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41章 白唯

第1641章 白唯

陆景笑着放下手中的高脚玻璃杯,伸出右手的食指,“第一:如果高畅跟着风在水一条路走到底,他肯定麻烦大了。↗你不以为我只是简单的查查辉佳旅行社的账本吧?”

“嗯…”白唯螓首微点,认真的听着陆景的话。

陆景笑道:“高畅在北港市参与走私进口汽车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够判他十几年的了。他的资产,包括燕苑会被京城中的世家子弟瓜分一空。”

白唯同意道:“嗯,这是高畅的致命破绽。”

陆景再伸出右手的中指:“第二,谢晋文和嫩模洛某的强-奸案,取证,宣判,至少要一年的时间。判下来到时候保外就医就是。谢晋文的档案里记载被判刑又不是什么大事。他又不用谁给发工资。但是,一年的时间可以做很多时间。”

陆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白唯知道陆景说的什么意思,微微抿着红酒。一年的时间陆景和风在水只怕已经分出胜负,谢晋文估计不用去法庭上走一圈。

陆景继续伸出右手无名指:“第三,关于风在水的事情。庞胖子的麻烦很大。他因为入股云图集团失败,被迫赔付美国podc资产管理公司4亿美元。他现在手中的资金链已经绷的很紧。我已经让韩鸿信紧逼。以庞胖子的那点身家,他挡不挡得住是个问题。”

作为顶级企业家俱乐部的1号会员,他所拥有的商业资源不是庞滨可以想象的。

白唯提醒道:“风在水会帮庞滨。”

陆景自信的笑着道:“你觉得他能成功吗?”

白唯美眸看着陆景,娇俏的笑了笑。道:“大概不能。因为你很自信。”

其实,她心里是不相信陆景的法子能成功。商业上的东西她了解的不多。但是风在水肯定可以帮庞滨度过难关。风大少的信誉在银行里面怎么都值几个亿吧?

然而。她现在没有必要和陆景唱反调。优秀的男人都是很自负。美女的反驳会让他们不舒服。

陆景凝视着白唯妩媚精致的瓜子脸,笑了笑。和白唯轻轻的碰了碰酒杯。

他知道白唯不相信他的话。但是,他又何尝会告诉白唯他的底牌呢?毕竟,两人才刚刚开始接触、认识、相互了解。

戴安娜已经来京城了。她快要和庞滨产生交集。步子越小,越谨慎越好。

白唯微笑着道:“陆景,再问一个问题,既然击败风在水的焦点集中在云图集团。如果我没有帮薇薇提供庞滨的详细材料,你又会怎么破这个局呢?

我听云吉祥说安溪提供给云波涛关于庞滨的资料全都是说庞滨的好话,为他的劣迹开脱。”

陆景大约有点明白白唯连续问他问题的意思,这不是纠结。而是想要说明,这件事她略尽绵薄之力,为待会说服自己支持她成为京城中的名媛做铺垫。

陆景笑道:“我会直接告诉云玉致:安溪是风在水的情人。你说云玉致知道这个消息后,对庞滨的富力公司入股云图集团会持什么态度?”

白唯愣了几秒,随即叹道:“原来风在水最大的破绽实际上就是他最大的优势的地方。”

如果安溪和云玉致分别知道对方的身份,对风在水的图谋就会清楚了。风在水哄女人的本事再高也无法掩饰他的企图。

陆景给白唯的酒杯中添着红酒,“如果没有必要我不会采取这么激烈的手段。这对云玉致而言,伤害很大。她毕竟才21岁。云波涛白手创出偌大的云图集团,理应当受到尊敬。”

看着酒杯中激荡的红酒酒液。白唯微微出神。她能明显的感觉到陆景和风在水的不同。

陆景似乎在尝试着谨守某些底线。这让他比风在水更能让人信赖、敬服。

陆景品着酒,吃着西餐,没有打扰白唯的神思。

白唯想了一会,收回思绪。坦然的笑道:“陆景,我本来是想证明我有点用处的,似乎失败了。你会支持我成为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名媛吗?”

这种名媛不是自封的。而是需要实力作为后盾。白家已经没落,无法提供这样的支持。

陆景道:“我想听听你的理由。”

白唯垂下头。轻轻的一笑,青丝散落。声音低沉的道:“我只是想让自己活的好一些。不想这么平庸的虚度年华。”

曾经公认的京城第一美女,这十年来她过的是什么样的什么生活呢?

从云端跌落的失意,众多男人的觊觎,即便是结婚后也摆脱不了。她的日常正经事,就是走动以前白家的人脉,替人跑一跑部委的批文赚些外水。

何等可悲的人生。

恰好,陆景需要人来消除风白露在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影响力。她希望能把握住这个机会。

陆景笑着点头,道:“我觉得可以试试。或许,你会给我带来惊喜。”

对白唯的手段,能力,他大略有一个了解,很出色的女人。无怪乎闵兴怀会说她二十岁的时候在京城一顾倾城。多扶持一个“名媛”对自己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可以试试。

白唯沉默了一会,收敛了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哀伤情绪,深深的吸一口气,抬起头,郑重的道:“陆景,谢谢。”

陆景不客气的受了她的谢意,道:“当然,有些话说在前头。有些红线是不能踩的。”他不会让白唯打着他的旗号胡作非为。

白唯道:“我明白。”

陆景满意的点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忽而又想起一件事来,“白唯,我记得你结婚了。不影响吧?”

作为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名媛。大部分时间肯定不会在家中,而是要在各个交际的场合出现。长袖善舞嘛。不露面,怎么刷存在感?

白唯禁不住一笑:“我早知道你会问的。我和闻人策早就各过各的。维持这桩婚姻只是多了一张保护自己的壳。京城中有很多男人想要**我。”

闻人策维持这桩婚姻也好对家里的长辈有所交代。闻人家是京城中的二流世家。

“咳咳。”陆景一口气呛着。白唯说话很直率啊。

白唯娇俏的白了陆景一眼。将纸巾递给陆景,道:“陆景,我32岁了。‘**’这个词对我来说不是禁忌吧。”

白唯保养的很好,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

陆景顺了气,笑着摇摇头:“嗯,不是。”

他这才意识到白唯的真实年纪,这可就不再是从心里上俯视她了,而是在人格上平等对待。这无关权势、地位,只关乎人生的阅历、思想。白唯是一个成熟的少妇。

达成协议之后。陆景和白唯之间的信任要深了几许。陆景对白唯了解的也多一些。白唯的正常职业是心理医生。她有执照。开一个小诊所。平时基本不上班。

用她的话说,开诊所的钱都不够日常开销。何必将自己深陷到病人的心理世界当中去呢?她最成功的一个病人是高丽莹。

短短的一个小时,很多事情都没有深聊。晚上八点多,陆景和白唯从欧索西餐厅里出来。夜色中西单很是繁华、热闹,霓虹灯闪烁。

白唯提着手袋潇洒的对陆景挥挥手,“陆景,我就住在附近的东环街区。不用送了。改天我们再聊。”

陆景笑着点点头,目送白唯俏丽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中。无疑,这是一个很独特的女人。或许。这份魅力会是取代白露影响力的关键。陆景对白唯日后的表现越发的期待起来。

“叮----。”

陆景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陆景接了电话,却是方浅语打来的,“陆少。还惦记着那个小萝莉吧?我查出来了,她叫江妩,华夏大学电子工程系大一的新生。”

陆景给吓了一跳。本来不想搭理方浅语的,禁不住说道:“不是吧?她多少岁?”

昨晚在京城大酒店卫生间外面偶遇的那个漂亮的小萝莉就他估计最多不超过15岁。

方浅语咯咯娇笑。“陆少,这你恐怕想不到哦。她才14岁。”

陆景一愣。高智商小萝莉啊。和中科大少年班的神童有的一比了。印象中华大没有这样的特招吧?

方浅语笑吟吟的道:“她怎么进华大的我还没查到。陆少,还要不要我查咯?”

陆景道:“行了,我了解下就可以了。不要再查。搞得像特工似的。”沉吟了下,又道:“回头给你爸说一声,我过两天请他去商云市的葡萄酒庄做客。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会让小季和他联系。”

不管怎么说,方浅语满足了他的好奇心。他还不至于不承她这个人情。

当然,好处是给方成济的。他不想和方浅语多打交道。

方浅语甜甜的笑道:“哦,好的。陆少,谢谢哦。”

陆景挂了电话,无语的摇摇头。

陆景回到家中,和婉仪聊起白唯的事情,洗过澡去书房中看邮件。他正在密切的关注s7的销售。每天周复生等人都会汇报。

打开电脑看了几封邮件,便接到苏晓玉的电话。十几分钟后,陆景挂了电话登上sit准备和远在珀斯的苏晓玉闲聊。这妮子在电话里很诱-惑的说:陆景,可以裸-聊的哦。

弄的陆景心痒痒的。

刚登上sit,却是弹出一个消息,是风白露发过来的消息:陆景,我小叔打算出面帮庞滨在建行弄贷款。庞滨有可能度过目前的资金紧张危机。

那天聊天的时候,风白露在场。

陆景笑了笑,敲下回复:白露,从庞斌签下对赌协议开始他就已经入毂。

鱼儿上钩了,当然脱不了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