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46章 海洋通道

第1446章 海洋通道

“陆哥。”李宏深给陆景打着招呼。他正在和计萍谈恋爱。如果处的还合适的话,有很大的概率在未来几年内结婚。

其实,计萍之前是准备和陈博延订婚。陈家和周晋成是世交。只是,陈博延迷恋天辰娱乐的歌星李逸落,没能谈成。在他们这些世家的圈子中,相互在家里的要求下谈恋爱是很正常的事情。

陆景和李宏深打了招呼。目光转向许久未见的黄千儿。她穿着露肩的黑色纱裙。挺拔饱满的曲线依旧。混血儿的美丽容颜带着难掩的黯然。看起来瘦了些。

“陆哥…”再见到陆景,黄千儿差点想哭出来。

1月5日的晚上,她鼓起勇气将自己在陆景面前脱下连衣裙、文胸、内-裤,将她最美好、性感的一面展示给陆景看,可陆景最终选择了离开房间。

陆景轻轻的叹口气,“千儿,好久不见。”

实际上也就两个多月的时间。但是跨越了一个春节的假期,感觉是有很久没见。

“嗯--”黄千儿点头,忍不住哭出来,两行泪珠从大眼睛里贴着美丽的脸蛋滴落。

这一哭,顿时让场面有些尴尬。

陈创和无奈的笑了笑,一看就知道这个有着混血容貌的女孩和陆景关系匪浅。这大概是陆景在和华内部最具备争议的一个地方:风流多情。

想归想,陈创和出面为陆景解围,说道:“陆景,要不你先陪千儿小姐说说话?我和陈董。周主席先谈。”

看着泪眼婆娑的黄千儿,陆景轻轻的摇摇头。“不用了。”他对黄千儿并没有那份意思。

在今天这样的聚会上,他和黄千儿单独呆一会。立即会成为圈子里的新闻。

他不想每一家与和华合作的企业都像亚太财团的竹下修一那样先送一名漂亮的女人给他。

同时,黄千儿会被打上“他的女人”的标签。他不希望给黄千儿这样的桎梏。她才18岁。

从九六年以来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纵然是不太会拒绝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对自己并没有牵手走下去意愿的女生,他知道不能招惹。

“千儿,不哭。”陆景对黄千儿温声道,心里有些触动。

“陆…哥…,我…不哭….”黄千儿抽泣着说道,手捂着嘴。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哭得梨花带雨。

房间内的陈创和、周晋成、陈弘厚只能等候着陆景先处理完这件事。

陆景轻轻的叹了口气。李宏深尴尬的笑了一笑,上前扶着堂妹,说道:“千儿,我送你去休息一会。”

周晋成出声帮陆景圆场道:“小萍,你们年轻人一起去酒会里转转,散散心。”

李宏深、黄千儿、计萍、陈博延四人一起离开了房间。陆景心里叹口气,揉揉眉心,坐到沙发上,做了一个可以开始的手势。

黄千儿哭泣的插曲是感情上的事情。并不会影响几人谈合作。陈创和道:“陈董,铁矿石涨价之后,可以预见抵达中国的航运路线价格也将上涨。不知道你对于和华船运与陈氏集团的合作考虑的如何。”

在今晚的酒会之前,他已经和陈弘厚私下里沟通过。他还没有

陈弘厚微微沉吟着。陈氏集团位于新加坡。主营橡胶、航运业务。手里的船运企业拥有227艘。相比之下,只有36条船的和华船运是小块头。

但是,和华展示出的强大的金融实力让他对与和华开展合作很有些兴趣。

陈创和的意向是和华船运与陈氏集团签订合作协议。以较低的价格租赁、调用其空闲的船只。他有一些别的考虑。

“陈总,和华是想独-立的发展海运企业。还是想拥有海运的能力。”陈弘厚微笑着问道。他知道和华有两座大型钢厂的股份,在铁矿石、非金属矿、煤炭上有很大的运量需求。

陈创和答复道:“独-立的发展海运企业的最终目的就是想要拥有海运能力。我们发展海运企业。只是想要满足和华的基本需求。不做航运生意。”

陈弘厚明白陈创和的意思了。和华不会争抢航运业务,这就不会在未来与陈氏集团产生冲突。心里有了考量,说道:“陈总,我同意与和华船运的合作。我明天让人从新加坡过来和你谈合同。”

“行。”陈创和笑着答应下来。有陈氏集团船队的运力支援,明年珀斯的铁矿石可以顺利到达新北港。和华初步打通珀斯、新加坡、香港、汉城的海洋通道。

合作谈成,谈话的气氛略显的亲密了几分。陈弘厚斟酌了一下,问陆景,“陆先生,我冒昧的问一问,和华银行有没有配售新股的想法呢?”

陆景刚才一直都在安静的听着,将谈判的主导权交给了陈创和。他是做为吉祥物出现。毕竟,陈氏集团作为和华新的合作伙伴,他不露面的话有些失礼。

这时,陆景微笑着婉拒道:“暂时还没有。”

合作的目的是为更好的赚取利润。不能为了合作而合作。和华银行现在资本充足,全是优质资产,没有引进外部资本的意愿。

见陈弘厚略微有些失望,陆景笑着道:“陈董,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在船运上有更大的合作。或许,我们可以联合打造一家世界级的航运企业。”

陆景的商业风格:对合作伙伴的选择非常谨慎。财团的崩溃往往起源于内部的离心力。他倾向于有一定的合作基础之后,双方再加深合作。对马文-克朗如此,对陈氏集团依旧如此。

当然,如果有可能,他最喜欢的还是:收购、控股一家企业。赚取这家企业所涉足行业的利润。

这是他的强势商业风格。

陈弘厚先是被陆景的雄心弄得一愣,继而笑着道:“陆先生。我也很期待啊。”

他听得出陆景话里的两层意思:第一,双方还需要加强互信合作。第二。和华船运可以与陈氏集团的航运企业在将来可以考虑互换股份组建联合企业。

其实,刚才陆景拒绝他加入和华银行时,他内心里对陆景的评价调低了几分。如果和华的话事人只有“守家之犬”的气度,和华的未来不会光明。

但此刻听到陆景的雄心壮志,才知道他另有考虑。对日后与和华的合作期待了几分。

当然,他希望陈氏集团在联合船运企业中能占据主导地位。

陆景陪着陈创和、陈弘厚、周晋成聊了一会,起身告辞。他作为宴会的主人需要到处走走,招待宾客。心里也因为刚才黄千儿的事情略有些闷。

至于,推荐云丰集团与西尔斯在美国合作。他和周晋成早就通过电话,这会儿心照不宣。

陆景离开休息室后,和沈建林、黄利飞分别在二楼相遇,停下来聊了一会,去往二楼主卧室旁的阳台上。

晚风习习,一身精美白裙的何梦瑶披着坎肩,拿着酒杯在阳台处孑然而立,身姿修长挺拔,清丽脱俗。如一株白莲在晚风中摇曳生姿,见之忘俗。

“梦瑶…”陆景走到何梦瑶身边。淡淡的幽香随风传来。不认识梦瑶的人谁又会想到此刻在这儿孤零零欣赏风景的绝美女子的身份呢?

国内民营汽车新贵——昆成汽车的董事长、景华系公司的决策者。景华总部的总经理陈笑常年在珀斯。最为副总,她是景华系公司的最高决策者。

陆景看着为自己钟爱的女人,风情动人。心里为她所取得成就感到骄傲。

“心情不好啊?”何梦瑶冰雪凝脂般的嫩白美人脸浮起一抹娇羞,扭头看向陆景,明艳动人的眼睛清澈晶亮。纵然早就是陆景的女人。昨晚还和他几度云-雨,相拥着睡到天亮。可她还是会被陆景看她入神的目光看得娇羞。

何梦瑶轻轻的握住陆景的手。今晚别墅的宾客很多,更亲昵的动作。她可不敢做。

“恩,有一点。”梦瑶在他面前说话向来是只说半句,陆景轻声解释,“与合作没关系。我们和陈氏集团的合作已经达成。是黄千儿的事情…”

陆景把黄千儿的事情对何梦瑶说了说。他和黄千儿总共加起来都没有单独相处过几次。要说相互产生感情,太过于牵强。就算有,也不过是少女突如其来的萌动。时间会最终冲淡黄千儿对他的记忆。

听着陆景的述说,他的声音很温润。乌黑的发丝给风吹到陆景的脸庞上,何梦瑶伸手拿下来,清声道:“陆景…,不一定的。女生和男生不同…”

陆景就笑,“你觉得我这普通人的相貌具备被美女一见钟情的基础吗?”

何梦瑶给陆景这句话说得展颜一笑,容颜格外的明艳清丽,心里有轻快的情绪在飞扬起来,抿嘴笑而不语。

她觉得陆景挺帅的,可是夸他的话,不好意思说出口。

陆景知道何梦瑶想什么,笑一笑,抚摸着她披肩的长发,柔滑无比。两人一起趴在阳台栏杆上,享受着片刻的静谧相处。一起看着璀璨的星空、深沉的大海、灯火灿烂的维多利亚港湾。

“梦瑶,和华扩大在香港影响力的方案,还是会受很多限制。我觉得我们做到极致,最多也就是在这座自由港拥有20%的话语权。我有时候想,假设有一座完全自由的城市,我可以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秩序呢?”

陆景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倾吐心声。

这是他最近思考和华财团如何成为世界一流财团时突然冒出来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