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34章 轻松的旅途

第1434章 轻松的旅途

聚会进行到高-潮之时,公寓里重金属音乐阵阵,尖叫连连。

已经有人按耐不住。

斯图亚特-高尔德玩得不亦乐乎,突然的接到山姆-麦考密克的一个电话,走到一间安静的房间里,听了几句失声道:“玛德,这怎么可能?”

电话里山姆-麦考密克道:“斯图亚特,千真万确。摩根先生的请柬都已经送到了陆的手中。品酒会在3月11日晚在佛罗里达棕榈滩的特朗普俱乐部中。马文-克朗刚刚给我打了电话,希望我保持对陆的克制。”

“噢---”斯图亚特-高尔德肥厚的手掌用力拍着额头。安迪-摩根的品酒会,他都没有资格参与,陆景却接到了邀请。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怪胎?

怎么会这么快就赢得了安迪-摩根的好感、赏识。

“斯图亚特,那晚我邀请陆参与开发石油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山姆-麦考密克有些后怕的说道。

早知道那个年轻人这么妖孽,他说什么也不会顺着斯图亚特-高尔德的意思去设套。

“我知道。”斯图亚特-高尔德应了一句,有些不耐烦,明显,山姆-麦考密克退缩了。芝加哥财团的三大家族相互间消息相通。想了想,找到夏如龙将他叫到了安静的公寓阳台上。

月色如水。曼哈顿东河的夜景仿佛深蓝的帷幕。高耸入云的大厦在夜幕中灯火璀璨。

夏如龙微微喘着气,解着领口衬衣的扣子,“斯图亚特。有什么事吗?”

斯图亚特-高尔德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勉强的笑了笑。“米奇,你对去ge的工作有什么计划?”

夏如龙微怔。不明白斯图亚特-高尔德怎么突然问这个,道:“我希望能在十年内成为ge的首席执行官。”

他今年三十四岁。四十四岁成为ge的首席执行官并不算早。纵然遭受到挫败,他仍旧有这样的雄心。

“好,我支持你。”斯图亚特-高尔德肯定夏如龙的想法,然后道:“ge在历史上曾经是摩根家族所拥有的旗舰企业之一。迄今为止,摩根家族依旧在ge拥有不俗的影响力。

米奇,我需要告诉你一个消息。你的对手陆景接到安迪-摩根的邀请,将于下周去佛罗里达棕榈滩参加一个全美顶级富豪的品酒会。安迪-摩根是摩根家族当代最杰出的人。”

夏如龙嘴巴张了张,惊愕的无法说话。

斯图亚特-高尔德拍了拍夏如龙的肩膀。叹口气,进了客厅。米奇是聪明人,会明白他的意思。可是做完这件事后,他心里依旧蕴藏着怒火。

斯图亚特-高尔德穿过已经糜-烂的客厅,进入房间里拨了好友艾德蒙-阿伯特的电话。

夜风阵阵,有些清寒。夏如龙被刺激的头脑无比清醒。

他明白斯图亚特-高尔德的意思:暂时不要去惹陆景,如果你想成为ge的ceo。

不管多么显赫的公司的ceo。和那些财阀的圈子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个等级。这不是用能力来区分的,而是用财富来区分。

夏如龙满心的苦涩。眺望明月。他现在和陆景已经是两个层次的人。

纽约四季酒店的城景套房中,陆景把玩着手里的请柬。安迪-摩根邀请他于3月11日下午4点参加设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特朗普俱乐部的品酒会。

得知陆景要在纽约停留两天,在哈佛大学读书的董晚瑶驱车赶到了纽约和陆景见面。

哈佛大学所在的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在纽约市东北方约200英里左右,。

第二天上午。陆景受聂文白的委托,约了墨静雯一起去brearley女校看墨知秋。

四人在正在brearley女校外的一间咖啡店里见面。正在读高二的墨知秋挽着马尾辫,白衬衣。牛仔裤,很清纯的玉女装扮。一双桃花眼依稀可见聂问白璀璨风韵的遗传。

“喂。你都多久没见过我妈了?”墨知秋对偶尔来看看她的陆景没什么好脸色,“就算不能给她名分。至少也要对她好一点吧?”

陆景一口咖啡差点没呛出来,“咳咳--,我说墨知秋,不用这么彪悍吧?”

董晚瑶掩嘴娇笑。这哪里是十六岁的女高中生能说的话,比她那时候还叛逆。

墨静雯不满的皱皱眉头,“墨知秋,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切--,墨静雯,你自己问问陆景。他给我妈的账户里面弄了几千万美元是什么意思,不是就是想包我妈吗?”墨知秋一甩马尾辫,对墨静雯嗤之以鼻。墨静雯自小就斗不过她。

陆景哭笑不得,制止了要发怒的墨静雯,“算了,静雯。”墨知秋这个小魔女也就余乐的女朋友寇小蛮能治得住。“那个,墨知秋,我正常帮你妈投资的。私t的股份很值钱。你妈的事情,我心里有数。喝咖啡吧。喝完了回学校好好上课,争取早日脱离苦闷的高中生活。”

墨知秋翻个白眼,“陆景,你这句话才是人话啊。”

“你会不会说话…”墨静雯气个半死,将手里的咖啡重重的放在咖啡桌上,俏脸带煞的走出咖啡店。

陆景笑着摇摇头,每次来看墨知秋都少不了被她冷嘲热讽。

其实,墨知秋心里对他们来看她还是很高兴,话明显多了不少。十几岁的小女孩在异国他乡的女校里面读书怎么会没吃苦头?

“你这是什么话啊?老气横秋!”飞机的头等舱中,听陆景说完见墨知秋的过程,许雪轻笑不止。迷人的眼眸看着陆景温润的眼睛,眼波流媚。

陆景温和的笑了笑。“我马上要27岁了,大墨知秋整整十岁。这样说不是很正常啊。呵,墨知秋的家庭环境不好。小女孩的性子古怪可以理解。”

陆景在纽约停留了两天后和许雪一起飞往佛罗里达的迈阿密,准备参加安迪-摩根的品酒会。

宋雨绮、墨静雯、董冰和陈旭江一起飞回香港。摩根大通对和华操纵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事情视而不见,随着陆景进入安迪-摩根的私交圈子。这件事的余波已经彻底平息。

陆景、陈旭江、许雪此行的游说任务完成的非常完美。陈旭江没有必要再在美国停留。

和华下一步对外的重点有两件事。第一,是和亚太财团合作3g移动运营商,打开日本消费电子市场。第二,是反击对和华满怀恶意的沃伦财团。

和华位于香港的总部正在处理这两件事,陈旭江作为和华银行的掌舵人,也要参与其中。

余乐留在和华纽约办事处。独自处理针对ebay副总裁福特-库伯的暗手。叶静雨在3月10日将会由建业飞往加州硅谷,和ebay的管理层见面。收购ebay1%的股份,为余乐做掩护。

陆景和许雪的飞机停在迈阿密国际机场是3月9日下午两点。白云飘荡在干净的蓝天之中,气候温暖如春。瞬间让从寒冷的纽约飞来的陆景感到舒适。

“陆景,我们现在去哪儿啊?”许雪拖着行李箱,握着陆景的手和他并肩走出迈阿密国际机场。

佛罗里达州棕榈滩位于迈阿密以北65公里。她和陆景将会在11日中午前往棕榈滩(palm-berach)。

和华没有任何机构在迈阿密。除了跟在身后的保镖十三认识她和陆景之外,在这里没有任何认识他们。这让她有种脱离樊笼的感觉。期待着和陆景一起悠闲的度假。

陆景笑着抱着许雪修长丰韵的身姿,她的娇美明艳,是不同于雨绮的秀美婉约。不同于心蓝的高贵优雅的风情。“我已经在网上订好位于迈阿密海滩核心区的斯台酒店。我们坐出租车去就可以了”

迈阿密是一座国际化的大都市,因为靠近拉丁美洲,很多跨国公司的拉丁美洲总部就位于迈阿密。街区的高楼大厦林立,气温植物和国内的三亚十分相近。

到斯台酒店后。陆景和许雪吃过东西,在总统套房的阳台上看着迈阿密的热带风景。

许雪换了一件清爽的泡泡长裙,浅白色的t恤衫。明丽的粉色外套。气质娇美。依偎在陆景怀里,体贴的说道:“陆景。你好好睡一觉。我去做个spa。我们晚上一起好好的在迈阿密逛逛。”

刚刚经过长途旅行,陆景需要休息。

“好。”陆景笑着点头。问道:“许雪,有没有和我一起度假的感觉?”

许雪轻柔的吻着陆景的嘴唇,娇美的笑着道:“你说呢?”心里甜蜜至极。她和陆景的感情正在稳步上升。

陆景和许雪在迈阿密停留了一天两夜。观赏着迈阿密的美景,品着西班牙美食,傍晚时分在迈阿密大学里牵手漫步。夜间在富丽奢华的总统套房里欢爱。这几天陆景和许雪刚刚品尝到彼此情爱的滋味,相互索取无度,尽兴的缠绵、释放。

11日中午,陆景租了一辆车,驱车带着许雪一起前往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美国最有名的亿万富翁区。

棕榈滩是美国东南沿海的重要旅游胜地和全国最豪华的冬季避寒游览点。这里每年流动着全球四分之一的财富。洁白的细沙滩、一幢幢个性极强的私人别墅隐藏在青山绿水之中。

范德比尔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卡耐基家族、梅隆家族,到近代的慕恩家族、贝克家族,他们都曾是棕榈滩的主宰者。

陆景和许雪入住了位于棕榈滩的一家四星级酒店,和安迪-摩根联系之后,下午4点准时到达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特朗普俱乐部,参加品酒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