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07章 长一智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607章 长一智

高婉薇?风在水和庞滨对视了一眼。

庞滨心中暗道不好。高婉薇高家的子弟。此次富力公司的竞争对手之一海益汽车就是高家的旗舰企业海益集团的下属公司。安溪和高婉薇私下里接触意味着什么?

而且,数周前老大在望月农庄“泡”高婉薇,经历很尴尬。高婉薇对老大只怕没有太多的好感。

庞滨哪里知道高婉薇得知高丽莹和风在水的往事之后对风在水已经“粉转黑”。

风在水的眼中闪过忧虑,接着闪过一丝厉色,说:“胖子,你去帮我拿杯酒来。”

庞滨立即识趣的离开。

“小安,你跟我来。”风在水拉着安溪的小手离开泳池边,到盛世俱乐部主楼顶层给他留的豪华套房中。开了灯,看着柔和灯光下明艳动人的安溪,双手扶着她的香肩,凝望着她的眼睛:“小安,云图集团董事会怎么想的是一回事,你是怎么想的?我想要听真话。”

他想要知道安溪是否想要“背叛”他。

安溪微微15度角仰视着风在水,很近的距离,轻声道:“风哥,你想多了。白唯出面邀请我吃饭,我不得不去。”

“…”风在水一句骂人在话在喉咙里转了一圈又压了回去。白家早就烟消云散,白唯还当她是昔日的京城第一美女吗?

风在水是极为聪明的人,没有再继续纠缠高婉薇说了他什么坏话,问道:“小安,你和玉致关系不好?”

安溪淡淡的道:“风哥,云玉致认为是我是她爸爸背叛和她妈妈感情的罪魁祸首,是狐狸精。”

云波涛的发妻早亡。她不是第三者。但是云玉致并不这么认为。

没有子女会喜欢“后妈”——虽然云波涛和她并没有打算结婚。老夫少妻、总裁和总裁助理,这样的结合会引起很多非议。

风在水宽慰道:“小安,玉致以后会改变对你的看法的。”又道:“玉致对你有些误解,想要等她父亲去世后保住她的股权,和胖子做了一个方案。

方案我看过了:富力公司注资获得35的股权,禁售期十年,确保玉致日后在云图集团的地位。这并不会影响到我对你的承诺,我认为你继续负责云图集团的事务最合适。”

风在水给出的理由很圆满。安溪便不想再去深究,有些事情深究没有意义。难得糊涂。点了点头。只是,心中种下了一个刺。

风在水道:“小安,云波涛时日无多了。你要为你自己以后做打算。”

安溪沉吟了片刻,还是决定同意风在水的方案。

这个方案对她有利。20的股权和ceo的位置。而昆成汽车入股后,在云波涛去世后,她日后能否继续担任云图集团的ceo很难说。

“风哥,我知道怎么做。”

“嗯,小安,晚上留下来陪我。让我好好的宠爱你。”

“风哥,我月-经来了。”安溪神情略有些遗憾的说道。

这其实一句谎话。她给风在水“拿下”,身-体和感情都背叛了云波涛。心中本就有着犹豫、纠结。此刻风在水在她心中完美的形象已经毁掉。她决定不再纠结了。

利益归利益,她不想再继续做风在水的情人了。

风在水愣了下,无奈的笑了笑,爱怜的摸了摸安溪的脸蛋,说:“那改天吧。”心里叹了口气,有得有失啊。他不喜欢强迫女人。

送走安溪后,庞滨到风在水的套房里喝酒聊天。茶几上摆放着一瓶人头马,几碟凉菜:花生米、皮蛋拌豆腐。凉拌黄瓜、夫妻肺片。

“胖子,我们走一个。”风在水道。

一起喝了一杯,庞滨叹口气道:“老大,这样搞不行啊。我们很有可能拿不到云图集团的股权。”

风在水跐溜的喝了一口酒惬意的笑道:“小安同意我们的方案。”搞定这件事让他浑身轻松不少。

“啊…,那太好了。”庞滨又有点担忧的道:“老大,光是大嫂同意还不行啊,我们是否能投资需要云图集团董事会的批准。”

风在水笑了笑,“胖子,小安会先说服云波涛的。云波涛是云图集团的创始人,在董事会中一言九鼎。你觉得我们的方案,云波涛会不同意?保证她女儿的控股权,又保证小安对云图集团的控制权。”

庞滨顿时有些恍然,心情变得大好,笑着道:“老大,大嫂没有留下来,要不要我安排点节目?”

“可以。”喝了一口酒,风在水表情慢慢的严肃:“胖子,小安和高婉薇见面的消息我们一无所知,差点就给打了个措手不及啊。这都是小七被抓的后遗症。”

这也是他离开军情三处的后遗症。在情报获取上差了许多。他毕竟很久没有在京城混了,主动给他通报消息的公子哥不多。而胖子受制于身份,难以获得大量的信息。陆景下了一步“好棋”。一举数得。玛德。

提起周小齐,庞滨的脸色暗淡下来,问:“老大,小七真要在里面过一辈子?”

物伤其类。他现在最担心的便是陆景会“干掉”他,剪除老大的羽翼。

风在水沉默了一会,点头道:“小七的危险性太大了,陆景不敢放他出来。胖子,我们还是要搞一搞陆景。”

庞滨心里颤了下,迟疑的道:“老大,这…”陆景不来整他,他已经是烧高香,哪里敢主动去惹陆景?

风在水摆摆手,“胖子,不要再劝了。小七的事情,我要给小七一个交代。陆景把我的兄弟送到监狱里终身监禁。要是我一点反应都没有,那成什么了。”

庞滨缩了缩头。他对陆景有些畏惧。

这倒不是说他认为老大的能量不如陆景。而是陆景手中往往会有一些意料不到的牌。陆景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得罪他没有好下场。

风在水知道庞滨的顾虑,说:“胖子,我认真的思考过我和陆景的交锋。说到底我有些轻敌了。陆景这个人看似浑身都是破绽,但其实不然。

我们要是直接针对陆景肯定很难有所收获。所以要把目标转向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的突破。我这里有两个名字,你琢磨琢磨。”

吃一暂,长一智。

庞滨凑了过去。

谢晋文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崔横波从京城市郊的斗狗场燕苑中捞了出来。

高婉薇的斗犬客科比在燕苑中横扫,京城四少的谢海逸都给她扫掉了。这一周以来,她都在斗狗场里玩。

只是,昨天形势急转直下,她一局赌输,输了500万,科比当场被咬死。她这发现她被人设局了,之前赢的钱全部吐出去不说,还陪上爱犬。

因而,气急败坏的想要赖账。结果当然是给燕苑的人给扣住。谢晋文亲自到燕苑作保,将她捞了出来。

第二天,陆景和何梦瑶、郁扬、余乐、墨静雯、宋雨绮在景华大厦的办公室中谈完工作,中午在汇海大酒店宴请崔横波给她压惊。正在京城的高婉薇作陪。

包厢中,众人纷纷安慰心灵受伤的崔横波。崔横波喝着酒,将口头禅不要钱似的丢在燕苑头上。

陆景笑笑,给何梦瑶夹了菜,问谢晋文:“燕苑后面是谁?”斗狗场这种场子不算是正规的场地。后面肯定有过硬的关系。

谢晋文道:“高畅那小子的地盘。”

墨静雯神色微动。

陆景又问崔横波:“横波,你一共赢了多少钱?”

“总计300万。可我的科比死了。”崔横波倒不怎么在意钱。不管是她的零花钱还是身为裴家继承人的丈夫裴吴越的身家都远超600万。

她在意的是她的爱犬给弄死了。要是知道,燕苑留在最后不起眼的斗犬是狗王,她肯定不会让科比带伤上场。也不会下800万的赌注。

陆景点点头,对谢晋文道:“你给高畅打个招呼。横波赢的300万不要,算是给斗狗场的赔礼。她只是图个斗狗的乐趣,不是去砸场子。输的500万我们照付。”

“陆景,你这是什么处理方案?要是诗经姐在,肯定不会让我吃这个亏。他们在设局算计我呢。”崔横波不乐意的瘪嘴嚷道。

嚷完却是发现周围一圈人都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自己,不禁小声嘀咕道:“我就说说…”

不管怎么样,陆景把她捞出来,很够朋友。

陆景微微笑了笑,继续吩咐谢晋文:“不过,横波这只狗她很有感情,现在死在斗狗场上心情很难过,你让燕苑陪她1000万的精神损失费。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我靠。余乐嘿嘿一笑。他早知道陆景没这么容易被欺负。原来可以这样搞。尼玛,想要崔横波500万,你给吐500万出来。

“好,我一会给高畅那小子打电话。他要是敢不给面子,后果他知道。”谢晋文笑着道。陆景的处理方案,他一点都不意外。

崔横波目瞪口呆,见桌子上所有的人带着笑,很淡定,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只有她对陆景不了解啊。

这哪里是肯吃亏的主。嗯,这风格,我喜欢。

“陆景,我代科比敬你。”高婉薇举杯给陆景敬酒。心中对陆景的印象好的无以复加。看他很顺眼。不愧是诗经姐选中的男人啊。

众人哄笑。陆景无语的拿起酒杯,有代替狗敬酒的吗?

吃过午饭,谢晋文就带着跟班去了燕苑。高畅在燕苑。谢少亲自出马,谅他不敢不给面子。

车到燕苑。高畅将谢晋文一行四人迎进斗狗场中的豪华vip套房中,听谢晋文说完,笑着道:“谢少,你太搞笑了。如果你没搞错的话,我得怀疑你是不是喝醉了。”

谢晋文立即眯着眼睛盯着高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