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39章 鲶鱼

第1639章 鲶鱼

方成济很坦然:“陆少,我和高畅有协议。黑谢少的目的只是为他打掩护。高畅对星光传媒的支持很重要。”

陆景微怔,看了方成济一眼,心里忽而有些难言的滋味。

在天辰娱乐与唐风集团的资产合并之前,星光传媒一直是国内最大的娱乐公司。即便是现在,星光传媒的投资回报率依旧比天辰娱乐高。

天辰娱乐在雍驰的领导下目前采取的出多出产品,提高总量的策略。精品策略是雍驰下一步的目标。

然而,就是这么一家总资达到产80亿,年利润10.8亿的企业居然要仰仗高畅的支持。

高畅在京城中又算什么大人物?

陆景有种很荒谬的感觉:原来星光传媒只是和高畅一个级别的企业。

这种权势和资本之间的对等转化让陆景有一种直视感。

俯视。

当然,直接从陆景的个人资产来和星光传媒比较,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只是,陆景从来没有这么去想过:在娱乐圈中呼风唤雨的大佬,能决定众多明星生死的大boss,方成济原来竟是如此的弱小。真实又荒谬的感觉。

昔日拦路虎方家,在陆景脑海中的形象轰然倒塌。

方成济见陆景没表态,只是缓缓的喝着酒,似乎若有所思,诚恳的道:“陆少,给天辰娱乐造成的损失我愿意悉数赔偿。绝无二话。”

陆景对方成济摆摆手,然后对谢晋文道:“谢晋文,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在娱乐圈那么受小明星们欢迎了。”

想想,方成济都要依赖高畅的支持。而谢晋文在世家子弟圈子中的地位比高畅还要高一级,谢晋文混在娱乐圈当大仲马是不是毫无压力?

谢晋文得意的笑道:“景少,一般般啦。我就是瞎混。”

方浅语很有眼色的起身给陆景倒酒,黑色的运动服穿在她身上有很干净的气质。在她父亲面前她收起了她烟视媚行的一套。

陆景刺溜的仰着脖子一口干掉1两茅台,笑道:“方总,赔偿什么的不用说了。直接说原因吧,你不怕我和谢晋文秋后算账?”

方成济笑了笑。那种商场搏杀胜利者的镇定气质展露无遗,“陆少,我相信你一定研究过鲶鱼效应。我认为星光传媒可以做一条娱乐市场上的鲶鱼。”

鲶鱼效应有一个故事。据说挪威人喜欢吃沙丁鱼,尤其是活鱼。市场上活鱼的价格要比死鱼高许多。所以渔民总是想方设法的让沙丁鱼活着回到渔港。可是虽然经过种种努力。绝大部分沙丁鱼还是在中途因窒息而死亡。

后来,人们发现,在装满沙丁鱼的鱼槽里放进了一条以鱼为主要食物的鲶鱼。沙丁鱼见了鲶鱼十分紧张,左冲右突,四处躲避。加速游动。这样沙丁鱼缺氧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一条条沙丁鱼活蹦乱跳地回到了渔港。

陆景哈哈一笑。所以说,世界上从来都不缺乏高明的人。白唯是,方成济也是。

并不是掌握着少量的资源就无法做事,关键是要做好准备,抓住机会。

白唯给她争取了一个上位的机会;方成济也成功的为星光传媒争取到了发展空间。他的鲶鱼定位很合自己的胃口。

陆景很容易就从两人身上看到了他自己的影子,他在安迪-摩根面前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谢晋文也不是天天泡在胭脂堆里不学无术,吃着小菜,道:“方总,鲶鱼不鲶鱼的回头太抽象,你怎么确保星光传媒不会超过天辰娱乐?”

方成济客气的道:“谢少。之前给你添麻烦了。”举杯敬了谢晋文一杯后,道:“你这个担忧完全可以放下,有陆少在,我肯定超越不了天辰娱乐。”

方成济的这记马屁让陆景很爽,兴致勃勃的笑着道:“超过了又有什么要紧的?来,方总,为你的鲶鱼效应干一杯。很合适的定位。”

方成济心里大大的送了一口气。说实话,他也是在赌博。赌陆景的心胸、气度、对整个文化产业发展的把握。好在,他成功了。

星光传媒要发展绝对绕不过天辰娱乐。而娱乐圈向来是优质资源容易聚集的地方。天辰娱乐已经展露出娱乐巨人的风范。去年圣诞档期的一部大片,票房卖到了1.5亿。

星光传媒的资产随着天辰娱乐的兴起。实际上在慢慢的减少,退出了百亿企业俱乐部。当然,利润还在。可是,他再不想办法的话。只怕星光传媒就会衰落在他手上。

而高畅的要求无疑是一个可以和陆景直接打交道的机会。他采取的是先吸引注意力再解释争取的做法。

当然,这个计划的危险之处在于对陆景心胸、气度的揣测。假设陆景认为文化市场不需要什么活力,一家独大就好,恐怕他的下场就很凄惨了。

很明显,陆景对竞争,对文化产业有着很清晰的认识。

方成济举杯和陆景干了。又回敬陆景一杯,感慨的说道:“陆少,谢谢!”

陆景就笑着摆摆手,“先别急着谢我。谢晋文,把东西拿出来给方总看看。”

谢晋文嘿嘿一笑,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写着名字的信纸递给方成济。

星光传媒可是给天辰娱乐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哪能什么惩罚都不做呢?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嘛!

方成济一看信纸上十几个名字,顿时脸色微变,苦笑着道:“景少,能不能通融?”

信纸上全是星光传媒公司中颇有潜力的新星、二线明星。陆景的意思是要他放人。

陆景似笑非笑的道:“方总,我可没有写一线明星的名字。”

方成济喟然的长叹一声:陆景这翻脸简直比翻书还看,真是公子哥的做派。完全不顾及他的面子嘛。当然,陆景确实有实力不用顾忌他的面子。

方成济瞬间便下定决心:“陆少,我明白了。回头我会让人办理合约转让的手续。”

陆景点点头,笑道:“方总,有时间,我们找机会坐下来喝几杯。”语气中不掩饰对方成济的欣赏。

话说,29岁的陆景表示他很欣赏近60岁的方成济实在有点违和,但一旁的谢晋文和方浅语都没有这种感觉。

方成济也没有。无奈的和陆景喝着酒,“陆少,你这真是….,内行人。一口入骨三分。”

陆景几人都笑起来。

聊了一会,一瓶茅台喝完,陆景微醉的起身去上卫生间。方浅语追着陆景出去。

京城大酒店10楼的走廊中铺着厚厚的地毯,落脚无声。走廊极为宽敞,吊顶上的灯光光线明亮。环境极为幽静。

“陆少。稍等。我扶你吧。”方浅语追上陆景,想要搀扶陆景。

陆景摆摆手,“不用了。”

方浅语也不强求,和陆景并肩走着,说:“陆少,我爸今天恭维你的话,以前也对严景铭说过。他只是想星光传媒好。”

陆景笑了笑。方成济在自己眼里很弱小,但是放在京城中也算是一个角色,严景铭一手创办的夏商影视就是被他吞掉。有胆有识的商人。

陆景没兴趣和方浅语拉近彼此的距离,转移了话题。调侃道:“你的铭表哥最近怎么样,听说他在商云市隐居?”

方浅语道:“我很久没有和他联系了。听谢海逸说严景铭是为了保住财产不得不离开京城。陆少,我们俩也很早就认识了。黄紫琪过得怎么样?”

她的丈夫程东华就是黄紫琪的前男友。她当初是从黄紫琪手中把他抢过来。

“挺好的啊。定居在江州。国际上知名的建筑设计师。程东华呢?”陆景随口道。脑海中浮起的是杨晚婷国色天姿的容颜。

第一次和方浅语、严景铭发生冲突是在海岸明珠小区的保龄球场上为了杨晚婷。十年前的事情,真的很久远了。晚婷现在已经是ek公司的董事。

“还在燕大经济学院当团委书记。刘小山说要帮他外放。”

陆景嗯了一声。说话间卫生间到了。卫生间门口是镜子和洗漱台。镜面光滑,地面整洁,带着清香。男左女右,标着标识。

洗漱台前,方浅语娇媚的低声问洗手的陆景,道:“陆少,要不要我进去服侍你?”

陆景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你怎么进男厕所?”

“门口挂上一个暂停使用的牌子不就可以了。”方浅语轻轻的舔着嘴唇说道。集邮女,故态复萌。她是见猎心喜。她经历的所有男人没有一个人比得上陆景。他的魅力不在容貌上。而是他的权势、能量、气度很迷人。

“陆景,我知道会所的公主怎么服侍你们男人的。拿热毛巾敷着肾部。还可以用手帮你们弄出来。我可以用嘴的。”

陆景有点倒胃口。欣赏方成济不代表要欣赏方浅语,正要拒绝。女士卫生间传来一声清脆的娇咤:“你们真恶心。公众场合呢。注意素质。”

一个精致动人的小萝莉穿着一件紫色毛衣,一条异常合身的淡黄色休闲裤从女士卫生间里走出来,鄙夷的看了陆景、方浅语一眼。像一只精灵般的离开。

陆景苦笑一声,目送这个精致的动人的小萝莉远去。我可以说:我是被牵连的吗?

方浅语咯咯一笑,说道:“陆少,我去打听她的名字。保管你心想事成。”

我日。陆景走进男士卫生间。他对方浅语无语了。他不就是多看了几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