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46章 风在水的尾曲(一)

第1646章 风在水的尾曲(一)

高丽莹迷惑的眨眨眼睛,“现在京城中不都这么说吗?”

她弟弟高畅现在在京城中混的很不错。她略微问问就知道情况。

风在水的对手陆景出现,让她不再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因为为她孩子复仇的机会就在眼前。

白唯笑着摇头:“秦纬和风在水、庞滨的关系一向不错,怎么可能在公开的场合嘲笑庞滨?这是一个疑点。事实上,秦纬很有可能在为庞滨打掩护。

第二,陆景以什么办法控制迪拜的公主戴安娜?最有可能的是利益。而据说迪拜的楼市很火爆,庞滨与戴安娜合作肯定有收益,她未必不肯合作。

第三,退一步,假设陆景能真正的控制住戴安娜为他做事,那他有怎么会放弃这个搞掉庞滨的机会?庞滨对风在水而言很重要。”

高丽莹愣了愣,“白姐,你这脑袋瓜子也太好使了吧?”又笑道:“那这么说起来,陆景和风在水的冲突会进一步扩大咯?这真是个好消息。”

白唯轻轻的抚着高丽莹的手背。半响,高丽莹觉察到白唯的情绪不对,收敛了笑容,道:“白姐,怎么了±?”

白唯深吸一口气,道:“丽莹,我以前说,陆景是你复仇的机会,但是我和陆景走的近了之后,发现陆景和风白露的关系未必是京城中谣传的那样。

风白露也受邀参加黎倾城在上林苑的生日宴会。而她很有可能是陆景的女人。

所以,陆景的目标就不是和风在水较量得你死我活,而是要为他和风白露的情路扫清障碍。”

高丽莹愣住。突然间,眼泪就流了下来。呜咽着道:“白姐,那我这辈子还有希望复仇吗?”

白唯起身。走到高丽莹身边将她紧紧的抱住,“丽莹,不哭。这件事我判断失误了。”

高丽莹和风在水的故事很浪漫。典型的才子佳人。当时京城中几乎所有的世家子弟都看好他们,祝福他们。但是高丽莹突然怀孕,这毁掉了一切。

18岁的女孩怀孕无论如何都是不被社会接受的。那一年,风在水也是18岁。订婚,打胎。高丽莹因此无法再生育。然后是到法定结婚年龄后和风在会结婚,后来再离婚。高丽莹因此而得了抑郁症。郁郁寡欢。

风在水的人生也因为这件事有了污点。人生步子走得艰难。但终究是走出来来了。

一个女孩的生育能力,在和风在水的前途相比时。冷冰冰的家族显示了它的的漠然。

高丽莹怀上的孩子是被强行流产的。高丽莹的仇恨由此而来。

高丽莹伏在白唯的肩头,哭得更加厉害

白唯拍着高丽莹的背,轻声安抚着她的情绪,好一会,问道:“丽莹,你希望是风在水死,还是希望他仕途困顿?”

高丽莹有些茫然,“我不知道。”这个问题困扰了她很多年。她不知道她想要风在水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只是,每一次看到风在水高高在上。她就想看他跌落云端。

白唯道:“丽莹,你只是子宫受损不能再怀孕,并没有其他的疾病。可以考虑代孕,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孩子的血脉还是你的。你并没有丧失成为母亲的资格。

如果从法律的角度而言。我想风在水罪不至死。”

“白姐…”高丽莹不满的道。

“丽莹,别急,听我说完。我以前从来没有用这些话来宽慰你。现在这么说。是因为后面一个选项有可能实现。丽莹,你觉得以陆景和风在水如此交恶的情况。陆景会希望风在水显赫一时?”

高丽莹陷入沉思,坐下来拿纸巾擦着眼泪。很明显。那是不可能的。陆景不会和风在水死磕。但是,如果有机会,陆景肯定会在背后推波助澜。阻拦风在水高升。

白唯扶着高丽莹的肩膀,“想明白了?风在水的仕途很难一帆风顺。当然,这只是可能。你要把生活的重心放到新的希望上来。比如:孩子。”

能帮助高丽莹走出心理阴影的只有一个新生的宝宝。

如果风在水能混得不好,那更是解开她心结的良药,当然,这要看概率。

因为,陆景不会故意去找风在水的麻烦,他肯定只会在有机会的时候才出手。何时会是机会?这是个概率问题。

高丽莹轻轻的点头,“白姐,道理我想得明白,给我一点时间。而且,我已经发誓不会再让风在水碰我。”

白唯就笑,“京城里的帅哥那么多,你好好的选一个好了。反正啊,又不用在一起过日子。”

高丽莹破涕而笑,抬起头,“白姐,那我们…”两个命途坎坷的女人在深夜里曾经相互慰藉。拥抱着感受一点点的温暖。

白唯笑了笑,道:“我们还是好朋友、闺蜜。”

风在水再一次请假回了京城。因为庞滨很顺利的和迪拜公主戴安娜谈好了投资迪拜楼市的合作协议。

周四晚,风在水驱车来到盛世俱乐部和庞滨面谈。有些细节,在电话里说不清楚。

奢华明亮的包厢中,风在水吃着花生米,喝着茅台,听庞滨说起去迪拜的种种。

庞滨胖脸上红彤彤的,喝了酒的缘故,道:“老大,戴安娜同意和我合作,但是不能走迪拜le公司的渠道,也不走华橙基金的渠道。她担心陆景发现。

华橙基金那儿,我和秦总谈过,给了他一笔损失费,他就帮我做掩护。”

“胖子,以陆景的精明,未必看不出来,想要瞒过他很难。”风在水沉吟着,仔细推敲了一遍,问道:“陆景是怎么让戴安娜为他做事的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庞滨呵呵笑着和风在水干了一杯。擦着嘴角的酒渍,笑道:“老大。这个原因说来就话长了。

迪拜的公主并不值钱。迪拜现在有十几位公主,戴安娜只是其中的一位。她在迪拜真正的权力来源一家垄断中东钻石销售的企业的职位。

迪拜钻石集团的执行董事。

戴安娜说陆景通过他的代理人穆罕默德-萨利姆在背后控制着迪拜钻石集团。她的执行董事职位就是被陆景罢免的。

迪拜钻石集团正在研究定向增发新股。陆景要清洗迪拜钻石集团中他的的对手。戴安娜不希望她的财富缩水,所以在拼命的讨好陆景,帮他做事。”

风在水这才恍然的点点头,转着手中的酒杯,叹道:“这关系是很复杂啊。”

庞滨道:“老大,我现在倒是有点担心戴安娜会不会把我出卖。戴安娜在迪拜注册公司,我的资金还没转过去。”

风在水听得哈哈大笑,用力的拍着庞滨的肩膀:胖子,你啊。精气神都没了。戴安娜敢和陆景说?陆景的性格是什么样的?他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戴安娜即便暂时获得陆景的谅解,最终的结果肯定还是给陆景剥夺全部财产。这样,你安排一下,看她近期能不能来京城,我和她见面谈谈。”

庞滨不解的道:“老大,你…”

风在水笑道:“这么好一个项目,我也想投资啊。陆景看好的,又有陆景的对头在暗中主持。哈哈,想想就觉得有趣。”

庞滨无力吐糟。其实。在京城中,谁会不相信陆景的商业眼光?

看来,风老大也不例外。他见戴安娜是要确认下戴安娜能不能瞒得过陆景。

3月9日,洽谈多时的昆成汽车和云图集团在汇海大酒店。在众多媒体的见证下签署合作协议,成立合资公司:昆云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开发电动汽车。

电动汽车的品牌依旧是沿用云图集团的t系列。

依旧到了弥留之际的云波涛无法出席签字仪式。已经决意退出云图集团的安溪在圣克兰医院照顾云波涛。代表云图集团签字的是云玉致。

代表昆成汽车签字的是昆成汽车的董事长何梦瑶。昆成汽车的高管团队:总经理翟伯慎,董事、副总经理姬红俊、副总经理、销售总监吕浩进。副总经理郁扬全部出席。

这对昆成汽车而言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时刻。

签字仪式完成后,陆景和昆成汽车的高管打过招呼。又与高婉薇、云吉祥、云玉致闲谈几句,去了汇海大酒店总统套房。烟诗凝在那儿等他。

陆景按了门铃,烟诗凝温婉的接过陆景脱下来的外套,笑道:“你不去陪何梦瑶?”

陆景抚摸着烟诗凝光滑的鹅蛋脸,将这个风姿独特的大美人拥在怀里,“梦瑶还有事情忙,我先来陪陪你。诗凝…”

烟诗凝温柔的依偎在陆景怀里,和陆景一起坐在窗前的沙发上,听他很有魅力的声音说着云玉致、风在水、安溪、云波涛、云吉祥的情殇。

陆景最近和白唯见面有点多。主要是一个相互了解的过程。谢晋文他们或许以为他对白唯有点意思,其实不然。他更乐意和自己的女人在一起消磨时光。

不是所有的女人都爱钱,爱权的啊。

以他现在地位、权势,想要和看中的漂亮女人一-夜情,基本没什么障碍,会非常的顺利。但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甘心做情人,都甘心和他一辈子厮守在一起。

陆景和烟诗凝聊着天。情到浓时,自然的为彼此宽衣解带,做起来。尽情的缠绵,投入所有的情感和欲-望。傍晚时分,夕阳落在总统套房卧室的地板上。烟诗凝依偎在陆景怀里,发出轻轻,绵长的呼吸声。和陆景做了三个小时,她累坏了。

陆景温柔的抱着诗凝,丰盈的娇躯如软玉,温香滑腻。陆景拿着手机安静的看邮件,戴安娜给他发了一封邮件:风在水邀请我今晚见面,我到京城了。

陆景和戴安娜采取邮件沟通,这比电话沟通要安全得多。

陆景笑了笑。来了。

风在水知道陆景的性格:眼睛揉不得沙子,陆景又何尝不知道风在水的性格:贪婪。

一个确定收益极高的项目,风在水会不动心?

ps:??今天9000字。

求下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