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08章 你来我往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608章 你来我往

“谢少,不带这样玩的,是崔横波欠我们斗狗场500万,不是斗狗场欠她500万。”高畅的一名跟班笑呵呵的说道。只是,语气不那么客气。

谢晋文嘿嘿一笑,举手制止了要说话的跟班,说:“高畅,这是景少的意思。崔小姐是他的朋友。你确定你还是这个意见?”

高畅二十多岁,很清秀,脸上似笑非笑,“谢少,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一分钱不收让你保了崔横波出去。你现在拿陆二少来压我,不厚道吧?”

谢晋文笑笑,“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不是?”招招手,身后一名跟班立即上前,递上支票。

谢晋文抖抖支票,塞在高畅身边刚才说话的跟班衣领中,拍了拍他的脸。很嚣张。

高畅的跟班脸上浮起怒色,但是不敢反抗,仍由谢晋文将支票塞在他的衣领中。谢晋文是公认的陆二少的小弟,高少这个京城四公子在他面前就是个渣。

“好。我给你500万。这事儿剩下的你看着办。”谢晋文丢下一句话,带着三名跟班扬长而去。

奢华的套房中,高畅身边的两名跟班面面相觑,将500万的支票放在茶几上,看着点起一支烟怡然自得的抽着的高畅,迟疑的道:“高少,这…”

高少的能量和谢晋文比起来真的不值得一提。京城四公子只是叫给外面人听的。他们这些帮闲圈子中的人都知道,真正一流的公子哥都是行事低调、深藏不露。

层次更厉害的,像陆二少这种,则是神龙见尾不见首。影响力极大。套用网络上的一句话:哥已不在江湖,江湖中依然流传着哥的传说。

高畅冷笑一声,吐出一口烟,“不理他。这件事就这样。哼,他得意不了几天。小林,文子,你们拿上支票先去把这件事的手尾了解。”

两名跟班心里泛着嘀咕出去办事。

高畅嘿嘿一笑,他可不是脑残、斯巴达了,而是有所依仗,将手里的烟头在墨色茶几上小船状的烟灰缸中碾灭,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姐夫,谢晋文来我这儿了…”

谢晋文一行从燕苑中出来,在停车场取了车,缓缓的向大门口开去。

车窗外,一栋栋精美的建筑遮掩在青山绿水之间。这里是斗狗场的休息区。环境雅致、幽静,舒适至极。

别墅区远处可看到一栋小型般巍峨高耸的罗马竞技场般的建筑。那便是斗狗场。斗狗的配套设施都在那边。

高畅还是很会做生意的。这些年发展下来,随着京城的发展,他的斗狗场厚积薄发,越发的成为一个聚宝盆。不说别的,他手头这片别墅区少则值30亿。

谢晋文常带的跟班中有一名二十七八岁的漂亮女子,叫金尚宫。韩剧《大长今》自2003年播出后火得一塌糊涂。金姓女子在谢晋文身边办事很得力,被人调侃叫金尚宫。

这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金尚宫担忧的道:“谢少,要不要给景少汇报下情况。高畅有点嚣张,背后怕是有人。”

另一名跟班小文嘿的冷笑道:“有人怎么了?谢少搞定他还不简单?”

谢晋文白净的脸上浮起笑容,说:“什么事情都交给景少解决那我这办事能力会受到质疑啊。小文,金尚宫找人问问高畅的事情,咱们查查他。”

语气矜持而自信。高畅有后台又怎么样?他也是有组织的。

崔横波回了黄海,陆景当天下午就接到了裴吴越的电话,“陆景,我这周正好和童兮兮在纽约。横波的事让你费心了。那500万我来出吧。不能让你破费。”

陆景就笑,“这500万我可不会出,只是暂时寄存在高畅那儿而已。”

裴吴越笑着又劝了几句,见陆景执意不允,说:“好吧,那等你和诗经的孩子出生,我给他封个大红包吧。”

就算陆景没有花500万,他还是会“投资”,这么好的拉近关系的机会,他岂会浪费。六大世家现在可以在陆景“庇护”之下发展。资本经由陆景的引导,分别在缅甸、印尼投资。

他曾经爱慕过唐诗经。只是唐诗经和陆景走在一起之后这份心思变逐渐的淡了。他很清楚唐诗经目前最想要的是什么:和陆景有一个宝宝。

陆景笑了笑,说:“好吧。回头回国了一起吃饭聊聊。”

说笑了几句,裴吴越道:“高畅这个人我了解了一下,是高丽莹的弟弟。我听人说他和风在水的白手套庞滨走得很近。他的斗狗场:燕苑中有华橙基金的股份。”

他的娇妻给人设计,他岂能不查清楚?真以为裴家是泥捏的吗?

陆景有些惊讶的“哦”了一声。这个情况他还不知道。

他本人对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并不了解。王灿知道得比他多。而和华的商业情报部门自然不可能关注到高畅这个小虾米。

崔横波的事情他让谢晋文处理,谢晋文还没有给他汇报结果。

其实,和华的商业情报部门收集过高畅的资料。只不过,管理这件事的是墨静雯。这点琐事,墨静雯并没有给陆景汇报。

她不可能因为高畅是风在水前妻的弟弟就专门给陆景提一句。说到底,高畅只是个小虾米。风在水的七大姑八大姨多着呢。

陆景结束和裴吴越的通话后,琢磨了下,还是没有给谢晋文打电话。这件事既然让谢晋文处理,自然要给他时间。今天才第二天而已。

陆景从家中的书房里出来,吩咐小五晚餐准备的丰盛一点。他准备去棕榈滩了。要在家多陪卫婉仪几天。婉仪这几天在忙电子竞技的事情,要补充营养。

陆景哪里知道,谢晋文这会儿遇到了大-麻烦。

庞滨是个胖子,有着胖子通常的毛病:喜欢吃,不喜欢运动、挪窝。

庞滨手下的公司都是皮包公司。主要以玩金融、资本游戏为主。拥有20名职员。办公室地点在南业区的中心方庄商圈中:银泰大厦45楼。

虽然庞滨要为风在水出面照看盛世俱乐部,但他平时都在银泰大厦45楼超大面积的办公室中上班。他喜欢繁华的CBD中的节奏、朝九晚六的生活;喜欢职员们一声声的“庞总”,这总会让他回忆起幼时家族鼎盛时的荣光。

然后,周四下午,他接到高畅的电话却不得不挪窝,前往京城市郊的燕苑。

燕苑主楼的VIP包厢中,庞滨见到高畅,和他握了握手,说:“老大回单位了。京城的事我来协调。”

包厢中长长的茶几上早就摆好了瓜果、茶点。显然,高畅已经等候多时。

“庞哥…,我找到了一点好东西,保证你满意。”高畅笑着说道,随手点开了包厢中的苏兰牌液晶电视,usb插口灯闪烁着。片刻后电视开始播放着usb中的视频。

电视机中播放的是一对男女肉搏的视频。嗯,爱情动作片。战况激烈。是谢晋文的视频。

“怎么拿到的?”庞滨摆摆手,人有点胖,在这方面不太自信,便少了这方面的兴致。

高畅按了暂停,说:“我派人找到的。谢晋文是京城里有名的花花公子。给人偷偷的录了视频很正常。是一个想要出名的小模特。和谢晋文上-床之后,没有成名,只拿了10万块。我已经和她谈好了。给她100万,让她在媒体上闹。”

庞滨点点头,吩咐道:“小高,把人要掌握好。”又问:“斗狗场的情况怎么样?谢晋文找人查你了吧?”

高畅哂笑道:“他也就这三板斧。我停业了半天,晚上就回复营业了。嘿,我按照姐夫的要求让人去散步消息了。现在白雁苏飞、嘉南俱乐部、大唐雨景里面到处都是谢晋文打压我的消息。我这是被迫反击。”

神情有点不以为然。要搞谢晋文,直接搞他就是。何必要扯一块遮羞布,营造一个弱者的形象呢?

庞滨嘿嘿一笑,“小高,这是为了避免引起陆景的注意。嘿,陆二少很厉害的。不能明着和他作对。我们的关系说不定会落到他眼中,后面要注意。”

高畅就笑,“放心吧,庞哥。我有数。”

庞滨点点头,“嗯。下一步就是走司法程序了。众目睽睽之下,陆景搞不了暗箱操作,这次非得把谢晋文送进去。小高,事情办成了,老大肯定会很高兴。好处少不了你的。”

周五的娱乐版上突然爆出一则劲爆的新闻,瞬间点燃了娱乐媒体的hi点,纷纷转载报道。

“嫩-模爆出遭到某知名娱乐公司高层侵犯。”

“洛某的悲惨遭遇折射出娱乐圈的残酷生态,给明星梦的女孩们上了一课。”某娱乐报纸社评。

“娱乐圈的七宗罪。”

“某知名公司疑为天辰娱乐。”

“天辰娱乐公司发布声明称与洛某时间无关。”

“洛某公布了关键视频,证实天辰娱乐股东谢某某涉案。警方介入调查。”

“洛某昔日写真照全集。”

“洛某接受本报采访时称收到人生威胁。”

Cafe105中,陆景缓缓的手下中的报纸,轻轻的摇摇头。谢晋文这动静搞得挺大的。怎么看都处在下风啊。高畅这个人不简单。

陪着陆景喝下午茶的何梦瑶清丽如昔,长发披肩,轻轻的握住陆景的手,清声道:“不要担心呢。”

陆景无奈的笑道:“视频都有了,证据确凿。无非是钱的事情。清儿给我打电话时可是幸灾乐祸。我担心的是这件事背后到底有没有风在水的影子。”

何梦瑶笑了笑,没有评论。李慕清和陆景的关系她知道。

媒体上的风暴在短时间内就发酵。李慕清昨天周六晚上在交州给他打电话,“小景,小谢这会玩大了。有人要踩着他成名。嘿,我得到消息,星光传媒在背后当推手呢。”

这正是陆景疑惑的地方。第一怀疑人选是高畅,因为谢晋文最近在找人查他,媒体上的事情很有可能是他的报复。但是,针对谢晋文的推手却是星光传媒。

陆景给谢晋文拨了个电话,“晋文,我在café105,你过来一趟。”

正焦头烂额的谢晋文在电话里啊了一声,道:“好的,景少,我马上到。”

陆景放下电话,正好高婉薇、黎倾城联袂而来,推开cafe105明亮的磨砂玻璃门。

今天是高婉薇约他、何梦瑶见面。准备谈谈入股云图集团的事情。几天过去,云图集团寻求战略合作伙伴的事情又起波澜。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