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50章 监督团体

第1550章 监督团体

“陆先生,派人监督战争经费的使用没有这样的先例。代理人报多少便是多少。只要承诺回报的报酬及时收到即可。”

开口的一名显得沧桑的老者。花白的头发,穿着黑色的西装,脸型枯瘦。语调不疾不徐。看不出对陆景的态度如何。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老者是戴比尔斯(DeBeers)的负责人罗德斯。说起戴比尔斯不是熟悉珠宝行业的人基本不会熟悉。但是又一句家喻户晓广告词却和这家企业相关: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戴比尔斯作为钻石开采四巨头之一,此前一直通过特殊的分销方式控制着全球钻石矿的市场。市场份额高达80%-90%。牢牢的掌握着钻石定价权。

但是随着各大钻石开采商不再依赖非洲的钻石矿资源,而在加拿大、澳大利亚进行开采,戴比尔斯的市场地位已经动摇。1998年市场占有份额跌落到60%,至2003年跌落到45%。其市场份额最大的挑战者便是排在第二位的埃罗莎(ALROSA)。

虽然如此,但戴比尔斯在钻石市场中的话语权依旧不容小觑。

陆景对老者微微点头,淡淡的说:“罗德斯先生,没有先例不代表没有办法监督。我出了2亿美元总要知道资金的使用情况。”

汉克-卡尔看不惯陆景不把全球第一大钻石开采商放在眼里的态度,讥诮的道:“

陆先生。你是第一次接触到决定非洲国家政权的事务吧?雇佣兵们从枪林弹雨中杀出杀进,带来的利益是数千万美元。区区几百万美元的损耗。谁会较真?”

普利策饶有兴趣的看了陆景一眼。这个年轻人胆子很大。难道他不知道戴比尔斯在钻石行业的地位吗?

但是,埃罗莎也渴望打破旧有的格局,看来京城一行十分有必要。

戴安娜和罗德斯的私交不错,帮腔道:“陆先生,派人监督确实不可行。非洲的事务在法律上说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代理人战争中,跨国公司、财团并不会派出直接的代表,而是和战争掮客相结合。一般来说,都是几家跨国公司、财团共同出资。融资给战争掮客。

这一次是陆景独自出资,所以数额巨大。相应的,他的话语权增加很多。只是,她并不希望看到陆景在这个圈子中话语权过大。

陆景笑了笑,丝毫不退步,道:“安利比里昂内战爆发,2亿美元未必一定能确保我们的利益。如果后续追加投资和我无关。这件事就当没有说过。”

陆景的话顿时让房间中的气氛微微一滞。

房间中,不仅只有陆景、雷纳德-洛克菲勒等人在商量事情,每个人都带有随行人员。只是都恪守规矩,惊讶之下并没有发出声音。

陆景话中有两层意思。第一,所谓大家共同出资只是一句谎言,实际上只有陆景一个人出资。这件事他心知肚明。第二,安利比里昂的内战如果达不到目的,陆景愿意追加投资,但是要保证他在安利比里昂的话语权。

坐在戴安娜身后不远处的夏如龙看了陆景一眼,快意的笑了笑。陆景知道了又如何?他想要进入钻石行业。就得吃这个哑巴亏。这便是实力。

至于,陆景想要一拍两散。断然是不可能的。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就等着他的2亿美元。

夏如龙的眼神挪到了正在说话的戴安娜身上。她今天穿着一袭时尚的蓝色风衣,一头金发盘起,精致明雅。人群和沙发的背部遮掩了她窈窕的身姿。只能看到颈脖上的肌肤雪白光滑。夏如龙心里升起一股火热。

昨天晚上,戴安娜公主给他一点香艳的奖励。允许他又摸又吻。她弹软的臀部揉搓起来感觉极佳。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脱下她那条白色小内-裤。想起那双雪白长腿根部处包裹着的内裤,夏如龙呼吸重了几分。

看来,还得再设计陆景几次。想到这儿,夏如龙看向陆景身边的唐诗经,那个他曾经爱过的女人…

夏如龙思绪飘飞的时候,一直喝咖啡的雷纳德-洛克菲勒环视一周,和众人目光一一接触,然后笑着道:“陆,去非洲监督资金使用情况有一定的困难。当然,如果你坚持我还是支持你的意见。

这样吧,我们派出一个三人的监督团队前往安利比里昂。陆,你占一个名额。剩下的由我们来推荐。戴安娜,我觉得米奇的能力很不错,可以前往安利比里昂。”

戴安娜微微皱眉,扭头道:“米奇,你的意见呢?”雷纳德-洛克菲拉径直指定夏如龙去非洲让她本能的觉得不对劲。

一道道目光落在了夏如龙身上,一个很英俊的亚裔,黑发黄皮肤。在座的都是商界的精英,计算和算计都是顶尖的人物。雷纳德-洛克菲勒的提议有些诡异。

夏如龙同样是才情高绝的人物,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正要推迟。

听到罗德斯道:“戴安娜,我认为夏先生去安利比里昂很合适。夏先生的能力在美国大企业的高管中颇受认可。”

夏如龙心里暗道不好。他心中怪异的感觉是因为他这次来爱丁堡是以戴安娜的“朋友”身份出席,雷纳德-洛克菲勒按理说不应该留意到他这个层次的人物。

罗德斯用来解释的理由很有些牵强。财团的股东们和职业经理人是完全两个世界。这一点,他在和陆景的交手中早就体会到。

但是,戴安娜和罗德斯的私交很好。多半会听罗德斯的劝说。

戴比尔斯是全球最大的钻石开采商。迪拜钻石集团是中东最大的钻石经销商。戴安娜和罗德斯是密切的生意伙伴。

戴安娜心里的疑惑消散,黑色的眸子对夏如龙笑了笑。这个男人的调情手法很娴熟。昨晚让她很满意。能将安利比里昂的事情处理好。她也好为他的职业经理人之路美言几句。

戴安娜正要说话,夏如龙扶着沙发扶手。抢先道:“公主殿下,GE那边最近可能会有点忙。我脱不开身。”

客厅正中坐在主位上的雷纳德-洛克菲勒微笑着看了夏如龙一眼,道:“韦尔奇先生那里,我会帮你请假。”

韦尔奇便是GE的总裁。

“…”纵然是夏如龙一向有急智,这时也难以找出能同时说服雷纳德-洛克菲勒、罗德斯、戴安娜的理由来。

最终,雷纳德-洛克菲勒一锤定音。钻石联盟将会派出三人的监督团队前往南非安利比里昂,监督2亿美元的使用情况,为期一个月。

雷纳德-洛克菲勒、陆景、戴安娜、汉克-卡尔、瑞利-雪莱、罗德斯、布鲁斯-卡地亚、普利策8家在上午的阳光中共同签署协议瓜分哈温斯瓦纳钻石矿。

当天下午陆景便前往爱丁堡乘坐专机飞回京城。结束此次爱丁堡之行。

印尼的大商人古拉迪加尔在陆景的压力之下即将失势。陆景也因为获得他手中的钻石矿所有权而得到了雷纳德-洛克菲勒的邀请。进入掌握着全球钻石定价权的小圈子中。

但是,陆景总觉得雷纳德-洛克菲勒邀请他来爱丁堡的用意没有这么简单。

他接手古拉迪加尔的生意在全球钻石贸易中只占有7%的市场份额,这点份额不足以让他成为“钻石联盟”的成员。

“或许和沃伦家族的内乱有关。”看着机窗外的蓝天白云美景,陆景心里想道。

豪华的私人飞机中空间很宽敞。陆景在机舱临窗的座位独自沉思的时候,唐诗经等人在不远处的茶几边闲聊着。随行的保镖们则是在另外的机舱中。

这时,一个甜美的声音打破了陆景的沉思,“陆少。要咖啡吗?”

陆景抬头,看到的是一位推着饮料车的妩媚少妇。她盘着精巧的发髻,穿着典雅的蓝色空姐制服。身姿高挑,靓丽迷人。漂亮的眼眸里藏着久别重逢的笑意。

竟然是许久不见的刘思婷。陆景嘴角浮起微笑,“换白开水吧。刘思婷,你不是在白雁苏飞工作吗?怎么到我的私人空乘团队中来了?”

刘思婷优雅的拿起水壶和纸杯给陆景倒温开水。眼睛笑的如同弯月,说:“我舅舅打听到你这里招人,一力让我来应聘的。我原来就是空姐,所以很快就通过。你这里待遇可与比当白雁苏飞的服务员待遇好呢。”

刘思婷的舅舅便是苏江省有数的名营企业家博海实业的齐儒来。他和现任的苏江省委副书记张胜利私交甚好。

“这个齐总….”陆景愉快的笑起来。接过刘思婷递来的水杯喝了一口。

建业的往事慢慢的浮上心头。他有很久没有去建业了。不禁想起叶妍、想起雨瑶。还有夏婕、郁婷芳、柳蕴、杨子欢、王二飞、叶文斌、叶文俊等人。

“陆少,不打扰你了。有事叫我。”刘思婷笑了笑,贝齿微露。很靓丽妩媚的笑容。推着推车离开。

陆景笑着点点头。偶遇故人让他心情很不错。

不远处的唐诗经见陆景怡然自得,和风白露、墨静雯、余乐说了几句,走过来坐在陆景对面,笑着道:“景,你心情不错?没有做冤大头的愤懑了?我有事情和你说。”

陆景看着眼前的唐大美人。冷艳的姿容、性感曼妙的身姿,都是男人梦寐以求的。禁不住轻轻的抚摸着她妩媚水灵的白皙脸蛋,温柔的道:“诗经,如果是说夏如龙的事情就不要说了。”

一周后,抵达南非安利比里昂首都塞拉哥的夏如龙在街头被流弹射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