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37章 谈人生

第1437章 谈人生

杰西卡-富林明连续的吸了几口烟,烟雾缭绕着她精致的面孔,带着回忆的神色,“我和乔纳森-伍德相识于纽约的康奈尔大学校内的一次聚会上。我来自佛罗里达,他来自芝加哥。我们有着共同的话题,兴趣、爱好,相互吸引。

很快,我们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并且和双方的家人见过面。大学毕业后,我们在芝加哥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父母、亲戚、朋友们为我们送上祝福。

婚后我们居住在芝加哥,生活很幸福。一年后,我怀孕了。但是随即,我发现乔纳森在外面鬼混。在一次家庭冲突中我流产了。而后,我和乔纳森的感情破裂。

02年9月,我搬到了纽约居住。乔纳森在芝加哥忙着他的股票经纪声音。现在是芝加哥有名的花花公子。他想劝我离婚,好和他的情-妇们鬼混。他的私生子都有三个了。但是我偏不如他的意。”

很老套的故事,但是杰西卡的遭遇很悲惨。陆景心里有些同情这位美国的豪门贵女。递了一支烟给杰西卡-富林明。

“陆,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和你见面时会在听到你结婚的消息说很遗憾了吧?”杰西卡-富林明凄婉的笑了笑,这次失败的婚姻对她的伤害很大。

陆景道:“杰西卡,我也是大学毕业后就结婚了。我并不觉得早结婚是一个遗憾。我和我妻子的感情很好。”

“好到她可以容忍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比如:许小姐。”杰西卡很尖锐的质问道。许雪和陆景的关系在今天下午的酒会上十分亲密。形影不离。

陆景苦笑,手扶着栏杆,点点烟灰。这个问题他不好回答。杰西卡-富林明有一点完美主义的倾向。这种人在感情生活中很可怕,因为没有人是完美的。

“对不起。我心情不好。”杰西卡-富林明意识到她有些失态。

“不要紧。”陆景摇摇头。“杰西卡,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每次和乔纳森吵架之后自己独自哭泣?”

杰西卡茫然的看着星空。低声道:“我不知道。”沉默了一会,问道:“陆,你可以给我建议吗?就像你在我想要出售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的股份时那样。”

陆景道:“你为什么不把乔纳森-伍德从你的生活中抹去?把他的联系方式删除掉。凡是,有他在的地方,你就不去。最多三年,你就会忘掉他。”

杰西卡看着陆景,激动的道:“不,不,我不能忍受我的懦弱。是乔纳森对不起我。我们的婚姻破裂是他的错。”

陆景就叹口气。“那就反过来。凡是有你在的地方,就让他退避三舍。这样呢?”

杰西卡迟疑了,想了想,说道:“他不会同意的。”

陆景断然的道:“那就强迫他同意。杰西卡,我相信伍德先生肯定有他在意的东西。比如:维持他在芝加哥市穷奢极欲生活的金钱等等。”

杰西卡沮丧的低头,说道:“陆,我没有这样的能力。”

陆景安慰道:“杰西卡,这并不需要你有这样的能力。你可以让你的朋友来帮助你。我想摩根先生会很乐意帮助你。”

杰西卡摇摇头,安迪有他的难处。轻声道:“陆,还有别的办法吗?”

陆景轻轻的吐出一个烟圈,“有。杰西卡,你想想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你可以和伍德先生出现在一个场合内呢?一种情况。你过得比他好。其实,你现在很烦他的原因就是你过的比他差。如果是相反的情况,你应该很乐意出现在伍德先生的视线中。”

杰西卡若有所思的看着陆景。对她和乔纳森-伍德的婚姻。很多人都和她谈过。但是没有人有陆景说的这么透彻。陆景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如何让我舒爽,让乔纳森不爽。

炫耀是肤浅的。但是却可以让心里的痛苦、怨恨、愤懑得以淋漓尽致的释放。

将她的快乐建立在乔纳森的痛苦之上。她很乐意。

“陆,乔纳森在股票生意上很有天分。很受华尔街的称赞。”杰西卡-富林明为难的说道。

陆景微微一笑,“杰西卡,你没有必要和伍德先生比较赚钱的能力。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你应该对你的容貌有自信。当然了,你需要谨慎的选择好人选,避免再一次受到感情的伤害。”

杰西卡-富林明给陆景说的心情明快,她对她自己的容貌当然有自信。修长纤细的素手缓缓的抚着长发。她知道陆景的意思,现在就看她自己的选择了,悠悠的叹口气道:“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想结婚了啊!”

陆景就笑,“杰西卡,办法总是有的。不要让你的一生为你某一个时段的决定买单。出了问题就应该重新开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看过乱世佳人吗?斯嘉丽说:明天会是新的一天。”

杰西卡嘴角禁不住泛起一抹妍丽的微笑,“陆,我更欣赏叔本华对人生的论述。哦,差点忘了,你对哲学名著没什么研究的。”她在纽约的时候和陆景聊过,陆景在艺术、哲学上的水平很糟糕。

“你知道我不喜欢谈论哲学的话题。”陆景潇洒的笑笑,决定结束这场谈话,“好了,杰西卡。我得回去陪许雪了。”坦然的承认他和许雪亲密的关系。

杰西卡轻轻的点点头,目送陆景挺拔的背影消失在客厅尽头。月色如水,清凉的落在四方形的简雅露台上。带着树梢的朦胧投影。杰西卡的心情逐渐的好转。

陆,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然而,陆景、杰西卡-富林明都没有注意到不久前露台里的落地玻璃窗后站着一个人。

3月14日,品酒会的三天之后。

陆景与棕榈滩亿万富翁大道64号的住户。来自希腊的船王,利维洛斯。完成了8千万美元的交易谈判。剩下的事情交给了从纽约飞来的和华律师。

陆景和许雪明天就准备返回迈阿密飞往香港。和华内部正在评估对付沃伦财团的方案。

这两天陆景在棕榈滩零星的参与了几次聚会,见到过丹尼尔-沃伦一次。沃伦财团在渣打银行有很大的影响力。富林明家族和沃伦财团过从很密。

下午时分。从肯尼-波特的游艇上喝过下午茶回到酒店,陆景和许雪在房间里说笑。话题转到了三天前晚上陆景和杰西卡-富林明的谈话。

“诶,陆景,你什么时候兼职人生导师这个职业的?”许雪娇笑着说道。

从游艇上回来,许雪换了一件银色的丝质睡衣。小v字领口露出来的肌肤娇嫩得能掐出水来。白腻如雪。柔软的睡衣的面料贴着丰满挺拔的玉-乳勾勒出一道曼妙的身姿曲线。有着无端的性感。

陆景轻柔的抚着许雪耳边的秀发。许雪斜倚在陆景的肩头,一起看着窗外棕榈滩的风景。明天就要转道迈阿密飞回香港,这让两人倍加珍惜在一起的时间。

这一次来棕榈滩,最大的收获是和许雪的感情突飞猛进。她是一个很迷人的成熟女郎。

其次,是进入安迪-摩根的私交圈子内。到他家参加晚宴是一个不错的征兆。要有收益得等到日后慢慢经营这份关系。

最后。获得了在棕榈滩的居住权。他和肯尼-波特等新邻居聊得不错,被他们接纳——安迪-摩根的“小考验“他顺利的通过。这意味着陆景有足够的机会和美国的顶级富豪圈子接触。同样,收获需要时间。

午后的时间缓缓的流淌着,就像一道舒缓的曲子,与棕榈滩的闲适相配。

闻着许雪身上熟悉的幽香,陆景收回思绪,微笑道:“偶尔客串一下。我不谈理想很多年了。,我当时离开酒会的时间也不能太早,索性听一听杰西卡-富林明的倾诉。她的遭遇确实很让人同情。”

他和杰西卡-富林明的交往。功利性很强,就是为了能进入安迪-摩根的圈子。

不过,那天晚上听过她的倾诉后,倒是觉得杰西卡-富林明是一个可以交往的朋友。这不是同情心泛滥。而是基于杰西卡-富林明对他的信任:倾吐心声。

许雪依恋的抱着陆景的腰,轻声提醒道:“陆景,杰西卡-富林明和安迪-摩根的关系非常密切。你可不要因为女人误事啊。”

“这我知道。我要误事也是因为你误事啊。”陆景调笑道。

许雪展颜一笑。明艳无端,轻轻的将她美丽的脸蛋贴在陆景脸上。她喜欢陆景夸她。

陆景低头噙住了许雪的红唇温柔的吻起来。杰西卡-富林明漂亮是漂亮。但是还不能和许雪比。一来,是他对西方美女兴趣不大。除非是美到奥黛丽-赫本。费雯丽那种程度。

二来,许雪明艳性感的容颜气质本就是极美。更别说她在床-笫间的美妙。暖暖的湿润紧凑的能把男人的骨髓给吸出来。还要加上她做那事时的万种风情。端的是极品美人。

许雪热烈的回应着陆景的热吻。这几天她和陆景呆在一起的时候,会忍不住彼此的吸引力,不时的热吻。

“许雪,我们洗澡去。”

许雪慵懒的贴在陆景怀里,两团丰软蹭着陆景的胸膛,惬意的眯着眼睛享受着陆景的爱吻,小意的撅嘴,撒娇的道“不去。”陆景不是想洗澡,是想要她了。

“不去不行啊。”陆景笑着抱着许雪进了浴室。许雪给抱起来,挣扎拍着陆景的背,“陆景,不许强来啊。唔--”随即,银铃般的笑声洒落。

棕榈滩,亿万富翁大道87号的别墅中。

安迪-摩根递着纸巾给杰西卡-富林明,“杰西卡,你决定了?”

杰西卡-富林明泪眼婆娑,她今天来找好友安迪-摩根商量,刚说了她的决定,“是的….,安迪,我…我决定开始…新的生活。”

当下定决心要放弃昔日的婚姻时,她忍不住泪如雨下,她还是爱着曾经的乔纳森-伍德。

安迪-摩根轻轻的点头,“我支持你,杰西卡。”

一个男人最悲哀的事情就是当他遇到一个可以爱的女人时,他已经老了。

杰西卡断断续续的哭泣着,梨花带雨,从搁在沙发上的粉色lv限量版手袋中拿出一只精美的诺基亚手机拨了丈夫乔纳森-伍德的电话,“乔纳森,我同意和你离婚。”

电话里传来乔纳森-伍德语无伦次的话语,“哦,该死的上帝,你终于听到了,信徒虔诚的祈祷…”

安迪-摩根欣慰的笑了笑,转身悄然的离开了客厅。

前些天陆景劝杰西卡的话语,他全部听到了。

他现在需要感谢陆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