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16章 得意失意

第1416章 得意失意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重生之世家子弟》更多支持!

京城。嘉南俱乐部跻身成为京城最顶级的四大俱乐部后,每晚都繁华无比。

相比于金顶俱乐部的商务交际、大唐雨景的庄园休闲、白雁苏飞的世家风范、嘉南俱乐部因为享有盛誉的嘉南高尔夫球会更显得朝气蓬勃。

三楼奢华的2号包厢内,谢海逸的声音激荡着,“亚太财团?狗屁的财团,名字叫的口气很大。韩鸿信一个电话就把慕容泽关到了看守所。嘿,陆景真tm威风啊…”

柔和的吊灯下,四方形的餐桌上摆放着几碟小菜,一瓶高度茅台。韩鸿信和严景铭、蒋鸿哲把酒言欢,正喝得在兴头。

看着意气风发的谢海逸,蒋鸿哲转动着青瓷酒杯,笑问道:“谢少,陆景和这件事有关系?”碧海集团的董事长慕容泽嫖娼被抓的消息他略有耳闻。

谢海逸讥诮的笑起来,靠在椅子上,道:“要不是陆景撑腰,韩鸿信哪里敢在易二叔的产业里面玩仙人跳。慕容泽正是想不到这一点,所以被抓了。听说慕容泽在喝酒的时候说话得罪陆景了。”

看着亢奋的谢海逸,严景铭淡淡的笑了笑。碧湖集团在黄海、鲁东名气很大,年产值约有100多亿。第一民营企业的名头不是白叫的。涉及电子、太阳能、芯片等高新技术产业。

但是,在他们这些人眼中,慕容泽其实也就是“外地肥羊”这么个概念。

韩鸿信要炮制慕容泽没什么难度。

至于谢海逸喝得有点高的原因。他自然清楚。最近谢海逸姐夫的大哥杨修武升任皖东省省长。

谢海逸拿起酒杯喝着酒,咂咂嘴。说道:“严哥,陆景这么嚣张。我看他迟早要进去。”

严景铭虽然落魄了,在严家内部被罢黜。但做生意的手段还在,身家有十几个亿。他原本也是跟着严景铭混,现在也没有改口。

严景铭微笑着品着酒,谢海逸也就该在背后骂骂陆景,正儿八经的,却是不敢和陆景放对。“海逸,杨省长要去皖东任省长?”笑着转移了话题。

这句话戳中谢海逸今晚的兴奋点,眉飞色舞的道:“严哥。京城里都说杨哥和陆江是一辈子的对手。我看这次,杨哥可是比陆江领先了…”

杨修武是他姐夫的哥哥。他没好意思叫大哥,只是跟着喊杨哥。

谢海逸兴奋的和严景铭、蒋鸿哲说着他的看法,拿起酒瓶倒酒,晃了晃,酒瓶空了,喊道:“服务员上酒。”又笑道:“严哥,蒋少,咱们再喝一点。一会咱们换个地儿。秦少这里不提供特色服务啊。咱们今晚不醉不归。”

蒋鸿哲就笑,“这话我爱听啊。”他喜欢纵情声色。顺手按了服务铃。谢海逸喝得有点高,在包厢里喊“服务员上酒”外面的服务员哪里能听到。

严景铭笑着摇头,将杯中的酒喝光。

自从因为齐静瑶的事情被陆景打压后。他被家族勒令从黄海退出。这份损失不算,与妻子苏琳的感情也破裂,分居两地。以前告诫蒋鸿哲要注意。他现在在这方面并不节制。

“咔哒”一声,一名穿着绛紫色长衫、黑色修身长裤的服务员进来。脖子上别着精致的纱巾。很精致。谢海逸还没说话,严景铭吩咐道:“蓝经理。去把我寄存在这儿的木桐酒庄二十年的红酒拿两支过来。”

他现在在京城里的地位不如以前,甚至都比不上谢海逸。但是,要说在生活上的享受,谢海逸拍马都不及他。

“好的,严少。”蓝经理认识经常来吃饭休闲的严景铭,笑盈盈的应了一声。去取了红酒返回包厢,拿着开瓶器打开两瓶红酒。陈年的红酒开瓶后需要醒酒。

蓝经理说了一句“请慢用”,正要离开包厢时,冷不防屁-股给人摸了一把,顿时尖叫一声,“啊…”羞得满脸通红。回身怒目而视。还没有人敢在嘉南俱乐部里闹事。

“真有弹性。”谢海逸得意的哈哈大笑,醉眼熏熏的盯着蓝经理妆容精致的脸蛋,“蓝经理,我今天晚上差个女伴,有没有兴趣陪我?我给你十万。要全套服务。”

蓝经理忍着怒气,“谢少,我还要上班。”虽然没有被谢海逸这恶少给拉着,但是她却是不敢就这么离开。必须要等一个准话。否则,这些公子哥儿吃人不吐骨头。

谢海逸摆摆手,“不愿意就算了。”站起来,伸手在蓝经理高耸的胸口握住揉了两把,舒爽的吐出一口气,“34d。好胸啊。打奶泡不得爽飞。蓝经理,哪天有兴趣可以打我电话。去吧。”

蓝经理红着眼睛,抽泣着离开。三十多岁的女人,在嘉南俱乐部干了有三年,可从来没有被这样欺辱过。带上包厢门的一霎那,失声痛哭,一路奔向休息室。

蒋鸿哲嘿嘿笑着给三人倒了红酒,道:“谢少,你小子够生猛啊。来,喝一杯。”这种简单直接粗暴的调戏很跌份,但是确实够刺激。他现在都期待晚上谢海逸安排的节目了。

严景铭笑着摇头,谢海逸这明显喝高了。

京城的气候在元宵节之后,就逐渐的过渡到春天。西月区方山湖一带柳树吐芽,早春的意趣十足。

门牌号为68号的四合院里,秦成文在现代化的客厅中接了个电话,微微蹙眉。

身边茶几边灰色沙发上的明艳女子放下手里的书,温声道:“成文,怎么了?”她穿着家居的灰色棉质长裙。十分贴身,身段神韵俱是一流。

在午后的阳光中。演绎着何为倾城佳人,何为不要江山要美人的丽色。

秦成文笑着摇摇头。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昨天晚上谢海逸那小子在嘉南俱乐部里公然调戏一名经理。晓儿,你说这搞什么?我惩罚都不好惩罚。”

晓儿诧异的道:“成文,这种事不应该是严惩吗?”

“我惹得起吗?”秦成文有些郁闷的说道。倒不是他惹不起谢海逸,只是现在杨家的势头在上升,他没有必要为了一位经理和谢海逸死磕。

在什么人身上维护他作为京城大少的面子、身份,都是有讲究的。哪能乱来!

晓儿款款起身,从背后抱着秦成文,将她凸凹有致的身子贴在他背上。是这个男人给了她安逸、宁静的生活。温柔的道:“不要生气了。我给你泡茶,安神养气。”

秦成文叹口气。点点头。晓儿的茶艺在京城都是一绝。只有他能享受得到。

宽敞明亮的客厅中很快就飘起茶香的味道。晓儿坐在沙发上,神情专注的操作着茶具。冲茶,洗杯、头道茶、第二杯、第三杯。换茶换水。

每一道工序都充满了艺术的韵律。秦成文品着茶,心情慢慢的好起来,沉吟着道:“晓儿,严景铭前天我帮一个忙,我到现在还犹豫不决。”

晓儿温婉的笑了笑,鹅蛋脸上带着柔情,没有说话。她知道这时秦成文需要的是一个听众。

秦成文接着道:“所有的人都说严景铭是拔了牙齿的土狗。在京城的纨绔圈子里算是过气人物。但照我看。他对陆景还是有些怨气的。嘿…”

严景铭和陆景的对抗,他并太太想参与进去。这可不是下棋,或者三国演义,帮助弱者对抗强者。陆景可是以事实证明。得罪他是非常不明智的事情。

秦成文正想着,嘴里的茶汤先苦后甜,突然。手机响起来。秦成文听了几句,讶然的道:“好。好,我知道了。林哥,谢了。”挂了电话,长叹一口气,靠在沙发上。

晓儿道:“成文,事情很难办?”

秦成文苦笑道:“不是难办,是不能办了。姚显泽要去苏江担任省府一号。”

秦成文琢磨了下,给嘉南俱乐部那边打了个电话,“那名经理就不用离职了,给她加薪。”

晓儿惊讶的舒展的柳叶眉,婉婉而笑。秦成文这是保住了那名经理。这让她心里很舒服。

秦成文放下电话一看晓儿的笑容,自嘲的道:“晓儿,别把我想得太高尚。是形势有变化。”杨,陆之争,看似陆江落后一步,但实际上已经不是一个档次的对手了。

人生的际遇,大抵如此。

秦成文下定了决心,给严景铭回了个电话,“景铭,那事我就不参合了。”

….

….

“白露,最近京城里有什么有趣的事…”汇海大酒店的套房中,y一身素雅装扮的傅婕笑问着风白露。风白露在京城里的消息十分灵通。

风白露微靠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正打量着远方的大唐雨景,闻言笑着道:“傅姨,有趣的事有不少啊。最搞笑的是谢海逸,他头天晚上因为杨家的事情兴奋的在嘉南俱乐部调戏女服务员,志得意满。

可第二天就传出姚部长要去苏江的消息。咯咯,秦成文保了那名女服务员。谢海逸这脸算是丢遍了京城的圈子。嗨,有些人就是没认清形势。”

傅婕就笑,“那是有人不愿意认清形势。”

风白露轻轻的掩嘴一笑,陆景安心的外出,大概是早知道这个情况吧。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啊。谢海逸这档次,给陆景提鞋都差一点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