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74章 对高家的态度

第1474章 对高家的态度

ps:看《重生之世家子弟》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高婉薇笑了笑,“景哥,我不能白吃白住啊。做一点小事,有益于身心健康。”

陆景笑着摆摆手,说:“白露还没回吧?等她回来,我们一起聊聊高家的事情。”

三天前的拍卖会结束后,陆景如愿以偿的以4200万美元(约为3.47亿元)拍到梵克雅宝的奢华钻戒。

昨天下午已经办妥了戒指的相关手续,此刻那枚稀世珍品晶莹剔透的粉色钻石戒正安静的躺在他的书桌中。下午他乘坐专机返回黄海时会一同携带回国。

这会儿,风白露去拜访她在伦敦的朋友去了。她毕业于剑桥大学。有很多朋友都在伦敦生活、工作。

陆景很清楚高婉薇“曲意逢迎”他的缘由是什么。回国之前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要等风白露回来一起谈,而不是单独和高婉薇一起密谈,实在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名声。说得好听点叫风流多情,说得不好听点,就是好色之徒。高婉薇心里未必没有嘀咕。

高婉薇微微有些惊讶,认真的看了陆景一眼,看得出陆景和传闻中有些不一样。随即笑着道:“好的,景哥。”

高婉薇怀着心事离开书房。浓浓的咖啡香气在书房里飘散。陆景抿了两口。手磨咖啡的味道,浓香馥郁。

没想到高婉薇还有这份手艺,几乎和明雪的手磨咖啡水平差不多。正想着。陆景突然接到余乐的电话。

“陆景,我回香港了。”电话里。余乐的心情很不错。相信华尔街日报上的消息,陆景已经看到。第一次独当一面。他完成的还不错。他给自己打85分。

陆景笑道:“嗯,辛苦了。在香港好好休息几天。”

余乐笑呵呵的道:“还行。陆景,我回头休假结束后去哪里上班?”

陆景人在伦敦,马上回黄海。他向墨静雯打听过,陆景在黄海纯属陪唐诗经度假。而宋雨绮在江州休假。何梦明、明雪都在ek咨询公司工作。

一时间陆景的助理班子“四分五裂”,他还真不知道休假结束后该去哪里。摆在他面前的选择有:香港、黄海、江州。

陆景就笑,“你去江州吧。我最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秘书组的工作唐雨瑶在江州负责。”

余乐道:“行。我在香港陪小蛮玩几天就去江州。”

不知不觉中,他的心态已经发生变化。最开始他到和华工作是为了追求丁灵。现在,他期望着能在和华巨大的平台上作出新的成绩来。

有位商界前辈曾经告诫他:不要把个人的成功归功于个人的努力。而要把成功归功于公司的平台。这样才能走得更远、更高。直到达到脱离公司平台还能发挥才能的境界。

阳光落在别墅的精致的私家花园中,有一点燥热。树荫下的石凳上,陆景、风白露、高婉薇相对而坐,享受着树荫的清凉。三人刚刚吃过午饭。

陆景的这栋豪宅占地11亩。自带网球场、花园、2个室外游泳池、保龄球房、桌球室、3个小型室内泳池、50个座位的电影院、早餐室、宴会厅、酒窖,9间房间等等。

伦敦6月初的气温并不是那么燥热,在别墅的花园树荫下享受午后安静的时光是极佳的享受。

风白露抿着手里的清茶,妩媚清冷的嘴角带着一抹微笑。她邀请高婉薇跟着她和陆景一起来伦敦其实是知道高婉薇的想法:她是高家的公关人选。

可是,她不想高婉薇继续“公关”陆二哥了,所以给高婉薇游说创立一个好的条件。谁知道两人会不会擦出火花啊。二哥可是一个很风流的家伙。

闲聊了几句。陆景径直道:“薇薇,高家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承诺?”

高婉薇早就想好答案,道:“景哥,我二伯希望你改变对高家的看法。高家愿意成为为和华的羽翼。”

陆景笑了笑,不置可否。这话啊,谁爱信谁信。反正他是不信。

高婉薇轻咬着嫣红的嘴唇。陆景的反应在她的意料之中。公关陆景本就是一个极其艰巨的任务。否则,高家何以会派她专门来做陆景的“思想工作”呢?

“景哥。那昆成汽车可不可以不要再打压海益汽车?”高婉薇决定先说一个小一点的目标。

陆景禁不住笑起来,喝着清香的茶水。问道:“薇薇,你在高家听过很多我的坏话吧?”

这句话说的高婉薇俏脸微红。高家里骂陆景的人可不少。这会儿她否认不是,不否认也不是。禁不住低下头。精致的小脸上有些黯然的神色。

她的交际手腕在陆景面前似乎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第一次,她对她能否顺利的完成家族交代的任务感到心里没有底。

风白露帮高婉薇解围,她和高婉薇相处的还不错,好奇的道:“二哥,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陆景给风白露释疑:“因为薇薇缺乏对我的了解啊。薇薇,我并不会对高家赶尽杀绝。但是也不会心怀仁慈。”

这句话让风白露和高婉薇都感到诧异,两双妙目不约而同的看着陆景。

午后的微风送爽。种满蔷薇、月季等品种的花园中飘来阵阵香气。高婉薇轻轻的挽着额前被风吹拂的发丝,清秀的笑道:“景哥,我听不太懂。”

陆景坦率的道:“薇薇,高家对我而言构不成威胁。我没有必要把你们往死里逼。可做可不做的好事可以做,可做可不做的坏事不做。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当然。有机会敲打下高家,我也不会手软。昆成汽车和海益汽车的竞争。有打压的因数。但是在正常的商业竞争范围内。昆成汽车只是把海益汽车当成一个竞争对手而已。

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高婉薇错愕的看着陆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五感杂陈。

陆景的话总结起来是:整体上高家对他构不成威胁,他不会理会高家。具体到一个行业内,高家可以威胁到他旗下的企业,那就竞争吧。但也只是正常的竞争。

其实,这还是当初陆景和二伯达成的协议。他并没有更改的意图。

陆景的话通俗一点解释:只要高家避开陆景旗下的产业,陆景根本就不会理会高家。

你们以后看到我绕着走,就没事。拧着来,就敲打你。

这么说起来。家族的长辈们的担忧完全是杞人忧天。陆景压根没有把高家放在眼里。

要陆景改变对高家的看法,目的还是为了保存高家。因为高家被陆景打压的依旧非常难受。资产缩水了近100亿美元。但陆景的看法无可更改。

只是,有这样的表态。高家不用担心被情况继续恶化。

她回国以来的第一个任务竟然就这样完成了。

高婉薇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看向陆景时,眼睛里多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风白露冰雪聪明,准确的把握到高家上上下下的心态,戏虐的说道:“南方有鸟,其名为鹓鶵,子知之乎?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鶵过之,仰而视之曰:‘吓’。”

风白露背诵的是庄子的名篇:惠子相梁。

大意是说:有一种鸟叫鹓鶵。比较牛逼,吃住很讲究。有一天,一种叫鸱的鸟拾到一只腐烂的老鼠。恰好鹓鶵从旁边路过,结果鸱担心鹓鶵来抢食物。愤怒的叫道:吓。以此来恐吓鹓鶵。但是鹓鶵又怎么会看得上鸱的食物?

高家是担心陆景来破门灭家,还派出了高婉薇来公关。实际上。陆景只是把他们当做路过的风景而已。

庄子的名篇,陆景和高婉薇自然都读过。两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高婉薇羞赫的道:“白露,我都被景哥说懵了,你还来取笑我?”娇羞之下,螓首微垂,仿佛白玉的俏脸上燃着红霞,知性的气质中流露出绯柔的妩媚,颇有一番小女儿的风情。

陆景却是给风白露这番促狭的话说的笑起来,道:“白露,我可没有鹓鶵那么高洁。气度这东西和实力相关。因为高家的实力无法威胁和华,我才不会去刻意的针对高家。不然我早就先下手为强。

薇薇,高家已经为错误买单。我不会进一步追究。当然,我保留有自卫反击权啊。你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陆景这番话说得很坦诚。他不喜欢被人神化。放过高家这个看似大度的举动背后有着其深刻的原因。

他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高尚的人。

“谢谢。”高婉薇起身郑重的道谢。本来打算花费三年的事件来完成这个任务,但没想到这个任务本就是个伪命题。这让她颇有些哭笑不得。

说起来,没有人是笨蛋。风白露知道她的打算,陆景同样也知道。那么,诗经姐她们呢?只怕也知道。

高婉薇微微陷入沉思。

这时,别墅的私人管家,一名五十多岁的英国老者走进花园,在两米开外提醒道:“陆先生,你们需要出发去机场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huo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