轻的关上。穿过宽敞的走道去往总经理办公室。助理庄雁送来报表,刘博远手腕一划,签上姓名,轻轻的品着茶。“和顺,有话就问吧。”

站在窗户边看着深沉夜色的刘和顺沉吟着问道:“爸,为什么要做多原油期货?和华好像在做空啊。ek公司刚对外发布了策略分析报告。”

“怎么,你相信和华的判断?”刘博远笑了笑。

刘和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咳嗽一声道:“相信。陆景这个人很讨人嫌,但是他做事情、做项目,我自叹不如。”

刘博远放下茶杯,欣慰的笑道:“嗯,你小子张大了。”儿子在信业银行工作一段时间后表现不错。现在到了博远基金来帮他。有做私募基金的经历,上手很快。博远基金上下对他的能力很认可。

“我和和华的董事陈旭江见过面,他向我透露和华目前是做空。这个消息比ek公司的策略分析报告要准确的多。不过和华做空是势单力薄,我可没兴趣陪着他们玩。”

刘和顺奇怪的道:“爸。你不是与和华缓和了关系吗?”

他和陆景的恩怨始源于对香港名媛叶妍,这位被时代周刊誉为亚洲最富有的女人的爱慕。父亲和陆景的恩怨是在苏兰电器借正英家电的收购战中。

“哈哈…”刘博远大笑,“缓和是缓和。我做多石油,是基于我对市场的判断。也不是要与和华唱反调!石油期货市场上。这么多做多石油的机构,公司。多我一个不多吧?”

刘和顺听的怪怪的。父亲看样子还是对和华很有怨念啊。

“陆景,要不你先去休息吧?”新加坡丽都酒店总统套房的会议室里,傅婕坐在可滑动的转椅上转过来,见陆景挂了给唐诗经的电话,娴雅的说道。

椭圆形的会议桌上摆放着十几台笔记本电脑。助理步山梅管理这六台电脑。兰骥、上官绍分别用私t聊天软件指挥着不知道在世界何处的交易员下单。董冰和她带的三名职员在一旁帮忙打杂。

“再看一会吧。交锋正激烈着。”陆景打个哈欠说道。纽约时间周一的上午11点多,新加坡已经是28日的凌晨。

经过前几天在市场上的试探之后,傅婕在今天晚上大幅做空,现在每一秒钟,都有数亿的资金在入场博弈。这样紧张大战的情况,他想睡也睡不着。

“也行。”傅婕疲倦的用手指压着眼角不存在的鱼尾纹,自嘲的笑道:“放松了几天,生物钟愣是调整不过来。那我不招呼你了。”

“我会很安静的。”陆景笑着说道,看向会议室左边墙壁上挂着的大屏幕。上面是实时的wti原油价格:。

投影仪上跳动的数字,正在显示着和华与对手们在wti原油期货市场上的殊死较量。看不见的刀光剑影在数字中搏杀,血花片片。

陆景将椅子搬到窗户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又下起雨。新加坡这段时间还在雨季中,这是他25日抵达第二场雨。宋雨绮送了一杯冰咖啡进来,在陆景背后附耳小声问道:“情况怎么样?”

“好像还行吧。”陆景不太确定的说道。他对期货操作不怎么懂。油价这会正在下行中。

这时,上官绍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道:“傅总,2号交易员资金不够了。需要调配5亿美元给他。”

“山梅。给资金。”傅婕干净利落的指挥着。

“不行,油价又上涨了。傅总。我这里也差资金,给我10亿美元。”兰骥大叫着。

“给…”傅婕言简意赅。眼神坚定。白腻如玉的双手扶在黑色的老板椅手柄上,不动如山。

宋雨绮悄然的吐吐舌头,这杀伐果断之气,果然有指挥千军万马的气势。新加坡这里只是指挥部,操盘手在香港富跃投资基金安排的地方。

步山梅叫了声,“傅总,我们的资金已经只剩下100亿美元了…”这是第一个节点。消耗了100亿美元的资金,说明期货市场上的大战已经白热化。

傅婕看向陆景。

陆景摆摆手,“傅总。你自己决定。现在你是最高决策者。”

傅婕沉静的点点头,吩咐道:“山梅,动用这笔资金…”

这时,陆景的手机忽而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是开悦资本的执行副总裁符玉龙。“陆先生,今天的油价波动得很厉害啊…”

寒暄着,陆景笑道:“三井、摩根大通的资金量很足…”

“陆先生,不只是这样。”电话里符玉龙的声音压低了几分,“渣打银行的资金入场了。他们在做多。可能有50亿美元的资金会跟着渣打银行走。”

陆景微微一怔,这是个意料之外的对手,道:“符总,不管有多少对手盘有多少资金。我还会继续做空。”

“陆先生,和华的情况很危险啊。”符玉龙长长的叹口气,他知道陆景不会听他的劝。说道:“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喝一杯。”明天晚上是李义济外甥女黄千儿18岁的生日。作为新加坡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也收到了邀请。

“行。明天见面聊。”陆景笑笑,答应下来。和宋雨绮一起出了房间。金碧辉煌的客厅里亮着灯。在雨夜中格外的明亮。回到书房,陆景把符玉龙的消息说了一遍。

余乐倒吸一口凉气,“完了,陆景,这有点超乎预料之外啊。”

陆景揉着脸,平静的道:“也正常。渣打银行背后是由英国的沃伦财团控制。我听说夏如龙前段时间拜访过沃伦公司远东区总裁哈帝沃伦。

我和哈帝沃伦早有过节,他被我弄得丢掉了在沃伦财团第五顺位继承人的身份。渣打银行的举动可以预见。”

“你啊,说的和武侠小说一样,有过节,有恩怨,他就要花费这么大的资金来找你麻烦?”坐在一旁的明雪说道。

今天晚上是大战开始。她和何梦明都从39楼ek公司的办公室搬了上来。

陆景笑着说道:“你把武侠小说的江湖往大了放大,不就是这样吗?”

墨静雯和何梦明都轻笑起来,陆景这明显是在鬼扯。是有那么点道理,但是几大财团的碰撞,可比“江湖大战”更凶险啊。这影响可不是那些几千人、几万人。

三井财团、高盛、摩根大通、和华、沃伦财团,这几方加起来所影响的人至少是数十万的数目。

陆景开了句玩笑,正色道:“哈帝沃伦能说服沃伦财团作出在原油期货市场和我们做对手的决策,根本的原因第四石油新加坡要收购新加坡石油公司。

沃伦财团在远东地区的利益,很大一部分在石油上。今年世界500强排名第二的英国石油公司(bp)里面就有沃伦财团的股份,他们的话语权不小。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我们现在保下来了,下一步就是收购新加坡石油公司。李义济目前态度。这场大战将会是一个决胜的契机。我们动了日资和沃伦财团的蛋糕。和三井物产较量的时候,香港财经新周刊的沈健林就提醒我,可能会有多个资本针对和华。”

这番话说的很透彻。宋雨绮沉吟着问道:“那这是意料中的事情啊。余乐,你怎么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