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14章 谈合作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614章 谈合作

陆景要求在合资公司占有六成股份的理由有两个:第一,云图集团即将面临着动荡,他需要确保合资公司不受影响。

至于,云图集团为什么会动荡,在座的众人心知肚明:云波涛将死。

第二,昆成汽车拥有完善的汽车销售渠道,拥有游说政府实施电动汽车补贴的能力,拥有完备的汽车生产线、一大批熟练的汽车制造工人。

昆成汽车以这些资源入股,占有六成的股份,对只需要注入电动汽车技术的云图集团而言并不过分。

而假设云图集团自己选定代工厂、洽谈经销商,在三年之内t9的销量绝对没有通过昆成汽车的渠道销售得多。

当然,占股6成是昆成汽车的报价。云图集团也可以选择和其他的汽车厂商合作,听听他们的条件。也可以选择接受投资,自己缓慢的发展。

最终做决定的是安溪、云波涛。商人最终选择的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

安静的听陆景说完,安溪放下手中在a4纸上写写画画的中性笔。轻轻的抚着额前的刘海,很有少妇风韵。

不得不承认,昆成汽车的新方案足以打动云总。合资的方案没有触动云图集团的股权这一核心问题,规避了她和富力公司达成的协议。但是昆成汽车的要价太高了。

安溪和助理借助白纸商量了一会,然后看向若有所思的高婉薇,微笑着问道:“薇薇,海益汽车能给出什么样的报价呢?”

安溪这是鼓励海益汽车报出比昆成汽车更优厚的条件。挑动两方竞争,让云图集团获得最大利益。

至于富力公司,在昆成汽车提出新方案之后就已经出局。富力公司是纯粹的投资公司。

但是,安溪溪哪里知道六大世家现在和陆景的关系呢?她从风在水、庞滨口中听到的陆景的形象是陆二少的形象。根本就没有说过陆景在商业上的事宜。刚才庞滨不是直接叫陆少吗?

高婉薇俏丽的脸上泛起苦笑,“安总,我就不出价了。”高家上下对于是否注资云图集团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她可不敢得罪陆景。

只是,昆成汽车的新方案到底是把她给涮了。现在最有可能是云图集团分别与富力公司、昆成汽车合作,把她给丢到了一边。

高婉薇的回答让安溪始料不及,漂亮的眼眸微微动了动,劝道:“薇薇,你不再考虑下?”。

高婉薇通过白唯、高丽莹请她吃饭时对注资云图集团可是很有兴趣。为什么现在意兴阑珊呢?

高婉薇苦涩的摇摇头,拒绝道:“不了。”她心情很沮丧,白忙活了这么些天。

安溪突然有些明白了。她把昆成汽车、海益汽车、富力公司召集到一个会议室中商谈实在是一个败笔。她的谈判对手陆景远超过她的想象、认知:

庞胖子忍气吞声,高婉薇不敢谈条件。

想着庞胖子来的时候说他有底牌,安溪双手拢在会议桌上,想道:现在大概没有必要执行了吧?心中衡量了几秒,说:“陆总,我们现在谈细节吧。”

选择在会议室谈,是因为她要对庞滨、他身后的风在水视之以诚。从而保证她和风在水、庞滨达成的协议顺利执行。

陆景正与何梦瑶小声的说着话,笑着道:“行。麻烦安总让人通知我的助理过来。”他没有兴趣与安溪就繁琐的合同进行谈判。

安溪吩咐了一声,身边的一名助理立即打了电话。

高婉薇和高丽莹商量了几句,说:“安总,景哥,你们谈吧,我们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先走了。”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会议室中响起:“慢着。”云玉致放下手中的手机,上面有庞滨给她发的短信,看向安溪:“安助理,我不同意云图集团与昆成汽车合资。”

庞滨心里嘿嘿笑了几声。

看似云图集团与昆成汽车合资不影响他和安溪之间的协议。但是,云图集团肯定需要把重要的电动汽车技术团队、专利作为资产注入到合资公司中。

那他费尽心思拿到云图集团35的股份又有什么用?他的计划是吞并云图集团,然后分拆资产上市,然后拉高股票,卖出股票获利。

这一整套的流程他驾轻就熟,渠道畅通。然而,资本市场青睐的是云图集团研发的新电池技术。没有这一重要的技术,他怎么炒作、操作?

安溪微微皱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柔和一些,“玉致,不要闹小孩子脾气。”

“我没有闹孩子脾气。”云玉致扬声说道,“我以云图集团继承人的身份,不同意合资。”

安溪头疼的揉揉额头。她最烦云玉致无理纠缠。大学都还没有毕业的学生懂什么?

她是从那个阶段过来的。自以为没有什么都懂,实际上眼高手低,肤浅至极,什么都不懂。

正准备走的高婉薇、高丽莹留下来关注事情的发展。高婉薇有些诧异云玉致的态度。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她说话的份啊。云图集团当家作主的可是云波涛和安溪。

安溪道:“玉致,你反对的理由?”

云玉致冷哼一声:“安助理,理由你心知肚明。云图集团的核心资产便是电动汽车的电池技术,如果合资公司,正好遂了你转移资产的心思吧!”

安溪气极的笑了,“云玉致,这就是你的智商?合资公司的股东是以云图集团的名义入股,我怎么转移资产?你告诉我。”

云玉致反唇相讥:“安溪,难道你不在合资公司任职?这中间上下其手的机会多着呢。”

安溪批驳道:“可笑至极。云总怎么会有你这样自私、狭隘的女儿?愚蠢如猪。行了,我不屑于和你争辩,让云总做决定好了。”

说着,站起来道:“陆总、何总、庞胖子、吉祥,你们跟我来。去云总的病房谈。”

庞滨急道:“安总,你等等,我和陆少说几句话。”

陆景和何梦瑶俩正淡定的看安溪和云玉致“唇枪舌剑”。安溪的立场显然是和云波涛一致,倾向于与昆成汽车合作。这是正确的选择。要协调的只是占股的问题。

而云玉致的担忧,完全是不信任安溪导致的。别说合资会转移资产,以安溪现在手中的权力,要占云图集团一点便宜云玉致又岂能拦得住?

陆景笑笑,“哦?你说。”

庞滨道:“陆少,云图集团迟早是云小姐的,她既然不同意与昆成汽车合作,你又何必强求。合资公司谈判都得几个月,到时候股权变更,合作就泡汤了。何必白折腾。”

会议室中响起一阵低声的惊呼。现在谁都看得出来庞滨和云玉致的立场一致。

安溪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庞滨和云玉致,眼神来回的从两人身上扫过。她了解的情况比其他人要多一些。云玉致的发难很有可能是庞滨指使的。

但是,为什么庞滨的态度会是如此?

安溪猜不到庞滨内心中对云图集团真正的打算。

庞滨的说辞在陆景看来是可笑的,他怎么可能受庞滨的威胁?玩资本游戏,风在水和庞滨在他面前都是小学生。洒然的道:“我可以请云总、安总加快合作谈判,早点把合资公司确定下来。

哦,庞总,你不会下毒吧?你可是有前科的。”

陆景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众人都听得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这句话立时让会议室中的气氛变得紧张。刷刷几道目光愤怒的看向陆景,继而又怀疑的看向庞滨。

安溪身边的助理、保镖中忠于云波涛的人很多。

庞滨讪笑道:“陆少说笑了。我只是建议陆少不要与云图集团合资而已。我这里有个消息或许陆少很感兴趣。

陆少的小弟谢少和洛某的事情现在在京城满城风雨。据说洛某已经报案。要是谢少是强-奸的话,至少要判上几年。这事儿舆论很关注,怕是没有内部操作的空间。嘿,陆少怎么看这件事?”

“谢晋文的事情果然是你们搞鬼。”陆景的眼神忽而的变锐利,“庞滨,你在威胁我?”

陆景一发怒,庞滨心里便在打鼓,但是事到临头还得和陆景抗下去,道:“不是。是在做一个交换。陆少,京城里都知道谢少是你的小弟,你要是护不住他……”

陆景哂笑道:“谢晋文没有犯法,我护他干什么?庞滨,一份视频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这年头靠裸-照、视频敲诈的不少。说不定过几天案情会有反转。”

庞滨脸色微微一变,他没想到陆景的态度会如此的强硬,老大给的底牌翻出来之后似乎并没有起到作用,不死心的道:“陆少,你确定?”

陆景讥笑道:“我非常确定。”说着,不再理庞滨,对安溪道:“安总,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安溪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陆总,我改变主意了。既然,云玉致强烈反对,我们改天再谈吧。云总需要休息。我们就不去打扰他了。”

安溪的表态让事情顿时向另外一个方向变化——昆成汽车提出的合资方案流产。

安溪的态度突然转变让众人大吃一惊,纷纷诧异的看着她。刚才安溪和云玉致的争吵,谁没看到?怎么会突然这样变化。谁要是相信是因为云玉致的原因,谁是傻子。

高婉薇更是惊讶的张着嘴,能吞一个鸡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