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59章 暗潮涌动

第1459章 暗潮涌动

京城西山因为地形和监管的缘故,在夜间12点过后一向是飙车族聚集的地方。但飙车、赌赛,这涉及到一个巨大的利益产业链。屡禁不止。

4.10西山车祸被媒体披露后,在极短时间内急剧发酵。一个个吸引读者眼球的标题出现在各大网站、论坛上。

“飙车屡禁不止为何?揭秘西山飙车族的生活。”

“红色保时捷跑车车主否认飙车,称借给朋友使用。”

“车祸现场出现一只高跟鞋。探密肇事者为何人?”

“车主疑为美女,据消息人士称:飙车或为情变。豪门恩怨情仇大揭秘。”

紧接着,主流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各地报纸纷纷转载。媒体上口诛笔伐的文章铺天盖地,声讨肇事者。

“三问车主缘何飙车对生命的尊重和反思。”

“屡禁不止背后的产业链:飙车当禁不当禁?”

“车祸受伤者吴某半身不遂,欲索赔300万元。”

同时,对飙车的行为进行探讨、反思。这些文章中隐隐出现“袁某”的文字。并有知情人士透露:袁某在京城市很有办法,这件事肯定是不了了之。

这样的报道、评论@,.让媒体上的批评声更加愤怒。舆论矛头隐隐有转向袁某之势。山雨欲来风满楼。

京城最著名的销金窟,汉宫廷奢华的包厢中,严景铭微笑着与四十多岁的男子喝着酒。三碟小菜。白酒、红酒、洋酒混着喝,意态悠闲。四名穿着薄纱的貌美女子在一旁服侍着。插科打诨。宫装的服饰中,各自大小不一的白乳隐隐露出。

说几个带荤的黄色笑话。几名女子吃吃娇笑,花枝乱颤。很有些女儿国,乐不思蜀的韵味。

见邱总喝的差不多,手掌用力的揉着身边女人半透明裙子包裹的浑圆的小屁股。包厢公主则是扭着身体,媚眼如丝。严景铭指着眼前的四个女人,笑着道:“邱总,你看上哪个,今晚可以带走。”

汉宫廷只是餐饮、休闲的场所,不提供特色服务。但是。客人要是和服务员自己谈好,换个地方约会去,公司也没法管不是?

严景铭话音刚落,四个包厢公主各自娇笑,颇为意动的看着邱总。严少许诺:陪这个老男人一晚可以拿5万。汉宫廷最厉害的公主都拿不到这个价。

邱总容貌普通,却显得十分干练,收回手,一语双关的恭维道:“严少,好手段。”

京城最近的舆论风波是眼前这位一手操纵的。

严景铭微微一笑。岔开话题,“邱总,来,喝酒。喝酒。”

这种事,他不会承认的。他不过是让人和郁晓岚撞伤的吴某的家属说:想要更多的赔偿,就把事情闹大。京城的土著。闹事还是有几分底气。

“好,严少。我先干为敬!”邱总拿起酒瓶豪气的吹了一瓶xo。心里想道:相比于黄海时的意气风发,严景铭现在成熟了很多。刘老板的任务多半可以完成。

周四的晚上。陆景、卫婉仪到袁市长家里吃了顿饭。袁峻送陆景夫妇出来。

“袁峻,赔偿的事情谈妥没有?”陆景挽着卫婉仪的素手,缓步行走在马路上,问道。

袁峻有点沮丧,说道:“景少,谈的差不多了,还有点手尾。赔偿320万左右估计能谈妥。”

一开始,他也想为郁晓岚快速的把事情压下去。只是没想到吴某家属谈好的事情又变卦。他在京城的根基很浅薄。这件事捅出来他在叔叔心中丢了不少分。更是好几天都没有在陆景、王灿面前冒头。

陆景沉吟了会,道:“袁峻,我的意见是赔偿1000万。你认为可以谈妥吗?”

袁峻愣了下,下意识的道:“景少,这…太多了。”

陆景没说话,走到停在路边的白色保时捷边。卫婉仪温婉的笑一笑,先坐进车中。陆景递了一支烟给袁峻,自己也点了一支烟,轻轻的吸了几口。

夜色中,陆景的神情淡然。袁峻忽而有点明白了:如果他觉得多,媒体上的声音会怎么认为呢?恍然的哦一声,眉头舒展开。

见袁峻明白过来,陆景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现在就去办。支票,你找宋雨绮要。她会准备好。”

看着消失在暮色中的白色保时捷,袁峻一时间五味陈杂。这件事背后的暗流他略有耳闻。有人不希望他叔叔还在这个位置上。

这些大事,他够不着。西山车祸被捅出来后,他的处境很尴尬,郁晓岚终究是和陆景沾亲带故。还是能在圈子里混。他的处境就比较微妙了。

好在,陆景还是将解决问题的事情交给他去做,这是在帮他补救。事情办成,至少不会给予外界无能的印象。只是,和陆景、王灿关系的裂痕,恐怕难以弥补。

陆景和卫婉仪回到家中,略微休息了一会,到娱乐室里下着跳棋。

棋桌边,卫婉仪单手托着香腮,随手下着棋,轻声说道:“陆景,还是出事了啊。我刚刚上网,看到的全是骂飙车的新闻。”她提醒过陆景郁晓岚飙车的事情。

陆景摇摇头,说道:“也不全是坏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郁晓岚只怕再也不敢飙车了。这回她的篓子捅大咯。”这件事后续的画风明显不对。

“你啊,苦中作乐。还是赶紧想想怎么处理吧?你哥和你聊过这件事?”

陆景点点头,看着秀美娴雅的娇妻,轻轻的一笑,“婉仪。没事的。不会让人得逞。”和妻子聊聊政治上的话题,让他心情逐渐的变得轻松。相扶相持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时。小五在门口冒头。小姑娘穿着蓝色的衬衣,修身的牛仔裤。很清爽的装扮,“婉仪姐,陆少,晚上要准备宵夜吗?”看着下棋的两人心里觉得好笑:陆二少在京城里声名显赫,回到家里却是幼稚的下跳棋。

卫婉仪明眸看向陆景,征求他的意见。陆景正沉思着,微笑着摆摆手,“小五,不用了。”

小五“哦”了一声离开。蹦跳的甩着马尾辫离开。

看着小姑娘青春活力四射的样子,陆景禁不住觉的好笑,说道:“婉仪,鲁东那盘棋,把陆家卷进去并不是个好主意。”

卫婉仪笑了笑,娇嗔道:“下棋呢,你快要输了。”她知道丈夫有了决断。

陆景一看棋盘,他大势已去。婉仪很认真的把他给赢了。“婉仪,你这是趁人之危啊。我走神了。”

卫婉仪娴雅的笑起来,善睐的明眸灵秀无比,她好不容易赢陆景一回,“输了就输了啊。听好了哦。我的要求是:帮我做三天的早餐。陆景,我想吃你煮的粥了。”

看着娴雅清秀的娇妻,陆景心里涌起万般柔情。

随着各大媒体纷纷转载西山车祸赔偿1000万元的消息。汹涌的媒体舆论有逐渐平息的势头。时代在线的网站评论上,有网友在新闻后面评论:求撞。一撞即富等等调侃。

下午时分。陆景在大唐雨景的紫罗兰庄园里陪关宁、黄紫琪、黄紫韵说话。看看时间,陆景坐车前往人工河下游的庄园望云坞。他约了郁扬、郁晓岚、唐彤下午在望云坞见面。

望云坞活水环绕。楼阁俱是江南建筑风味。廊腰缦回,各抱地势,曲水流觞。很有小桥流水的意境。几人从挂着字画的客厅中穿过长长的水上走廊到望云坞的水榭中。

水榭是一个约有小礼堂大小的水上楼阁。四面环水,一个个木质的窗户开着。水榭深处珠帘垂落,几名宫装丽人演奏着古筝、箫、笛子、二胡等乐器。丝竹之声婉转悠扬。

一行四人在水榭的木质案几边落座。有穿着制服的貌美服务员送来清茶和点心。

唐彤早憋了半天,对陆景道:“真是啊。”

郁扬对妻子很是无语。唐彤的性子有点虎。可在陆景面前这么评价大唐雨景很有些不妥。

陆景倒是无所谓,笑着道:“所以要敞开大门,付费消费。这支乐队一个小时的演奏费用是二十万。还要看她们是否有时间。”拿起茶杯喝着茶。

几天不见的郁晓岚穿着浅绿色的外套,眼睛有些红红的,精神不佳。这段时间她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舆论的火力全部在她这里。一向疼爱她的母亲更是把她骂得狗血淋头。

轻抿着香茶,打量着都市中的古风楼阁。难掩心中的震撼。

她在京城这些年,富丽堂皇的地方去过不少。聚会、沙龙也参加过不少。汇海大酒店的水疗中心让她赞叹不已。没想到望云坞更胜一筹。

微风送爽,几人闲话几句,陆景轻轻的捻着茶杯柄,顿了顿,说道:“晓岚,你有没有兴趣去香港工作?”

唐彤惊讶的看了陆景一眼,终究是没有问出来。

郁扬神色变了变。他好歹经历过当年父亲如履薄冰的光景。迟疑着没有开口。

郁晓岚茫然的说道:“陆景,私t要在香港上市吗?”最近私t公司有风声说公司要上市。

唐彤简直要为她这个小姨子绝倒,敏感性太差了,都听不出来陆景话里所蕴藏的严峻的形势。无语的摇着头,看着水榭外转动的水车。观赏用的。

陆景笑笑,“不是。私t最终会在美国上市。晓岚,你在交州大学读了四年书,到香港应该不会不适应。”

郁晓岚想了想,想要拒绝。她在交州大学读书不假,可她毕业后的朋友都在京城这里。况且她的前男友还在交州工作。她并不愿意去南方。

陆景摆摆手,将郁晓岚的话堵在嘴里,“晓岚,你现在留在京城不合适。”

郁晓岚愕然的看着陆景,终究是没有办法像反驳她哥郁扬那样反驳陆景的话。陆景身上沉稳的气度让她很难发公主脾气。“好吧。”郁晓岚有些委屈的低下头。

她终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水榭的乐器表演结束后,喝了一会茶,留下唐彤和郁晓岚在水榭里观赏风景、说话,陆景和郁扬在长长的走廊上抽着烟。“陆景,情况有这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