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12章 会见

第1612章 会见

“薇薇姐,这个阵仗是不是太大了点啊?这么多人我没法带进医院。”一行六辆豪车,最后一辆法拉利中,云吉祥扶着眼镜,英俊秀气的脸上满是担忧。

数一数,陆景一行就有10人,再加上高婉薇一行5人,一共15人,他怎么可能带得进圣克兰医院?

作为京城最好的私立医院,京城圣克兰医院在安全防护上非常重视,制度严格。他不可能带进15人探访病人。况且,还有向安溪负责的保镖团队守在父亲身边。

高婉薇清秀的笑道:“吉祥,不要担心。你只要带景哥、梦瑶姐一起进去就可以了。”

“啊…,薇薇姐,你不进去吗?”云吉祥诧异的问道。

“嗯。”高婉薇笑着摇摇头。陆景昨天晚上打电话给她,同意海益汽车获取10%股权的合作方案。她没必要进去听谈判的过程。她相信陆景的信誉。

只是,想起黎倾城对她隐晦的提醒。心里有微酸的感觉涌起来:陆景并不完全信任她。否则,黎倾城此时所担任的角色就是应该是她的。

不被人信任是可悲的。但是,她无法说陆景什么。

高家的资产因为陆景缩水了近100亿美元,这不是简单的几句就可以化解的恩怨。作为高家的二代子弟她不被陆景信任是情理之中。

云吉祥愣了下,觉察到高婉薇的情绪,侧身关心的道:“薇薇姐,你不高兴啊?”

“没有。挺好的。”高婉薇轻吐一口气,笑了笑。说:“吉祥,接着说见你爸的事情。”

云吉祥就是个喜欢砸钱泡妞的小男孩。在她这里自然是占不到便宜。接触的久了,倒是觉得他性情蛮不错的。而云吉祥自然的喊她薇薇姐。

“薇薇姐”和“薇薇”这个称呼所代表的想法可不太一样。

“哦---。薇薇姐,安溪要是知道我带人去看我爸,最多五分钟就会给我打电话。甚至更快。她对我爸的健康还是很关心的。”

关心?高婉薇心里暗叹一声:“傻小子。”她对云吉祥把安溪当梦中情人很不以为然。云吉祥还是缺点生活阅历呢。

不过,云波涛、云玉致、云吉祥、安溪这几个人的关系是糊涂账,各种纠葛,她不好置评。

想到这儿,高婉薇收敛心神,道:“五分钟足够了。云总只要和景哥见面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景哥会处理好。”她对陆景的能力十分信任。

“哦。好吧。”云吉祥点了点头。

京城圣克兰医院坐落在市远郊的小镇亚留镇上。行政隶属于京城的亚留镇街道整齐。一排排临街仿古风格的店面整洁、干净。冬季的下午,天阴沉着,街道上人不多。

顺着街道到第二个十字路口左转前行1000米便是京城市最好的私立医院,京城圣克兰医院。

京城圣克兰医院并不是在百度上打广告的私立小诊所,而是真正顶尖的一流医院。这里提供最顶级的医疗环境、最好的医疗服务。一些手术不乏世界级的名医主刀。

当然,收费也是最贵的。身家低于3000万的富豪不要想着进圣克兰医院的大门。因为,很有可能你出来之后会变成真正的“负豪”。

国外的医疗条件当然比国内好一些。然而,“故土难离”这四个字就说尽了一切。圣克兰医院主打的便是这一块的医疗市场。

云波涛今年58岁,身患绝症。已经几次给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终于下定决心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留在国内治疗。

圣克兰医院住院部的3号花园别墅病房中,云玉致将手中的康乃馨放在病床边,看着日益消瘦的父亲。强作欢颜的陪父亲说着话。

“玉致,在燕大学习感觉怎么样?不行,本科毕业后就出国留学。”

“玉致。越来越漂亮了,像你妈妈。”

“玉致。爸爸死后,你要好好照顾好你弟弟吉祥。世界上就只有你弟弟一个亲人。”

一句句的唠叨声中。时光缓缓的流逝。云玉致心中的悲伤难以抑制,竭力的让自己不要哭出来。坐在床头边握着父亲枯瘦得皮包骨的手掌,一一回答着父亲的话。

这时,保镖的领队张队进来,道:“云总,云小姐。云少爷带人来看你了。”

张队是一个很魁梧的汉子,黑黝黝的。说话直来直去,并没有想太多。

云波涛听到儿子来看望自己先是一笑,可是听到他带人来了,顿时又失望的闭上眼睛。

自从云图集团需要寻找战略投资者之后,云吉祥已经带了几拨大企业游说人员前来。只是,这些事情他已经全部交给安溪处理。他不胜其扰。说了几次,儿子嬉皮笑脸,拿他无可奈何。

云玉致霍的站起来,对张队怒道:“吉祥太不懂事了。尽把那些狐朋狗友往这里带。我爸要休息他不知道吗?”

张队看向云波涛。能决定是否不见客人的只有云总和安总。云玉致还不足以命令他。

躺在**的云波涛闭上眼睛收拾了一会心情,身-体的疼痛让他异常的难受,声音低沉的缓缓道:“老张,叫吉祥进来吧。把他带来的人拦在外面。”

“好的,云总。”张队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约莫五分钟后,在高婉薇面前丢了脸的云吉祥愤愤不平的嚷着走进父亲云波涛的豪华病房中。人还没到声音先到。“安姐,你害得我丢了个大面子。我带的不是狐朋狗友。啊…,姐,你在爸这儿啊?”

云吉祥愣了下,没想到撞到姐姐枪口上了。他还以为是安溪在父亲的病房里。

云玉致狠狠的瞪了云吉祥一眼,“吉祥…”

云吉祥讪讪的笑了笑。

“玉致。算了。吉祥,你来了。”云波涛不想深究。说:“你要叫安溪安阿姨。”又叮嘱道:“玉致,吉祥。你们以后要尊重安溪的意见。她跟了我七年,对云图集团上上下下的事情都很了解。”

安溪是他最信任的人,是他的托孤重臣。

云吉祥脸色一臭。他才不想叫安溪安阿姨。这会让他想起云图集团里不好的传言:安溪是父亲的女人。他最想叫的称呼是“安溪宝贝儿”。

云玉致冷哼了一声,没说话。

云波涛顿时有些头疼。他是打算死后让安溪掌控云图集团的权利。股权和红利都归云玉致姐弟。以他对安溪的恩情,安溪不会背叛他。

但是,儿大不由娘。女儿,儿子似乎都不满意这个安排。只怕他死后有要起波澜。他管得了身前,管不了身后。想着,心里有些伤感。说:“玉致、吉祥,你们今天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云吉祥没有达到目的哪里肯走,急道:“爸,今天带了一个重量级人物来看你,你无论如何都要见见。”

云玉致瞪弟弟一眼,“吉祥,不要夸大其词。爸,要休息了。”

“姐….,我….”云吉祥很郁闷的道:“我说的是真的。是和华财团的执掌者陆景。还有昆成汽车的董事长何梦瑶。”

云玉致惊讶的眨眨眼睛。陆景这个名字她听过。但是风在水说的时候给他打上的是另外一个标签:陆家的陆二少,风大少的对头。

云波涛无奈的道:“吉祥,爸爸在病中,你在朋友面前吹牛要有个界限。和华财团是什么财团?我听都没听过。昆成汽车是来谈合作的吧?人家给了你多少好处?”

云吉祥呐呐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处是:高婉薇答应陪他在汇海大酒店吃顿晚饭。他琢磨着能不能一亲芳泽呢。

一看儿子的样子。云波涛叹了口气,道:“吉祥,合作的事情。你让安溪处理。”

云吉祥一看今天没戏了,愁眉不展。看到一旁的姐姐云玉致若有所思,心中一动。说:“爸,你别不信我的话,你问问姐,你问她知不知道陆景?”

说着,对云玉致道:“姐,是高婉薇委托我的。”

这就是“威胁”了。高婉薇那天在商云市可是亲眼看到云玉致和风在水在一起。

云玉致不敢让父亲知道她和已经结婚的男人有染的事,狠狠的瞪了云吉祥一眼,在父亲征询的看过来时,说:“爸,陆景是京城里的大少。份量确实很重。吉祥在京城里混日子,得罪他的话,会很麻烦。 就是不知道他有什么事。”

云波涛琢磨了一下,道:“玉致,打电话叫你安阿姨过来吧。”说着,对云吉祥道:“你等会再去请你的朋友进来。”

云玉致没有兴趣给安溪打电话。因而,安溪在盛世俱乐部和庞滨、莫里森洽谈时接到的是张队的电话。

“好的,张队,我马上到。”安溪皱了皱眉,放下手机,从长长的深红色的沙发上起身:“庞总,莫里森总裁,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改天我们再聚。”

“安总,我送送你。”庞滨和来自美国芝加哥的风险投资人莫里森说了一声,送安溪出了包厢。

走在铺着厚厚的名贵地毯的安静走道中,庞滨道:“大嫂,什么事情这么急?莫里森先生会提供2亿美元的融资用于收购…”

云图集团资产100多亿,富力公司需要注资40亿获取35%的股份。这部分资金,他自然是拿不出来,需要引入外部投资者。

莫里森所领导的podc资产管理公司愿意提供2亿美元的贷款。最近来京城洽谈合作,刚刚三人在洽谈去云图集团实地考察的事宜。事情还没谈完,安溪却突然要离开。

安溪边快步走着边解释道:“云总的病房那儿刚打来电话。海益汽车的代表高婉薇通过云吉祥引荐陆景、昆成汽车的董事长何梦瑶和云总认识。庞总,我需要马上赶去亚留镇。”

庞滨一愣,海益汽车与昆成汽车搅合到一起意味着什么他当然知道,随即快步追上安溪,笑眯眯的道:“大嫂,不要着急。我陪你一起去吧。老大早就安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