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48章 真虚伪

第1648章 真虚伪

陆景是通过戴安娜发来的邮件了解到风在水最近的动态。

戴安娜在京城只停留了一天,与风在水、庞滨在律师的帮助下签订协议后就离开了京城。

随即,庞滨的8千万资金就转入戴安娜在瑞士银行开设的账户中。为了资金安全起见,双方都同意使用第三方境内的银行。

即,既不是国内的银行,也不是迪拜、阿联酋的银行。戴安娜和风在水选择了安全性、私密性极佳的瑞士银行。

风在水的2亿美元还要等几天。毕竟,即便是从银行抽出大量的资金也需要时间。

庞大的资金到账之后,戴安娜会立即将这笔钱投入到迪拜的楼市中,抢占楼市升值之前完成资产布局。她已经为风在水准备好了项目:迪拜地球群岛开发项目。

风在水的两亿美元在这么庞大的项目中只是杯水车薪。升值是肯定的,但是投资回报周期会很长。

戴安娜的目的是套住风在水、庞滨的资金,而陆景却是知道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之后,迪拜的楼市会大跌。届时,有风在水哭的时候。

上帝要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

2亿美元投资到迪拜的楼市,要是能赚上一笔,确实够爽的。但是,风在水猜中开头,猜不到结尾。

中关村景华大厦的顶层办公室中,午后的阳光落在窗台的虎皮焦上。嫩枝新发。北国的春天来了。

陆景心情舒畅的关了戴安娜的邮件,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看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按了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问道:静雯,还有邮件要我处理吗?

工作了一天。邮箱里堆积的邮件基本都处理完了。他最近的日子都是这么过来的。

只是,今天他要提前一点下班。

留在京城中处理昆云公司后续事宜的郁扬晚上在他家中请客吃饭。因而,陆景要提前一点离开办公室去接体育总局接婉仪。

前些天郁晓岚带男朋友施白见家长。似乎聊的不是很好。郁扬请大家聚一聚,联络感情。顺便一起把把关,看看施白这个人。

白色的座机里传来墨静雯清脆的声音:“没了呢。android公司股份转让的事宜,叶静雨会找你详细汇报。

和华银行与渣打银行的交锋,你4月份去香港参加和华会议时,陈董、许行长、丁灵姐会向你当面汇报。”

想起叶静雨那个明秀雪嫩又脾气乖戾的小妮子,陆景轻轻的摇摇头,收拾了外套,钱包。手机,准备离开办公室。

过完年就再没听叶静雨的消息了。在棕榈滩的时候,他当时和安迪-摩根只是谈个大致的框架,股权转让价格,叶静雨在年前并没有谈好。

当然,随着全球第一款真正的智能手机s7大卖,时间拖得越久对android公司就越有利。

至于,渣打银行在香港的货币发行权是否要由和华银行接手,和华内部现在还没有同意意见。接手港币的发行权,对和华银行来说有点高调。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3月中旬。京城还不算暖和。陆景穿上春装外套,思考着他的工作,

坐电梯到停车场。拉开蓝色的宾利车门准备坐进去时。手机突然响了。陆景看看号码,略微有些奇怪,接通了电话。是高婉薇的电话。

高婉薇声音低沉的道:“景哥,云图集团的云总去世了。”

陆景惊讶的挑挑眉头:“薇薇,什么时候的事情?”

云波涛去世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前些天昆云汽车成立的云波涛就处在弥留之际,并没有出席。

高婉薇道:“半个小时前。云吉祥刚刚打电话给我,圣克兰医院已经确认云波涛死亡。呃…”高婉薇欲言又止。

云波涛去世使得云图集团内部长期以来被压制的矛盾彻底爆发。最核心的矛盾便是安溪为首的团队和按照云波涛的遗嘱即将成为云图集团董事长的云玉致之间的矛盾。

两人恶劣的私交在云图集团根本就不是秘密。众所周知。

新任董事长和总裁不和,再加上集团创始人去世。下面的人自然是人心浮动。

昆成汽车和海益汽车分别持有云图集团20%,10%的股份。她很想听听陆景的看法。

解决矛盾的最佳方案是支持安溪留任云图集团总裁。这才可以保证云图集团平稳过渡。确保大股东们的利益。

陆景沉默了两三分钟没有说话。他对云波涛的印象很不错。

云波涛白手起家,在改革的大潮中。创下了数百亿资产的云图集团,堪称一代豪杰。

想了一会,陆景轻轻的叹了口气,缓缓的道:“薇薇,云总是个了不起的人啊。他的葬礼什么时候举行?我去送送他。”

高婉薇有点明白陆景的态度了,道:“景哥,还没定呢。等有消息我通知你。”

陆景微微点点头,拨了卫婉仪的电话。生老病死,谁人能免?他想和婉仪说会话。

通知陆景参加云波涛葬礼的不是高婉薇,而是云吉祥。时间定在了3月12日。地点是云波涛家的小区。当天,前往吊唁的宾客络绎不绝,门口豪车云集。云波涛交往的圈子社会层次不低。

陆景与何梦瑶、郁扬等人一起低调的参加了云波涛的葬礼。云玉致、云吉祥和云家的亲戚张罗着葬礼。云波涛身前最亲密的女人安溪只是作为云图集团的代表来参加。

场面很乱。幸好高婉薇帮着张罗、管理,才稍稍有点秩序。毕竟,云玉致才21岁,云吉祥18岁。

三天后,云波涛的灵柩火化后就地安葬在京城五环外的观华公墓。这块墓地是早就安排好的。安葬仪式结束后,忙忙碌碌。业界瞩目的云图集团创始人去世的消息告一段落。

从墓地出来,安溪的眼角红肿,眼泪早就流干。云波涛在她的生命中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天下着小雨,观华公墓被染的平添几番生离死别的愁绪。安溪心情倦怠的坐进车中。吩咐司机道:“送我回家吧。”她的住处位于南业区海岸明珠。

“好的。安总。”司机应了一声,发动汽车离开。

车窗外景物倒退着,安溪脑子里回想着她和云波涛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哀伤不可抑制的涌上来,这时,突然的接到风在水的电话:“小安,有时间吗?出来坐坐。”

安溪沉吟了几秒,轻声道:“好。”

她想要找一个人倾述下。风在水知道她和云波涛之间的感情。是很好的倾诉对象。

风在水约安溪见面的地方是湖东路大学城不远的锦楼。这是国内知名的西餐厅品牌。

小雨淅淅沥沥。西餐厅中的光线越发的柔和。安溪在临窗的座位看到了许久不见的风在水,还是那般的英俊成熟,具备吸引女人的魅力。只是,她难以再有之前和他在一起的心境。

风在水让侍者上了酒和点心,看着越发消瘦的安溪,道:“小安,你瘦了。”

安溪今天是白色的单毛衣搭配一条黑色的铅笔裤,紧紧地贴在那两条修长的腿上,毫不掩饰地勾勒出女性那特有的线条。迷人的都市女郎。

安溪笑着摇摇头,自己倒了红酒。大口的喝着酒,“云总去世了。我能不瘦吗?”

风在水微微一笑,并不介意安溪呛他。轻声道:“我想过去参加葬礼,玉致不让。等以后有机会再去墓园里祭拜云总了。他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谢谢。”安溪一会儿就喝了两杯红酒,微醉的说道。

风在水笑了笑,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安溪的命门,喊侍者过来添酒,然后陪着安溪喝酒,时而深情的注视着安溪,眼神里有不加掩饰的炙热。

安溪有着一对漂亮的酥-乳。32c,又挺又翘。乳-尖粉嫩无比。他亲自验过货。

修长的双腿,细腻而光滑。娶起来夹在腰间的时候很有弹力,很享受。神秘花园又紧又水润。这个漂亮的女人曾经被他征服,予取予求,却最终离开了他。

风在水给安溪添了一杯酒,觉得气氛差不多了,道:“小安,云总去世了,董事长变成了玉致,你有什么打算?”

安溪醉眼迷离的看着风在水,反问道:“你有什么想法呢?”她心里对风在水还是有气的。醉酒之下说话并怎么客气。

风在水淡淡的笑道:“我?当然是希望你继续担任云图集团的总裁。那是你的心血。玉致还太年轻,管理不好云图集团。我的态度一致没有变过。”

安溪突然有点想放声大笑:风在水真虚伪!

到现在还惦记着云图集团的资产。云波涛刚去世,他就想再一次谋夺云图集团。

自己当初怎么就觉得他是最完美的男人呢?真是瞎了眼。

安溪将手中的酒杯放下,认真的看着风在水,酝酿中她的词语。

风在水却以为安溪听进去了他的话,心中大喜,温情脉脉的看着安溪。他的女人都说他的眼睛很迷人,可以在不经意间打动女人的心。

看着风在水深情款款的样子,安溪却是有种想吐的感觉。

曾经让她觉得异常英俊,有魅力的脸庞、眼睛,让她感觉到了恶心。真想把酒倒在他脸上。

你一个男人放什么电?做的事情蝇营苟且,肮脏的要死。

安溪压下心里恶心的冲动,道:“风大少,昆成汽车是云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云图集团的股权在五到十年内不会发生变化。你不要惦记了。

至于,我的打算。我会主动离职。云图集团是云玉致的,我不会和她争。这也是云总的遗愿。我将会入职昆云汽车公司担任ceo。我和陆景谈妥了。我的年薪和分红都参照昆成汽车。呃,大约2000万。

风先生,我们俩不可能在一起了。”

说道最后,安溪按耐不住,眼皮微抬,斜睨了风在水一眼,并戏虐的称他为“风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