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400章 一张请柬

第13400章 一张请柬

讲了这么一番话,陆景的口有些干,拿起酒杯喝着酒。陈旭江带给他的信息,描摹出了美国的政治、经济幕后庞大、复杂、精彩的世界,令他悠然神往。

日后,他必须会和这个世界中的人接触、合作、对抗。

冯益仪有些瞠目结舌。这些天他跟着陈董参加了七八场银行家的聚会却没能有这么深刻的体会。陆景才三十岁不到就能有这样的水平,果然不愧为和华的领导者。

宋雨绮跟在陆景身边的时间很久,对他的话有些理解、体会,温婉的笑了笑。

陆景的意思简而言之:在美国各大垄断集团中、政府中的话语权是权力的保证。

董晚瑶微微偏头凝眉思索着,她对陆景的话还是有些不理解。

陈旭江欣慰的笑着道:“把美国的权力架构厘清了,我们在美国的发展才不至于像无头苍蝇一样。陆景,你看看这个。”

说着,让冯益仪从随身带的公文包中取了一份请柬出来,翻了翻,递给陆景。陆景凝神阅读着这份英文书札。这是一份精美灰白色的邀请函,落款是比尔-查尔斯,邀请时间是3月4日。

陈旭江饮着红酒,等陆景看完,缓缓的道:“比尔-查尔斯是摩根大通银行的董事、高层管理委员会委员、副主席。届时,摩根大通这个圈子内的精英们基本都会出席这个聚会。

贝尔斯登副总裁比尔-拜伦和比尔-查尔斯私交不错。和华和摩根大通银行亚太区投资部门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有交集。我正好在游说贝尔斯登。所以也收到了一张请柬。

摩根大通银行由jp摩根、大通曼哈顿银行、富林明公司在2000年合并成立。2004年收购了美国第一银行。摩根大通和贝尔斯登关系密切。

陆景,我们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大幅做空,与高盛、摩根士丹利小小的唱了一次反调。要消除美国一些人敏感的反应。仅仅是成功的游说贝尔斯登还不够。这次由摩根大通银行举办的聚会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陆景面露震惊之色,居然是和华此次操纵国际油价的余波。禁不住微微沉吟着。

宋雨绮微蹙着秀美的娥眉,算是明白陈旭江前面铺垫那么多的话去介绍美国财团的变迁是什么意思。

夏如龙就是摩根大通银行亚太区副总裁。负责摩根大通银行的亚太投资部门的工作。而摩根大通似乎对贝尔斯登有一定的影响力,按照陈旭江的说法,贝尔斯登属于摩根大通这个圈子内的。和华进入到摩根大通的视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怪不得,陈旭江今天一开始就说华尔街的情况比想象中的复杂。和华要消除不利的影响,仅仅是成功游说贝尔斯登的管理层还不够。

想了想,陆景抿着红酒道:“陈叔叔,你有没有兴趣担任和华银行的董事长?”

陈旭江何等灵敏,略微一下就明白陆景的意思,笑呵呵的道:“你是想要我代表和华去和摩根大通沟通?”

陆景笑着点点头。“美国的财团大部分都是以银行为核心。我们稍稍伪装一下,让和华财团看起来是以和华银行为核心,免得美国人难以理解。陈叔叔,我到时候作为你的随从参加这个酒会。”

“行。和华银行现在的资本早就超过信业银行和世信银行,我担任和华银行的董事长也合适。”陈旭江爽快的答应下来。

和华银行组建由他一手操办,但是他只在和华银行挂了一个董事的职位。那时候和华银行还只是个小的商业银行,以他在香港金融界举足轻重的地位担任董事就足够了。

当然,现在的情况已经大不相同。陆景为和华银行注入了大量的资本。其实,他早就瞄好和华银行董事长的职位。只是因为之前的矜持。他不好向陆景提出来。陆景主动邀请,他求之不得。

目前和华银行的董事长只是挂名。和华银行真正负责的人是执行董事、行长许雪和董事、主管投资部门的副行长丁灵。

陆景笑着举起酒杯,说道:“为我们和华银行的新掌舵人干杯。”几人笑着碰杯。气氛逐渐的轻松、热烈起来。

冯益仪心里松口气。之前,陈董身兼三家银行的董事。但是却无法真正的话事。陈董这个银行家的身份,总算是名副其实了。想着陈董三月份要和摩根大通的银行家们接触,心里不禁兴奋起来。

谈到这儿。正事基本都说完。夕阳西下,浅短的红霞将城景套房的客厅染红了半边。壁柜和沙发上炫着绚丽的斑斓色彩。陆景邀请陈旭江去纽约四季酒店的餐厅里吃晚餐。

陈旭江在曼哈顿上东区有一处豪华公寓。他在纽约这段时间一直居住在那里。送别陈旭江之后。陆景和宋雨绮、董晚瑶返回房间。在纽约呆一晚之后,陆景明天上午送董晚瑶回哈佛大学。然后和宋雨绮一起飞往洛杉矶。

“还在想陈董的问题?”宋雨绮从浴室里出来。看到陆景正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抽烟,走到陆景背后轻轻的抱着他。

在餐厅吃饭时,陈旭江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美国人不可能信任东方的财团。和华没可能加入美国的权力游戏场。必须要推出自己的代言人。

陆景笑笑,温声道:“这我早就有心里准备。刚才问白打电话给我,委托我去看看在曼哈顿brearley女校读书的墨知秋。我在想她的事情。”

聂问白可是大美人,三十多岁了风韵不减,璀璨迷人。宋雨绮娇嗔在陆景腰肉上掐了一记,间接的提醒道:“墨静雯和墨知秋的关系很糟糕。你不是要挽留墨静雯吗?”

陆景笑着把宋雨绮抱到怀里来,“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哪里会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瞎想。”

宋雨绮娇嗔的白了陆景一眼,依偎在自己的男人怀中,“陆景,我们能赶得上回家过年吗?”

“那怎么赶不上,今天才腊月十四。”

陆景和宋雨绮依偎在一起说着话的时候,董晚瑶穿着一条粉色的睡衣从房间里出来,比例极佳的美腿露出大半,俏脸微红的喊了声,“哥…,雨绮姐。”

陆景笑着招招手让董晚瑶过来,宋雨绮不好意思的想要离开陆景的怀抱,被陆景抱着没放开。陆景微笑着道:“晚瑶,你要赶紧毕业出来帮我啊。”

董晚瑶站到陆景身边,俏皮的吐吐舌头,“哥,还有三年呢。”

“雨绮,你觉得晚瑶作为和华在欧美的代言人如何?晚瑶是英国国籍。”

宋雨绮想了想,道:“还是有点悬。欧美的媒体最擅长鸡蛋里挑骨头。晚瑶在心蓝姐身边工作过。难保一些人不会联想。”

陆景笑笑,道:“有敌意的人对你始终有敌意。晚瑶的身份,问题不大。只是还要包装包装。晚瑶,哈佛的一些精英俱乐部,你可以考虑参加。结识下美国未来的政治、金融精英。”

董晚瑶担忧的皱皱精巧的鼻子,“哥,我对我自己没有信心呢。”

陆景就笑,“有我给你当后盾啊。你就当玩玩就行了,反正就是镀一层政治色。”

董晚瑶轻轻的“哦”了一声,嘴角泛起轻快的笑容。

纽约曼哈顿区是富豪们钟情的居住区域,沿着在世界上富有盛名的中央公园向北向东就是纽约有名的上东区(upper east side),这里聚集了金融、投资银行的富豪们。

从73街600号的千万美元级豪华公寓内看向东河,风景如画。对面的罗斯福岛环境宜人。

270度的休闲客厅里,斯图亚特-高尔德招待着前来拜访的夏如龙。红酒,雪茄,沐浴在午后冬季的阳光中十分享受。话题十分随意。

“米奇,你的那位情敌来纽约了。你有什么想法?”斯图亚特-高尔德是一个圆脸的胖子青年。拿着水晶般的玻璃杯,笑吟吟的问道。

夏如龙嘿了一声,轻轻的品着法国红酒。1月初的失败历历在目。高修平给他打过电话。崔七月已经被唐诗经、陆景联手送到了监狱中。这让他很感慨。崔七月在他这里投了5千万美元,他正在帮崔七月、高修平赚钱。

“斯图亚特,摩根大通的查尔斯副主席将会在3月4日举办酒会,你会参加吧?听说和华准备在酒会上游说,这次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大跌大涨和他们无关。”

斯图亚特-高尔德眯着眼睛笑起来,他就知道夏如龙来找他肯定有事,“你的意思是希望我阻止他们的游说?”

夏如龙沉着的点点头。只要和华坐实了操纵油价这一条,和华的前途就毁了。华尔街是不会允许美国之外的资本控制世界油价。

“这种游说都是隐形的推销。要阻止有点困难。米奇,我尽量试一试。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阻止和华在美国上流社会打开局面。”

“斯图亚特,谢了。”

夏如龙拜访斯图亚特-高尔德的时候,陆景、宋雨绮已经从寒冷的纽约到了温暖如春的洛杉矶。

陆景的四名助理、负责和华消费电子业务的周复生已经等候在洛杉矶比佛利山庄劳雷尔路1090号的别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