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50章 品位

第1650章 品位

见安溪表情夸张,陆景微笑着将s7放在面前金色的小圆桌上,温声道:“做不到?”

此时,安溪也进入工作状态,蹙着眉头,直言不讳的道:“陆景,你这个要求太高了。

电动汽车在国内的销售很大程度取决于充电桩的建设。这是制约电动汽车发展最重要的因数。

其次,使用电动汽车还取决于公众对于清洁能源的认可程度。国内目前对环保的宣传很不够。条件很不成熟。所以,一年之内要把销量提高到5千台几乎不可能。

欧美市场在充电桩和环保的问题上倒是好解决,但随之而来暴露出充电时间、汽车速度、驱动、行驶距离等等问题。t9目前更像是一款休闲的玩具汽车。实用性较差。

想要在欧美市场卖出5万台的销量太科幻。”

t9在国内市场、国外市场都没有达到云图集团的销售预期岂能是没有原因的?陆景完全不了解情况。

陆景嗯了一声,注视着安溪漂亮的眼睛,问道:“那你有什么解决办法呢?”

安溪早就有计划,只是云波涛的死打乱她对云图集团的安排,说道:“首先,应该将你的目标调整为三年期计划。其次,要继续加大对研发的投入。要尽快研发出品质更高的电池技术。”

陆景禁不住笑着问道:“假设三年之后研发团队还没有能推出符合市场需求的电池技术呢?”。

安溪坚定的道:“那我们需要继续寻找资金注入来完成研发。直至最终成功。”

说完,安溪不好意思的对陆景笑了笑,娇媚无端。

她说的是她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但恐怕不是陆景这样投资者所爱听的话。谁都不希望自己投资的是无底洞不是?

陆景笑着摇头,道:“把你的手机给我。”安溪不明白陆景的意思,但还是顺从的将她的手机递给陆景。陆景将两人的手机并排的放在桌子上。

安溪的手机是一款精美的粉色三星彩色双屏翻盖机。陆景的手机是黑色的s7。仿佛精美艺术品的s7简雅、时尚,整块屏幕如同一块镜子。

瞬间将安溪价值万元的三星手机比了下去。

看着两只并排在一起的手机。安溪心里升起一些难言而美好的感觉,单手托着香腮,看着陆景。“怎么了?”

陆景微笑着指指s7,“相比于功能机。智能机有着待机时间短,屏幕易损,不经摔等等缺点。安溪,你觉得s7的卖点是什么?”

安溪没搞懂陆景的意思,沉吟了几秒,说道:“s7的卖点很多啊。比如,精美的外观,应用。操作方式。都是前所未见的。相比于其他手机,这是一款跨时代的作品。我是因为电话比较多,s7的待机时间太短,所以才没有选用s7。”

陆景微微一笑,竖起右手食指摇了摇,“错了,s7的卖点只有一个:品位。”

安溪愣愣的看着陆景,瞪大眼睛。随即,很有女人味的轻声道:“陆景,我不懂呢。”

“觉得我忽悠你?很抽象的概念对吧?”陆景笑着道:“打个比方:喜欢刘德华是一种品位。喜欢梁朝伟又是另外一种品位。喜欢s7就是一种品位。

我们可以把s7的忠实用户统称为粉丝。和明星一样。那么,我们应该把t9,这款电动跑车定义成什么样的品位呢?

年轻。时尚,环保,新潮。

要让用户购买t9的理由是向他的朋友、邻居、同事、客户展示出他的品位:时尚、环保、潮流等等。”

安溪有点明白陆景的意思:就是向用户灌输概念。就像钻石商戴比尔斯所做的那样,将钻石定义成为爱情的象征、订婚的必需品。而之前,钻石并没有这样的社会属性。

安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同样是请教,她感觉到陆景和她的精神导师云波涛回答的方式、角度似乎有所不同。云总会说一些具体的案例,循循诱导,而陆景的方式是给一个类比的模型,生活中随处可以取材举例。

然而。陆景看问题的高度更高,更有深度。因此。云图集团的资产有100多亿,而和华拥有2千亿美元的资产。

陆景将安溪的手机还给她。打趣道:“真明白还假明白啊?好了,品牌运营的事情回头让程建枫和你详细的聊。现在就不谈了。我给出翻十倍的目标,还有两个有利的因素。

第一,将清洁能源作为未来的发展方向。争取下一个五年计划中作出书面表述。

第二,昆云汽车在欧美市场的发展,不要担心有阻力,大胆的宣传、抢占市场。我在美国有些关系。可以解决这些小问题。

最终,我们的目标是在纳斯达克作为高科技公司上市。当然,股权架构会重新作出调整。”

“真明白。”安溪为自己辩白一句,美眸中泛着异彩看着陆景,保证道:“陆景,有这么好的条件,我会努力让昆云汽车在今年完成翻十倍的销售目标。”

在五年计划想办法。这不是一般的企业家能说得出的话。没有那个份量。但是她相信陆景可以做到。如此一来,国内市场对清洁能源的需求会大增。

至于欧美市场大胆的宣传说白了就是要让t9卖概念、炒作。放手去做。不要担心什么法律纠纷。他兜得住。当然,靠营销手段能不能最终实现5万台。她心里还没谱。

不过,陆景的计划实在是令人心潮澎湃。云图集团的终极目标不就是在纳斯达克上市吗?这是云总的毕生心愿,而这个心愿有可能在她的手中实现。

虽然只是合资公司,但是这家公司的合资方案是云总订的啊。云图集团还占着40%的股份。核心资产是云图集团的电池技术。也可以算是为云总圆了一个梦吧!

她将在纳斯达克敲钟的时候为云总扬名。他不应该是默默的埋葬在那块墓地中。后人应该有对他更高的评价:电动汽车发展的领头人…

见安溪状态全满的样子,陆景就笑了,道:“是不是有立刻去工作的想法?你先休息两周吧。我看你情绪不是很稳定。云总去世对你的影响很大吧?他是个了不起的人。”

任何人夸云波涛都会让安溪感到高兴。而从陆景这样重量级的人口中说出的溢美之词更具份量。

安溪点点头,感伤的道:“云总是我的精神导师。”

陆景轻声道:“节哀。”

沉默了片刻,安溪收拾好心情,微微笑了笑,说:“陆景,谢谢。”

陆景微微颔首,站起身对安溪伸出手,道:“你的面试过关。安溪,祝贺你和华。等4月初让梦瑶陪着你去昆云汽车上任。她会和你联系。”

“哦,陆景,谢谢你对我的信任。”见陆景要结束这次谈话,安溪忙放下纸笔,将绵软的小手放在陆景温暖的手掌中,娇声软语的道谢。

“你有这样的能力。”陆景笑笑,揣着手机,把书本夹在胳膊下,离开行政套房。

看着陆景在上午明亮的阳光下挺拔的背影,充满了清新的气息,不知怎么的,安溪突然很想向陆景解释下她和云玉致之间的矛盾。她并不是一个可恶的女人。

除了在最后想要获得云图集团更多的股份外,她没有任何对不起云玉致的地方。

“陆景…”安溪喊住了走到客厅门口边的陆景。

陆景回过身,见安溪犹豫着,奇怪的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安溪在一瞬间发现她不知道怎么开口,摇摇头,“哦,没什么。”

见安溪脸色有些黯然,陆景以为她还为昨晚的一些火辣大但的话感到难堪,笑着道:“放心吧,昨晚的事情我会守口如瓶。你就当做了一个梦。”

“啊…”安溪想起她说过的那些话,顿时满脸红霞,娇媚的看着陆景。这个阳光般清新的男子,有着独特的人格魅力。她不否认,她内心中想亲近他。

鬼使神差的,安溪娇羞的,勉力的缓缓问道:“陆景,你为什么没有…”

陆景给安溪问的愣了下,安溪还真敢问啊?他笑道:“安溪,如果昨晚你不是浑身酒气,我真的会按你说的话去做啊。不要高估我的自制力,也不要低估你自己的魅力。好好休息吧!”

陆景笑了笑,离开了汇海大酒店的行政套房。

他其实是在安慰安溪,安溪即便是香喷喷的,他也不会和她做缠绵。因为,他昨天晚上滴酒未沾,清醒着。他最近在和婉仪一起备孕呢!

当然,他很乐意安慰下安溪不自信的心灵,称赞她的美丽、吸引力。

安溪的俏脸通红如火烧,看着陆景离开,这是一个很有风度的男人,很有魅力。双手捂着发烫的脸,想起昨晚她醉酒时对陆景说过的话。

“陆景,我想和你做一次。我要气死风在水。”

“你嫌我不干净吗,我已经和风在水分手快半年了。我后面是第一次,你要不要试?”

“来不来?我可以先用嘴帮你吹起来,我还没有给男人这样过。”

这些话,哪里是她平时说的出口的啊?偏偏在醉酒的状态下,在云总去世的刺激下,在对风在水的厌恶下,她竟然大胆的对陆景说了。

真是丢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