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03章 谁是谁的备胎

第1603章 谁是谁的备胎

陆景诧异的看了苏威一眼。他对苏威居然要投资他手中的零售业项目感到奇怪。

固然现在苏家和陆家的关系不错。但是,前世的种种深深的摹刻在他的脑海深处。他早就下定决心。

当然,他不会无聊的设局对付苏威、苏琳。

苏威认真的点了点,回应陆景眼光问询,拿起酒瓶起身给陆景倒酒。

陆景随即恍然,失笑起来。苏威现在知道什么?自己是回到徐城心情激荡,往往的种种自然的在脑海中浮现,影响到了自己的情绪、判断。

苏威有点紧张的看着手指压在额头微微揉着的陆景。他很清楚如果搭上了陆景的顺风车对他意味着什么:肯定能大赚一笔。

想了一会,陆景微微抿了一口酒杯中的百加得,道:“苏威,我前天在黄海和苏琳见了一面。我希望她去京城重新成为京城第一美女。不过,她拒绝了。苏威,你能不能帮我劝劝她?”

把日后不折腾的希望寄托在黎倾城的自律上,基本不可能,自己需要准备好“备胎”。苏威对自己有所求倒是一个机会。

当然,苏琳原本就顶着“京城第一美女”的名头。她和黎倾城谁做谁的备胎还真不一定。毕竟,不管黎倾城如何的有交际上的天分,她今年才19岁。

苏威愣了下,他昨天给妹妹苏琳通过电话,没听苏琳说起过陆景去见过她的事情。自从妹妹和严景铭离婚后,妹妹就越来越恬淡,似乎什么都引不起她的兴趣。这不好。

“陆少,我试试看。不能保证能说服苏琳。”苏威心里对这件事很热心。

很明显。既然是陆景提议让苏琳重返京城,肯定会全力支持。陆景现在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几乎是独领。几位大哥级的人物:闵二哥、李新寒、秦成文都很卖他的面子。

最近几个月似乎只有在京城风头正劲的风在水可以与他抗衡。当然,这只是表象。刚才冯逸风不就说陆景运作把风在水的助手周小齐给抓了吗?

陆景笑着点点头,和苏威碰了碰杯,“尽力就行。苏琳要不愿意就算了。你入股零售业的事情。我回头让人和你联系。”

说着,笑着问一旁的冯逸风,“冯大少,你有没有兴趣入股?赚不赚钱我不能保证,但是肯定不会亏本。”

冯逸风呵呵笑道:“陆景,你的生意有亏本的吗?我读书少。不要骗我啊。”

陆景笑着摇摇头,举杯示意。他亏钱的生意多着呢,只是冯逸风他们不知道。

从紫央中出来,深夜里寒风呼号着。点点滴滴的小雨低落,让天气更加的寒冷。

陆景开着布加迪威龙载了苏晓玉回到红枫酒店的豪华行政套房中。开了暖气。陆景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来挂在落地衣架上,回过身笑着问道:“晓玉,徐城的天气可真冷。柏斯那里四季如春,你冬季回国来受不受得了。”

“哪里受得了哟。我也挺怕冷的呢。”苏晓玉娟秀的轻笑,脱下围巾、长款蓝色棉衣露出里面的白色高领毛衣,“陆景,我们喝点酒再睡觉吗?”

“晓玉,你好了没有?”陆景坏笑着问了一句。注目着苏晓玉。

别看晓玉娇小娇俏。但是身材很是有料,前凸后翘。这会儿修身的白色毛衣与黑色的打底裤勾勒着她性-感的曲线。很有女人味。他昨天仔细的欣赏、把玩过。

苏晓玉娇媚的飞了陆景一眼,轻轻的带着羞涩嗯了一声。昨天下午做的时候。陆景很怜惜她,这会儿她恢复的差不多了。

陆景走到苏晓玉面前,低头轻轻的吻了她一口,小声笑道:“晓玉,那还喝什么酒啊?”

这句话顿时让苏晓玉羞的满脸绯红,只是给陆景牵着手。还是不由自主的随着他走进卧室中。

苏威心里的打电话给苏琳的冲动几乎克制不住,勉强压到第二天的上午8点。终于拨了妹妹苏琳的电话。

此时,苏琳正在雅湾公寓的家中画着淡妆。“苏威,你有事找我?”

“呵呵,真不愧是我老妹。苏琳,我昨天晚上和陆景在紫央见面聊了一会…”

苏琳的手机调成免提模式,放在梳妆台上,低着头看镜子里的自己,往脸上抹着欧莱雅的护肤品,打断苏威的话,“苏威,我对你们的话题没有兴趣。没什么事的话,我准备出门上班了。”

苏威无语,赶紧说道:“苏琳,先别挂电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陆景同意我入股新虹百货、天蓝商场、西尔斯联合成立的零售业公司…”

苏威说了五分钟,将利害关系都说了一遍,“苏琳,难道你不想回击那些嘲笑你灰溜溜离开京城的那些人吗?”

苏琳已经抹好护肤品,怔怔的坐在化妆台前,心里波澜微起,沉默了一会,淡淡的道:“对不起,苏威,我没有兴趣。嘴长在别人身上,爱怎么说是别人的事。对我没什么影响。”

苏威叹了口气,恳求道:“苏琳,你就当帮老哥一个忙。我的生意到现在遇到一个瓶颈,如果能借这个机会获得新的突破,收益会非常大。”届时,他的资产至少能上十亿。

苏琳用力的抿了抿嘴。她和严景铭结婚、离婚,没有孩子,在她余下的生命中真正能够依赖的亲人只有父母、哥哥。

“苏威,正是因为陆景支持风白露,我才离开了京城。他现在又支持我,何等的善变!你怎么保证他说的话不变卦?”

苏威道:“保证不了。有多大的利润做多大的事情。我们不是在为陆景做事。最差的结果,你以后孤身一人再回黄海。我想陆景不会为难你。”

苏琳轻轻的点了点头,沉吟着道:“苏威,我觉得陆景突然邀请我去京城这件事没他说的那么简单。我离开京城之后,我人气不足。就算有陆景全力支持,我未必能竞争得过风白露。

所以,我可能无法完成陆景的隐藏起来的真实意图。这一点,你要提前和他说清楚。”

作为风白露曾经的对手,她很清楚的知道风白露有多么的优秀、难以被击败。

风白露的姿容胜过她一筹,几乎没有男人能够抵挡住她摧枯拉朽的魅力。

苏威道:“放心吧,苏琳,我会和陆景说的。”

再说了一会对这件事的推测,苏威挂了电话,看看时间已经是上午9点。琢磨了一会给陆景拨了一个电话。

结束和苏威的通话之后,苏琳开车出去吃早餐,然后前往新汇区照顾她的咖啡馆。一路上她都在思考着她去京城这件事。

她对去京城真没有兴趣,好不容易退出来,怎么可能还想着进入那个名利场的漩涡。但是,她无法拒绝哥哥亲自打电话来的恳求。

苏园咖啡早上十点开门。在两名员工的配合下做完开门营业的工作之后,苏琳在二楼慢慢的品着咖啡,心情略有些无奈。

这时,苏威打来电话,“苏琳,陆景今天一早就回了黄海。他想和你见面再谈谈。”

苏琳愣了下,“好的,你让他来苏园吧。”她有点琢磨不透陆景的用意。

周五下午,蓝色的布加迪威龙平稳的在前往黄海大学的道路上。陆景体验着架势这辆跑车的感觉。

副驾驶座上的唐诗经笑着道:“陆景,你现在可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呢,你既然答应了黎倾城,这会儿苏琳又同意去京城,看你怎么安排。”

陆景嘴角浮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这好像还是问题啊。诗经,你觉得黎倾城会是白露的对手?”

唐诗经和风白露接触过,那是一个很漂亮,非常独特的一个女孩,“陆景,不是我说黎倾城的坏话,我觉得就算白露放水,黎倾城估计也抢不走她的京城第一美女的头衔。”

黎倾城的阅历有限。根本就没有独立生活、面对各种困难的手腕,在衡量人心方面更是彻底的新手,她哪里比得上风白露?情商太低。

陆景笑笑,说:“那苏琳呢?”

唐诗经继续点评道:“苏琳看问题很有见地,这和她的生活经历,眼界有关。但是没有什么主见。要是我,肯定不会为哥哥就违背自己的意愿。”

“所以,你是唐诗经,她是苏琳啊。”陆景笑着道,“正是因为要同时支持黎倾城和苏琳,所以我还要再来和她谈谈。同时支持是一回事,还是要有主次之分。当然,结果怎么样,要看她们各自的努力。”

再一次来苏园,苏园中依旧充满了浓郁的小资风味。陆景、唐诗经驾轻就熟的上了二楼。苏琳早就看到了联袂而来的两人,礼貌的微笑着起身相迎。

服务员送了两杯咖啡上来。咖啡的香味四溢。

唐诗经轻轻的搅拌着咖啡看着窗外高楼下细小的景物。等待陆景说话。她今天是陪客呢。在陆景面前她很乐意收敛她的光芒。

陆景笑着道:“苏琳,我依旧需要麻烦你了。苏威给你说过吗?”

苏琳点点头:“嗯,陆景,我可能达不到你的要求,我离开京城太久了。要‘击败’风白露很困难。”

陆景轻声道:“只有对旧有的人失望,才能对新加入到圈中的人保持期待。你说呢?”

苏琳一下子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