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37章 第一人

第1637章 第一人

宣布了新春茶话会的计划后,酒宴的气氛更加的活跃。关于参加茶话会的50个名额怎么选定是一个很有争论的话题。

世家子弟的圈子中等级界限明显。陆景、闵兴怀、李新寒、秦成文是一个等级,其中,陆景隐隐为首。再下,便是京城世家子弟中一流的公子哥。

比如:谢晋文、苏威、王灿他们。

再往下就是世家子弟中第二流中的出色人物。比如被京城民众所熟知的京城四公子:高畅、谢海逸等人。

再其次,就等而下之。

对于这50个名额,前面都很好评判,主要是后面10个左右的名额肯定存在争议。这便是此刻餐厅中话题的焦点。

酒宴进行到晚上10点多,陆景就准备和婉仪一起回家了。当然,在此之前,他得去和他的朋友们打个招呼、聊一聊。

黎倾城、裴吴越、童兮兮、齐宾鸿、莫少锋、刘怡秋、齐静瑶、郁扬、唐彤、郁晓岚、施白、凌雪月、李慕清、卫东阳、烟玉成、卫婉莹、烟诗凝、唐略、罗华、郑信明、张媛、张军、李菲菲、明秀、夏思雨、赵清芷、夏庆平、何媛、韩鸿信今晚都来了。

给王灿、闵兴怀、李新寒几人说了一声,陆景离席前往卫婉仪所在的靠左侧的酒桌。

朋友相聚,少不了要喝上几杯。

与烟诗凝、卫东阳、郑信明等人喝过酒后,陆景准备前往李菲菲、夏思雨等大院玩伴所在酒桌。

卫婉仪拉着陆景,小声问道:“陆景要不要紧啊,要不让我哥给你挡酒。”

陆景诧异的眨眨眼睛,笑道:“卫哥今天也喝了不少吧?”

卫婉仪娇嗔道:“谁让他今天身边带的女人不是我大嫂。”

陆景一愣,随即笑起来。“婉仪,卫哥不知道我今晚要和你一起来啊。他现在肯定毁得肠子都青了。哈哈。”

卫东阳英俊潇洒,在京城的相好可不少。估计他琢磨着今晚是纨绔子弟间的聚会。自己不会带婉仪来。

其实,有些事情。陆景对婉仪很坦白。

卫婉仪轻轻的娇笑,“你快去快回啊。不许和李菲菲说话超过三分钟。”这时,苏琳过来向卫婉仪敬酒。卫婉仪便没在管陆景,和苏琳闲聊。

她知道陆景和苏琳清清白白的。京城中却又有些不好的传言。她在帮陆景辟谣。

陆景笑着摇头,向大院的玩伴们走去。婉仪这是玩笑话,就李菲菲那薄的脸皮,就算他想聊三分钟,众目睽睽之下。李菲菲也绝对不会搭理他。

和六大世家的几位混在一起的云吉祥羡慕的看着陆景所到之处众人簇拥,纷纷和他打招呼。心道:这才是男人啊。

“菲菲,好久不见!”陆景微笑着李菲菲打了个招呼。他说个李菲菲说那件玉佛,一直没找到时间。

李菲菲淡淡的点点头,和陆景轻轻的碰了碰酒杯,微微抿了一口红酒。

她对陆景并没有那个意思。纵然之前和他接吻的感觉很美好,但是,看到他和卫婉仪琴瑟和谐的样子,她的心思变淡了。

夏思雨娇笑着道:“陆景哥,你眼里就只有菲菲姐啊。我们都在呢。”大家都笑起来。

陆景笑笑。和众人纷纷干杯,又和赵清芷单独聊了几句。小丫头越发的漂亮了。今晚不少人对她献殷勤。

看着陆景离开的背影,明秀、夏庆平、何媛几人都摇摇头。同为大院的玩伴,又有谁能想到陆景能有如此的声势?这简直就是京城纨绔子弟中的第一人。

但并非每个人都对今晚陆景所彰显出来的权势,隐隐的第一人模样,感到高兴。

刘小山和好友张军聊着,看着陆景熟悉又陌生的背影,心里想到:且看你得意到几时?

蒋鸿哲非常的不爽苏琳和陆景在一起喝酒说笑,去餐厅外要了一个包厢,点了烟,吞云吐雾的吸了一会。给严景铭打了个电话。

严景铭人在商云市,接到蒋鸿哲的电话。沉默了半分钟,低声道:“鸿哲。苏威给我打电话说过。这是一次利益交换而已。苏琳为陆景做几年的事。京城的谣言我知道,不需要多想。”

蒋鸿哲轻轻的摇摇头。心里感慨:严哥,再也回不来了。

….

….

正月初六晚上在白雁苏飞举办的新春茶话会过去了一周的时间,仍旧是京城中世家子弟中津津乐道的话题。

陆景隐隐的确立了他京城中第一人的位置。甚至有人提出给陆景的新称呼:太子。

只是,后来王灿出面干涉压了下去。太子这个词意味着太多的东西。至此,京城中的大小纨绔子弟们算是清楚:陆景对圈中的事务没有什么兴趣。

新春茶话会虽然隐隐的确立了一个秩序,但陆景本人的态度还是很消极,并没有“一统江湖”的意愿。

想也是,这个圈子的层次对他而言太低了。

不过,陆景力捧的苏琳在京城中却是火了。一声“景哥”足以说明很多问题。而且,她还和陆景的娇妻卫婉仪关系良好。

正月十二的晚上,苏琳和风白露在嘉南俱乐部发生了一次冲突。在风白露有意退让下,苏琳不出意外的获胜。名头越发的响亮。但是,她还不是京城中公认的第一美女。毕竟风白露相当优秀,很有魅力的一个女孩,有很多人愿意为她说话。

这个局面是陆景、王灿意料之中的。王灿为此紧锣密鼓的为下一步计划做准备:力推黎倾城。

陆景将具体的事务都丢给王灿,只是保持关注。他这几天在京城中拜年、走动。闲暇时陪陪娇妻、父母。与在京城的红颜们见面。日子过的飞快。

墨静雯、余乐、季婉彤等助理于正月十四在京城上班。和华各企业早在初十就陆续开始工作。父亲的身体不好,陆景打算在京城多陪陪父母。

正月十五日中午,陆景在汇海大酒店请杨子欢、王二飞吃饭。杨子欢和王二飞两人今年的春节在建业度过。

副楼12楼的3号包厢中,初春灿烂的阳光带着经冬未散的清寒落在草书檀木雕刻的装饰墙上。奢华的餐厅正中放置着一张圆形可转动的木桌。墙壁上挂着装裱好的名人字画。环境优雅、安静。

陆景缓缓的品着茅台酒。

杨子欢长吁短叹,“景少,靠啊,早知道你们在初六聚会,我今年就不回建业过年了。你不知道建业多无聊。小飞,你说是不是?”

王二飞嘿嘿笑道:“是啊,景少在建业呆过,应该知道。”

陆景就笑,“明年还有机会。再说了,你们俩要找乐子还不容易?”

杨子欢和王二飞都哈哈笑起来,“主要是没能看到景少玉树临风,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场面,我们很遗憾啊。”

陆景笑骂道:“靠,你们语文是数学老师叫得吗?什么乱七八糟的词。”

两个损友。

不过,在一起说笑确实很放松。

说笑着,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有些意外的去餐厅外接了电话,“玉娇,新年好啊。”

手机里传来熊玉娇柔和好听的声音,“陆景,新年好咯。没打扰你吧?今天可是元宵节。”

陆景笑笑,“没有。玉娇,有什么事吗?”熊玉娇一般不会给他打电话,都是邮件沟通。除非像上次那样她给戴安娜扣住。

熊玉娇柔顺的道:“哦,我马上要去迪拜了。我听雨绮姐说,余助理他们在京城办公。迪拜le集团的业绩要不要我当面向你汇报下呢?”

陆景就笑:“不用。我相信你的人品。”

最后一句话有点开玩笑。实则是熊玉娇就算捞好处他也无所谓。房地产中介的油水能有多少?他安排熊玉娇去迪拜本就是应她的要求帮助远大集团扩展业务。

“…”熊玉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人品有那么好吗?

“玉娇,去迪拜小心一些,毕竟是国外。另外,戴安娜现在可以信任。”

熊玉娇对上次的事情还心有余悸,道:“那我也不敢完全的信任。”

陆景哈哈一笑:“不错,不错,有进步了咯。”

熊玉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柔声道:“陆景,还有一件事和你说呢。婷婷和牧高山恋爱了。他们俩准备结婚。只是,牧高山身边的警戒级别是不是有点高啊。婷婷很不习惯。能不能撤掉?”

牧高山随身都陪着保镖,几乎没有私人空间。

陆景微征,他对潘婷婷能走出孟汉生的死感到高兴,提到牧高山,微微沉吟了几秒,说:“玉娇,让牧高山整容吧,然后换个身份。我叫雨绮帮忙办一下。她在江州。你问问牧高山和潘婷婷的意见。”

牧高山是陆景获取现代汽车控制权的关键人物,陆景通过他放出了假消息,误导了高尔德财团。而牧高山之前便是高尔德财团的商业间谍。

熊玉娇咋舌,娇憨的道:“好恐怖。好的,我问问吧。回头和雨绮姐联系。陆景,元宵节快乐。”语气轻柔到几点。带着些许的孤寂感。

陆景愣了愣,或许是潘婷婷的恋爱刺激到她了,笑着道:“嗯,玉娇你也是。节日快乐。”()

ps:求书友们的订阅。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