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91章 一个月

第1591章 一个月

陆景的车抵达金顶俱乐部时已经是晚上8点。和华橙基金的总经理秦纬约在12号包厢中见面。

“秦总,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啊。”陆景微笑着和秦纬握手,气度从容。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狐狸。

“陆少要找我随时都可以。”秦纬笑了笑,意有所指的说道。

墨静雯现在对商场上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场面已经习以为常,安静的以助理的姿态站在陆景身边。

为了这次见面,她和秦纬的助理沟通了不下5次。因为陆景嘱意让华橙基金入股印尼联合石油公司。换取的条件是什么,秦纬那边心知肚明。

陆景哈哈一笑,在秦纬的邀请做到了圆形的实木餐桌前。秦纬的助理忙前忙后的盯着上菜。很清淡的几道小菜,有一碟花生米,一瓶白云清泉。

“菜上齐了。”秦纬的助理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轻声说道。

秦纬点点头,助理便退出包厢。墨静雯跟着离开。心里琢磨着陆景能谈出一个什么结果来。陆景的要求是:华橙基金不再成为风在水的盟友。

但是,华橙基金是企业,一切以利益为重,这怎么保证?如果风在水开出更高的筹码呢?

谁会无聊的相信一纸协议啊!

包厢中安静下来。小雨滴滴的点在精致的玻璃窗上。窗外冬夜的寒意正浓。

秦纬起身给陆景倒了一杯酒,说:“陆少,你的要求让我很为难啊。我和风大少的合作时间快十年了。彼此关系很不错。”

陆景笑笑,答非所问:“印尼联合石油公司资产约300亿美元。1%的股份价值3亿美元。而且在未来还会继续升值。印尼联合石油公司将会持续壮大。”

秦纬品着酒,道:“这份收益用印尼苏门答腊每年至少获利3亿美元的钻石矿交换足够了。并不需要附加其他条件。”

陆景平静的吃了颗花生米,问道:“秦总,你买过巴菲特的股票吗?”

秦纬疑惑的看着陆景。巴菲特买过的股票多着,他不知道陆景说的是哪一只。

陆景道:“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拥有这家公司的股票。将获得参与其股东大会的机会。巴菲特的股东大会每年都会受到世界各地精英的关注。秦总有想过其中的原因吗?”

秦纬没有回答陆景的问题,笑了笑,抿了一口酒。他心中有答案,但是他不管怎么说,陆景肯定会否定。这是谈判技巧。

陆景笑道:“印尼联合石油公司的股东包括:和华、云丰集团、新加坡陈氏集团、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淡马锡、乔登国际集团、gh信托。你有兴趣加入吗?”

“加入我们”,秦纬给陆景最后一句话说的怦然心动。他突然明白刚才是错误的理解了陆景的意思了。陆景不是要对他使用谈判手段,而正是想说他心中的答案。

巴菲特的股东大会受到追捧,是因为其股东大会是可以和他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还可以和从全球前来的精英们交流。同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东是一个很容易引起共鸣的标签。

陆景慢慢的喝着酒,给秦纬思考时间。十几分钟后,秦纬叹口气。“好吧,陆少,你赢了。”

陆景笑着纠正,“错,秦总,是双赢。”

墨静雯所担心的问题,陆景和秦纬根本就没有谈。这是类似于政治信誉的东西。

华橙基金作为资产管理公司,没有必要往死里得罪陆景。不同意便可以不同意。同意了。就需要遵守默契。当然,有默契是一回事,华橙基金需要做一个姿态。

陆景离开后。秦纬点了一支烟,默默的吸了几口,对进来的助理蓝明远吩咐道:“明远,给风大少那边的圈子打一个电话。把我们用印尼苏门答腊岛钻石矿的所有权交换印尼联合石油公司1%股权的事情说一声。”

“好的,秦总。”

陆景和墨静雯走进电梯中。保镖十三按上了关门键。陆景将谈判的情况简单的和墨静雯说着。电梯徐徐下行。

电梯到一楼。司机早早的将黑色的豪华福特商务车听在门口。陆景和墨静雯坐在了车后座。十三做到副驾驶座上。挡板缓缓的滑下将车后排隔离成单独的空间。车窗外夜色沉沉,寒风凌冽。繁灯点点的高楼大厦飞速的后退。

墨静雯按了空调。坐到陆景身边,幽香阵阵。“陆景,傅总打电话来了。她在京商高速路口等你。”

陆景和风白露的联系是通过傅婕进行的。傅婕今晚会和陆景一起去商云市。陆景刚刚和秦纬谈判。手机放在了他这里。

“嗯。”陆景伸手揽住墨静雯的纤腰,笑着摸摸她偏分的长刘海,温声道:“想看我眼角的伤就看吧。”

墨静雯不好意思的低头,道:“那我不看了。”给陆景抱着,下午想要抱着他的头仔细看看的想法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心里的话仍旧是忍不住说出来:“陆景,下次你出国一定要带我。我在的话不会让你受伤。”

陆景心里有些温暖,低头吻着墨静雯如同玫瑰花般娇嫩的嘴唇,很轻很柔的吻,“静雯,不要太担心。迪拜那只是意外。”

墨静雯紧紧的抱着陆景,仰头承受着他轻柔的爱吻,心底情绪缓缓的释放出来,抱着陆景的脖子,主动的将丁香小舌送到陆景口中,极尽缠绵。

她担心陆景无法从迪拜回来。雨绮姐给他订的机票都换了护照名字。可见当时迪拜的情况严重到何种程度。

如果真的有空难,她希望那时候她坐在陆景的身边说完她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

墨静雯在京城的住处是民大的佳达花园。二十分钟便到了。陆景送墨静雯返回住处后,坐车前往京商高速到入口处和傅婕汇合。慢慢的平复着静雯来的火热情-欲。

他知道了静雯对他的情意,但是他不会这么仓促的将她由女孩变成女人。

女孩子的第一次应当是充满了玫瑰花瓣的色彩,永远不会忘记的夜晚。他可以给静雯这样美好的记忆。只是要等等。他先要处理好风白露、风在水的事情。

深夜里寒雨未停。透过朦朦胧胧的雨帘可以看到一辆黑色的奥迪a8静静的高速路口。陆景拨了傅婕的号码:“傅婕,我到了。可以出发去商云市。”

电话里传来略微急促的呼吸声,一个清脆妩媚的声音柔声道:“二哥…”

“啊…,白露你怎么在这里?”陆景惊呼一声,拉开车门,跳下车。急匆匆的向黑色的奥迪走去。

奥迪的车门打开,露出风白露清美绝伦的脸庞。一旁是戴着眼镜的傅婕。素雅成熟的女人。

陆景咧嘴笑了笑,心里情绪突然松下来,手扶着车门。他很担心风白露从此消失在他的生活中。

“快进来呀,二哥。”看着陆景额前的雨渍,那清瘦的脸庞,普通但是让她刻骨铭心的脸上带着释然的笑容,风白露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击中。

她很庆幸她没有选择在商云市的望月农庄等待陆景到来,而是在高速路口等他。否则,她又怎么知道她在陆景心中的地位呢?

陆景挤到了车中。傅婕让司机开车去汇海大酒店。白露在京城的住宅肯定不能去。白露和陆景就是吃了太高调的亏。她家里还有女儿洛静。不适合给这对痴男怨女谈情说爱。免得教坏小孩子。

选择酒店是最合适的选择。汇海大酒店是陆景的产业。不用担心走漏风声。

“不嫌我碍事吧?”傅婕看着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的陆景、风白露说道。

车中开着空调,傅婕脱下温暖的黑色大衣,穿着高领含羞草黄的毛衣,一个精致素雅的成熟女人。

陆景笑着道:“我可以说有点吗?”看了看正在给他擦雨水的风白露。妩媚的脸蛋上带着发自内心的关心。

风白露妩媚的娇笑,“二哥,傅姨要和你说正事呢。”

陆景道:“哦?”

傅婕问道:“陆景,你今晚和华橙基金谈得怎么样?”

她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总经理。印尼联合石油公司的股东之一。她知道陆景邀请华橙基金加入印尼联合石油公司。

陆景道:“秦纬同意了。”

傅婕沉吟了会,说:“我和秦纬打过交道,这个人是个老狐狸。你要小心日后他找借口来推搪你。。你无法确保华橙基金会疏远风在水。”

她不惜当一会儿点灯泡,就是要提醒陆景,秦纬是个老狐狸,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

陆景抿嘴笑道:“我不会把希望压在秦纬的信誉上。我要的只是秦纬暂时疏远风在水。傅婕,你觉得我搞定风在水需要多久?”

搞定?这个词很有些纨绔气息。傅婕和风白露都看着陆景。风白露表情很有兴趣又有些担忧。她夹在陆景和风在水之间实在为难。傅婕思考了一会,说:“不好说。”

陆景竖起一个手指晃了晃,自信的道:“一个月。”

傅婕扶了扶鼻梁上精致的眼镜,笑着道:“白露肯定希望听到这个答案。”

陆景摸了摸风白露的手背,说:“白露,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会让我们不用在京城里东躲西藏的接触。只要维持表面上的功夫就可以从容的交往。”

一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他驱散风家这朵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