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68章 人格魅力

第1468章 人格魅力

“叮咚,开往波隆方向的列车即将到站…”

随着地铁即将进站的提示声,闽永心里叹了口气,收起手里的报纸赛到包里准备挤地铁前往公司上班。

闽永三十二岁,唐风集团下属企业唯风影视的员工,从事娱乐营销工作,是唯风影视的骨干员工。业绩提成加每年收入有二三十万。

最近唐风集团下属的文化产业与天辰娱乐合并。他所在的唯风公司的资产全部并入天辰娱乐的各个部门。他也被划入天辰娱乐的营销事业部。

虽然目前大家的办公地点还没有变,还是在和泰里唐风大厦,但是天辰娱乐的主管已经就位。主管工作风格,企业文化、取向,业绩考核标准的变化,管理的多头、混乱让他有不少同事都在考虑离职。

“天辰娱乐,大象难以起舞。”

“大而不精,资源配置严重重复。”

拥挤的地铁内,一条条的报纸上的观点在他脑海里深深的烙印。他对此深表忧虑。

如果情况在几个月内不发生变化,他也会考虑离职的事情。这样的天辰娱乐是无法竞争得过星光传媒的。甚至,还不如原来唯风影视的时候。

和泰里是黄海的中心商业区。下午时分,蓝湾咖啡厅里悠扬舒缓的音乐如同空山的清泉缓缓流淌着。

雍池和好友应聪一起品着咖啡。忙里偷闲半日,随意的聊着。

他和应聪都是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商学院。回国后他进入了唐风集团工作。而应聪进入了国企。现在应聪是天逸投资的负责人。

“雍池,最近唱衰天辰娱乐的声音很多啊。”喝着咖啡。应聪笑着说道。

天辰娱乐并购唐风集团文化产业在媒体上沸沸扬扬,最近突然批评声转多。

雍池双手捧着咖啡杯。淡然的道:“难题是很多。”

天辰娱乐的各种问题很多。最近传媒、电影业界的批评声很多。各种唱衰。公司基础的骨干员工人心浮动。

面对各种嗤笑、困难,他并不惧怕。陆景并没有给他完整的人事权才是让他最难受的。

应聪就笑。“少来啊。我就不信你没有和陆景沟通过。这是星光传媒的把戏吧?不然以天辰娱乐这架势,什么好导演、演员不全给你们一网打尽。”

雍池笑道:“哪有那么夸张?就和写诗一样,带着镣铐跳舞罢了。”

他现在要做的是让天辰娱乐这头大象跳起舞来。

天辰娱乐在内部的事务整理后,当前的首要目标是成功的运作一个项目:包括不限于电影、电视剧、造星。用以提升他的威信。行话叫做开门红。

他有信心做好。

应聪笑了起来,天辰娱乐目前的困境,他心里有数。调侃道:“可惜唐诗经不吃你文艺青年这一套啊。”

雍池摆摆手,“别说我。你什么时候和祁蓉结婚?”

“年底吧!”应聪低头搅拌着咖啡。

应聪的这个表情让雍池有点不解,笑着道:“怎么,你小子不愿意?”祁蓉他见过。虽然没有唐素衣漂亮,但也不是丑女。

应聪失笑道:“那怎么会?”祁蓉是严景铭的表姐。他娶了祁蓉在天逸投资的地位就会十分稳固。

但是,最近严景铭被打击的心灰意懒的离开京城。他现在站到严家这条船上是否明智呢?当然,他没有别的选择。

“雍池,齐静瑶这个女人你还有印象吧?她好像近期准备回国。”应聪换了一个话题。

雍池惊讶的道:“靠,她胆子不小啊。她不是犯了一堆事情还没有了结吗?”

应聪笑笑,道:“她被双开就是结束。”

话题转移开。应聪心里却是知道:这是严家在鲁东、黄海影响力消退的最具体的体现。只是,这些没有必要给雍池说。

黄海金臣酒店位于黄海戏剧学院外的一家写字楼中,其貌不扬。里面的装饰却是奢华精美。硬件设施不下于5星级酒店。

坐专用电梯到7楼,在服务员清脆的“欢迎光临”声中,陆景带着保镖十三到720号套房前按响了门铃。

天辰娱乐并购的事情完成后,天辰娱乐如何发展将是雍池要做的事情。他只把握大方向就可以。碧湖集团正在被唐、裴、崔、高、黎五家瓜分。汤开复也在其中。这件事他并不参与。只是在等待亚太财团竹下修一的反应。

这几天在黄海的日子很悠闲。读读书,思考问题、打打电话,和红颜、朋友们喝喝茶。然后。他还有一些小事情需要处理。

门铃响后,开门的是刘怡秋。穿着一袭蓝色宽松的条纹长裙。时尚的名媛风,美俏艳丽。“景少。你来了。”语气欣然。看架势是想要抱陆景一下表达喜悦之情又不敢。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进了房间。许久不见的齐静瑶穿着深蓝色的无袖长裙明雅的站在客厅正中,看到陆景,白皙娇美的脸庞上禁不住滴下两行眼珠。

刘怡秋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的还以为齐静瑶和陆景是生死恋人呢!她可是清清楚楚,陆景和齐静瑶清清白白。她们俩今晚请陆景吃饭表达感谢。可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感情这么充沛?这演技实在是一流,说哭就哭。她自愧不如。

陆景最近心情不错,笑着摆摆手,说道:“齐静瑶,干嘛啊?见我就哭?吃饭吧,刘怡秋,通知酒店上菜。”

刘怡秋忙应了一声,转身去通知酒店可以将饭菜送上来。

齐静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手袋里拿出纸巾抹着眼泪,“我有点激动了。我今天去看我爸妈了。陆景。谢谢。”

她今天上午入境。这一年来在异国他乡她无时不刻不想着能够回国。在国外不管奋斗的成绩如何终究是要有人分享。一年之后,这个愿望终于能实现。

这是陆景的恩赐。

陆景笑着摇摇头。收了这个顺水人情。做了个手势,示意齐静瑶落座。

齐静瑶能光明正大的回国是因为严家、苏家在鲁东、黄海的影响力消退。齐静瑶在黄海市委宣传部任职时是出了名的“毒辣”。他可不会为齐静瑶去打招呼。

举贤不避亲。齐静瑶可和贤沾不上。他只是判断时机成熟。告诉她最近可以回国了而已。

720号套房是刘怡秋长期在金臣酒店里的包房。水晶吊灯在夜晚中点缀着温馨浪漫的客厅。风格华丽的窗户开着,微风吹拂着紧闭厚重的紫色窗帷。

精美的菜肴一一送来,足有八道菜。三个人吃不完,细嚼慢咽,随意的说着话。

聊完齐静瑶在美国的生活。话题转移到刘怡秋的现状上,她现在担任长阳射击俱乐部的总经理。重新整修过后的长阳射击俱乐部4月份低调开业,现在是黄海有数的高档场所。

刘怡秋对生活的现状很满意,举起酒杯敬了陆景,豪爽的一口喝掉二两白酒。脸颊随即变的粉红,借着酒意,有些动感情的说道:“景少,邱总被抓的那天晚上我大哭了一场,总算能睡个安稳觉。谢谢。”

从徐城来到黄海后她一直提心吊胆的生活,中间还被邱总抓起来威胁了一次。要不是陆景让方破虏看顾她,她没准那天就横尸在某个公寓中。

陆景咂了口酒,笑道:“你们俩不要都谢我。搞得我像救世主一样。问题是我肯定没你们想的那么高尚。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我还希望多活几年。”

说笑一句,陆景很给刘怡秋的面子将杯中的酒一口干了。刘怡秋是不是真心实意。他自然看得出来。沉吟了会,说道:“刘怡秋,好好的帮莫少峰经营长阳射击俱乐部。珍惜现在的生活。过几天安稳、富贵的日子。”

八年前,他在江州将黄利飞打压的离开江州。刘怡秋作为黄利飞的情人被他利诱派往京城充当棋子辗转到了黄海、徐城。到今天算是可以对她说:任务结束,你解脱了。

刘怡秋明白陆景的意思,身上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空。靠在椅子上,双手捂着脸。泪水禁不住滑了下来,呜咽道:“景少。我会的。”

看着哭泣的刘怡秋,齐静瑶心里五味杂陈。她刚才的哭有激动的因素,也有做作博陆景同情分的成分。而刘怡秋的哭,情真意切。

陆景这个人很复杂。

她作为刘怡秋的好友对刘怡秋的经历大致知道一些。她自认和刘怡秋都不是什么好女人。不管人生的结局是什么都不值得同情。因为,路是她们自己选的。

但是,刘怡秋能有这样一个美好的结局,在黄海安享她安稳、富贵的名媛生活着实让人羡慕。这和陆景温润如玉的气度有关,他对“自己人”确实相当不错。

她心里都兴起为陆景死心塌地做事的想法。作为陆景在美国政坛布局的一枚棋子,她会努力的。

所谓人格魅力,大抵如此吧。

陆景笑了笑,吃了口菜,叮嘱道:“刘怡秋,以莫少峰的性格、能力,肯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不过,嫁给莫少峰你就不用想了。我和心蓝都不会同意。

当然,你以后要和人结婚生子,或者是和莫少峰生孩子,我都支持你。看你自己的选择。”

陆景说的这个话题并不让刘怡秋觉得尴尬。她可是很“豪放”的。其实,她也不认为她过得了莫心蓝那一关。抹着眼泪笑道:“景少,我给你生个孩子吧。”

这话是开玩笑的语气,半真半假。

陆景禁不住一笑,“那还是算了。”

他对刘怡秋没什么兴趣。今天私下里来见面,本就是告诉她任务结束。以后都不会私下里和她见面了。

齐静瑶抿了抿红润的嘴唇,看着陆景的脸庞,应景的问道:“陆景,我呢?”

她是个爱攀高枝的性格,和严景铭决裂之后,她希望能够成为陆景的女人。她知道陆景的喜欢冰清玉洁的女人。这一年来守身如玉,清心寡欲的独自生活着。

陆景摆摆手,“不说这个话题。”

齐静瑶早知道是这么结果,也不气馁,笑盈盈的道:“陆景,我这次回国把松岛希带回来了,你要不要见见她?”

松岛希?陆景早忘记这个日本艺妓长什么样了,说道:“我就不见了。你注意一点这个人。”松岛希和亚太财团藕断丝连。琢磨了下说道:“最近天辰娱乐准备进入日本市场,你把她派到东京去吧。”

陆景说的注意一点,齐静瑶知道是什么意思,笑着点点头。竹下修一送个陆景的艺妓就这样决定了未来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