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16章 再见云波涛

第1616章 再见云波涛

安溪对陆景知道庞滨背后是风在水没有感到奇怪,犹豫了一会,说:“云图集团20%的股权,云图集团总裁的职位。”

“背叛”云波涛让她的内心时刻都处在煎熬之中。当她得知风在水和云玉致有染之后,她已经决定不再纠结:结束和风在水之间的情人关系。

现在与风在水、庞滨的合作是基于利益。她想看看陆景能给出什么样的开价。

陆景似笑非笑的的看了安溪一眼,说:“安总,要20%的股权比例有些高了。”

安溪在云图集团的地位很重要,但是职业经理人在大型企业中的股份占比比例少有超过5%的。

安溪白腻的俏脸上浮起几许羞愧的粉红色。诚然,不管她对云图集团有多么大的功劳,获取价值约20亿的20%的股权是很过分的要求。

安溪辩解道:“我漫天开价,但风在水没有还价。所以,就达成了这个协议。”

陆景笑着摇摇头,道:“安总,我给你的条件是合资公司10%的股份,合资公司的总裁职位。”

安溪微微蹙眉,“陆少,恕我直言,你这个条件并不足以让我改变主意,同意云图集团与昆成汽车合资。”

陆景却是笑笑,自信的道:“安总,你认为云总去世之后你能在云图集团过得舒坦?我看云玉致对你的意见很大啊。不出意外的话,云总的股份都会转到她名下。一个没有大股东支持的总裁能做多久?”

安溪道:“所以,我要求富力公司支持我担任云图集团总裁的职位。我自己能拥有20%的股份。加上富力公司35%的股份就足以控制董事会。”

陆景淡然的道:“你就这么确定风在水会支持你,而不是支持云玉致?”

从纯粹的男人角度而言,有着妩媚少妇韵味的安溪肯定更有味道。然而,不可忽略的是云玉致21岁。安溪29岁。云玉致可比安溪水嫩得多。

安溪和云玉致各有千秋。这要看风在水的个人偏好。

安溪哑然失声。她都已经决定终止和风在水的关系,到时候风在水肯定偏向云玉致。她并不奢望她和云玉致的关系能够改善。

想了想,安溪坚持的道:“陆少。这是写在合同上的条件。”

“写在合同上?你签字了?”

“嗯。”

陆景无语的拍拍额头。他没有想到安溪居然会给庞滨留下这么大的一个把柄。爱情会降低女人的智商啊!

陆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得改变他的计划了。仅仅是给安溪开出优渥的条件还不够。略微想了想,陆景低声问道:“安总。你对庞滨意图有没有察觉?”

安溪心里微微一动,沉吟了会,说道:“什么意图?”

陆景双眼锐利的看着安溪秀美精致的脸蛋,安溪有着一张素净漂亮的鹅蛋脸,五官精致、妩媚,双眼皮,明眸出众,“安总。如果庞滨将他手中的合同公诸于众,你觉得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安溪作为云图集团的总裁助理,却与引进的战略投资者达成获取云图集团股份的协议。这是十分恶劣的行径。通常会被冠以“勾结内外”、“谋其私利“等形容词。

一旦公布,她的职业经理人之路就到此为此。云图集团容不下她。其他公司也不会再聘请她给她工作。没有公司愿意聘请一个没有职业操守的人。

安溪愣了下,陆景的这个问题是她内心中一直回避的东西,沉默的了几分钟,说:“陆少,风在水不会采取这么下作的手段。”

这话说得她自己都不怎么信。高婉薇曾经请她吃过饭,高丽莹、白唯都证实过庞滨劣迹斑斑。风在水能不知道庞滨的所作所为?

安溪内心深处对风在水做了“美化”。她以鸵鸟的心态回避了这个问题。

作为被云波涛看重的人,安溪的智商、能力都高人一等。协议是她很早就签署的。后果是什么她很清楚。

陆景无语的拍拍额头。说道:“安总,你要这么说,我无话可说了。你确定你认真的思考过庞滨的事迹?庞滨入股的每一家民营企业都没有逃过被吞并、分拆的悲惨结果。云图集团同样拥有你的心血。你忍心看到它被庞滨毁掉?”

安溪要辩解,陆景打断她的话,质问道:“安总,如果庞滨以公布这份合同为要挟,要求扩股增资直至最终控股,你有拒绝的勇气吗?”

陆景打破安溪的幻想,将所有的问题都摆到了桌面上。这份合同是控制安溪的关键文件。等富力公司入股云图集团之后谋取控股权,安溪就只能是一条黑路与庞滨走到底。

看着陆景锐利、睿智的眼睛,安溪觉轻轻的叹口气。“陆少,我确实没有勇气拒绝。身败名裂的后果我承受不起。但我会和风在水沟通。在和你商谈之前。我并没有想过违背与庞滨签订的协议。你说的是最极端的情况。”

陆景笑了笑。安溪这是死鸭子嘴硬。

其实,安溪不松口的态度更加印证了她内心对庞滨公布这份文件的忌惮。

“安总。我理解你的顾虑,我们换一个思路来看这件事吧。”陆景话锋一转,“我有一个提议,安总可以听听……”

他的目的不是要强迫安溪认错,他可没有管她闲事的心情,他要的是安溪同意他的建议。

陆景和安溪密谈了约一个小时才重新回到会议室中。乱糟糟的会议室立即安静下来。安溪宣布道:“陆少的提议我无法决定,让云总来决定吧。”

安溪让陆景、庞滨、高婉薇、云玉致和她一起去隔壁病房中见云波涛。

陆景对何梦瑶等人微微笑了笑,给了一个安心的眼神。跟高婉薇一起走出会议室。

铺着名贵地毯的走道中,庞滨落后了众人半步,走近安溪,淡雅的幽香传来。低声问着道:“大嫂,这怎么回事?”

安溪无奈的道:“陆景拿我和水哥的关系威胁我。我告诉他,你同样知道这层关系。但是陆景坚持。我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让云总来做评判。让云总否决他的方案,他也就死心了。”

庞滨恍然的点点头。

只是。这话听得味道有点怪。什么叫我也知道这层关系?我会拿这个威胁你吗?太低级了。你的合同可是在我手中。当然,这要看老大的意思。

“大嫂,要不要紧?云总态度…”

“不要紧,我会说服云总的。”

安溪和庞滨说话的时候,陆景也正在和高婉薇边走边聊。

高婉薇身姿娇小,穿着翡翠蓝的韩版针织套装,走到中柔和的灯光落在她白皙剔透的肌肤上,有着幻丽暖冬的色彩。

高婉薇娇俏的笑着道:“景哥。我完全是就陪太子读书的角色,安总喊我来干什么?”

陆景笑笑,说:“薇薇,你心里对我有怨气啊?不过,也要对我有信心。我会履行给你的承诺。”

高婉薇看着陆景那双温润的眼睛,里面是真诚和自信。展颜微微一笑,清秀而知性的韵味流泻出来,“景哥,我相信你呀。”

局面现在很诡异。她判断不出来到底怎么回事。但是,她除了相信陆景还有别的选择吗?

安溪等人进入云波涛的病房中。正在卧床休息的云波涛极其诧异。他以为安溪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云玉致给父亲垫高枕头。云波涛语气虚弱的问道:“小安,怎么回事?”

安溪优雅的迈着步子,坐在云波涛的床头。看到他如此的憔悴,心里有些黯然,说道:“云总,陆总的合资公司方案…”

将陆景提出来的方案汇报了一遍之后,说:“云总,我认为陆总的要价过高了。但是,陆总坚持他的意见。而玉致和庞总都不认可与昆成汽车合资的方案。我没有办法统一大家的意见,只能请云总你来决断。”

云波涛内心是倾向于与昆成汽车合资的。安溪明显领悟了他的意图。

当然,要价过高这种事是安溪的阅历不够。如果陆景真的是和华财团的掌舵人。那么,合资以二八开的比例他都接受。搭上陆景的线何其重要!

云波涛脑子里的念头一闪而过。问道:“玉致,你反对的原因是什么?”

云玉致自然不可能当着父亲的面说担心安溪转移资产。在来的路上就想好说辞,“爸,我希望云图集团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慢慢的发展。t9是你的心血。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

云波涛微微点头,不置可否,问庞滨,“庞总,你的意见呢?”

庞滨道:“云总,云图集团与昆成汽车合作需要注资核心的电池技术。富力公司即将成为云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我们不希望自己的利益受损。”

云波涛还没有表态,陆景笑着道:“庞滨,你这个战略投资者管得未免宽了些。你以为你是云图集团的控股股东吗?云总,庞滨恶行累累,你可以和朋友打听下。

要是我们昆成汽车成为云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我们肯定不会对云图集团指手画脚。”

云波涛心中微微一动。他一开始不愿意相信陆景的话,是因为要相信安溪。

但是,他猜测到陆景的身份不一般。以陆景这个层级的人物不可能对他说假话的。云波涛有些踌躇。

庞滨大急,没有刚才在会议室中得意,说:“陆少,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只是就事论事。你为了竞争,采取诋毁我人品、道德,手段实在卑劣。”

云波涛习惯性的看向安溪。安溪低声道:“云总,如果你无法决断的话,我建议遵循玉致的想法。她是未来云图集团的掌舵人。”

庞滨心中一喜。有安溪这番话,云波涛心中的天枰应该会偏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