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06章 都拒绝了

第1606章 都拒绝了

“啪,啪,啪。

陆景轻轻的鼓掌。对于美好的事物、人,他从来都不吝啬赞赏。

一曲舞毕,六名穿着各种颜色舞蹈装饰的漂亮阿拉伯舞姬香汗淋漓的向陆景、余乐两名观众鞠躬致意。

二楼的客厅中开着暖气,十二分钟韵律感十足的绝妙舞蹈消耗了她们大量的体力。舞姬们都有些累。

余乐看看妖冶的舞姬们,跟着陆景轻轻的鼓掌。

他在全世界很多城市待过,各种奢华的场所没少去,但还从来没有欣赏过如此高水平的舞蹈。

低级的舞蹈在于优先展示女性身-体的诱-惑。而高级的舞蹈在于用美妙的身姿演绎音乐的内涵美。这种区别是嫩模拍果照和断臂的维纳斯的区别。

断臂的维纳斯是上半身果照。

这时,戴安娜带着两名侍女艾丽莎、赛琳从侧门进来,挥手让舞姬们退下。舞姬们再次鞠躬后离开了客厅。戴安娜款款走过来,笑道:“陆先生,舞蹈可还入眼?”

“我的欣赏水平不高,但看的出来很精彩。”陆景微笑着对戴安娜点头,对余乐做个手势:“为我准备六份小礼物送给六位美丽的姑娘。”

“送两份吧,算我一份。”余乐笑着说道,起身去外面安排。

陆景带他过来是因为和戴安娜联系的一直是他。至于怎么处理戴安娜陆景心中早有定论,并不需要征询他的意见。他的眼色一向很好,戴安娜接下来明显是要和陆景单独谈。

得了陆景一句夸奖,戴安娜笑颜如花,心中松了口气,见余乐主动离开,心里想:怪不得余乐能得到陆景的信任。这份察言观色的功力很高。

看了身后两名侍女一眼,戴安娜请求道:“陆先生,我有点事情想要单独和你谈。”

在陆景面前,她现在不敢自作主张。她牢记着纳赛尔对她的提醒。要保持对和华话事人的敬畏。她拿出的是对待她父亲恭敬的态度。

陆景淡淡的点点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神情淡然。

戴安娜的侍女艾丽莎和赛琳向陆景微微躬身,行礼后离开。让陆景享受着贵宾的待遇。

戴安娜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子。木盒香气淡雅,缓缓的打开,一枚晶莹绚丽的粉色钻石在盒中:顶圆底尖,晶莹剔透,宛若绝色佳人一般。

“陆先生。这是我最近购买的一枚钻石。中东十大钻石之一,名叫克里斯蒂娜。请你鉴赏。”戴安娜将手中的盒子递给陆景。

这实际上是她向陆景赔罪的礼物,只不过换了一个说法而已。女色,陆景对她不感兴趣,她只得换了金钱攻势。当然,怎么送礼是一门学问。

陆景拿起粉色的钻石仔细的把玩。

克里斯蒂娜这个名字在英文中的含义是:美丽娇小。这枚粉色的钻石很契合。并非华美至极的风格,而是娇小玲珑的美丽。

戴安娜异常紧张的注视着陆景的动作,等待着他的“宣判”。

得罪陆景之后,她受到了陆景的“惩罚”:被解除了迪拜钻石集团执行董事的职位,这个职位对她而言是所有权利来源。只是。她不知道陆景是否满意?

她做了赔偿、补救——尽心尽力的帮助熊玉娇掌控迪拜le公司。并且有纳赛尔在一旁帮忙说情。但此刻,她依旧心中忐忑。她没有抱我陆景是否同意恢复她迪拜钻石集团执行董事的职务。

陆景看了一会儿,将钻石放在了精美的红木盒中,放在手边的茶几上,开口道:“戴安娜…”

刚开口说话,便看到戴安娜紧张的用手捂着嘴,忐忑的看着自己,禁不住笑起来。

怪不得男人都喜欢权力,这种手握着、支配他人命运的感觉实在令人意气风发,快-感十足。不亚于喷射瞬间带来的感受。有世界在我手中的征服感。

戴安娜用力的抿了抿嘴,“陆先生,真的不能改变你的决定吗?我可以为你做任何的事情,只要求你保留我迪拜钻石集团执行董事的职位。我是迪拜的公主。我在迪拜很有用处。”

“戴安娜,我以前久和你谈过。我的承诺依旧有效,只是,类似的游说你不要再做了。我推荐你读一本书。新华书店有的卖,你回迪拜的时候可以带上。雷锋日记。好好读读。”陆景起身拿了外套,往客厅外走去。

对戴安娜的态度。他心中早有定论。他没有兴趣留下一个居心叵测的“棋子”。

和华对中东的“征服”,他只需要扶植代理人就好。

看着陆景挺拔的身影消失在客厅门口,戴安娜颓然的倒在沙发上。内心的忧伤不可抑制的涌起来。

做了这么久的准备工作,还是无用功。她要面对去约旦成婚,在家相夫教子的“悲惨”生活了。

冬季夜晚,以运动为主题的盛世俱乐部略显冷清。奢华的私人泳池中,水声哗哗。一个矫健的身影在蔚蓝色的泳池中如同游鱼般灵巧的泳动,姿态优美。

泳池边的小圆桌处,庞滨低声问吸着果汁的安溪,“大嫂,听说昆成汽车正在和云图集团接触?”

安溪带着墨镜,悠悠的叹口气,“是的。”又道:“庞总,你还是叫我安溪吧。叫大嫂我担当不起。”

她前天应邀和海益汽车的代表高婉薇吃了顿饭洽谈海益集团入股云图集团的事宜。

出面邀请她的是京城中颇有能量的一位女子:白唯。她以前跑部委批文时承了白唯一个人情,不得不去。

在酒宴上,陪同吃饭的还有风在水的前妻高丽莹。这有些出乎她的意料。闲聊的时候高丽莹把庞胖子依靠掠夺民营企业发家的老底都给揭露。劣迹斑斑。

这让她不得不怀疑前段时间公司中突然传出正在燕大读书的集团继承人云玉致要出面接洽云图集团战略合作者的消息的真假。以及真实意图。

而且高婉薇告诉她,云玉致和风在水、庞滨数周之前在商云市望月山庄一起度假。

如果是以前,庞滨喊她大嫂,她会非常高兴。但是,此刻她心中很有些不满。庞胖子很有可能是云玉致“逼宫”的幕后黑手。

庞滨胖乎乎的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大嫂,这我可不敢。回头给老大听到,他肯定要臭骂我。你可是老大心爱的女人。”

“好吧。随你了。”安溪没有再坚持让庞滨换称呼,喝着果汁,心中有点苦涩。心爱的女人?那天吃过饭后,她找云吉祥问询过。答案不太好。

云吉祥一直将安溪当做梦中情人,虽然最近在围着高婉薇打转,但他心中的最爱是安溪。不过,他也知道姐姐云玉致和安溪关系不佳,支支吾吾的不肯说,但是安溪是何等精明,很快就明白度假是真的。以她对风在水的了解,云玉致和他的关系只怕有点不清不楚。

想想风在水和她在一起的甜言蜜语,以及对这次让富力公司入股云图集团对她的承诺:云图集团的%的股权。心里微微有些发凉。

他给云玉致的承诺又是什么?

那天高丽莹没有说风在水一句坏话,但是她有岂能感觉不到风在水在庞滨发家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庞滨哪里知道安溪此刻的心理活动。见安溪不再坚持,呵呵笑了笑。喝着威士忌。

这时,风在水游泳完,拉着泳池边的扶手从泳池中起来,泳池明亮的灯光下,风在水小麦色的肌肤上水珠滴落,六块腹肌线条清晰。长期的运动让他保持着良好的身材和允许的肌肉。充满了男性的魅力。

“小安、胖子,你们稍等下,我去冲个凉。”风在水走向泳池左侧豪华的更衣室。

安溪看得风在水性感的男人背影,恍惚了一下。她不否认风在水对她的吸引力。

她一共谈过两次恋爱,无论是高中时初恋的男友,还是大学的男友,都没有风在水英俊、成熟、社会地位、能量、强大、体贴、温柔。这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她本不会奢求更多。她的情感和精神导师是云波涛。对这个一手将她带到了社会精英阶层的男人,她充满了感激、敬佩、爱慕。她乐意做风在水背后的情人。只是,风在水最近的所作所为让她实在有些失望。嗯,很失望。

风在水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出来,扶着安溪的肩膀坐下。

他本来是打算在一个月之内摆平云图集团所有的事情,只是陆景逼迫他仓促的离开京城。现在借着交接一个案子的由头返回京城,除了周小齐的事情,他希望将富力公司入股云图集团的事情落实下来。

聊了一会后,庞滨笑着问道:“大嫂,你看富力还有没有希望成为云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

海益汽车、昆成汽车突然加入,让离岸注册的纯投资公司富力公司处在了劣势。他现在想要吃下资产百亿的云图集团,关键是要取得眼前这个女人的支持。

安溪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向风在水,说:“风哥,昆成汽车信誉良好,又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汽车企业。现在董事会中的意见比较倾向于选择昆成汽车作为战略合作伙伴。”

风在水愣了下,“小安,你的意见呢?”

安溪没有回答,说:“风哥,我前些天和高婉薇一起吃过饭。”

泳池边的气氛陡然间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