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34章 春节二三事

第1634章 春节二三事

进入春节假期,外地务工人员陆续返回家乡,京城中的人口锐减。整座城市都显得空荡荡的。

下飞机后,陆景和许雪、叶静雨道别。两人在京城机场继续转飞机。许雪将会返回明州许家老宅。各种糟心事等着她。她的后母可不让人省心。

叶静雨飞回建业,她爸妈已经回到家中。这次要不是陆景让她去美国,换个人,她根本不会在年前离开建业。

陆景径直去了锦园别墅。父母、婉仪、大嫂胡莹、侄女陆琪都在12号别墅。

一路坐车到锦园别墅,偶尔听到几声鞭炮声。晶莹的雪花如同白羽毛飘落。空气中的年味越发的浓郁。

到了12号别墅,陆景被母亲罗玉兰拉在厨房里好一阵子埋怨:“小景,你怎么今年这么晚才回京城?”

陆景有些挠挠头。心里一阵愧疚。

在厨房里帮忙的卫婉仪笑着帮陆景解围,“妈,美国人不兴过春节。陆景这是和美国人谈生意耽搁行程了。”

罗玉兰对卫婉仪这个儿媳很满意。有卫婉仪说情,教训了陆景几句就放过他,说:“小鬼,去看你爸吧。”

陆景点点头。和小姑陆苏、大嫂胡莹、大舅妈曹芝娟、占哥儿的妻子乐亚晴打招呼。在客厅里和大舅罗银河、小姑父唐学民、唐悦、沈雪华、罗宏、大表嫂雷春雪、罗华说了会儿话。

罗宏笑问道:“小景,江哥什么时候回?回头我们一起吃顿饭。”

陆景笑道:“初三吧。”大哥陆江除夕、初一、初二都在鲁东主持、参加团年活动。要到初三才能返回。

客厅中,陆琪、占德佑、罗凯定三个小孩子跑来跑去的疯玩。从别墅一楼玩到别墅二楼。

陆琪一身黑白色的公主棉装从二楼上跑下来,看到陆景,张开手臂跑过来:“叔叔,叔叔,给琪琪的新春礼物准备好了吗?”

陆景笑着将陆琪抱起来,“当然准备好了。等会拿给你。”

陆琪顿时眉开眼笑。小萝-莉比了个“哦耶”的手势,大声宣布道:“我叔叔是世界上最好的叔叔。”

一屋子人哈哈大笑。

陆琪已经9岁。没有前世那个拜金腹黑口毒小魔女的风范,多了些童真可爱。这让陆景大大的松了口气。或许和她童年的成长环境变化有关吧。

陆景笑着放下陆琪让她和两个弟弟玩,去一楼卧室里看父亲。回头看了看热闹的客厅。灯火通明。

想起前世里家族的零落、清冷,心中感慨无限:今生,我会守护家族。

这一两年,父亲的身-体越发的不好。每天精神倦怠。卧床休息的时候多。因而,卧室、书房都放在了一楼。陆景推开父亲卧室的门,走进卧室,轻轻的关上门。将客厅的喧闹隔在了身后。

卧室的布置很简单。一张床,几把椅子,两个衣柜。墙壁上挂着老头子和母亲后来补照的结婚照。很老土的中山装,却定格着时代的记忆。

老头子穿着厚厚的蓝色棉衣安详的倚在床头,双目紧闭,满头白发,呼吸轻微,越发的枯瘦。似乎能让人感受到他的生命力的流失。

陆景心里有些不好受:父亲越发的老了。1996到2006,距离自己重生已经过去十年。相比于前世,父亲多添了6年的寿元。然而病魔还是不出意外的找到了他。

保健医生小谭在一旁照顾着老头子,见陆景进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陆景点点头,正要离开,这时,老头子睁开眼睛,见陆景在房间中,吐词不清的道:“小景,回来了。”

陆景在单膝跪在床前扶着父亲枯瘦的手,几乎想要落泪,低声道:“爸,是我。”

老头子轻轻的拍了拍陆景的手背,“嗯,不错。”老来又得一子,他很疼爱这个小儿子。陆景事业有成。他很欣慰。

陆景道:“爸,你身-体不好,要不团年饭就别起来吃了。”

老头子微笑着,说:“没事。”

陆景和小谭扶着父亲出来时,大家已经就坐。欢声笑语不断。热气腾腾的家常菜,煮得滚烫的羊肉火锅,送来的手工丸子,满满的一大桌。

团年宴开始。

深夜里,小雪下个不停。锦园别墅的屋顶、树林、灌木、马路、池塘都点染成白色。

陆景拥着卫婉仪在二楼的房间中看着雪花。闻着娇妻身上沐浴后的清香,陆景道:“婉仪,还记得我们俩第一次在锦园别墅见面的情形吗?”

卫婉仪温婉的笑道:“记得。婉莹专门拉我去看你的。那时候你挺普通的呢。”

陆景微征,他竟然不知道第一次见面是这么回事,笑着摇头,“婉仪,人不可貌相。”

卫婉仪依偎在陆景怀里,俏皮的笑道:“是啊。我在江州住了十几天,关宁可不是把你的老底都给透了。哦,我和她约了正月十五去春和路看灯会。”

陆景无奈的揉揉眉心。他都没搞明白关宁什么时候和卫婉仪成了好友。

陆景抱紧婉仪,享受着两人在一起的静谧时光。窗外雪话飘扬。忽然,卫婉仪抱着陆景的脖子,柔美的道:“陆景,妈今天给我说,让我们俩早点生个孩子呢。”

陆景轻抚着娇妻脸蛋上的秀发,温声道:“哦,婉仪,你的想法呢?是等几年还是现在?”

卫婉仪娇声道:“我都27岁了。再等就晚了。”语气带一点娇羞。又说道:“陆景,从年后开始你要戒烟戒酒半年。”娇脆的声音若百灵鸟啼。

春节期间就不用想了。陆景交际很多,没法戒酒戒烟。

“行----,我听你的。”陆景笑着将卫婉仪抱起来,放在身后的床-上,看着忘忧草床单上穿着水粉色睡衣秀美动人的娇妻,陆景俯身轻吻着她优美粉润的嘴唇。

卫婉仪仰视着陆景。那么熟悉的脸庞,铭刻到她灵魂深处,让她难忘,深爱。她已经忘记在什么时候对他彻底的敞开心扉。配合的抬起俏臀,让陆景给她宽衣解带…

夜色渐深。春色如潮。

春节的日子过得很快。忙碌无比。初三晚上和大哥在锦园别墅见过面,陆景第二天和卫婉仪和卫东阳、易妍玲约在湖东路晚佳大厦逛商城。

逛商城向来是女士的主场。陆景和卫东阳两人跟着卫婉仪、易妍玲四处逛着。偶尔出出主意。陆景在挑衣服上的眼光很高。

上午11点左右在8楼的时装店中闲逛时,陆景突然的接到叶静雨的电话,走到一旁接电话。电话里传来叶静雨雪嫩清脆的声音:“陆景,新年好。”

陆景笑笑,“嗯,静雨,新年好。”

叶静雨道:“哦,陆景,你在做什么?是不是在陪卫婉仪啊?”

陆景多少有点明白叶静雨的想法,径直道:“静雨,你准备追我啊?”

“啊…”叶静雨剔透如雪的脸蛋变得绯红,隐隐有些发烫。此时,她正在建业业南山别墅的家中给陆景打电话,窘迫的分辨道:“我才没有…”

只是,语气怎么都有些底气不足。

陆景轻笑道:“静雨,恋爱不是你这样谈的。不要信书上的话。你这是男孩子追女孩子的方式。”

叶静雨撇撇嘴,她才不行陆景的鬼话,谁说女孩子不能打电话给男生了?只是,陆景这么挑明,其实是拒绝她的态度。

叶静雨有些泄气的坐在沙发上,郁闷的撅嘴道:“哦,那我挂了。”突然间,有种不可抑制的悲伤从心底涌起,仿佛心灵碎了一样。

叶静雨给许雪打了个电话,脸上滴落下两行泪珠,抽泣的嚷道:“雪姐,我失恋了。呜----。”

陆景挂了叶静雨的电话,沉吟了几秒,轻轻的摇头。他不介意叶静雨在他身边出现,但是却不想接受她的感情。叶静雨不是他欣赏的类型。

中午在晚佳大厦旁边的凯宾斯基酒店吃过午餐。卫东阳和陆景到可以吸烟的水吧闲坐。

水吧不大,在二楼临角的位置,半圆形,布置着十几张桌子。光线微暗。有大约五六个人在水吧中各自闲聊。陆景和卫东阳要了临窗的位置。

卫东阳穿着羊毛衫、灰色的阿玛尼外套,英俊中带着贵气。在苏江省历练数年之后,36岁的他身上的气度越发的沉练。笑着递了一支烟给陆景,道:“陆景,S7卖疯了吧?吴州市到处是景华的广告。”

陆景接了烟,给自己的大舅子点上火,笑着道:“我还没有看数据,应该不算太差。景华这几年的口碑积累的还算可以。”

卫东阳呵呵一笑,“你小子,就喜欢谦虚。你搞定风大少没有?我听说你准备针对风白露。”

卫东阳不了解陆景和风白露的真正关系。卫婉仪倒是知道。只是,她没有必要让哥哥介入到她和陆景的生活中。

陆景笑道:“卫哥,风大少要是有那么好搞定就好了。”又点点头,“嗯,我打算推出苏琳和风白露竞争。”

“苏琳?”卫东阳看了陆景一眼,笑着道:“陆景,你悠着点啊。苏家要是闹起来,可就不是风家这个力度了。而且,她是严景铭的前妻,严家不会袖手旁观。”

陆景苦笑着道:“卫哥,我和苏琳没什么。”心里吐糟:我又不是色-魔,见到女人就上。

卫东阳哈哈一笑,说:“初六晚上白雁苏飞的聚会,我也去逛逛。据说闵兴怀、李新寒都要去。这算是盛会了。”

陆景这才知道卫东阳消息灵通,笑着摇摇头。卫东阳原来也在京城厮混,后来走仕途。消息灵通倒是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