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49章 痛骂、比较

第1649章 痛骂、比较

风在水哪里想到安溪对他说出这番话,他还以为安溪又落入到他编制的情网中。可是结果完全超出他的预期。愣愣的看着安溪。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安溪竟然已经有了一个好前途。关键是,安溪去昆云汽车公司,他手中握有的安溪亲笔签署的那份合同,那个把柄就失效了。

又是陆景。尼玛的。

安溪站起来披上薄薄的坎肩,拿起手袋离开。

这顿饭吃着没什么意思。她原本还想找风在水倾诉来着,而风在水关心的是钱,不是她。她真的是瞎了眼。现在和风在水朋友都不用做了。

风在水心中的愤怒不可抑制,口不择言的低声吼道:“小安,你和陆景上过床了?”

他对安溪还是有些感情的。并不只是玩玩。

安溪回头,看到风在水脸上异常愤怒以至于狰狞的表情,眉头,鼻子都拧在一起,安溪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愉快。嗯,非常愉快!

云玉致不把她当做后母,她也没有当后母的想法。但是风在水在云波涛刚刚下葬一个小时后就找上门来。她心里有“孤儿寡母”被人肆意欺负的痛楚。

安溪控制着没敢将酒泼到风在水的脸上,但不代表她不想。而能用言语■伤害风在水会让她觉得很痛快。灿然的笑着,用手轻抚着额前的秀发:“

是啊。风在水,你在床-上的能力和陆景比起来,简直弱爆了。银样枪头假男人。你该让你老婆给你补补肾了。”

说完。痛快淋漓的拎着手袋走出西餐厅。

锦楼的布局并非是隔断间,而是各个圆形餐桌之间略微有些距离。环境优雅。下午来休闲、喝下午茶、避雨的人不少。

安溪在走道上大声说着如此毒舌的话,让西餐厅中的众人都听到。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声:“哈哈。”

男人怎么可以被女人说不行呢?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女人。就算是吃**也要一夜七连发搞得她起不了床才对啊。

“安溪!”风在水从喉咙里后出这两个字,俊脸上血红,再也忍不住,双手一用力。“哗啦”一声。风在水将他面前整个餐桌都掀掉。餐厅中杯盘狼藉。

“正是出息了啊,搞外遇还可以打人家女孩。咱京城的男人什么时候这么怂啊。”

“银样枪头假男人嘛!”

“哈哈。”

风在水气的几乎要暴跳如雷,胸口起伏不定。

安溪从玻璃门里看到风在水气急败坏的样子,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带着醉意,脚步歪歪斜斜的离开。

我就是要气死你。你以为你是不可一世的风大少。我们都是你的玩具啊!

做梦!

一抹清晨的阳光淡淡的从窗帘的缝隙中射入,在暗淡的房间形成一抹朦胧的光幕。开了空调的房间很暖和。安溪头疼欲裂的醒过来,“啊…”

宿醉之后的人都是这个反应。

安溪摸着身上薄薄的、暖和的粉色棉被,慢慢的适应了房间中暗淡的光线,打量着房间。这不是她熟悉的卧室。脑海中慢慢的回想起她昨晚喝醉的片段。

她昨天晚上离开湖东路的锦楼后,鬼使神差的给陆景打了电话。

或许是,她本来最近就要和陆景见一面。她入职昆云汽车要与陆景见面。陆景会面试她。

或许是,陆景在圣克兰医院中没有采取最激烈的方式在云总面前挑破她“背叛”的事情,那种翩翩的风度让她有好感。

或许是。她真的很想刺激下风在水。风在水提起她和陆景在一起那种不爽让她感觉很爽。

或许是,她发现她的生活中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出来喝酒谈心朋友。只有陆景是熟知内情的人。

总之,她打电话约了陆景出来喝酒。在汇海大酒店副楼的11楼vip酒吧包厢中喝得天昏地暗。然后,陆景带她穿过副楼和主楼之间的通道到汇海大酒店开房。

安溪坐起来低头打量着身上干净性感的米白色吊带睡裙。里面光溜溜的。峰峦一览无余。下面的内-裤都给脱掉。安溪苦笑了一声。一语成籖。真的和陆景上-床了。

沉默了半响,安溪低头看着自己嫩白如玉的大-腿。想起昨天晚上的醉酒后的某些片段。她记得很清晰。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后悔、自责从心里涌起。

她不怪陆景。因为是她记得是她主动缠着陆景要陆景和她做-爱。安溪没想到自己醉酒之后,情绪不佳之下。竟然会有这样令人羞耻的举动。

偏偏细节她都记得清楚,她要崩溃了。

沉默了很久。安溪从起床,穿着睡衣到卫生间里冲澡。陆景定的是一间行政套房。主卧室中带着豪华浴室。

在热水下沐浴了半个小时,安溪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下来,突然的发现有些不对劲。她酒后的记忆中并没有陆景脱她衣服的片段。而且,如果是和陆景做过,她现在身-体不会只是酒醉后头疼的反应。

安溪摸了一把水,湿漉漉的站在浴室的落地镜子前,看着镜子中性感无比的光溜溜美女,不到三十岁的她有着将男人迷倒的本钱。安溪仔细的将自己检查了一遍。身上没有任何的淤痕、吻痕。

“呼…”安溪长出了一口气,她确信她没有和陆景做过。虚惊一场。

这让她大大的松了口气,心情逐渐的好起来。只是,又想起睡裙下光溜溜的身-体,甚至有淡淡的清香味,俏脸浮起红晕,轻啐了陆景一口。

她脑子里没有后面这段记忆,陆景肯定是把她脱光光。抱着去洗了澡。

换上了在床头的干净衣物,安溪推开卧室的门。约20米长的宽敞华丽的客厅尽头的小阳台中,陆景正沐浴在上午的阳光中看书。一杯清茶袅袅。

身上。仿佛带着阳光的清新。

安溪心中似乎有某种情绪被触动。陆景没有在昨晚醉酒的情况下侵犯她让她很感激,对他很有好感。

陆景翻了一页书,拿起茶杯喝茶,却是看到安溪在客厅中,笑着起身,走进客厅中,笑着道:“安溪,你睡好了?”

安溪嗯了一声。白腻的俏脸上妩媚无端。

再见到陆景她有点尴尬。她昨天晚上在醉酒之下对陆景说了很多挑-逗的话。

陆景知道安溪在想什么,笑道:“昨天晚上你自己吐了自己一身。我让酒店的经理帮你洗澡换了衣服,放心,是女经理。”昨晚,他让恰好值班的唐曼丽给安溪整理了下。

安溪“啊“了一声,诧异的看着陆景。心里有些复杂的情绪涌起。快30岁的女人,谁还相信柳下惠啊,她难道对男人没有一点吸引力吗?

陆景就笑,“我还不至于没品到对一个喝醉酒的女人不轨。你的酒话可不能算数。”

给陆景打趣,安溪羞红了脸。真诚的道谢:“陆景,谢谢。”她的酒话可是很大胆的。

换做风在水,她已经给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越比较,越发现风在水和陆景比是个渣滓。

陆景笑着点点头。按了铃让酒店送来早餐。他当然不是昨晚一直在这儿陪着安溪。他昨晚和梦瑶在顶层的总统套房中休息。

安溪打电话给他时,他已经在酒店中。否则,哪里会轻易的答应安溪的邀约。他只是顺路请安溪喝一杯。

值得他当做宝藏守候的是秋兰她们。而不是安溪。

他欣赏安溪管理企业的才华,但是不欣赏她的品德。但是。谁活着都不容易。他并不鄙视安溪,只是不赞同罢了。

安溪吃着早餐。看着陆景在阳台上看书明俊的侧影,不知道怎么的,心里负面情绪似乎被阳光驱散,消失一空。反而有些安宁。

等安溪吃过早餐后,陆景再走进客厅,伸手示意道:“坐吧。现在简单的谈一谈,关于你入职昆云汽车的事情。”

安溪禁不住娇柔的笑一笑,轻抚着还没有干透彻的秀发,道:陆景,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谈正事啊?

不知不觉中,她将自己放在了相对弱势的地位。此时,她不是云图集团的总裁助理,实际负责人,而是一个宿醉方醒才给男人细心呵护过的小女人。

陆景看着安溪熟睡后精神饱满俏丽的容颜,体会到她细微的亲近自己的心境。对有才华的美女他还是很优容的,笑着解释道:“

我今天会比较忙。我一会要去民大拜访我的老师赵教授。简单的谈一谈对昆云汽车的构想。对你的能力我还是放心的。”

安溪“哦”一声,点点头,找到纸笔,坐到陆景对面的乳白色沙发上,秀气的说道:“可以开始了。”

“好。”陆景点点头,点开手机的邮件界面。上面是墨静雯为他准备的和安溪谈话的提纲,包括昆云汽车的一些数据。

陆景大致的瞄了瞄,缓缓的道:“昆成汽车对昆云汽车在三年内的总投资会达到100亿。主要用于建设各大城市以及周边地区的充电桩。并且用于研发更快充电的电池技术。

t9这款电动跑车相当优秀,市场售价80万。但是,云图集团在2005年全年在国内的销量不足1000台,在全球的销量不到5000台。

我要求昆云汽车在2006年将国内销售量提高到1万台,在国外的销量提高到5万台。简单的说,就是翻十倍。你能不能做得到?”

安溪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陆景。

ps:??三章。

求订阅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