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84章 夺权

第1584章 夺权

“戴安娜,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雷纳德-洛克菲勒走上前,双臂用力的揽住摇摇欲坠的戴安娜。↖,手掌不客气的放在她丰腴的屁-股上。

他心中的欲-火正盛。

至于,戴安娜即将遭到罢免的问题在雷纳德卡看来根本就不是问题。迪拜钻石集团是中东地区最大的钻石销售商,在钻石联盟的体系中属于产业链的下游,话语权出于弱势地位。

他的意见,迪拜钻石集团需要慎重考虑。

“雷纳德,哈希姆准备在公司董事会上罢免我和侯赛因的执行董事职位。”戴安娜微微推开雷纳德,心中有些厌恶。纵然是和雷纳德做交易,可是心情不佳之际,他还顾着占她的便宜让她心中不满。

雷纳德觉察到戴安娜的不满,撤开双手,斜倚在小圆桌的边沿,看着戴安娜美艳如火的容颜,自信的笑着,“需要我帮忙吗?”

“我先想想其他办法。”戴安娜摇摇头,拒绝了雷纳德的提议,弯腰捡起地上的连衣裙伸腿穿衣服,“雷纳德,我今天情绪不好,很抱歉…”

雷纳德诧异的望着逐渐拉上绿色连衣裙遮住雪-白胴-体的戴安娜。他以为戴安娜会求他的。

戴安娜穿好衣服和雷纳德说了一声便心事重重的离开。仿佛她从来没有来找过雷纳德一般。刚才的协议自然作废。

听着庭院里汽车发动的声音,雷纳德-洛克菲勒慢慢的品过味来。戴安娜现在是打算向陆景求饶,所以保存她作为女人最后的筹码:身-体。

天真!雷纳德-洛克菲勒禁不住皱起眉头。陆景是什么人。他能不清楚?

心里的不快越发的浓郁。戴安娜居然愿意求陆景,也不愿意求他。这是为什么?难道他的能量不如陆景吗?

他和安迪-摩根的交往中出于弱势地位。这早让他心中不满。和新兴崛起的和华财团话事人陆景的交往居然又处在弱势地位,这让他情何以堪?

他的领导力、亲和力有那么差吗?

雷纳德-洛克菲勒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看着窗外高高蓝天上的白云,心中对陆景隐隐有些不满。

由于天气炎热,迪拜下午的工作时间是从4点到晚上8点。下午2点许,位于市区正中心外形如同钻戒的迪拜钻石集团的总部中静悄悄的。

顶层45楼的总裁办公室中,侯赛因看着哈希姆带来的和华全权谈判代表余乐,皱眉不语。

穆罕默德-萨利姆与侯赛因有交情,劝说道:“侯赛因,陆先生已经将收购价开到37美元每股,这是相当有诚意的开价。我建议你接受。”

侯赛因瞥了萨利姆一眼。冷笑道:“萨利姆,把哲瓦德扣在伊朗境内,这叫很有诚意?我怎么看不出来?”

穆罕默德-萨利姆笑了笑,没有和侯赛因辩论。心道:你儿子哲瓦德打陆先生一拳怎么算?

不说别的,你让你儿子把迪拜第一王子奥斯打得鼻青脸肿试试?后果可比这严重的多。

哈希姆是一名四十多岁的阿拉伯人,圆脸,身材臃肿。看起来笨拙,实际上精明强干。他放下手中的水杯,淡淡的道:“

侯赛因。纳赛尔王子支持我的董事会改选方案。我们手中的股份已经超过50%。接下来新的董事会会定向增发新股。你手中的股票价值会被稀释。你确定要继续持有?”

侯赛因给哈希姆呛的脸上白一阵红一阵。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否则,他早把眼前的三人赶出办公室去。哪里会像现在这样支开随从,与三人密谈。

侯赛因看向余乐,“余先生。你确定我签字之后哲瓦德会被释放?”

余乐矜持的笑了笑,道:“我确定。”

纳赛尔带他去见迪拜政坛一位重量级的人物。陆景调用武装直升机攻击阿拉伯塔酒店的事情被解决。他中午时便给陆景打过电话汇报了情况。

他现在任务是要解决戴安娜。首先便是要控制迪拜钻石集团。

侯赛因叹了一口气,“好。你们赢了。”拿过办公桌上的股权转让文件刷刷的签上他的名字。

根据协议。侯赛因将手中所持有的迪拜钻石集团18.3%的股份以每股37美元的价格转让给穆罕默德-萨利姆。持股公司为萨利姆名下的核心企业:rxr公司。

看着侯赛因放下笔,哈希姆的胖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明智的选择。”他成为迪拜钻石集团总裁的夙愿终于实现。

侯赛因在迪拜钻石集团董事会召开前的两个小时将手中股份转让给穆罕默德-萨利姆,使得穆罕默德-萨利姆手中所持有的股份达到了60.9%(42.6%+18.3%)。

再加上纳赛尔、哈希姆手中的股份。下午4点在迪拜钻石集团总部大楼召开的董事会会议形势一边倒。

哈希姆当选为迪拜钻石集团的总裁;纳赛尔、穆罕默德-萨利姆当选为执行董事,分别担任集团副总裁。

毫无疑问,迪拜钻石集团的人事清洗大幕即将拉开。鲜花吐蕊的会议室中,与会的公司高层都是惴惴不安。

代表纳赛尔出席的哈桑自然不在此列。会议结束后,众多高管纷纷起身之际和新任的总裁哈希姆攀谈时,哈桑和余乐除了会议室在走道中聊着天。

“余先生,你刚才在会上怎么不说两句?”迪拜钻石集团真正的掌控者是和华。

“越殂代刨不是什么好事啊!”余乐哈哈笑道。事情办的很顺利,他心情不错。

哈桑附和的笑着,聊了几句。看到戴安娜一脸晦涩的和侯赛因一边交谈一边走出会议室。忙和余乐告罪了一声,走上前道:“戴安娜公主。王子希望晚上能在爱尔兰岛上的别墅和你谈谈。”

戴安娜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我会去的。谢谢!”这个时候还来邀请她的朋友。确实值得她说一声谢谢。

戴安娜看了一眼走廊明亮的方形玻璃窗前的余乐,和哈桑、侯赛因打个招呼,走到余乐面前,低头道:“余助理,今天上午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余乐其实也在等戴安娜。他中午和陆景通过电话。陆景和他都判断认为:可以继续向戴安娜提出索要迪拜le公司40%的股权。

宜将剩勇追穷寇。谅她也不敢拒绝!

“公主殿下,要是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法律干什么?”余乐讥诮道,“和华的原则很简单: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戴安娜混血儿的娇媚容颜上浮起苦笑。说:“我这不是还没有给陆造成重大损失吗?你们说动了我叔叔阿拔斯。我父亲不会将陆列为迪拜、阿联酋不受欢迎的名单中。”

余乐嘿然一笑,说:“是吗?那我还得谢谢公主殿下没有捣乱啊!”他对戴安娜一肚子气。

戴安娜苦笑更甚,说:“我想捣乱也没用。我叔叔是王储。他的意见比我重要得多。余助理,迪拜le公司40%的股份,我明天可以转给熊小姐。希望你明天能去市政厅做个见证。”

余乐思维敏捷,惊讶的看了戴安娜一圈,问道:“你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戴安娜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投降?只怕还有什么想法。

“我现在卸任了迪拜钻石集团的执行董事,无事一身轻。打算过段时间去中国旅游,希望能和陆见面聊聊。”

余乐有点摸不透戴安娜的想法。琢磨了下,点了点头,“我会把你的意见转达给陆景,他见不见你我不好说。”

“谢谢!”戴安娜展颜一小。带着随从离开迪拜钻石集团总部大楼。

看着她绿色裙子勾勒出的圆润臀部曲线轻摇着远去,余乐摇摇头,心里有股说不上来的感叹。

貌似。他现在就已经可以忽略戴安娜迪拜公主身份所带来的差距了。陆景说的话这么快久兑现了。只是可惜他现在没有泡这个妞的兴趣。

余乐带着保镖去一楼,手里的手机拨了未婚妻寇小蛮的号码。他要找人分享下胜利的喜悦。

连片的丘陵起伏。入眼全是黄沙。深夜时分,山洞中燃着火堆。兹兹的烤鸡油滴落在火堆上。火花不时的弹响。

三名穿着迷彩服的男子围在火堆边低声说着话。被绳索捆住的哲瓦德卷缩在一旁。

对哲瓦德来说,11月的19日和20日实在是他人生最悲惨的日子。19日的晚上他还在金碧辉煌的阿拉伯塔酒店,20日的晚上他却呆在伊朗某个不知名的山区。

饥饿、干渴、死亡如同阴影笼罩着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尽头。

这时,脚步声传来。一名身材高大的白人走进来,脸上涂抹着油彩。“头儿”、“少校”、“伊桑”,坐在火堆边几名雇佣兵纷纷打着招呼。

少校伊桑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上面来命令了,这小子我们今天晚上要放掉。”

脸上有着刀疤的男子嘿嘿道:“这么晚,这小子细皮嫩肉知道怎么回迪拜吗?”

“回不去关我们什么事?正好我的大枪饥渴难耐,爽一把。哈哈。”

山洞中的几人哄笑起来。哲瓦德吓的抖抖索索。菊花一紧。这帮人说的都是英语,他受过良好的教育,自然听得懂。他现在无比的后悔打了陆一拳。

陆到底是谁?怪不得戴安娜当时很不看好他。

伊桑摆摆手,山洞中的笑声立时消失,看得出他在队伍中很有威信,“这只是小事,刀疤,你一会去办一下,给他点食物、一部卫星电话,让他滚蛋。”

说着,用希伯来语说道:“我们这次事情动静搞的有点大。上面准备调我们去非洲参加安利比里昂的内战。我们猛龙雇佣团的总部也要迁出迪拜。”

“少校,我们要迁到哪里去?兄弟们舍不得迪拜这花花世界啊!”

伊桑道:“迁往阿曼的首都马斯喀特。有失就有得。上面许诺扩大我们的规模到200人。”

“yes!”山洞中的几名雇佣兵举起双手高呼。他们的灵魂中摹刻着战斗因子。战场是最终的归属。

伊桑笑了笑。200名精锐的士兵足以在非洲横行了。安利比里昂内战只是小菜一碟。

真希望类似于昨晚的营救行动多几次。届时,他这个少校或许真的名副其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