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19章 安溪

第1619章 安溪

“老大,这回我的麻烦大了,你一定要帮我。”电话里传来庞滨惊惶的声音。

“胖子,什么麻烦?”嘉南俱乐部的奢华套房中,风在水醉意熏熏的揉着脸庞问道。身边的一名冷艳的漂亮女人嘴角带着一抹微笑缓缓的添着酒。她是星光传媒的一线女星。

风在水请了一周的假,可以在圣诞节之后返回部队。他在京城的女人当然不只有安溪、云玉致。

“老大,是这样的…….”庞滨语速飞快的给风在水说他遇到的问题。

云图集团体量庞大,资产足有100多亿。按照原定计划,富力公司成为云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持有35%的股份。为此,富力公司需要对云图集团注资40亿。

而庞滨手里的资金撑死了只有十几亿。因此,他对外募资。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在来自美国芝加哥的风险投资人podc资产管理公司的ceo莫里森。

莫里森愿意提供2亿美元的贷款。这笔为期2年的贷款利息超低,只有1%。但是,庞滨和他签署的是对赌协议。

现在富力集团无法成为云图集团的股东,所导致的结果便是庞滨需要赔偿莫里森4亿美元。

“老大,莫里森刚从我这儿离开,这个该死的美国佬威胁我说如果不履行合同就到法院告我。”

“法院?胖子,他想在那个法院告你?”风在水笑呵呵的反问一句。

庞滨知道风在水的想法,在国内打这个官司他们稳赢,郁闷的道:“纽约洲高等法院。”

风在水愣了下。随即笑骂道:“玛德,那就让他告去。告赢了他也没办法执行。”

庞滨再叹一口气。“老大,我当时是拉华橙基金的秦总作保的。质押的是华橙基金的资产。除非我们愿意与秦总翻脸。”

“靠。”风在水郁闷的吐出一口气。“胖子,你特么办的什么事?”

这个忙,他不帮也得帮。庞滨拿不出2亿美元的资金。他从陆景那儿赚来的1亿美元又得吐回去了。

庞滨给风在水骂得缩了缩脖子,说:“老大,我也没有想到有两位大嫂的帮助还会失手啊。”

提起安溪和云玉致,风在水的心情便不那么愉快。安溪已经在疏远他。云玉致因为和他的关系给云波涛知道了,最近压力很大。疲倦的不想见他。

“好了,胖子,这件事我帮你搞定。谢晋文的事情你抓紧时间办。我不能总是请假回京城。”风在水阴沉着声音吩咐。

庞滨忙道:“老大,你放心,我和高畅会搞定。陆景截我们的胡。小谢的事情,我们肯定要让他载个跟头。”

风在水这才满意的点头。挂了电话,目光深邃的看着窗外的景色。陆景不管他准备好的底牌,拒绝妥协。他倒是想要看看陆景怎么帮谢晋文脱罪。

不得不承认,他和陆景的较量中已经出于弱势地位了。似乎,不知不觉就处在了下风。但是,那么多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他无惧。事情交给庞滨办。他现在的主要精力要放在在军中的晋升上。这是他的正业。

湖东区。万华大商场八楼的维也纳餐厅是京城首屈一指的西餐厅。提供意大利的翡冷翠牛排,海鲜意大利面,各种口味的冰激凌,德国的小牛肉香肠。杏仁饼,杏仁蛋糕,啤酒。法国大餐,正宗的西班牙海鲜饭等经典的西餐。

晚间时分。云吉祥邀请高婉薇来维也纳餐厅用餐。餐厅门口圣诞树挂满了小礼物。坐到卡座上,服务生立即拿着菜单过来。幽暗、柔和的灯光营造出典雅、舒适的用餐气氛。

云吉祥点了法式大餐。挥挥手,把侍者打发走。

这顿饭是高婉薇早就答应的。他帮高婉薇引着陆景、何梦瑶见他父亲。

喝着餐前酒干霞(gancia),高婉薇问道:“吉祥,你家里情况怎么样?”

陆景和她谈过。云吉祥送给云波涛关于庞滨的资料就是她提供的。回馈便是海益汽车获取云图集团10%的股份。这让她在高家内部地位大幅上升。

云吉祥沮丧的抿了一口酒,“薇薇姐,别提了。我心里很苦闷。陪我喝一杯。”

高婉薇娇俏的笑了笑,与云吉祥干杯,喝了一大口甘甜的餐前酒干霞。云吉祥不是一个憋得住话的人。

果然,一杯酒下肚,云吉祥诉苦道:“薇薇姐,我姐一听我的说辞,说安溪是因为她才在庞胖子的资料上欺骗我爸,当场就气得和安溪吵起来。

唉,我姐越和安溪吵,我爸就越袒护她。反倒是把我姐和风在水的事情给问出来。我姐现在埋怨死我了。唉,我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高婉薇有些奇怪,云吉祥和云玉致是姐弟,两人不可能因为这点事闹翻,血缘至亲呢!便问道:“吉祥,安溪没有感谢你吗?”

云吉祥给自己倒满酒,看高婉薇清秀的容颜,说:“怎么没有?她请我在汇海大酒店吃了一顿饭。谈了很多,谈了很久。她承认她是我爸的女人。我…..”

云吉祥胸口一口气闷得难受。

高婉薇算是知道云吉祥一副颓废样子的原因。他拿安溪当做梦中情人来爱慕。而安溪亲口承认是他父亲的女人无异于是亲口断了他的念想。

高婉薇娇俏的笑一笑,拿起酒杯和云吉祥碰了碰。两个版本的庞滨材料事件中,唯一的“输家”是云玉致。

陆景设计将安溪给摘了出来。她通过云吉祥配合。顺顺利利的达成了她的目的:为海益汽车拿到云图集团的股份。当然,安溪的演技很好。

景哥,不会是对安溪有什么想法吧?我听莹姐和白姐说。京城这边还真有把对手的女人抢过来金屋藏娇的事。

“薇薇姐,你还笑啊?我都难过死了。”云吉祥不忿的说道。认真的看着高婉薇美丽的大眼睛,“薇薇姐。我很喜欢你。你可怜可怜我,做我的女朋友吧?明天就是平安夜,我们可以…”

高婉薇没好气的打断云吉祥的话:“平安夜是叫破-处夜是吧?吉祥,我还是处-女。怎么,你对我有这种想法?”

云吉祥给高婉薇大胆的话给弄的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薇薇姐就不跟他讨论男女话题的啊。

高婉薇噗嗤的掩嘴一笑,眼波妩媚无端,展示着她灵黠、娇俏的风情,“吉祥。没有女人会喜欢长不大的男孩,你要追我啊得先让自己做出成绩来。

我对男友的相貌、身高要求不那么高。要性情好,对我好。要很优秀。你还需要努力哦。”

云吉祥沮丧的叹口气,“薇薇姐,你这要求还不高啊?”

高婉薇轻轻的娇笑。与云吉祥喝了几杯酒。法式大餐正好开始上菜。随意的聊着。气氛轻松。

高婉薇看着消沉的云吉祥,笑了笑。18岁的小男孩关注的可不就是优秀女生的青睐么?轻轻的拍了拍云吉祥的手腕,“

吉祥,用钱砸来的女人不会陪你走到生命的终点。你啊,要好好的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何愁找不到中意的女生呢。”

云吉祥到底是年轻,情绪虽然有点忧伤,但稍稍有些活跃,这时苦笑着说道:“薇薇姐。别给我发好人卡。安溪昨天才对我发过的。我失恋2次了呢。”

高婉薇清秀娇俏的脸都压着笑。云吉祥是个不错,可以聊天的朋友。

这时,高婉薇的手机响起来。里面传来白唯的声音,“薇薇。恭喜你啊,为海益汽车拿下10%的股份。”

“噢。白姐,谢谢。”

“呵,有件事情找你帮忙。看看最近能不能安排我和陆二少见一面,我有事情找他帮忙。”

高婉薇愣了下,她估摸着陆景最近会很忙。风白露给她说陆景26日就准备去美国棕榈滩。旋即笑道:“好的,白姐,我帮你约一下。”

云吉祥和高婉薇吃法式大餐的时,成功的从摆脱危机的安溪约了云玉致在湖东路cafe105喝杯咖啡。

夜色深深,明亮的路灯驱散着冬夜的寒冷。繁华的大学城湖东路段熙熙融融。

咖啡座中,安溪从cafe105的玻璃窗看着这些学生们,拿起咖啡抿了一口。她想起她在江南大学读书时的大学时光。

坐在安溪对面的云玉致脸色很不好,漂亮的脸庞上乌云密布,“安溪,你为庞滨遮掩绝对不是因为我的原因。答案是什么?”

她最近心情很糟糕。这几天她都住在燕大的宿舍中。

她和已婚的风在水的感情被父亲知道惹的父亲大发雷霆,将她大骂了一顿,勒令她和风在水断绝关系。但是,她不想。

惹的父亲生气的罪魁祸首就是面前这个“祸水”。

今天晚上,安溪突然打电话约她出来见面。说会告诉她答案。否则,她根本不会来。

安溪轻轻的点头,“云玉致,云总让我来劝你和风在水断绝关系…”

云玉致轻蔑的瞪了安溪一眼,“你管得太宽了。”

安溪不以为意的笑道:“嗯,是有点。云玉致,我没有兴趣成为你的后妈。”

“你不配。”云玉致呛了安溪一句。

安溪摇摇头,没有理会这一茬,很多情感上的纠纷说不清楚,“云玉致,我是风在水的情人。”

“什么?”云玉致惊得站起来,葱白的手指指着安溪,“你这个不要脸的…”话还没有骂完,硬生生的收了。

她和安溪同时是风在水的情人,这意味着什么?

云玉致几乎要崩溃了,摇摇欲坠的靠在咖啡座的沙发上。失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