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33章 报复

第1533章 报复

陆景将黄紫琪安排在了大唐雨景的紫罗兰山庄静养。陆景、关宁、周银燕等人在紫罗兰山庄里陪着黄紫琪平复心情。

十一假期,紫琪的妹妹,在燕大读书的黄紫韵、从江州飞到京城的芝华事务所合伙人徐咏碧都住进紫罗兰。期间,卫婉仪独自来看了黄紫琪一次。

紫罗兰山庄是典雅的西式风格,庄园式的城堡在白色马路尽头。金秋十月,庄园内桂子飘香,马路两侧深红的枫叶层林浸染。

一辆水蓝色的奥迪a8、白色的法拉利一起驶入紫罗兰中。一个小时后才离开紫罗兰山庄。

“诗经姐,看来顶级企业家俱乐部的会议不得不推迟了!”奥迪a8车内,高婉薇捏着真丝白裙的裙角感叹道。

刚才她、诗经姐、崔瀚、裴吴越、黎倾城、齐宾鸿一起去紫罗兰探望了黄紫琪。顺便在这里和陆景见面商议顶级企业家俱乐部钻石成员会议的事宜。

黎逸明提议将让陆景的1号会员在顶级企业家俱乐部内部具备更大的权利。

黎逸明的动议,二伯也参与了。老一辈的都不会出面跑这件事,她们这些小辈则没有那么多顾忌。六大世家是都支持这个提案。

坐在车后排中的唐诗经笑着道:“陆景他心情不好,把这件事放一放情有可原。”

正在开车的裴吴越看着车前方的马路,笑说道:“我们不着急。可四爷他们着急,印尼的大蛋糕可是等着分呢。”

唐诗经妩媚的翘起嘴角。摇摇头。这些事,她可不管。

跟着水蓝色奥迪车后的白色的法拉利中。黎倾城和齐宾鸿也正在讨论这件事。

“印尼钻石商人古拉迪加尔目前的产业正在不断的萎缩,这里面有几百亿美元的市场份额。现在谁不动心?陆景吃肉,我们六大世家跟着喝汤也是好的。倾城,你觉得你明叔这么精明的人会做无用功吗?”齐宾鸿对事情看得很清楚,对黎倾城说道。

黎倾城抚着自己时尚的发型,颇有些无语。明叔上次小聪明吃的亏还不够啊?每次都想着一箭双雕的好事。

顶级企业家俱乐部日常的运行是由理事会负责。十名钻石会员轮流担任理事会主席。之前,唐论语和裴高提议的1号会员方案,用纯正的商业术语来解释:与轮值主席组成联席ceo。

现在的明叔的1号会员方案是要将陆景的权力扩大成董事长的级别。

明叔这么干,目的是为了讨好陆景,回报陆景“高抬贵手”只收了1亿美元而没有整治黎家的人情。

要知道。之前陆景打压高家,可是足足将高家的资产敲打掉了100亿美元。高家损失惨重。

黎倾城托着香腮,看向车外。

在陆景出现之前,她最大的愿望是取唐诗经而代之,但是有陆景的警告,她却是不得不等着唐诗经自动让出六大世家年轻一辈交际花的位置。

要说心里没有怨气怎么可能?只是,前段时间,陆景与亚太财团的较量中。黎家、齐家都站错了队伍,她不得不屈从自己的意愿和陆景搞好关系。

希望。明叔早点改变这一状况。她可没兴趣和高婉薇那样对陆景。

日本,东京。

电梯门,缓缓的关闭。横山雅史夹着他的公文包在最后一刻站入电梯中。电梯下到天骄基金的总部天骄大楼的负一层。横山雅史缓步走向他的座驾:白色的英菲尼亚。

“横山专务,请留步。”一名中年男子快步走过来。东口周作今年三十五岁。在天骄基金下属的丰吉钢铁担任系长。年薪十万美元。有一个温柔的妻子,一个漂亮的女儿。在邻里间很受人尊重。

横山雅史听在车门边,微微皱眉。他不认识东口周作。作为专务,他属于天骄基金的高层。专门协助吉永宏树副会长处理相关的事务。对一个现场管理职务的系长很难有印象。

“你是…”

“横山专务,我是丰吉钢铁的一名系长。我们周日的时候在迪尼斯乐园见过。我女儿叫亚矢对您印象深刻。”

横山雅史想起来,眼神里闪过一丝玩味的神色,他对那个粉嫩的12岁小女孩印象不是深刻,对东口那个漂亮的熟妇却是印象很好。和东口周作握了握手,“东口系长,你好。有什么事吗?”

东口周作踌躇了下,道:“横山专务,我想要调回日本工作。听说tu良乔部长最近会提拔几名课长。”

横山雅史似笑非笑的看了东口周作一眼,准备客气的结束这次谈话。

亚太财团现在全面与和华交恶。因而内部正在抢夺与和华合资的3g运营商tu的控制权,确实有提拔的名额。

他最近因为绑架陆景的女人的事情没有运作好,伦敦西区的黑帮份子被剿杀,在媒体上掀起老大的风波。吉永会长批评他几句。然而,他在亚太内部依旧很有发言权。但是,他没有兴趣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办事。

东口周作低头,轻声道:“横山专务,明天是亚矢的生日。我要去北海道出差。希望你能抽空参加我女儿的生日宴会。”

“哟西!”横山雅史顿时感觉自己的肾上腺激素分泌加速。独守空房的丰腴熟妇、粉嫩的小妞。一想着,热流向小腹涌去。横山雅史伸手拍了拍东口周作的肩膀,“东口系长,tu继续你这样又想法的员工。我会和良乔德男打个招呼。”

“横山专务,拜托了。”东口周作躬身道。

这番对话通过电子元器件传递了出去。天骄大厦周边某个不知名的饮品小店中,一对情侣相对而坐。清秀的女子正是小六,低声骂了一句:“无耻。”

对面的男子却是不以为然,道:“有调查显示,日本33%的主妇都有过出轨的经历。何况还是有偿服务。这不算什么。”他是gi公司在日本的雇员。

小六默然。

东口周作的家在东京千代田区的一个小区中。第二天傍晚,横山雅史开车带着鲜花、蛋糕抵达公寓楼下。下车前,横山雅史摸了摸左边口袋里的小蓝丸。又摸了摸右边口袋里的杜蕾斯。六片装的盒子。他今天晚上打算全部用掉。

横山雅史打了个电话,下了车,提着蛋糕、抱着玫瑰,哼着小调悠闲的走向电梯。

“砰-砰-砰。”三声轻响。带了消声器的手枪。很专业的手法,三连击,确保目标被击杀。

横山雅史在电梯口艰难的回头,想要看看是谁,眉头,胸口,腹部三处鲜血涌了出来。横山雅史缓缓的倒在了地上,大片的血迹从尸体下慢慢的渗透出来。

小六和搭档做到汽车中飞快的离开现场。刚杀掉绑架黄小姐幕后主使的横山雅史,小六心中杀意正盛,对搭档道:“我们去杀吉永宏树!”

“你疯了。枪杀一名专务就已经是极限。枪杀副会长,那是全面开战。公司内部没有下达这样的命令。”

gi公司强制命令小六返回京城。但是,小六闹了情绪。唐悦的电话打到陆景这里。陆景正好在处理完和华的事务,在紫罗兰山庄里陪黄紫琪。

黄紫琪给小六打了个电话,“小六,下面的事情听陆景的安排。”压了电话,黄紫琪看着陆景。

十一假期刚过,午后的阳光带着秋季的清爽、干燥。紫罗兰山庄的二楼休息厅中,陆景拿水果刀缓缓的削着苹果皮,一圈一圈的苹果皮在陆景消好苹果之前都没有断。

“紫琪,有人拿棍子敲你,我们不能把棍子打断就算了,还得把拿棍子的人给解决掉。接下来,是商战时间。”陆景将削好的苹果递过坐在身边的黄紫琪。

黄紫琪这段时间一直在休息。有心理医生的治疗,有陆景陪着,有妹妹陪着,父母也来陪了几天,心中那些恐惧的情绪缓缓的消失。接过苹果,坐在沙发卷腿倚在陆景身上,轻轻的咬着,温柔的道:“陆景,我听你的。”

看着变得娇柔充满女人味的紫琪,陆景轻轻的揽着她的腰,“紫琪,你受苦了。”

黄紫琪摇摇头,想起昨天紫韵给她说的事情,甜蜜的道:“陆景,我爸妈对你印象不错。大致上同意我们的事情了。”

“那你想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孩子,就想秋兰姐那样?我快要好了哦。”陆景低头吻着黄紫琪白皙的脸蛋,留下一个淡淡的唇印。

紫琪的五官立体感很强,精致美丽,有着摄人心魄的美。这会儿娇羞之下,眼波流媚,有着说不出的妩媚动人韵味。她已经30岁了。

门口,关宁和风白露联袂走进来。风白露在新加坡呆了几天,就带着傅静返回京城。十一假期她忙着京城里的各种应酬,现在才有时间来看黄紫琪。

三人寒暄了几句后,关宁道:“小景,白露想要在积远基金挂个名,做一点事情。”

“这个我自然欢迎啊。”陆景对风白露笑着点点头,又问道:“关宁,你演出中途撂了挑子,现在在中央歌舞团呆不下去了吧?你有什么想法。”

关宁抿嘴一笑,秋水般的眸子看着陆景,“我正好想休息一段时间呢,可不要给我安排新的工作。最多,我再回景华国际学校教书算了。”

“你啊…”陆景笑着摇头。关小宁从来都是胸无大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