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96章 医院漫步

第1396章 医院漫步

杨晚婷这基本上是在问他是不是趁人之危。

“你这个问题也太犀利了!晚婷,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会没有谈恋爱了啊。自尊心稍微强一点男生根本就受不了啊。”陆景开着玩笑,很洒脱。

“那你呢?”杨晚婷若有所思看着陆景,问道。这是她一直思考的问题。如果她的烧伤无法治愈,陆景还会爱上她吗?

能够挤过高考这千军万马的独木桥考上燕大的女孩子,智商很高。陆景转移注意力的法子失败,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

林梢有针型的树叶飘落,陆景沉吟着,坦然的说道:“晚婷,珀斯这里的医疗专家团队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来组建。是否能治愈你的烧伤我肯定和专家们沟通过。我爱慕你,要说没有这方面的考虑,你肯定不信。”

“晚婷,还记得12月29日我们一起去参加黄千儿的18岁生日宴会吗?你是整个宴会上最高贵、纯洁的白天鹅。我邀请你跳舞。我自己却是突然的陷进去,很想亲近你。”陆景自嘲的笑笑。

那天晚上是他对杨晚婷爱慕的开端。至于心里是不是因为有一定的把握把她治愈所以爱慕她也不尽然。他当时并没有100%的把握治愈晚婷。他只是喜欢晚婷这样守身如玉的女孩。

他当时是听许雪说现在的医疗科技,治愈烧伤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专家的意见都是雨绮沟通的。他只听结果。

不过,陆景这会儿没打算继续追求杨晚婷了,自然不必解释的那么清楚。

陆景现在算是发现:晚婷对感情有一定的“洁癖”。

陆景笑着。杨晚婷抿了抿嘴,也轻笑起来。29日那晚的快乐、慌乱、心悸、甜蜜过去这么久。依旧历历在目。突然的,她觉得自己似乎太敏感了。

就算陆景只是因为她的的容貌而爱慕她。可为她邀请形象设计师来新加坡设计形象;又带她去参加酒会消除她的心理创伤;更在事后为她复仇;此刻又承担全部的医疗费用。

这些,又怎么算?沉甸甸的情意压在杨晚婷的心头。如果只是贪图她的容貌,陆景能做到这么体贴入微?陆景身边从来就不缺女人的。而且,她知道当时在新加坡陆景的压力有多么的大。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细致的关心她,帮助她,她是不是太过于苛求了?

杨晚婷的心变得乱糟糟的。自从经历了仁利商行卞祺然的事情,她变得越来越敏感了。呼吸变得有点急促,踌躇的说道:“陆景…”

陆景笑着摆摆手。“晚婷,对29号晚上那个方脸长腿的美女安倩倩还有印象吧?三井的间谍,约了余乐去酒店开房,把他身上到处挂满了窃听器。”

杨晚婷点点头,“有印象。”嘴角带这一抹不自觉的微笑。余乐那天晚上简直是糗大了。给她们许诺了一堆好处,才大家保证不告诉他女朋友寇小蛮。

陆景停下来,转身面对着杨晚婷,正色道:“晚婷,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吗?因为你洁身自好。守身如玉。像安倩倩那样的女人,我根本就不会正眼看。今天能因权势、金钱顺从我,明天就会因权势、金钱背叛我。”

杨晚婷“啊”了一声,不好意思的偏过头。晶莹剔透的粉脸上浮现出红色,秀丽动人。

陆景说话的时候眼神从她的小腹下面看了过去。看得她大腿根处都有些异样。她都不知道陆景怎么判断出她还是处女的。想着,俏脸越发的红起来。

陆景笑笑。伸手邀请杨晚婷走上一条岔路,娓娓的道:“晚婷。在你眼里,我大概和余乐差不多。整天流连在美色中。生活乱七八糟。其实,我不是的。

你知道余乐为什么会那么珍视寇小蛮吗?不仅仅是因为他和寇小蛮兴趣爱好很相同。寇小蛮刁蛮起来我都头疼。余乐为什么要忍受呢?”

陆景说到这儿,杨晚婷轻轻的一笑,看向陆景。明眸带着咨询。

寇小蛮和余乐每次见面都要吵起来。发脾气的时候性子确实很刁蛮。她很好奇以余乐花花公子的性格为什么每次都会去哄寇小蛮,努力的维持这份感情。

“余乐喜欢猎-艳,也被人猎-艳。经常搞一-夜情。他的感情生活里充满了欺骗、谎言、不信任、交易、算计、出轨、不道德、混乱。快餐似的爱情,欲-望的发泄。唯独没有可以相互信任、依赖的感情。

但是,没有人会不希望自己的感情生活充满阳光。余乐给我说过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上1000个漂亮的女人,不如找一个肯和你过一辈子的女人。

寇小蛮的第一次还为余乐保留着,也愿意和他过一辈子。所以,每次余乐都得去哄寇小蛮。因为,他确实想把爱着他的寇小蛮娶回家,结束他混乱的感情生活。不过,寇小蛮还在考察他。”

杨晚婷的小嘴张成了“o”字型。陆景这番话对她的冲击很大。这确实是余乐目前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是余乐的心声。

陆景又道:“晚婷,我的感情生活和余乐不一样。其实,婉仪知道我和关宁她们的事情。我和关宁在一起的时候,还和婉仪在春和路的灯市上遇到。我和丁灵逛灯市的时候还遇到过林蓉。”

听着熟悉的名字和地点,杨晚婷的心情变得轻快起来,“还包括你去江南大学追唐雨瑶,你妻子卫婉仪也遇到了?”

给杨晚婷取笑着陆景也不着恼,道:“我的事情婉仪大部分都知道。”笑着指了指海岛的方向,“她们也不会都关系融洽。有亲近,有疏远。心蓝给我说,要是她们的关系好的亲如姐妹,我就有难了。”

“为什么啊?”杨晚婷下意识的问道。

陆景神情有些感叹,笑着道:“晚婷,你玩过网游吗?里面的小怪、波ss啊,都是固定的时间刷新。心蓝说,真到亲如姐妹的程度,她们就每天晚上组团来‘刷’我。”

“啊…”杨晚婷灿然笑起来,明艳动人。这个比喻真是…,真要那样,陆景每天晚上得累死。

陆景嘴角翘起来,微微一笑,伸展的手臂道:“她们都有自己的事业、爱好、性格。能和她们相遇,是我的幸运。也只是因为我,她们才会在某个时候聚在一起。我也不能苛求太多。好了,晚婷,到了。”

杨晚婷定神一看,发现她和陆景已经到了住院大楼的楼下。心里突然涌起时间过得好快的感觉。

“晚婷,好好休养,三次手术之后,你还是那个国色天香的女孩,我们定海四中的三大校花。”陆景拍了拍杨晚婷肩头的落叶,“晚婷,我就不送你上去了。再见…”

这略显亲昵的动作落在了三楼病房窗口处的杨父、杨母眼中。

“诶…,陆景…”杨晚婷没想到陆景要走得这么洒脱、利落,依依不舍喊住了要走的陆景。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一片空白。

陆景回头,笑了笑,道:“晚婷,我现在再给你写一封情书,你啊,肯定还是会看都不看就还给我。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同学、朋友。晚婷,祝你的人生一切顺利。”

陆景转身离去。杨晚婷心里忽而一紧,看着陆景潇洒离开的背影,突然感觉到失去了某个很重要的东西,伸出手却只能是徒劳的抓住空气。

陆景挺拔、消瘦的身影坐进汽车中消失,汽车消失在视线中。整个世界突然失去了色彩,两行情泪无声的滴落。

杨晚婷孑然的伫立在和华医院住院大楼门前,泪流满面。

你都不再写情书给我,怎么知道我不收?

车停在了lidor海边别墅区30号别墅里。荫静的午后,客厅中空无一人。

陆景径直上了二楼。和晚婷道别后,心里固然是放下一件事,却有些空荡荡的。毕竟,他曾经爱过那个国色天香的女孩。

主卧室里,陈笑穿着半透明睡衣正坐在床头看书,玲珑尖翘的香乳、骨瓷般细腻的白肤若隐若现。有很妩媚的女人味道。纤细圆润的双腿并齐搁在在湖蓝色床单上,没有一丝间隙。性感的黑色丝袜再平添几分魅-惑。

“陆景,你回来了。”陈笑放下手里的书,神情雀跃的看着陆景。她哪里看得进去文字,洗过澡后换了衣服在等陆景回来。

“是啊。笑笑,看什么书?”陆景走到陈笑面前,抱着她香喷喷的窈窕娇-躯,低头吻了下去。陈笑嘤咛一声,仰头承受着爱人的热吻。娇小的身子颤抖着发热。日日夜夜的思念,仅仅是前些天的一晚欢愉哪里解除得了?

话都没说完。陆景抱着陈笑倒在大床中。手掌用力的爱抚着她撩人心魄、曲线迷人的小俏臀。黑色的丝袜、半透明的薄纱睡衣、白色的丁字裤在热情如火的爱吻中褪去。

午后安静的别墅中突然响起一声女儿媚媚的叫声。陈笑仰着头,弓着身子,紧紧的抱着陆景的背。前度陆郎今又来。陆景纵身挤入,纵情的享受、宣泄、征服…

主卧室内春情无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