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118章 两份资料

第16118章 两份资料

圣克兰医院住院部3号别墅的病房中恢复了安宁。云波涛紧闭着双眼休息。他时日无多了。安溪在床-头陪着云波涛。

病房中很安静。时光静静的在花瓶中金黄色的康乃馨散发的香气中流淌。

安溪静静的回想着她进入云图集团七年时间的旅程。很少有人知道,她在大一的时候就遇到了云波涛。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

突然,云波涛闭着眼睛说道:“小安,回头把富力公司的资料整理一份给我。”

安溪心里跳了一下,果然被陆景猜中,柔顺的道:“好。”

陆景说服云波涛同意合资之后,又与高婉薇达成合作的协议。但是他还不能出发前往棕榈滩,还有一件事没有完成:让昆成汽车成为云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

这件事与何梦瑶、郁扬无关。昆成汽车的团队很快便与云图集团展开合资谈判。

陆景要做的事情是等待。他已经和安溪谈好。圣诞节之前应该会有结果。

燕湖家园的书房中,陆景站起身眺望着黑暗中的夜色。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明雪手里》【拿着香气四溢的咖啡,明媚的走进来。

安溪的办事效率很高。她很快就收集好了庞滨的资料。厚厚的一叠,涉及到庞滨的家世、亲戚关系、上学的履历等等。

22日晚,盛世俱乐部的包厢中,安溪将手中的材料递给返回京城的风在水看。“水哥,这是我收集的资料。你看看后,我拿给云总看。”

“嗯。我看看吧。”风在水喝了口酒,开始翻阅这份资料。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已经听庞滨汇报过。他立即请假回了京城。

然而,频繁的请假,不管是出于何种理由,造成的影响很不好,他已经感觉到极大的不便。

要快点“干掉”陆景啊。

风在水很快就看完了庞滨的资料,很多事情,他很熟悉。所以一目十行。“还有点问题。这假得太明显了。人无完人嘛。还是加一个胖子运作的案例上去吧。”

一旁的庞滨讪讪的笑了笑,“好吧,老大。”材料他是看过的。自然不愿意自己的污点给别人知道。

庞滨拿着材料出去修改。风在水拿起酒杯轻轻的和安溪碰了碰,心中对她的怀疑尽去。

要知道,昆成汽车与云图集团的合资让他、胖子都有些怀疑安溪做了手脚。现在,安溪坦诚的将收集的资料拿过来,有些手段就没有必要用了。

“铛”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回响着奢华的包厢中。安溪优雅的持着玻璃酒杯,一饮而尽。俏丽的脸蛋上浮现起一抹微红,妩媚无端。

风在水目光炙热的打量着安溪。容貌精致,有着少妇的性感妩媚韵味。包厢中开着暖气,安溪脱下外套就穿着粉色的圆领毛衣,酥胸挺翘。凸凹有致。

“小安。今天晚上留下来?”风在水忽而有点想要她。最近安溪对他有些疏远,这反而让他兴致勃勃。

安溪轻轻的摇摇头,“水哥。我今晚要去医院。材料要交给云总了。我会留下陪他。”

风在水盯着安溪,见她明丽的眸子中一片坦然。有点明白了,说:“小安。你还怪我和玉致有关系?”

安溪喝了口酒,自嘲的道:“水哥,我有点老了。”

这就是怪咯。风在水握住安溪的手,道:“小安,你在我眼中是很有魅力的女人…”话没说完,庞滨拿着修改后的资料兴冲冲的进来。

安溪不动声色的抽出自己的手。陆景以为她和风在水有很深的感情,或者是爱情,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圣克兰医院住院部3号别墅病房中。

例行检查之后,病情依旧,不出意外,三个月之后云波涛就会与死神见面。

“小何,没事,不要紧张。”云波涛坦然的伸手让白衣护士将针管插进他密密麻麻满是针眼的手臂中。这是维持他生命的葡萄糖,他已经丧失消化食物的能力。

“好了,云先生。”护士小何打好针,收好医药用具,心里对云波涛充满了敬意。她在医院有五年,见过太多的生死。很少有人这么坦然。

小何离开好。云波涛拿起安溪送来的资料看起来。安溪吃饭去了,一会再过来。十分钟后,云波涛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安溪送来的资料基本都是庞滨的好话。这与他想的不一样。

陆景的话难道是空穴来风?如果是这样的话,他需要重新审视与昆成汽车的合资。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是安溪在欺骗他。

云波涛脸色变得尤其难看。无论哪一种情况,对他而言都是难以接受的结果。前者,是对他判断的否定。后者,是对他的背叛。

“只有等小安回来再问问她了。”

“爸,我来了。”云吉祥推开病房的门,见父亲独自一躺在病**看文件,安溪不在病房中,顿时心里松了一口气,“爸,我有份资料给你看。”

看到儿子,云波涛心情好了点,好笑的道:“吉祥,你又搞什么名堂?”

吉祥的性子有些毛躁,因此,他想在死后将云图集团交给女儿。

“爸,你不要老眼光看人啊。”云吉祥走到父亲的病床边蹲下,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他,“爸,我听安姐说要将富力公司引进为云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我找朋友打听到一些资料,你看看。”

“哦?”云波涛诧异的接过儿子递来的资料,越看脸色就变得越难看。儿子提供给他的资料是关于庞滨的,与安溪提供的内容完全相反。

简单的来说,安溪版的庞滨是一个有过过错。但是痛改前非的好人。而云吉祥版的庞滨是一个无恶不作,掠夺成性的人。

他的公司都是空壳公司。注资云图集团的40亿资金还是通过多方筹集的。这样的资金怎么可能长期持有云图集团的股份。满足战略合作者的需求?

云波涛的呼吸都急促了:安溪对他不忠,隐瞒了很多东西。云吉祥忙道:“爸。你没事吧?要不要叫护士过来?”

他脑子里响起高婉薇对他说的话:吉祥,你是不是喜欢安溪?你将这份报告递给你爸,然后这么说…,安溪日后肯定会感激你。

“不用。”云波涛竭力控制着呼吸,脸色潮红。

这时,正好安溪推开门进来,“啊…云总,你怎么了?护士,护士…”安溪要去按铃。云波涛制止了她。“小安,不用了。我有话和你说。这是吉祥打听到的消息,你看看吧。”

云波涛将手中的资料递给安溪。安溪翻了翻,脸色顿时一变,懦懦的道:“云总…,我…”眼泪慢慢的流下来。哀婉忧伤。

“小安,我没想到你…”云波涛说不下去了。心疼至极。疲倦的闭上眼睛。

云吉祥连忙道:“爸,这不怪安姐,她有苦衷啊。”

云波涛睁开眼睛看着云吉祥。心里升起希翼。他不愿意接受安溪背叛他的事实。

云吉祥道:“爸。我姐和人在谈恋爱。庞滨是那人的好朋友。安姐不敢拒绝庞滨的要求啊。”

“放屁,我还没死呢。”云波涛一下坐起来,情绪激动,“吉祥。你打电话叫玉致过来。搞什么名堂。”

云吉祥一溜烟的出去,临走时看了安溪一眼。安溪正好对他感激的笑了笑。一瞬间,云吉祥仿佛浑身的毛孔都张开。爽到极点。脚步飘飘飘的出了父亲的病房。

哦也。搞定。薇薇姐,我爱你。

“小安。对不起…,我脾气太暴躁了。”云波涛低声向安溪道歉。看着低头哭泣的安溪。心疼的紧,这是人生最后陪伴他的女人啊,“小安,你原谅我一次。”

安溪略微侧过身,低声抽泣。

云波涛无奈,继续低声下气的向安溪道歉。

女儿云玉致和安溪的矛盾根源在股份上。他的股份不可能留给安溪。大部分都会留给女儿,给安溪的是极少的一部分。这是他对不起小安的地方。

但是,他没打算改遗嘱。

病房中的交流持续着。

云玉致接到弟弟云吉祥的电话时正在家中,薄薄的睡衣勾勒着她迷人的身体曲线。浑圆挺翘的一对白-乳在白色的睡衣下若隐若现。

卧室相连的浴室中水流声哗哗的响着。风在水裹着大浴巾随意的走出来,英俊成熟的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玉致,今晚我要和你好好的玩一个晚上。”

云玉致放下手里的手机,歉然的道:“风哥,我弟给我打电话了。我马上要去我爸那里。”

风在水顿时愣住。尼玛。我裤子都脱了啊。

12月23日,云图集团董事会取消了与富力公司的合作,转而与昆成汽车洽谈战略投资协议。云图集团拟出售30%的股份给昆成汽车。昆成汽车推荐海益汽车接手10%。

相关的合作协议立即传遍了整个汽车行业。昆成汽车进军电动汽车市场让有的人欢喜,有的人发愁。

而京城的商圈中、世家子弟中,知道内幕的人对这个剧情的反转感到不可思议。庞胖子的名声虽然很差,但是他背景很强大,看中的公司就没有能逃脱的。

更别说云图集团的创始人云波涛即将死去。

很明显,在陆二少和风大少新一轮的较量中,陆二少取得了胜利。大家该怎么站队,想也知道。

昆成汽车和云图集团谈判的事宜陆景并不参与。最近几天的时间,他在京城里陪着娇妻、红颜们。惬意而悠闲。

富力公司出局,陆景的事情便已经完了。他已经布好棋子,庞滨即将面临着大麻烦。他没必要在京城等下去,准备过完圣诞节后就去棕榈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