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10章 新方案

第1610章 新方案

“薇薇姐,这我怎么知道?”黎倾城洒然的说道,迈着长腿走下台阶,回头看看正在咖啡厅中凑在一起亲密说话的陆景、何梦瑶。

心里琢磨着高婉薇的方案八成通不过。陆景在她面前说过:高家有别的想法。陆景对高婉薇不会给予全部的信任。

“没办法,只能等景哥的消息了。”高婉薇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揉着脸蛋和黎倾城坐进红色的宝马中,吩咐司机:“去汇海大酒店。”

红色的宝马平稳的驶出湖东路。湖东路两旁的燕子湖湖面上碧波粼粼,水草枯黄。

黎倾城手托着香腮看着车窗外的美景。脑海中回顾这两天跟着王灿在京城四大俱乐部亮相的场景。京城这里的风物与黄海不一样呢。

她要成为“京城第一美女”的路还很长。

高婉薇打破车中的宁静,“倾城,汇海大酒店水疗中心的木桶浴很不错。我们去放松放松。你以后应酬的累了可以去那里。”

黎倾城扶着高婉薇的香肩,略显亲昵的道:“薇薇姐,你不怪我抢了你的机会吧?”

高婉薇就笑,“倾城,我可从来就没有和诗经姐竞争的想法啊。我对成为交际明星的兴趣不大。所以,景哥给你这个舞台你好好把握吧。”

黎倾城认真的看着高婉薇漆黑明亮的美眸,说:“薇薇姐,你和景哥的关系比我要亲近的多。”

高婉薇帮了她几次。和高婉薇接触的久了,便知道她是一个真诚待人的人。她有必要隐晦的给她提个醒。

高婉薇眨眨妩媚的明眸,笑道:“好吧,倾城,我现在心里拔凉拔凉的。”

黎倾城咯咯娇笑着挽着高婉薇的手臂。

高婉薇、黎倾城走后,卡座这里安静了下来。午后和熙的阳光落在何梦瑶犹如雕塑般美丽的侧脸上,粉雕玉琢一般。精致明丽的女郎。

陆景心中缓缓的流淌着情意,温声问何梦瑶:“梦瑶,你不同意高婉薇的方案?”

“嗯。”何梦瑶声若清箫的说道:“海益汽车是我们的手下败将。”

陆景亲昵的刮了一下何梦瑶秀直漂亮的琼鼻,“骄傲的梦瑶啊!”

何梦瑶像小女孩一样温柔的闭上明艳的双眼陆景刮她的鼻子,然后睁开眼睛微嗔着看陆景一眼,清声辩解道:“我不是骄傲…”

“我知道你的意思啊,梦瑶!”陆景温柔的抚摸着梦瑶乌黑如云的秀发。想起昨晚拥她入睡时一头秀发贴在他胸口的美好感觉。

梦瑶的意思是:海益汽车都是手下败将,没有再扶持他们。云图集团前景广阔,别让海益汽车就此缓过劲来了。

“梦瑶,那你有解决方案吗?富力公司如果染指云图集团,昆成汽车就失去了一次极佳的进军电动汽车领域的机会。”

何梦瑶清声说:“陆景,我们和富力、海益都不同。我们并不需要搭云图集团的顺风车。是否成为云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对我们而言不是首要目标。我们实际上需要的是与云图集团合作开发电动汽车。

因此,我们可以和安溪谈谈成立合资电动汽车公司的事宜。不过,云图集团股权不稳定,我们要在新的合资公司中控股。”

陆景眼睛微微一亮,禁不住连连点头。这是一个很新、很好的思路。

正要说话时,谢晋文推开cafe105的玻璃门进来,坐到卡座的沙发上,笑着道:“景少,何姐。路上堵车,我来晚了。”

何梦瑶清冷的微微颔首,小口吸着果汁看手机。

一听谢晋文晚来的理由,陆景就笑骂道:“就你小子花花肠子多。”将手边的报纸丢在谢晋文面前,“这怎么回事?”

谢晋文肯定早来了,只是看到他和何梦瑶、高婉薇、黎倾城三个美女一起说话没有进来打扰。

谢晋文拿起报纸扫了一眼,一看标题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脸色一糗,说:“景少,是高畅那小子在搞我。”

陆景道:“不是方家的星光传媒在背后当推手吗?”

谢晋文解释道:“谢海逸最近泡上了方浅语。那小子和高畅玩的很近。”

陆景听着微微沉吟,问道:“晋文,你确定是高畅在整你?”

谢晋文急着眼道:“十二分确定。”指着报纸道:“这个洛某现在就在燕苑里面。高畅让人传话说准备走法律途径。”

陆景手指轻轻的敲着咖啡桌。事情搞的有点复杂了。问题是他马上就要离开京城去美国棕榈滩了。没有多少时间呆在京城处理这件事。看来行程又得推迟了。

谢晋文沮丧的道:“景少,事情我没有办好。”他本来是按照陆景的吩咐去解决崔横波与燕苑的恩怨,没想到把他自己搭进去了。

他和那个嫩模的事情,一时半会法院肯定不会判,但是有这件事缠在身上挺恶心的。

陆景摆摆手,“和你没关系。这件事有点蹊跷,就这样吧。你专心去应付案子。高畅的事情我来处理。”

“哦,好。”谢晋文松了口气。他最近这两天确实给搞得焦头烂额。幸好,他还没结婚,不然悲剧的要跪cpu了。

谢晋文走后,陆景与何梦瑶也离开了cafe105,漫步在夕阳中的燕大校园中。夕阳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徜徉在校园中,心里都有着平静、安详。

“梦瑶,小明和明雪什么时候来京城?”陆景问道。

“晚上就可以来啊。ek公司那儿最近不忙。她们俩和歌儿约了下周来京城过圣诞节。陆景,你不是要去棕榈滩了吗?”

陆景笑道:“梦瑶,这情况你看我哪里走得开啊。陪你们在京城过了圣诞节再去吧。”

“嗯。”何梦瑶侧过身,明艳的眸子看着陆景,展颜轻笑,意态娴雅,令人如饮甘泉。握着陆景的手轻轻的摇了摇。令人感受着她心中几乎要溢出来的快乐。

来到京城的当天晚上,在大唐雨景上林苑被陆景拒绝后,戴安娜打算第二天就返回迪拜。

当晚,在上林苑庄园二楼的休息客厅中独自呆了很久,心情郁结之下给好友纳赛尔打了个电话。述说心中的愁苦。

她是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去约旦嫁给萨利-阿卜杜拉。

纳赛尔劝解道:“戴安娜,这个结果很糟糕。但是你现在回迪拜也于事无补。不如留在京城活动几天,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呢。”

戴安娜听从纳赛尔的建议在京城呆了一周的时间,但是事情没有任何的转机。她在京城拜访了几位朋友,他们一听要说服陆景,纷纷推迟。

周日傍晚,戴安娜带着艾丽莎、赛琳在餐厅中吃着晚餐。随机来到京城,一直在京城进行商业开拓的斯嘉丽也在餐厅中用餐。

“嗨,戴安娜,你还没有找到人说服陆先生吗?”有着一头漂亮亚麻色长发的斯嘉丽笑兮兮的招呼戴安娜落座,抿了一口红酒问道。

她是戴安娜的好友,对戴安娜来京城的目的很清楚。

戴安娜早就将随身的团队打发回国,只留了两名侍女陪着她。餐厅中是由上林苑服务团队提供的西餐。

“没什么进展。”戴安娜勉强的笑了笑,不愿意多谈,问道:“斯嘉丽,你开拓出了合作伙伴吗?”

斯嘉丽拿银质的叉子吃着吐司,道:“有几个商业伙伴有合作意图,我正在谈。晚上还要去一个酒宴。”

戴安娜点点头,“斯嘉丽,我明天一早就回迪拜。提前向你道别。”

“哦…”斯嘉丽有点吃惊,起身给了戴安娜一个拥抱,有些伤感的道:“祝你好运,戴安娜。我下回去迪拜会去看你。”

戴安娜嘴角动了动,挤出一个笑容,“谢谢。”

这时,戴安娜的手机突然响了。铃声“叮咚”的响着。艾丽莎拿起手机一看,兴奋的叫道:“殿下,陆先生的电话。陆先生的电话。”

“哦,快接。我来…”戴安娜激动的快步走过去,从侍女手中接过手机,接通了电话,快步往餐厅外走去。艾丽莎和赛琳连忙跟着离开,一脸的兴奋。

事情终于有转机了。

看着离开的主仆三人,斯嘉丽笑着摇摇头,心里为朋友感到高兴。对付着餐盘中的水果沙拉。

“哦,陆先生,你好。”明亮典雅的二楼小客厅中,戴安娜语气恭敬的说道。

这一个星期以来不断的失望让对此刻陆景的电话报以极大的希望。此刻,强压着内心的激动、兴奋、期盼。

“嗯,是我。”陆景轻轻的嗯了一声,说:“戴安娜,你那枚粉钻还在吗?借给我鉴赏几天。”

巨大的幸福击中了戴安娜,足足愣了好几秒。陆景的话不能简单的理解为字面意思,他正在表露出“宽恕”她的态度。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陆景会突然的改变主意。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戴安娜愣神的时候,电话里传来陆景问询的声音,“怎么,你已经送人了?”

“没,没有。还在我手中。陆先生…,我现在去送给你吧?”

“不用了,我现在去你那儿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