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23章 旅游行业的微波

第1623章 旅游行业的微波

2005年10月,陆景整合六大世家、顶级企业家俱乐部钻石会员中所拥有的旅游社资源成立中国旅游商会。?共同推行新的旅游行业规范。试图净化当前国内混乱无序、野蛮生长的旅游市场,打造精品服务。

为此,中国旅游商会的会员们还运用各自的影响力,推动国家旅游局研究新旅游法。

但是,旅游行业内部对新规范褒贬不一。两个月过去,全国大大小小2000多家旅行社中签订新规范协议的旅行社没超过四成。这还是有瑞丰旅游、海益旅游等六家全国十佳旅行社带头签署示范的结果。

担任中游商会理事会秘书长负责推进旅游新规范实际工作的胡文洸心情很不好。

全国十佳旅行社中很有几个刺头啊。比如:位于京城,十佳旅行社中排名第五的辉佳旅行社。

具备行业协会性质的中国旅游商会理事会,所具备的职能有:处理、协调、奖惩、分配各家旅行社的资源、利益。并且,提供网站供协会内部查询。建立诚信名单,建立负面清单。

但是,胡文洸没法对没有加入到中国旅游商会的旅行社作出处理啊。

12月底的京城,寒风凛冽。瑞丰旅游在京城的分公司、中国旅游商会总部位于南业区方庄商圈的京贸国际大厦40楼50楼。

胡文洸刷新了一遍邮箱,邮件还没有来。走到了落地窗前,看着视线中变小的行人和汽车。缓缓的点了一支烟。

昨天辉佳旅行社的导游骂人与旅客发送冲突的消息早就摆在旅游行业的各个大佬的案头。他也在思考做点什么。请示的邮件,他已经发给墨助理了。

“我确定我就是那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丢在远处黄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起彩铃声。

才出来的谭校长的新歌:披着羊皮的狼。时代音乐的网站上有相应的彩铃。

胡文洸接了电话,里面传来墨助理好听的声音,“胡总,陆景的意思是查到底。他会安排。这对中国旅游商会是一个极好的契机。”

胡文洸精神大振,掐灭烟头:“墨助理,我知道怎么做。”

临近新年元旦,辉佳旅行社导游骂人的事件突然被国内主流媒体关注。以益州都市报的一篇文章揭开舆论关注的大幕:我的钱包谁做主导游

一篇略带调侃却战斗力强大的文字将辉佳旅行社导游强迫旅客购物的嘴脸描摹的栩栩如生。令人义愤填膺。禁不住要问上几句:旅游行业店大欺客的劣质服务到底能不能改

随着益州都市报的文章被国内各大综合性大报纷纷转载,旅游行业又一次被媒体聚焦。拿着放大镜找毛病。怎么看都是缺点。辉佳旅行社成为众矢之的。

辉佳旅行社对外公布的号码都被各路记者的采访电话打爆。各大社区、论坛上纷纷出现吐糟旅行社、景点、导游相互勾结蚕食旅客权益的内幕。

辉佳旅行社上下承受中空前的压力。

辉佳旅行社的总经理在一家地方台的新闻中播出以辉佳旅行社为典型的访谈节目后再也坐不住,前往燕苑向高畅汇报。

辉佳旅行社敢于顶住中国旅游商会的压力,拒绝让出利益。不签署新规范协议就是依靠高少的支撑。高少在辉佳旅行社有四成的干股。

高畅将辉佳旅行社的总经理安抚好,脸色阴沉的从包厢中出来。电视台都报道了,他那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两名在包厢外等候的跟班迎上来:“高少,庞总来了。在1001房。”

高畅点了点头,“走吧。”

燕苑分为别墅区和娱乐区。娱乐区主要是斗狗的设施。狗舍、医疗、喂养、斗狗场等等。斗狗是一项很能刺激人肾上腺激素的运动。别墅区则是为来斗狗场的贵宾们宣泄情绪和激素的场所。美酒、佳人一应俱全。

别墅区最外则是燕苑的主楼。一栋方圆几亩,7层楼高带着古罗马风格的楼房。类似于交际的俱乐部。高畅此刻便是在主楼中,从他自己的7楼下到vip区的5楼。

1001房中布置着长约3米的长沙发,宽大的液晶电视机,卡拉ok影响设施齐全。配备着洗手间、棋牌室、休息小间。

此刻,客厅正中的棕色长排沙发上,庞滨正独自一人喝酒。面前摆着几个大小形状不一描着英文的酒瓶。看起来有些颓唐。

“庞哥。”高畅坐到庞滨身边,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一杯拿破仑,“你没事吧”

庞滨嘿的笑了声,摇摇头。“能有什么事云图集团没搞成,我心疼啊。”

他不仅没有捞到云图集团的好处,反倒是倒贴了1亿美元进去4亿美元的赔偿,归还本金2亿,风在水帮他出了1亿。他自己的亏损便是1亿美元。

高畅道:“庞哥,谁能想到陆景是个要钱不要小弟的主儿。特么的也够卑鄙,居然想通过查辉佳旅行社来搞我。”

庞滨语气有点落寞的道:“陆二少出牌向来是虚虚实实。这些年京城里的世家子弟折在他手中的可不少。”

高畅起身给庞滨添酒,心里犯着嘀咕:听庞哥这语气他似乎有点怕陆景啊。

高畅猜得没错。庞滨内心中确实有点怕陆景。

但是,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他通过云图集团的发财大计给陆景搅合,反倒依照对赌协议要赔偿podc资产管理公司4亿美元。心中对陆景恨的不行。他的生意都因为这次赔偿出现了资金周转不灵的问题。

只是。风在水又离开京城专注仕途正道。要他独自对抗陆景,他心里又打着鼓,琢磨着风在水留下的方略。独自一人喝酒时不免显得情绪不佳、士气低落。

庞滨拍了拍高畅的肩膀:“小高,你这里还顶不顶得住顶得住。咱们可以把谢晋文搞进去判几年。”

高畅笑着道:“庞哥,我必须顶住。”

庞滨认真的看着高畅,“有把握”

高畅用力的点点头,“嗯。”辉佳旅行社不怕陆景查。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按规矩交税吗

庞滨双手一合,“好。那我们玩一把大的。别看有人帮谢晋文。咱们官面上也不是没人。这件事完了,我过两天就去黄海。给陆二少来个组合拳。”

说话间,胖胖的脸上有些神采飞扬。

“陆景。你把辉佳旅行社查了真是大快人心啊。我爸妈还在汇海大酒店休息呢,我爸说起来还兴奋的很。这两天我陪着在京城转了不少地方。谢谢哈。”

叶静雨雪嫩清丽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陆景笑着摇头。此时他正在棕榈滩亿万富豪大道64号别墅的书房和马文克朗小酌。星光洒落在地板上。

“静雨,你以后少坏我的好事就是谢我啊。”陆景笑着道,“我还有事,回头回国了再聊。”

“哦。”叶静雨乖巧的应了一声。挂了电话撇撇嘴。她知道陆景和雪姐两个郎情妾意。她夹在中间就是个电灯泡。心里颇为郁闷。又有些难言的酸楚。

见陆景放下电话,马文克朗轻轻的咀嚼着花生米,这是陆景招待他的下酒菜,说道:“陆先生,我们接着谈西尔斯的股权收购”

西尔斯作为美国前三的零售商,最辉煌的时候便是由芝加哥财团掌控。但是现在其股权早被基金购买走。西尔斯要与新虹百货、天蓝国际、云丰集团共同打造一个可以与沃尔玛相抗衡的零售企业,他需要先收购西尔斯的股份。

陆景摆摆手,笑道:“马文,你主持就可以。安迪那儿,我出面去说吧。”

“好。”马文克朗轻轻的点头。

想起陆景和安迪摩根的关系因为亚太财团的事出现裂痕。沉吟了一会,还是什么都没说。他相信这位合作伙伴的能力。

陆景微笑着举起酒杯,“马文,podc资产管理公司干的不错。那个对赌协议设计得很好。”

podc资产管理公司是克朗家族暗中控制的企业。

马文谦逊的笑了笑,举杯喝了一口。那笔赔偿,要支付给陆景一半,也就是2亿美元。这个对赌协议本身就是设计好的一个局。

辉佳旅行社被国税局调查的消息在京城世家子弟中引起轩然大波。四大俱乐部中聚会时众人都是议论纷纷。但是,30日上午传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有消息灵通人士得知消息:国税局的调查小组没有在辉佳旅行社提供的账本、税务资料中查出任何问题。元旦之后就会结束调查。

12月31日,辉佳旅行社在京城大酒店12楼的宴会厅中举办发布会进行危机公关。约有30多家媒体出席发布会。

辉佳旅行社对前段时间的导游强迫旅客购物事件对公众道歉。辉佳旅行社的总经理在主席台上说道:“该导游我们已经采取辞退的处罚。辉佳旅行社保证再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我们是一家为旅客提供优质旅游服务的公司”

随着辉佳旅行社的危机公关,舆论上对辉佳旅行社的聚焦、拷问的力度都逐步的减弱。消息都是有时效性。现在旅游行业的内幕并无火爆的最新消息。公众的视线正在被逐步转移。

京城中的世家子弟们又开始关注谢晋文的案子,据说风大少准备办成铁案。

京城四大俱乐部中,嘉南俱乐部中这种论调尤其多。每天晚上都有人谈论。两位大少斗法可是京城中极好的谈资。虽然陆景与风在水都不在京城。

不过,这样不更是显示出两人在京城中的能量吗

1月2日晚。汇海大酒店副楼11楼的酒吧vip包厢中,谢晋文忧心忡忡的坐在角落中喝着酒。包厢正中,王灿、苏威、冯逸风、苏琳、黎倾城、高婉薇、唐略、罗华正聊着如何运作苏琳、黎倾城竞争京城第一美女的事宜。

苏威、冯逸风从鲁东徐城来京城。今天晚上王灿给两人接风。

王灿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道:“大体的思路是先帮苏琳运作,等苏琳出名之后再给黎倾城运作。

黎倾城的亮相好说,以她的生日为理由召集大家聚会就可以。倒是苏琳的事情有点麻烦。仅仅是调解谢晋文、星光传媒之间的关系份量有点轻。”

谢晋文和嫩模洛某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能在娱乐版上占据头条。星光传媒是背后的主要推手。

因为,谢晋文是天辰娱乐的股东。搞臭谢晋文就是搞臭天辰娱乐。天辰娱乐是星光传媒在娱乐产业上的主要竞争对手。

苏威道:“王少,我看差不多了。主要是让苏琳亮个相,宣布她回京城了。”

“没有其他的办法就只能这样了。”王灿点点头,又对苏琳道:“慢慢来。”

苏琳笑了笑,很精致的笑容,拿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她的功名利禄之心很淡。这次回京城是应陆景的要求。

苏琳看向了斜对面的黎倾城。黎倾城刚刚皱了皱眉头。显然是不愿意多等时日。这位姑娘的好胜心可强着呢。

谢晋文忍不住插话道:“王少,高畅那里不要紧”语气担忧。

冯逸风哈哈大笑,“小谢,你这时当局者迷啊。你那点事算个事,瞎子都看得出来那女的在视频中很配合你操她啊。这算哪门子的强奸高畅他以为不偷税漏税就是合法的公民啊搞笑的很”

“我靠。”谢晋文老脸红一阵白一阵。他可不是暴露狂。可问题是他和洛某某的视频没准在座的男的都看过。据说很多神器上都是有种子的。

包厢内一阵哄笑。几名女士轻轻的啐了一口。冯大少说话太不讲究了。

同一时间,嘉南俱乐部的贵宾厅包厢中,让陆景小挫一阵的高畅心情顺畅的宴请谢海逸等好友。再加上莺莺燕燕的足有十几人,场面十分热闹。觥筹交错。

贵宾厅包厢装修极为奢华。华丽地吊灯。柔和地色调。壁灯流彩地装饰。

高畅手持酒杯环视了一圈,心中颇有些自得,低声问着身边一个漂亮的女孩,“小野,你觉得今晚怎么样”

不是谁都抗得住陆二少的压力的只等谢晋文进去,他高少的名头在纨绔圈子就算是真正的叫响了。

男人么,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他希望这个姿容柔美的中戏校花能和他分享快乐。他可是迂回的搞定了小野的室友,费了老大的心思才把她约出来。

小野还没有回答,包厢的门给人猛的推开,一个女子的声音大声喊道:“高畅那小子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