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15章 局势诡谲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615章 局势诡谲

何梦瑶惊讶的看看安溪,见她秀美的脸上没什么异常,只是有些疲倦的样子。便看向陆景。她有些想不透这是怎么回事。

陆景猜到安溪的态度变化应该是因为庞滨的态度而起了变化,轻轻的拍了拍何梦瑶的手背。

就在这时,陆景的助理墨静雯、余乐、郁扬、白唯等人走进来。会议室里变得有些拥挤。

“哈…”庞滨得意的打了个哈哈。陆二少声名赫赫又如何,还是吃了个闷亏。注资云图集团的关键人物是安溪。

墨静雯蹙眉,走到陆景身边轻声问道:“陆景…”会议室内的众人根本就不像是要谈合同的样子,都乱糟糟的准备离开。她看得出来气氛有点不对劲。

“静雯,没事。”陆景对正准备带着助理、保镖离开的安溪喊道:“安总,你的决定太草率了。如果我能说服云玉致小姐呢?”

安溪微微皱眉,她把改变主意的责任推给云玉致只是“恶心”一下云玉致而已。

你不是要拒绝云图集团与昆成汽车合作吗?好啊,我顺你的意思。你不会反对了吧?

云玉致确实没有办法反对。这会儿心里腻歪至极。她也在猜测安溪突然转变态度的原因。

安溪回身,看着陆景道:“陆总,我有点累了,有什么事情,改天再约时间谈吧。”

陆景眼神锐利的盯着安溪的眼睛:“安总,我和高婉薇很熟悉。我想你应该会给我一个说服云小姐的机会?”

陆景的话意有所指,会议室里准备离开的庞滨、高婉薇、高丽莹、云玉致、云吉祥等人都看向了安溪、陆景。

安溪秀美的容颜上浮起凝重的神色,缓缓的道:“陆总,我们去旁边的房间里单独谈吧。”

又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出现如此诡谲的局面,需要从一件事情说起:安溪是风在水的情人的事情很隐蔽。和华的商业情报中并没有查到这件事。

因而,陆景的助理墨静雯、余乐、季婉彤等人都不知道。陆景与何梦瑶是高婉薇告知的这件事。高婉薇知道这件事是风在水的前妻高丽莹推测的。

何梦瑶、高婉薇隐约怀疑安溪的态度变化和庞滨表态有关。她们的智商都是一流,安溪的态度如此生硬的转折怎么可能联想不到庞滨身上呢?只是,不敢确定而已。

因为,这有两个疑点。第一:刚才众人亲眼所见安溪和云玉致的私人关系恶劣。安溪基于何种动机会附和云玉致的意见?

第二:庞滨与安溪之间确定有某种默契,甚至是利益关系。因为庞滨是风在水的白手套,而安溪又是风在水的情人。正常人的智商都能想得到。

但是,庞滨阻止云图集团与昆成汽车合资,暴露出的意图就有些令人遐想了。他到底是想云图集团继续亏损还是盈利?他心里是否将云图集团当做他的私产?

在座的都是商场上摸爬滚打的人精,或者是高智商的精英。谁没有亏过人,谁没有被人亏过?

安溪如果能想到这一点,她为什么还要附和庞滨的意见?

因而,何梦瑶、高婉薇会对安溪的态度感到奇怪、惊讶。

陆景和安溪去了旁边的房间单独密谈。会议室中,何梦瑶轻声给妹妹何梦明、明雪、墨静雯、余乐、季婉彤、郁扬、江秋若说着刚才的情况。高婉薇和高丽莹低声交谈着。

云玉致与云吉祥、庞滨凑在一起说话。安溪带来的六七名助理在一块交流。

能不能想到如此诡谲局面中更深处层次的东西是考验人智商的时候。是智商碾压别人,还是被别人碾压?这就要看各自的水平、掌握的信息量了。

有的人能想到。有的人注意力完全被陆景和安溪的密谈吸引住。陆景要求安溪同意他和云玉致商谈。但安溪却要亲自和陆景谈。这什么情况?

用于给专家会诊的小会议室隔壁是提供给专家们休息的贵宾室。陆景跟着安溪进入奢华舒适的贵宾室中。安溪打开客厅正中吊顶上瀑布式、华丽的长方形壁灯。贵宾室中立即变得明亮。

“陆少,请坐吧。”安溪做个手势,邀请陆景入座。贵宾室中摆放着四张宽大舒适的方形真皮沙发,复古的色彩,典雅富贵。

陆景注意到安溪在称呼上的变化,笑了笑,坐到了沙发上,淡然自若。局面上,他占据的主动。

因为,安溪听明白了他刚才的潜台词:他通过高婉薇知道安溪是风在水的情人。假设这个消息由陆景说给云玉致听,再给云波涛知道,对安溪而言意味着什么呢?

安溪低头沉默着,十几秒后,神情复杂的道:“陆少,有些事情我不想辩解。如果你拿这件事威胁我,反过来,庞胖子同样可以拿这件事威胁我。

你可以通过高婉薇、云吉祥接触到云总。庞胖子可以通过云玉致接触到云总。所以,请你开出一个合适的条件吧。但是,要我同意与昆成汽车合资这个条件不行。”

陆景点了点头,温和的道:“我理解安总的苦衷。”

他猜测安溪的态度变化是因为庞滨引起的。果不其然。这倒不是说陆景的智商优于何梦瑶、高婉薇,而是因为作为男人,陆景确信风在水能同时“搞定”安溪、云玉致。黎倾城当时就听出陆景调侃风在水的话中的欣赏之意。

至于,安溪是否看破了庞滨潜在的意图,陆景还需要进一步了解:安溪是否具备这样的能力?

从内心里的直觉来说,陆景判断安溪应该是觉察到了。和云波涛的见面只有短短的一会,但是他看得出来这位一手开创云图集团的男人眼力、气度、胸襟都是一时之选。

云波涛看重的人,不应该是一个无能之辈。

安溪愣了下,她已经做好被陆景敲诈的打算,但是陆景却说理解她的苦衷。美丽的眼眸盯着陆景,说:“陆少,你这是几个意思?”

陆景摆摆手,“安总,你大可放心。我不会把你和风在水的事情告诉云总。云总在生命最后的一段时光不应该受到这样的打击。”

安溪讥诮道:“可是,你刚才已经准备告诉云玉致了。”

陆景笑笑,“安总,我想你没有明白一件事情。云玉致对她父亲的爱,不会比你少。”

云玉致就算从自己这儿得到了消息,她也不会告诉云波涛。她不可能让她父亲在晚年还遭受如此沉痛的打击。背叛,是很沉重的字眼。特别是女人对男人的背叛。

安溪沉默了足有两三分钟,说:“陆少,你的意思是庞胖子也无法拿这件事来威胁我?”

陆景微微颔首,“安总,你的‘危机’实际上是解除了。”他不会拿这件事要挟安溪。庞滨无法拿这件事要挟安溪。

“陆少,这话过了。”安溪对陆景这番话很不满,淡淡的道:“你刚才要求的可是说服云玉致。”

她本来没有想明白陆景如何说服云玉致,现在倒是明白了。陆景准备将她和风在水的关系告诉云玉致。

陆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我想要云玉致支持我的意见,让她和风在水决裂是最快的途径。”

安溪和风在水的事情很隐秘。安溪知道云玉致是风在水的情人。但是云玉致却不知道安溪也是风在水的情人。

云玉致但凡有点脑子就会明白她和安溪同时被风在水“拿下”,而风在水又通过富力公司获取云图集团大量的股份意味着什么?——云图集团的实际上会是风在水的。

云玉致和安溪是互相知道彼此的存在的反应会截然不同。因为云玉致是云图集团的所有者,而安溪只是云图集团的职业经理人。这是身份所决定的。

听到陆景的话,安溪又沉默了一会。她完全明白陆景的意思。但是,她对陆景有点恨得牙痒。

因为,陆景如果估计错误——云玉致告诉了云总,她和风在水的关系——陆景没有任何的损失,而她的世界将会崩溃。

陆景也不是什么好人。

陆景没有打扰安溪的沉思,他没有兴趣介入云家内部的感情纠葛。他的目的有两个:第一:让昆成汽车成为云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获取其20-40的股权。

第二:让云图集团与昆成汽车合资运营电动汽车项目。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说服安溪改变态度。

安溪整理了思路和情绪之后,已经是十几分过去。安溪有些头疼的问道:“陆少,你还是要求我同意与昆成汽车的合作?庞滨和云玉致不同意。”

陆景微笑着点头,“安总,你觉得庞滨不同意的原因是什么?薇薇应该告诉过你庞滨往昔的劣迹和手法。”

安溪窈窕俏丽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她知道那对云图集团而言意味着什么,强调道:“陆少,我不会允许出现那样的情况…”

陆景笑了笑,看着安溪秀美的脸庞,明丽的眼眸,不说话。安溪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颓然的靠在沙发上,用手掩着脸,道:“陆少,我至少能拿到我应得的那一份。”

“哦?那风在水给你开出的条件是什么?说来听听,我可以给予你更优渥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