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93章 关注正业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593章 关注正业

风在水周日下午就回了京城,但是和华橙基金总经理秦纬的见面约在了周一晚上。

嘉南俱乐部三楼奢华的1号包厢中,琉璃灯光在夜色中如同弯曲飞扬的绸带光幕。美丽的令人惊叹。

然而,风在水的心情却不太好。

因为,秦纬隔了一天才和他见面,这在他们近十年的交往中十分罕见。

风在水举起酒杯向秦纬示意,不等秦纬回应,一口干了,亮了亮杯底。然后自顾的吃着菜。他需要一个解释。

秦纬叹了气,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风少,我们合作快十年了,我的性格你知道。”

如果没有必要,他不想得罪风在水,思虑再三,他还是决定和风在水见面谈谈。

风在水沉声道:“秦总,我想问问陆景开出的条件。不会不方便吧?”

“陆景开出的条件就是你看到的。让我加入印尼联合石油公司。”秦纬开诚布公的说道。

风在水愕然的看着秦纬,这是什么狗屁条件?能让秦纬你动心?

秦纬摆摆手,制止了风在水说话,“风少,印尼联合石油公司的股东有:和华、云丰集团、新加坡陈氏集团、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淡马锡、乔登国际集团、gh信托。

华橙基金做的是资产管理,主要业务就是让所管理的资产升值,给股东带去稳定、持续、丰厚的回报。我们的投资业务并不仅仅是在国内。对国外的优质资产一样会投资。

印尼联合石油的这些股东个个都是一流的公司,能量巨大。你觉得我可以拒绝这样的邀请吗?”

风在水即便不懂商业运作,也知道秦纬要表达什么意思。人脉!

秦纬诚恳的道:“风少,陆景给我开出的条件是华橙基金疏远你。前些天才达成的协议。所以,我不得不做一个姿态。不过,你放心,如果有合适的项目,我依旧乐意与你合作。你知道我的性格。”

风在水冷笑了一声,却又对秦纬无可奈何。

秦纬的性格是什么?修饰一下,叫唯利是图。不修饰,叫有奶就是娘。能把类似于背叛这么无耻的举动说的这么自然,真特么是个人才。

风在水道:“秦总,我们喝一杯吧,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喝了酒,讥讽道:“秦总,我手里有一个十几亿美元的项目,本来是想和你合作的。看来得等等了。毕竟你要做姿态给陆景看,对吧。”

秦纬苦笑着摇摇头。他得了实惠,自然要允许风在水说几句闹骚话。风在水说的项目是云图集团。

确实是一个大项目。按照风在水以往的习惯,肯定是会把云图集团的资产拆分、上市、然后圈钱走人。云图集团100多亿的资产,搞不好,风在水一帮人能圈到七八十亿的现金。

喝了一杯酒,秦纬斟酌着劝道:“风少,你和陆景置气完全没有必要。他的本行就是搞钱,搞女人。你的根基是你在军中的仕途啊。”

风在水眉头挑了一下,这话有点刺耳。所谓的女人,说的是他的侄女风白露。

“呵呵,不说,不说,喝酒。”秦纬劝了一句,见“不务正业”的风在水不领情。

风在水哼了一声,“秦总,我要是做正事,您敢和我一起喝酒?”

秦纬愣了下,浑身打了一个激灵,“风少,你说笑了。”

风在水的本职工作时军情三处的大校。他真要给风在水这样的部门盯上,睡觉都不会安稳。

风在水哈哈一笑。

吃过晚饭,风在水要了一间包间休息。刚才在酒桌上说起风白露,心里琢磨了一下,拨了风白露的电话,“白露,嗯,是我。有件小事情需要你帮忙协调下。”

风白露是京城第一美女,可以协调很多事情。

“小叔,我在新加坡旅游。有什么事情等我回去再说吧!”电话里传来风白露清脆妩媚的声音。

风在水吃了一惊,“白露,你怎么到新加坡了?”

“带傅姨的女儿傅静过来玩几天。然后我准备去美国转转。我最近心情不好。可能要很久。小叔,你的事情要是急的话,你让其他人帮你处理下吧。”

风在水轻轻的拍了拍额头,感觉到风白露心中的郁结,说:“白露,你和陆景的事情,我同意也没用。好了,你好好散心吧。我另外找人处理。”

放下电话,风在水心里忽而有些不好的预感。

他不认为他让周小齐递材料上去陆景会不知道,矛头直接对着陆景的妻子卫婉仪的呢。他对付陆景的胜负手风白露突然去国外散心,这怎么看都感觉有点不对劲。

难道陆景有所提防了?或者说,他即将展开反击?

这时,风在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三哥风泰的电话。“小水,在京城吧?来家里一趟。”

风在水心里的不安感觉越发的浓郁起来。这是长期以来的直觉。

在京城活跃了一阵子的风在水突然的销声匿迹。这令很多纨绔子弟圈中的公子哥们很奇怪,毕竟少了风大少,京城中的乐趣可少了很多。

位于京城南业区和然路15号的白雁苏飞俱乐部是京城最富盛名的三大俱乐部之一。

俱乐部中完善的娱乐设施,不时举办的各种沙龙,校友聚会,时尚party,酒会、美食汇等活动,以及众多公子哥、衙内党们的捧场,成为京城各类消息的集散地。

风大少的去向是各个小圈子中交流得最多的话题。当然,对于消息灵通的人士来说,风在水的去向并不是迷。

白雁苏飞主楼8楼的中餐厅,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带着明显古典中国风。

临窗的卡座边,谢海逸宴请着刘小山、秦雨檬。菜品丰盛。

“刘少,秦姐,我干了,你们随意。”谢海逸笑着举起酒杯,向刘小山、秦雨檬敬酒。

秦雨檬是京城大少秦成文的堂妹,比刘小山小两声,和刘小山准备在春节期间结婚。对谢海逸恭敬的态度很满意,笑着道:“小谢,我听说你前些天在燕苑里威风的很啊。连赢了几场。”

燕苑是京城市郊一家极有名气的斗狗场。背后是京城高家的高畅在主持局面。

谢海逸笑道:“秦姐说笑了,就赢了黄海来的几位。不敢说威风哇。”

刘小山虚点了一下谢海逸,“你小子,成长了。”

谢海逸嘿嘿一笑,心里不满刘小山的口气,但是刘小山如今要成为秦家的女婿,他作为杨家的外戚,在京城中的地位还真是不如刘小山。“刘少,风大少已经有三天没有在京城各大俱乐部冒头了,很奇怪啊。最近电子竞技的负面新闻可不少。”

刘小山笑骂道:“你小子想要知道风大少和陆景的胜负就直说吧。转弯抹角的。”

秦雨檬也有些兴趣,问道:“小山,到底怎么回事啊?很多人都说风在水把陆景整的很惨,去京城外避祸去了。”

陆二少的实力、能量,在京城是早就有定论的。他的虎须,没有人敢捋。即便是对陆景有意见的人都认同这一点。

刘小山笑道:“怎么可能是避祸?外面都是瞎传。风在水准备从军情部门转到作战部队。前些时候据说有声音把风在水在军情部门内部提一级。

风在水怎么可能只断前程,已经去作战部队报道去了。所以,这几天才在京城看不到他。三天的时间,动作迅速啊!”

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

秦雨檬和谢海逸都是会意的笑起来。肯定是压力太大,才会动作迅速啊!要是生米给人煮成熟饭,想后悔都没机会了。

这时,餐厅外进来两名女子。一高一矮。高挑的女子容颜如玉,穿着厚厚的蓝色棉衣,风姿靓丽。在侍者引领下坐在了刘小山几人不远处的桌子。

刘小山愣了下。是李菲菲和明秀。

秦雨檬笑了笑,知道这是刘小山曾经动心的女人。京城的世家里面这种事情很多,她倒没有必要吃醋。道:“小山,你不去打个招呼吗?”

“好啊。都是我小时候大院里的玩伴。”刘小山笑笑,给未婚妻说了一声,起身走向李菲菲、明秀。

有段时间没有见李菲菲了。几个月前,因为她的追求者吉永右典给陆景指使王灿打伤下面成了太监,两人的关系一度降到冰点。最近听说她和陆景关系有所改善。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就在刘小山和李菲菲、明秀说话的时候,餐厅中另外一桌四人留意到李菲菲进到餐厅。两男两女。

李菲菲这样的女孩,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这无关容貌,关乎气质。

“四少,真搞不懂李菲菲那点好啊,景少还对她念念不忘。”看着和刘小山聊天的李菲菲,王二飞摇头叹了口气。

杨子欢笑眯-眯的道:“你懂个屁。这叫初恋情怀。”

杨子欢这样的粗人嘴里蹦出个“初恋情怀”这个词实在是令人不太适应。身边两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美丽冻人的女孩都咯咯娇笑起来。

王二飞翻翻白眼,“四少,初恋情怀我懂。问题是这都没感情了还说毛的初恋。”

杨子欢笑骂道:“玛德,你小子就是不懂。没感情怎么了?越是这样,让她在床-上跪着唱征服,一晚上搞她七八次,爽不爽?”

“…”王二飞无语,这种精-虫上脑的想法只有四少才能琢磨得出来。景少肯定不可能是这样想的。

看到旁边两个中戏的美女都被这直接的话给弄的一愣一愣的,王二飞忙转移话题,说:“四少,风在水怎么回事,最近他圈子里那帮人低调了许多。”

“屁。他是不自量力。景少只是教他关注他自己的正业而已。改天和沈公子吃饭的时候我带你一起。”杨子欢不想在餐厅里多谈,含糊的说道。对风在水的不屑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