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73章 扣押

第1573章 扣押

阿拉伯塔酒店12楼的会议室中,戴安娜穿着传统的阿拉伯长袍站在落地窗前,身姿高挑,背臀s曲线婀娜,黑巾遮面,仅仅露出黑色的眼睛。

身后几名保镖和助理在会议室中忙碌的准备着一会见面要签署的文件。

侍女艾丽莎走到戴安娜身后半米,唯恐打扰公主的思路,这几天公主心情不好,轻声道:“殿下,和华的人来了。”

“按计划去办。”戴安娜吩咐道。艾丽莎躬身行礼告退。戴安娜转过身。熊玉娇、冷馨一行五人依次走进会议室。熊玉娇的美貌让戴安娜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戴安娜公主,你好!我是和华来签约的代表熊玉娇,希望我们接下来时间中合作愉快。”熊玉娇主动上前和戴安娜握手,落落大方的说道。

“熊小姐,我等你们有一会了。请坐。”戴安娜矜持的收回手。对合作的话题避而不答。因为她的合作对象不是熊玉娇而是陆景。

穿着商务装的助理将文件放到会议桌边。一行人纷纷落座。戴安娜示意熊玉娇先阅读,说道:“合同条款,我和陆大致上有共识。如果你没有异议的话,就请签字吧!”

戴安娜傲慢的态度让熊玉娇心中略微有些不舒服,想起陆景的教导关于在∴□谈判过程中如何挫伤对手锐气的办法。不动声色的翻阅着面前的合同。

片刻后,熊玉娇指着合同中的一个条款道:“戴安娜公主,这一条我有疑问。既然和华出资1亿美元占有60%的股份。为什么迪拜le公司的总经理职务由你指定呢?”

戴安娜淡淡的道:“关于这一点,我会和陆沟通。”

这时。戴安娜手边粉色的手机响了一声。戴安娜看了看,长身而起。讥诮的丢下一句:“你们慢慢看吧。”带着随从鱼贯而出,离开小会议室。

很快,会议室中空下来。熊玉娇五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这哪里是谈判的态度?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冷馨结结巴巴的道:“熊总,不会是我们态度太强硬了吧?”

熊玉娇摇摇头,她成为迪拜le公司的总经理是陆景亲口告诉她的,不会有错。不存在态度强硬的问题。想了想,说:“我们先回酒店的房间。”

熊玉娇的随从立即收拾东西和文件。一行人往会议室外走去。熊玉娇侧身吩咐身边的心腹职员:“廖成和,你去打听下情况。”

廖成和点点头。他的性格是沉默是金。伸手为熊玉娇拉开会议室的门。

冷不丁。门口两名身材壮硕的保镖堵住门口。两名典型的阿拉伯人打扮:白色的长袍,头戴纱巾。手里各自拿着一把冲锋枪。两人抬起枪口挥舞,用英语说道:“退回去。”

“啊…,你们要干什么?”熊玉娇惊惶的掩嘴后退,差点跌倒。冷馨连忙扶住熊玉娇,她也给吓得双腿发软。gi公司的保镖第一时间挡在熊玉娇面前。

廖成和愕然的张嘴。这是怎么回事。想要说话,却是发现嗓子干涩无比,无法发出声音。

“砰”的一声,会议室厚重的大门给关上。刚才一瞬间。熊玉娇的随行人员都给吓的不轻,这时回过神来,纷纷出声。

“这算什么?扣留我们吗?”

“熊总,现在怎么办?来者不善啊!”

“呜---。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

“吓死我了。刚才我以为他们会开枪。迪拜真是无法无天…”

熊玉娇等人在会议室中惶然之时,戴安娜带着随从已经从阿拉伯塔酒店离开。坐车前往她在地球群岛夏威夷岛中的豪华别墅。

布加迪威龙跑车性能极好。戴安娜亲自驾车,速度极快。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副驾驶座上的艾丽莎低声道:“殿下,这样做没有问题?”

戴安娜冷哼一声。脚踩油门,布加迪威龙“轰”的一声迅猛加速,“能有什么问题?迪拜钻石集团的股份已经易手40%多,我在迪拜钻石集团的地位即将不保,还有什么可客气的?”

“可…”艾丽莎欲言又止。

戴安娜不理会侍女,继续加速,道:“我要让陆来迪拜和我面谈。”

迪拜地球群岛爱尔兰岛中的别墅。二楼奢华的小客厅内,侍从们都被打发离开。弯弯的橙色茶几上放置着红酒。

穆罕默德-萨利姆轻轻的摇着酒杯,笑着对纳赛尔道:“我已经拿下迪拜钻石集团42。6%的股份,再加上你手中所只有的12。3%的股份,我们可以决定集团董事会的人选了。”

纳赛尔他知道好友的意思:可以把戴安娜从迪拜钻石集团三名执行董事的名单中剔除了。苦笑着抿着红酒,说:“萨利姆,我和戴安娜的私交算不错,你的要求实在是…”

穆罕默德-萨利姆笑道:“纳赛尔,这不是我的要求,是陆先生的要求…”

纳赛尔点点头,为难的道:“所以这正是我头疼的事情。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陆先生预计不会放过戴安娜。他需要立威。谁叫戴安娜咂钻石联盟中的实力最弱呢?”

穆罕默德-萨利姆劝道:“纳赛尔,你要从印尼联合石油公司的角度考虑问题。你在里面有22%的股份吧?我羡慕都羡慕不来。”

纳赛尔无奈的笑着。心中犹豫不决。从理智上来说,穆罕默德-萨利姆的建议是对的。但是从感情上来说,他不愿意对戴安娜“落井下石”。

因为,物伤其类,兔死狐悲。

这时,纳赛尔的电话响起来。是陆景的电话。听了几句,纳萨尔脸色大变。随即,放下电话。

“怎么了?”穆罕默德-萨利姆奇怪的问道。

纳赛尔长长的叹了口气:“戴安娜将陆先生派来的合作代表扣在了阿拉伯塔酒店。陆先生让我解决这件事。”

穆罕默德-萨利姆微征,“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戴安娜这是把她自己逼到悬崖边啊。”

以他对陆景的认识,戴安娜如此强硬只怕是玩火自-焚。戴安娜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

穆罕默德-萨利姆哪里知道,陆景在迪拜国际机场时为了稳住戴安娜,恭维了戴安娜几句,造成了戴安娜的错觉:陆景对她有所顾忌。

“不说了。”纳赛尔摇摇头,“我给戴安娜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