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76章 欺负(上)

第1476章 欺负(上)

“三伯,我现在的任务是不是结束了?”

看着坐在窗下沙发处的侄女,年轻的脸上带着释然后的忐忑。六大世家的人知道陆景的权势、能量之后,不会有和他正面对抗的想法。

高俊耀叹了口气,“是的,薇薇。你的任务结束了。”

高家上下都很担心陆景的报复。陆景表现出来的性格就是睚眦必报。惹着他了,肯定要挨一“棍子”。可是,谁都想不得陆景竟然给了一个答案。

陆景现在所关注的对手根本就高出他一个层面。比如:亚太财团的竹下修一等。

这种无视的失落感真是让他难受。

但心里不得不佩服陆景的气度。国人的规矩就是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陆景无视高家,不仅表现出轻蔑,更重要的是他心底的格局。

一个始终盯着下面的人能走多远?

不知不觉间和华已经超越了六大世家的层次。陆景在4月份被推选为顶级企业家俱乐部的1号会员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

他被六大世家上一辈的老人许为雄才大略,可和陆景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

1500亿美元的资产积累,陆景才用了多久的时间?而六大世家都是百年的商业世界,硬是没有这份能力。

难道是六大世家这么些年的人才没有一个比得上陆景?不是。或许真的是如同唐论语所说的。是因为狭隘的心胸、格局,固步自封的沾沾自喜才导致财富始终无法积累到一定的高度。

高俊耀脑子里的念头一闪而过。沉吟了下,说道:“薇薇。你进入海益集团工作吧。黄海这里的摊子,你继续兼顾着。”

高婉薇点点头。

她其实有些担心任务结束后,三伯会把支持她的资金撤走。那她可就“一贫如洗”。现在看来,这个担忧倒是有些多余的。完成任务总归还是有奖励的。

高婉薇离开书房后,高俊耀琢磨着很久,拨了一个电话出去,等电话接通后,道:“竹下会长,你的提议我考虑过了。我暂时不考虑和天骄基金合作。”

高俊耀已经决定不再与陆景为敌。所谓雄才大略。就是能屈能伸。如果有可能,他会寻求和陆景的合作。就像唐风集团与天辰娱乐的合作。

然后,希望陆景不要给他“一击致命”的机会。那个时候,他不会手下留情。

长阳射击俱乐部重新装修之后,主楼变成了一栋22楼高的现代化大厦。里面的设施在莫少锋大手笔的投入下焕然一新。

周二晚上,顶楼的小酒吧里没有几个人,晶莹的烛台星星点点的散落在各张桌台上,氛围极美。

陆景几人坐在水晶圆桌边乳白色的沙发上。微笑着喝着酒,陆景道:“少锋。你这里搞得不错。有点意思。”

坐在桌台边的莫少锋眉开眼笑,卖力的推荐道:“姐夫,都是秋姐的功劳。”

莫少锋身边穿着紫色长裙美艳俏丽的刘怡秋就颇有些无奈。莫少锋的脑子里就缺根弦:她是陆景介绍来长阳射击俱乐部的,陆景能不知道她的底细吗?哪里需要他推荐?

只是。面对这个被他迷得神魂颠倒,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她的大男孩,她不好说什么。对陆景笑了笑。

唐诗经手持着酒杯。赞许的道:“是搞得不错。我在黄海算是地头熟悉啊。这里开业后我招待过几次朋友,他们都赞不绝口。”

唐诗经在黄海能量巨大。属于名媛级别的人物。长阳射击俱乐部被她夸几句,对口碑的传播有着莫大的好处。莫少锋有些激动的道:“唐小姐。谢谢!”

坐在陆景右手边的墨静雯颇有些无语。莫总的这个弟弟比她差远了。

长阳射击俱乐部有陆景撑着,又何必在乎唐诗经的评价?完全搞不清主次。莫少锋真是不愧“草包”这个评价。

陆景笑笑,道:“少锋,叫诗经姐吧。”

莫少锋能力是差点,人倒没什么坏心思。长阳射击俱乐部里日常是黄海市市长徐凯定的外甥方破虏照看场面。莫少锋这声“诗经姐”叫出去,自然是在黄海说话底气更足。

莫少锋一听就明白,唐诗经是陆景的女人,这种事他倒是不介意,他姐不是陆景的元配,依言喊道:“诗经姐…”

唐诗经笑了笑,点点头,算是认可莫少锋这个称呼。

这时,一名穿着红色马甲的服务生过来在刘怡秋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景少,你们聊吧,我去外面转转…”刘怡秋起身告辞。眼睛羡慕的从唐诗经右手无名指上扫过。

一颗很漂亮的钻戒。想必是陆景送给她的定情礼物。

那天和陆景、齐静瑶在金臣酒店里吃过饭之后,她的心思就彻底的定下来。

陆景、唐诗经、墨静雯、莫少锋随意的闲聊着,听着莫少锋说黄海的趣闻。有些时候,陆景很喜欢听听这样的趣事。他现在的生活离普通人有点远。

莫少锋前些天碰到有个宝马在市区里高速超车,追上去把那孙子的车砸了。“那鸟人就是欠收拾,开辆宝马x7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在市区里面飙车,行为太恶劣。”

陆景听得莞尔一笑。

墨静雯忍俊不禁,掩嘴娇笑道:“莫少,人家飙车你都能追上。你这车速也不慢啊!”

莫少锋嘿嘿的干笑两声。

正说笑着,一名穿着经理制服的男子快步过来。急匆匆,“快。莫少,快,快去救刘总。她给齐少堵在包厢里了。好像吵起来了。”

“玛德,这王八羔子。”莫少锋火冒三丈的跳起来,“姐夫,我去看看。”不待陆景答话,急忙忙的跟着男经理离开酒吧。

刘怡秋的情感经历他知道,很乱。但刘怡秋现在是他的禁脔,哪里容得别的男人染指?

陆景对这样争风吃醋的事情不怎么上心。拿起酒瓶给墨静雯添了酒,注意到唐诗经微微蹙眉,道:“怎么,诗经,你认识?”

唐诗经点点头,声音清润的道:“我估计是六大世家齐家的子弟。一般人不敢在破虏的地头上惹事。”黄海800万人中能和她相提并论的年轻一代也就只有那么两三位出类拔萃的人物。很不巧,莫少锋嘴里的齐少就是其中的一位。

“那我们去看看。少锋估计压不住场子。”到底是认识一场,陆景不会看着刘怡秋给人强上。

陆景和唐诗经、墨静雯到21楼2108号帝级包厢中时,里面正传来一阵女人的尖叫。有赵姿开路。门口的保安拦不住陆景三人。陆景刚进包厢,正好看到一名戴着金边眼镜的青年一手拽着刘怡秋,一手拿着一瓶白兰地从刘怡秋的紫色长裙领口倒进去。哗哗的酒液将刘怡秋淋得透心凉。

“你不是很喜欢泼人酒吗?我让你尝尝被泼酒的滋味。怎么样,一瓶xo轩尼诗足够抵得上让你陪一晚的价格了。”青年冷然的说道。偏偏口气很从容。镇定。有一股说不出的阴柔。

包厢中,莫少锋正给一个壮汉按在墙壁上卡着脖子,就像是小鸡仔被人提起来了一样。怒目圆睁。发不出任何声音。

圆桌边坐着的五六名男女笑哈哈的看着青年表演。门口挤着七八名保安,每一个敢进来动手救人。

圆桌上坐着的都是黄海的衙内们。刚刚都报了名头。要是打伤一个自己肯定吃不兜走。现在缩卵。最坏的结果也只是事后被开除而已。这笔账,保安们都会算。

“齐宾鸿。你太过份了。”唐诗经从陆景身边略走前半步,当先进了包厢中,娇喝道。

“诗经姐。”

“诗经姐。”

六个坐着的衙内们站起来了四个,纷纷向唐诗经打着招呼。纵然是不同的圈子。但是没有人愿意无缘无故的得罪唐六小姐。

“诗经姐,不是我过份。你问问她对我做了什么?”齐宾鸿放开了刘怡秋,又悄悄的做个手势让人放了莫少锋。伸手指了指西服上的酒渍。

显然是被刘怡秋泼的。

陆景稍微打量着齐宾鸿的相貌。西装革履,身材挺拔,脸皮白净,五官匀称,微高的鼻梁上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有着很从容的气质。眼神偶尔微微眯动一下,阴柔诡秘。

“姐夫,姓齐的每次来长阳这里就骚-扰秋姐。”莫少锋刚被松开,立即向陆景哭诉。

刘怡秋狼狈的站在场中,委屈的哭着道:“景少,他摸我屁-股,我才忍不住…”

她又不是天生水性杨花的女人。她现在有钱有地位,莫少锋对她很好。加上陆景给她说的安稳富裕的生活。她正准备开始新生活,哪里肯给人占便宜。

陆景点点头,做个手势,“我知道了,你先去换一下衣服。少锋,陪刘怡秋一起去。”

包厢中的目光顿时集中到陆景身上。齐宾鸿脸色微微一变,他消息灵通,知道莫少锋喊姐夫的人是谁?心里暗骂倒霉。怎么今晚碰到这位了。

陆景没理会他人,对唐诗经道:“诗经,你处理吧。”

“好。”唐诗经对陆景微微一笑,她知道陆景的心思,转向齐宾鸿等人时,笑容转淡,道:“报警吧。”

她在场面上压不住齐宾鸿。讲道理、谈判什么的都是鬼话。直接来硬的。

齐宾鸿眼神阴沉的闪过。在黄海,要是报警的话,唐诗经的能量足以把他玩残。但是,要他对唐诗经服软,那也万万不可能。就不信唐诗经这辈子都不去并州。

这时,一直坐着的一名漂亮女孩起身,修长挺拔的身姿很引人注目,实在太高了。她说道:“诗经姐,我们闹着玩的呢。私了吧!”,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huo微信公众号!)(……)

ps:汗,祝大家五一节快乐。昨天没祝。今天补上。

嗯,双倍月票期间,厚颜求一下月票了。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