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38章 毛遂自荐

第1638章 毛遂自荐

陆景慢慢的放下电话,在副楼12楼的走廊上看着窗外的风景。绿化带过去便是车水马龙的湖东区主干道紫竹大道。

和熊玉娇认识也有十年了。十年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自己从一个混吃等死的青年一跃成为世界准一流财团的领导者。结婚。孩子都有两个。

熊玉娇从象牙塔里的公主变成了一个资产数十亿的集团的掌舵人。结婚生子。丧夫,出来支撑远大集团的大局。

陆景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熊玉娇的人生让人感慨。和熊玉娇通完电话很容易让他想起他在江州读大学时的岁月。那时候正是景华创业、扩张的时间段。

陆景已经很久没有去经营一家企业了。他现在的视角是集团的战略视角。他做的事情是董事长的范畴。不是CEO、总裁、总经理。

那段日子真的让人回味啊。

这时,陆景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听到一个惊讶的女声道:“啊…,陆少,这么巧啊?”

陆景回头见白唯被七八人簇拥中从包厢中出来。看起来像在谈事情。

“刘总,你们先走。我遇到朋友了。”白唯和众人说了一声,优雅踩着高跟鞋走到陆景身边,轻抚着额前的秀发,笑着道:“刚被人请吃饭,刘总的公司要跑一个批文。陆少,你怎么一个人?”

陆景莞尔道:“难道我需要像韩剧里面那样每次出行都是前呼后拥才对?”

白唯微笑道:“那太夸张了。哦,陆少,明天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顿饭。”

初六晚上,陆景留她在主桌坐下之后,她现在在京城中说话好使多了。

陆景笑笑,“过两天吧。”他没兴趣和白唯吃饭。

白唯轻熟妩媚的瓜子脸上浮出一个优雅的笑容,“陆少,你敷衍我啊。正月十二的晚上苏琳和风白露因为一幅画竞价的时候我也在场。我想毛遂自荐。”

陆景是聪明人,她径直说明她的目的。苏琳的手腕和风白露比还差了些,压不住风白露。

陆景微征。凝视着白唯,随即笑道:“你有把握能竞争得过风白露?”

白唯穿着藕粉色的小西装,宝石蓝的打底裤,系着漂亮的方格子围巾。时尚、俏丽的佳人。举手投足间有着轻熟的性感风。

纵然她是很出色的美女。但姿容、气质稍逊白露半筹。

白唯笑着摇摇头,“没有把握。我要是年轻十岁或许敢说。不过,四名媛什么的,总比三美女好听。”

她知道,陆景还要继续推黎倾城“围攻”风白露。王灿做事有很多痕迹。

陆景禁不住笑起来。白唯是很出色的美女,姿容不差,眉眼通透,“行,后天晚上吧。我听听你的想法。我明天晚上有饭局。”

明天晚上,他和星光传媒的方成济约了在京城大酒店见面。初六和方浅语说好之后,方成济亲自给他打了电话,定在了正月十六的晚上见面谈谈。

“好啊。”白唯笑着告辞离开。陆景这一次没有糊弄她。

陆景笑了笑,目送白唯离开。很有想法的一个女人。

年过月近,在京城中算二流俱乐部的盛世俱乐部生意一如既往的清淡。

正月十六的上午。一辆宝石蓝的路虎揽胜和一辆霸气的墨绿色jeep一前一后的驶入盛世俱乐部。

住在附近小区常来打球的几名白领羡慕的看着两辆车驶过。这车或许就够他们奋斗五年、十年的。

庞滨将前来小坐的风在水、风白露迎进了明丽奢华的私享包厢中,吩咐服务员送了点心、饮料上来。

包厢很宽敞,巨大的落地镜子反射着从窗户处透进来的阳光。浅灰色花纹的沙发围着墨色茶几。

风在水喝着果汁,新年里酒喝多了,要养一养,问道:“胖子,你怎么回事?”

庞滨穿着硕大的黑色风衣,裹着如同一个圆桶,很有喜感,苦着脸道:“老大。我的资金都给抽出去赔偿美国佬了。资金不趁手。有几家公司闹腾起来了。”

风在水皱皱眉,“资金缺口多少?”

庞滨小心翼翼的道:“大约3000万就可以了。”

风在水笑骂道:“行了,别一副哭丧的样子。我给你出面找建行谈谈。”

庞滨喜道:“啊…,多谢老大。这样一来就没问题了。”

风在水摆摆手。“这次你的亏损我也有责任。”胖子的对赌协议输掉,就是因为没有拿下云图集团的股份。

风白露安静的捧着茶杯,喝着绿茶。心里想道:庞胖子像个圆球,挺有意思的。

今天是小叔喊她出来运动运动,散散心。顺便谈点事情。虽然和陆景在一起,陆景又和小叔敌对。但她并不会因此而疏远小叔。当然,她心里偏向陆景。

风在水和庞滨聊了一会京城中的事情。

正月初六众多纨绔子弟聚会的消息他当然知道,只是对此不屑一顾。纨绔子弟的圈子是和京城中世家、家族的兴衰密切相关。江山带有人才出。陆景要是想要收编那些世家子弟,只是白费功夫而已。

风在水扭头道:“白露,你最近有点懈怠啊。”语气有些责难、问询。

风白露莫名其妙的眨眨眼睛。清美绝伦的模样。

庞滨看了一眼,连忙挪开视线。风白露外出新加坡、美国旅游了一圈回来后越发的有女人味了。显然是给男人**了。不知道是那个男人这么走运。

风在水道:“你正月十二的晚上和苏琳竞拍元代明家赵孟頫的画怎么在最后退缩了。”

风白露淡淡的道:“我认为那幅画不值那个800万。当然要放弃。”

“你放弃挺容易的,但是别人会怎么看呢?说你的财力不如苏琳?你代表着可是风家。”

风白露喝着清茶,缓缓的道:“小叔,那么现在京城里的舆论是什么样的呢?是同情我的居多,还是笑话我的居多呢?”

风在水语塞,问庞滨:“胖子,情况怎么样?”他在京城中的情报不是很灵通。

庞滨道:“老大,我听到的风声,都是说苏琳做事太霸道。刚回京城就咄咄逼人。说白露不是的人很少。”

风在水一愣,摇摇头。靠在沙发上叹道:“白露,小叔误会你了。这些事情你自己处理。”

风白露清美的笑了笑。陆景给她制定的脱身计划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看穿的。

过了元宵,卫婉仪开始忙碌电子竞技上的事情。她在体育总局中专门负责这一块工作。而随着全国放开对电子竞技中两款游戏:星际争霸和魔兽争霸3的电视直播权的限制,电子竞技的主管部门工作量大增。

陆景下午在中关村景华大厦顶层的办公室了解了一下S7的销售情况后。开始处理堆积起来的邮件。忙忙碌碌的一个下午过去。陆景对和华当前整体的运行情况略有一个了解。

快下班时,墨静雯一身典雅的蓝色套装走进来,漂亮的杏核眼落在陆景聚精会神看邮件的脸庞上。明媚的笑了笑。走到陆景身边,亲昵的扶着他宽阔的肩膀,看着他的电脑屏幕。

陆景双手敲着键盘。闻着墨静雯身上好闻的幽香,笑着道:“静雯,又有新的邮件来了?印度那边诺基亚在起诉我们侵犯了他们的专利。程建枫说阿三们不靠谱。估计要判我们输。”

墨静雯娇声道:“啊…,诺基亚看到市场地位受到挑战,就开始打压我们啊。”

“是啊。嘿,专利大战,以后有得他们哭的时候。”陆景回复好邮件,抱着墨静雯的蛮腰温柔的吻了下她嫣红的嘴唇,笑道:“哦,静雯什么事?”

墨静雯正月十四才来京城。他还没有时间和她单独的好好的消磨一整天的时光。

墨静雯脸颊处的桃腮浮起几缕绯红,娇艳迷人的紧,说:“陆景,梦瑶姐那边发来邮件,昆成汽车和云图集团就合资企业谈得七七八八。你什么时候和安溪见面呢?我好安排时间。”

安溪是合资厂的CEO人选。

安溪?陆景脑子里浮起云图集团一系列的人和事,琢磨了一会,道:“等一段时间吧。安溪现在应该还在陪云波涛走最后一程。等云波涛的葬礼之后,我再和她聊聊。”

墨静雯轻轻的哦了一声,依偎在陆景怀里。

两人的静谧时光并没有享受多久,谢晋文的电话打进来。问陆景什么时候出发。陆景今天带他一起去京城大酒店赴约。

京城大酒店是京城中年代最久远的五星级酒店。富丽堂皇又不失历史厚重的沉淀感。

陆景和方成济在10楼的1006号包厢见面。陆景不是第一次见方成济。

明亮的圆形灯下,他中等身材,头发花白。穿着黑色的西装,很有成功商人的气质。方浅语穿着清爽的黑色运动装陪着她父亲。

方成济微笑着和陆景握手。“陆少,本来是年前想要和你聊聊谢少的话题,一直没有机会。”

陆景微笑道:“我年前在美国。现在聊也一样。我也是很好奇方总借机黑谢晋文的动机在哪里。”

方成济哈哈一笑,邀请陆景、谢晋文落座,“边吃边聊。”

方浅语去外面喊服务员上菜。片刻后,准备妥当的酒菜络绎不择的送上来。话题先围绕着初六的聚会展开。等菜上齐之后。酒也喝了几杯。

方成济放下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