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44章 董冰和丁灵

第1444章 董冰和丁灵

和好友丁灵一起享用着精美可口的午餐。一边随意的说着话。窗外光阴流逝,鸟语花香。远处浅水湾的海浪轻抚。董冰心里有满足的情绪漫过心头。

“小灵,你什么时候去法兰克福啊?真舍不得你走呢!我们俩一起在香港工作多好。可以出来吃饭、喝下午、做美容、聊天。”董冰悠然神往的说道。

丁灵温润的杏目里藏着笑意,手里的筷子准确的夹起一块生蚝,“冰姐,我今年都没有再去法兰克福的计划啊。”

“啊…?”董冰惊讶无比,“小灵,你不是在负责和华银行在法兰克福的交易吗?”

和华有计划和aer集团合作通过德国法兰克福交易所涉足欧洲的投资银行业务。之前,和华已经收购了售卖的纳斯达克欧洲的资产。

丁灵甜甜一笑,解释道:“冰姐,和华银行与法兰克福交易所的合作已经谈的差不多。我不用再去法兰克福常驻。况且,和华银行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抢占渣打银行在香港的市场份额以及进军美国银行业。”

最近渣打银行面临的舆论风波是和华一手“导演”的。是为了“回敬”丹尼尔-沃伦在纽约时“阴”陆景的事情。和华银行现在内部已经通知要挤占渣打银行的业务。

董冰这才知道丁灵这是完成了“开疆拓土”的任务得胜归来,恍然的笑道:“怪不得你这几天这么悠闲啊。陆景给你放假了吧?”

“是啊,两周的假期。现在已经过了一周了。我还没有回家看看呢。”

董冰禁不住掩嘴轻笑,“小灵。那是因为陆景在香港吧?”

丁灵现在早不是高中含羞草般的女孩,清秀的容颜掠过一丝甜蜜的微笑。“冰姐,你知道的啊。”

“你啊…”董冰笑着白了丁灵一眼。然后很八卦的问道:“小灵,前几天陆景的生日,你们晚上怎么安排的啊?”最近陆景的女人很有几位在香港。这家伙当晚应该分身乏术吧?

“冰姐…”丁灵白腻如牛奶般的俏脸染上几许绯红,轻咬着嘴唇不肯说。只是,最终抵不过好友的“威逼利诱”,忸怩的道:“我们在陆景的别墅里一起吃了晚餐啊…”

至于,吃完晚饭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怎么都不会给董冰说。

董冰那里知道答案这么简单,居然是一起吃的生日晚餐。愕然之余,禁不住愤然的骂陆景,“真是荒唐啊!”

丁灵一双如夜空里璀璨星辰的大眼睛看着董冰,忍不住噗嗤一笑,“冰姐,你这反应不对哦!”

董冰是落落大方的性子,明丽的娇嗔道:“小灵,你现在跟着陆景越学越坏。都学会说俏皮话了。”

丁灵甜美的笑起来,“我早就会了啊。”

两人说笑。吃过午饭,手挽着手一起出了露台餐厅,准备去影湾园说悄悄话。

穿过长长的走廊。在大厅转角处,一名黝黑的青年带着眼镜。手捧着鲜艳的玫瑰闪出来,结结巴巴的道:“董冰…”

“哦---”影湾园的几名服务员都看到这里浪漫的一幕,显然是这位青年想要对心爱的女人表白。

就是不知道他是想要向那位甜美清秀的美女表白。还是要向那位倩影窈窕的美女表白。

两位美女各有千秋。甜美的女孩身高要矮一些。气质清纯甜美,偏偏身材火辣。灵秀隽永的韵味仿佛飘着墨香的书页。带一点妩媚的小女人性感。

倩影窈窕的女孩气质明丽,穿着清爽怡人的休闲装。白色坎肩披在肩头,平添她几分明眸酷齿的美丽,宛若绝色的婀娜玉女。

董冰蹙起修长的娥眉,看着腿脚发抖的黝黑青年,“施白,你要送花给我?”

“是…,啊…,不是的!”施白上牙磕着下牙说道。感觉腿肚子都抽筋了。他现在后悔死。怎么就鬼迷心窍的在一帮“狐朋狗友”面前吹牛呢?

他说:今晚要带一位完美的美女来参加小肥的婚礼,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女神。

结果,被大家鼓动来送花,鼓励他表白。

天可怜见,站到明丽中带着英伦风情的董冰面前,他才知道他的压力有多么大。

他和董冰同时在中环淡沙大厦上班。董冰在他公司楼上的龙盛国际工作。他在电梯上一见之后,惊为天人。接触了几次后,在一个傍晚,他终于鼓起勇气守在龙盛国际的门口,约董冰吃晚饭。

董冰答应了下来,但是是她请客。董冰开着红色的法拉利带着他到半岛酒店二十八层的felix餐厅吃了一顿西式大餐。账单,他都没敢看。晚宴时的一瓶红酒估计都得十万港币。

这委婉的拒绝令他沮丧不已。他工作以来的全部积蓄估计都不够董冰一天的日常开销。

“哦?”董冰似笑非笑的哦了一声。

施白吓了一跳,他可不想以后见不着董冰,急中生智,将手里的玫瑰花递向丁灵,“美女,祝你越来越美丽。”

丁灵禁不住轻笑,拒绝道:“谢谢。我有专门为我送玫瑰的人。”

施白茫然不知所措。

董冰摇摇头,道:“施白,小灵是和华银行的副行长,你觉得你够资格送她玫瑰花?”

“我靠…”施白没忍住,惊讶的说了一句口头禅,愣愣的看着丁灵。和华银行这两天在香港的大名如雷贯耳。没想到它的副行长会是这么年轻美丽的女孩。说不定年龄比他还小啊!

这位清秀甜美的女孩比董冰还逆天。

按照这两天报道的和华银行的规模,正常情况下,他的老板求见和华银行副行长。有那么几分可能得到接待。

他确实不够资格!

施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正要离开时。耳边听到董冰说道:“把玫瑰花给我吧。”施白一愣,以为听错了。下一秒回过神。忙递了过去。

董冰接过玫瑰花,招手让服务员过来,当着施白的面吩咐道:“请为今天到影湾园的每一位女士分一支玫瑰。祝她们永远美丽。落款是…,追求爱情的施白。”

董冰的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很圆润的处理了玫瑰花。

“好的,董小姐。”服务员答应下来,用笔记下了董冰的话。看了看黝黑的青年。董小姐为人真是没得说。这一位,大概一辈子都会记住今天这一幕啊。

施白感激、倾慕的目送说笑的董冰、丁灵离开,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心里涌起奋发向上的动力。

这样的美丽女孩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但是,他会努力的。

浅淡的夜色徐徐的从山顶笼罩下来。青山如黛眉。

晚上6点半之后。陆景位于香港山顶1020号的别墅逐渐的热闹起来。陆景今晚在家里举办一个酒会,宴请和华的高管和朋友。

富丽堂皇的别墅中,乐队现场演奏的小夜曲舒缓无比。宾客们相互交谈着。陆景作为主人,和何爵士、米司长、黄容川、黄利飞聊了一会,转向二楼。

正好穿着水蓝色夏奈尔套裙,气质纤柔典雅的陈若怡和丈夫王欣悦下楼来。三人在楼梯上说话。陈若怡微笑道:“陆景,你现在越来越忙啊。我和jack请你吃饭都没时间。”

陆景现在的地位越来越高。但她一直将陆景当做朋友。想起两人第一次初遇,陆景将她抢到包厢里去,真是有些恍若隔世。

陆景笑着摸着额头道:“最近有点忙。改天吧。jack最近工作怎么样?”王欣悦的英文名叫jack。是陈若怡的父亲陈创和为创永国际选定的接班人。

认真算起来。王欣悦是陆景的下属,虽然不至于拘谨,但绝没有妻子在陆景面前那般随意,笑着道:“我爸最近痛骂铁矿石三巨头。云北钢铁和江州钢铁的利润非常低。”

陆景笑着点头。和华四大产业支柱:消费电子、互联网、汽车、铁矿石-钢铁。铁矿石-钢铁产业的负责人是董坤城、陈创和、陈笑。

王欣悦道:“景少,金山市的新北港一期工程历时三年,今年五一竣工。你有时间去参加开幕仪式吗?”

陆景沉吟着道:“看到时候我的行程安排吧!”他现在面临的题目不在金山。

王欣悦笑了笑。

陈若怡见丈夫和陆景谈完正事。开玩笑道:“陆景,今晚的美女真是多啊。比我漂亮的都有好几位。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忙了。哦。我爸和董总在二楼右边的休息室里。”

面对陈若怡的打趣,陆景笑一笑。告辞得上了二楼。

陆景别墅的二楼有一间主卧室和书房。客房与休息室连贯相通,四通八达。右边的休息室里,董坤城、陈旭江、陈创和、莫心蓝、陈笑、吴璇、何梦瑶几人聚在一起聊天。

“这么巧,大家都在啊?”陆景笑着坐过来。

莫心蓝好笑的道:“陆景,你作为主人和所有的宾客都打完招呼了吗?”这是酒会的基本交际礼仪。

陆景就笑,“我偷回懒。等会继续吧。”这也是他不愿意举办酒会的原因。

他对交际并不怎么感冒。只是,他马上就要离开香港返回京城,不开酒会,就得一一回请朋友们小聚。他没有时间。

这句话让众人都笑起来。清美绝伦的何梦瑶禁不住嘴角溢着浅笑。

陆景问道:“大家在讨论什么话题?”

董坤城笑着道:“讨论和华怎么扩大在香港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