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20章 庇护

第1620章 庇护

云玉致的痛哭让咖啡厅里众人的目光都看过来。有人想:这么个高挑的美女怎么哭起来?

安溪低头喝着咖啡。她对云玉致没有任何好感,但击碎一个女孩儿对爱情的美好幻想很残酷。

只是,云总委托她劝云玉致断绝和风在水的关系她只能采取这种方式。

云玉致哭得很伤心,安溪都不知道谈话是否还能继续下去。这时,云玉致拿纸巾抹着眼泪、鼻涕,红着眼睛问:“安溪,这就是你背叛我爸的真正原因?”

“不是。庞滨手中有我的把柄。我太过于相信风在水,亲笔签署了合作协议的合同。一旦这份合同在媒体上曝光,我就会完蛋。所以,我提供的庞滨的资料是假的。”

“你……”云玉致愤怒的盯着安溪,“你这样会误导我爸作出错误的判断。”

“不。我知道有人会提供正确的资料。”安溪微微抬起她的下巴,陆景给她说过,“云玉致,别忘了你的初衷也是要和庞滨、风在水合作。”

云玉致质问安溪的气势泄空。她有什么资格指责安溪呢?

她不承认安溪和她父亲的关系。安溪未婚。

安溪轻抚了下额前的秀发,“我已经结束和风在水的关系。云总去世后,▽,..我会辞职。云图集团是你的。”说着站了起来,往cafe105的玻璃门走去。

云玉致对着安溪的背影喊道:“安溪,你不怕我告诉风在水吗?”

风在水欺骗了她,她不会再喊他“风哥”了。

风在水同时拥有她和安溪。却还对她作出各种承诺。谋划什么,她非常清楚。而庞滨甚至唆使她对付安溪。这是说明什么?她真的是可以被人愚弄的傻瓜吗?

安溪回头,“告诉风在水什么?”

云玉致站起来说道:“是你亲口对我说明你曾经是他的情人。”这意味着安溪对风在水的“背叛”。她将所有的关系都挑明了。

安溪笑了笑:“不怕。昆成汽车已经决定邀请我担任合资公司的ceo。再见。云玉致。”

很幸运,有人愿意给她发挥才华的机会。

云玉致看着安溪窈窕的背影消失在刺骨的寒风中。她迈着轻快的步伐,似乎浑身充满了活力。

突然的有些羡慕她:安溪解脱了。从她父亲的枷锁,从风在水的枷锁,从云图集团的枷锁中解脱。

而自己的心正在变冷,冰冷。21岁的自己需要在三个月父亲死后独自面对所有的问题:长辈去世,感情结束,云图集团的危机…

云玉致茫然的走出cafe105。她厌恶安溪到底是对还是错?

….

….

陆景早上有去健身房锻炼的习惯。当然,偶尔也会有意外。比如今天早晨。

初升的朝阳透过早晨的薄雾。淡淡的透射在燕湖家园7楼主卧室中。浅灰色的雅致的棉被中陆景微微喘着气,与何梦瑶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四肢交缠。

看着她清丽明艳的容颜,莹白粉嫩的滑腻玉体紧贴着自己,陆景有在梦中的感觉。和梦瑶欢好是无与伦比的美妙体验。

良久余韵才消失。简单的整理后,陆景拥着何梦瑶看窗外弥漫着的薄雾。听着远方湖东路来隐隐传来的声音。

何梦瑶冰雪凝脂般的嫩白美人脸浮起娇艳的绯红,依偎在陆景胸口。听着心爱男人的心跳声。此刻,她只想做一个温柔如水的女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薄雾渐渐的散去。何梦瑶想起一件事来,清声道:“陆景,我不喜欢安溪呢。”

邀请安溪到合资公司担任ceo是陆景的决定。她不喜欢安溪这个人。

陆景笑了笑。温柔的将何梦瑶额前乌黑卷曲的秀发抚到她腻白如玉的耳朵后,往复几次,柔声道:“梦瑶,企业用人需要不拘一格。用其才。不用其德。

安溪的管理才能很不错。云波涛对她进行了全方位的培养,她执掌云图集团之后又磨砺了几年,跻身一流职业经理人的行列。我们这次算是白捡一个便宜。”

何梦瑶轻轻的抿嘴一笑。明艳动人的眼睛看着陆景。清澈晶亮。

闲适、温馨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陆景与梦瑶温存到10点才起床。高婉薇给他打过电话,他上午要出门去见白唯。早餐时给等在家里的明雪取笑了几句。

陆景和白唯见面的地点在湖东路大学城上的cafe105。选择在这里的唯一理由是燕湖家园距离这里比较近。

明雪陪着陆景到咖啡厅中。白唯过来后寒暄了几句,她便借故离开。她可没兴趣听陆景和白唯闲聊。

侍者送了一杯正宗的蓝山咖啡过来。陆景这时才仔细的打量着白唯。这位前前前京城第一美女。

白唯约莫167,穿着红色的修身羽绒服,轻性感的风格,圆形的白色耳钉尤其惹人注目。一颦一动很有成熟女人的魅力。

白唯美眸看着陆景,开门见山的说道:“陆少,我面临着风在水的报复。我需要你的帮助。”

陆景微微有些诧异,笑道:“哦?白唯,这事你似乎不应该找我。”

我和你没这份交情。

白唯面不改色,轻笑道:“庞滨的黑材料是我提供的。”

陆景嗯了一声,轻轻点头。高婉薇刚到京城,肯定没有渠道。高丽莹在京城里不参与交际。倒是白唯还在世家子弟的圈子中混。这些资料逻辑上是她提供的。

这样的话,风在水肯定会找她算账。云图集团对风在水来说可是一笔大生意。白唯坏了他的好事肯定要被报复。白家早就没落,白唯在京城世家子弟中只能算二流人物。

陆景恍惚了一会,想起白昆的往事,笑道:“那你确实应该找我。你手机号码多少?”说着拿出手机。白唯报了一个号码。陆景拨了过去。

片刻后,悦耳的铃声响起来。正是时代音乐网站上下载第一名的彩铃。

陆景微微有些诧异,看不出来白唯还是很时尚、新潮的。说道:“好了,白唯,你有事情打我这个电话。这是我的私人号码。”

“行啊。陆少,你真是爽快啊。”白唯嫣然一笑,很有点岁月沉淀下的知性女人味。她怎么可能没有陆景的手机号码?只是不能拨而已。

白家的没落和陆景没什么关系。他只是补了最后一刀。白唯对陆景没有恶感。

“陆少,谢晋文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啊?你在云图集团注资上赢了风在水一手,现在很多人打算帮谢晋文。”

陆景眼睛闪过惊讶的神色,随即笑了笑,一本正经的说:“还是要讲法律嘛!”

白唯禁不住轻笑一声,“这话说得谁信啊。陆少,高畅虽说是丽莹的弟弟,可他很崇拜风在水,你要找做决定。嗯,改天再请你喝茶了。”

白唯站起身来,主动的和陆景握了握手,当着陆景的面系好漂亮的青色围巾,挥手告辞离开。

陆景笑着摇摇头,谢晋文被嫩模告上法院的事他是不会管的。

这件事案子已经吸引了媒体的注意。新兴的网络媒体也在关注这件案子。他脑子抽了才会主动插手。解决方案在另外一个方向。他已经给王灿打过电话。

这个层次的较量,根本不需要他本人亲自协调。

陆景给明雪发了个SIt信息,与明雪一起去了燕大压马路。(……)

pS:前面有个章节1618打错了,打成了16118,。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