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24章 屈服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624章 屈服

这一嗓子让本来还热闹无比的奢华贵宾厅包厢中变得哗然。⊙高畅的一干朋友纷纷叫嚷着看向门口。

“谁啊?”

“玛德,活腻歪了。”

“我靠,嘉南俱乐部里面居然有人敢砸场子,不想在京城混了。”

一名穿着杏仁白色西装小外套的窈窕女郎背着黑色的小包走进包厢。旋即,包厢中还在叫嚷的众人鸦雀无声。

“姐,你怎么来了?”包厢的长排沙发正中,高畅无奈的站起来,迎着姐姐高丽莹走去。

高丽莹环视了一圈,眼眸中带着厌恶。她对高畅的狐朋狗友一向很不满。

谢海逸身边坐着一位漂亮的女孩,约莫二十来岁。穿着一件卡其色的毛衣。乳-峰挺翘。黑色的打底裤。谢海逸正和她喝酒热聊,右手在她腿心间摸着。

高丽莹猛得推开门,他给吓了一跳,这时见高丽莹看过来,忙浮起一个笑容,打招呼道:“莹姐。”

高丽莹冷哼了一声,狐朋狗友,没搭理谢海逸,对高畅道:“你跟我来。”

“姐,什么事啊?”高畅不明所以的跟着高丽莹出了包厢,让服务生在3楼拿了一间安静的包厢。开了灯。可以看到远处嘉南高尔夫球场。

“你说什么事?”高丽莹一把揪住高畅的耳朵,“辉佳旅行社被查了,你还有心思泡妞喝酒?”

“疼啊,姐,疼啊。”高畅从他姐手中挣扎开。不以为然的道:“姐,辉佳旅行社没有任何问题。陆景查不出什么。他以为每个人做生意都偷税漏税啊。”

高丽莹气急的骂道:“狗屁!辉佳旅行社现在是没问题。你能保证一辈子都没问题?而且。你其他的生意呢?”

高畅不服气的道:“陆景还能滋润的过几年啊?嘿,风哥的地位上升之后肯定会把他搞掉。他可是害的风哥陪了1亿美元呢。”

高丽莹恨铁不成钢。厉声道:“你还做着这个美梦?陆景出面查你,这个信号发出来,以他在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地位,你觉得京城里会有多少人拿你来讨好他?”

“啊…?”高畅惊讶的张嘴,他没想到这一层利害上去。

他姐说的是真话。在云图集团较量上风哥处在下风,不就立即有人帮谢晋文吗?更何况是陆景亲自出面整自己。天知道有多人会拿自己当晋身之阶。

“啊什么?风在水的得力下属周小齐可是给判了无期。你觉得他保得住你?”高丽莹冷笑道。

她对弟弟和风在水走得近是深恶痛绝。她和风在水早就恩断义绝。

高畅讪讪的挠挠头,“姐,咱跟周小齐身份不一样啊。应该没事吧?”

高丽莹讥诮的看着高畅,踩着高跟鞋走到包厢落地窗前的椅子上坐下。反问道:“你觉得呢?北港那边走私进口车的事情有你一份吧?”

高畅苦着脸点头,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他崇拜风在水在京城中混得风生水起,玩最漂亮的女人。人生精彩的如同一幕幕大戏,充满传奇色彩。

但是,他不想进监狱。之前他卖力的整谢晋文是因为他坚信风在水能搞定陆景。

陆景的层次比他高不知道多少倍。陆景亲自出手对付他的话,风哥也会出手。这次辉佳旅行社的事情,风哥的人脉就发挥了作用。然而,他姐的话让他感到担忧。

他现在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风在水到底能不能遮护得住他。

想想京城中一大帮子会讨好陆景的大小公子哥们明枪暗箭整自己,高畅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姐。那我现在该怎么办?”高畅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想打退堂鼓,“你不会大义灭亲吧?”

高丽莹紧绷着俏脸给高畅说的微微解冻:“我灭你个大头鬼啊。辉佳旅行社的事情、谢晋文的事情你赶紧处理好。另外,你和我一起去黄海向崔横波道歉。”

她可以让高婉薇帮忙牵桥搭线。

“这没问题。装孙子我会。”高畅忙说道。又问:“姐,我们是不是要向陆少道个歉?”

高丽莹没好气的翻个白眼,“你见得到他吗?别自讨没趣。你服软了。他还不至于和你一个小虾米计较。风在水和他比就是一坨狗屎。”

陆二少在白姐的事情上表现的非常爽快。他的胸襟比风在水强太多。

高畅腹诽道:当年是谁爱这狗屎爱的死去活来,非他不嫁啊?琢磨了一会。犹豫着道:“姐,我退出的话在风哥和庞哥面前不好交代。”

高丽莹道:“我会去和风在水说。你的事情抓紧时间办。”

坐车离开嘉南俱乐部后。高丽莹拨了白唯的电话,“白姐,我说服我弟弟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希望能把这个混小子从这件事中给捞出来。”

白唯给她分析过:陆景和风在水“斗法”,最先倒霉的都是下面的人。比如:周小齐、谢晋文。

她弟弟高畅要是还不脱身的话绝对跑不掉。而仅仅依靠她和高婉薇的那点关系并不足以让陆景那边的人摆手。幸好,还有白姐谋划。

“放下吧,丽莹。我会处理好的。”

东环街区b栋24层的公寓中,白唯在阳台上看着夜色,拿着手机和高丽莹聊着天。她又把握帮助高畅从陆景、风在水较量的风波中解脱出来。

作为当年京城世家子弟中公认的最优秀的女人,手腕、能力她都不缺,缺的是支持的基本盘。当年白家的力量衰退之后,她就被后来者莫心蓝给挤了下来。

聊了半响,白唯伸伸懒腰,夜色真美。邀请道:“丽莹,这周六是腊八节。晚上我们一起庆祝下?”

想起某些私密的事情,高丽莹俏丽秀雅的小脸上有些发烫:“行啊。白姐。”

辉佳旅行社。

总经理卓阳文一大早就来到旅行社中,吩咐秘书小柳给中国旅游商会秘书长胡文洸打电话。昨天晚上高少给他打了电话,辉佳旅行社要和中游商会妥协。

卓阳文坐到办公室里处理了一会旅行社里的事务,琢磨着下午和胡文洸见面之后怎么和他开口。毕竟,辉佳旅行社一直和胡文洸顶牛。

这时,女秘书踩着猫步进来,娇滴滴的道:“卓总,胡文洸的助理说他今天没时间。”

卓阳文立时皱眉,“架子还挺大的。小柳你先去工作吧。”

高畅交代的事情卓阳文不敢怠慢。但是秘书小柳打了三遍电话,胡文洸就是不同意见他。无奈之下,辗转托人找到高婉薇求情。才算是在1月4日下午得以前往京贸国际大厦中国旅游商会总部和胡文洸见面。

50楼的办公室中,摆放着办公桌、沙发,很简雅的布局。文员泡了茶送进来。

胡文洸笑眯眯的让卓阳文落座。心道:景少出手果然不凡。头号刺头辉佳旅行社的总经理卓阳文乖乖的过来认输。

卓阳文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子,说话很客气,“胡总,很冒昧的打扰你了。一直想要来总部看看,没有机会呐。”

胡文洸笑笑。“卓总,机会是人创造出来的。”辉佳旅行社被舆论轰炸,他是背后的推手。

“是啊,是啊。”卓阳文附和的笑起来。很有点低眉顺眼的小媳妇模样。

闲聊了一会。卓阳文说明来意。收编辉佳旅行社加入中国旅游商会很胡文洸计划中的事情,后面推行旅游新规发将会一路坦途,点点头。道:“

卓总,辉佳旅行社作为国内的十佳旅行社之一。加入中国旅游商会是理所当然。不过,你们那个导游骂人的事情太恶劣。被骂的两名贵客现在还住在汇海大酒店。”

卓阳文微征。随即苦笑着道:“胡总,我知道怎么做了。”得,还得还给地方装孙子。

叶静雨近期一直在京城陪着父亲叶卫、母亲云紫香在京城旅游,各处的旅游景点都留下一家子的足迹。

对叶卫、云紫香来说,有女儿安排旅程的一切,他们要省心很多。当然,两人的世界中多了女儿,还是有些不适应。

自叶静雨记事起很少有和父母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心情对陆景的办法佩服至极。心里有一缕难言的思念掠过。

他这会应该还在美国陪那位美得摧枯拉巧般的风大美人吧。雪姐过两天也要去棕榈滩。自己还是不去了。

4日晚上,在汇海大酒店的副楼中吃完饭时,叶静雨接到墨静雯的电话,说笑了几句,挂了电话,笑嘻嘻对父母道:“爸,前些天骂你的导游和他们旅行社的总经理想要等会来给你道歉,你看要不要让他们过来。”

云紫香五十多岁,风韵犹存,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静雨,这么厉害了?大卫,静雨比你厉害喽。”

叶静雨歪歪头,道:“那是。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还摸我的头啊。”

云紫香微微一笑,和蔼的道:“你多大都是我女儿。静雨,这些年苦了你了。”

这几天和静雨在一起,母爱泛滥。到底是她身上掉下去的一块肉啊。

叶静雨眼睛有点泛红。低下头。

叶卫笑了笑,说:“静雨,那你让他们过来吧。道歉是次要的,关键是要让他们意识到这样搞下去,国内的旅游行业没有前途。我和他们说说。”

“哦。”叶静雨乖巧的答应下来。心里却是发笑。她爸迂腐的紧。“有理走遍天下都不怕”就是一句哄人的话。他还当真了。真像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