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51章 风在水的尾曲(二)

第1651章 风在水的尾曲(二)

锦楼的经营定位是高档西餐厅。风在水在湖东路锦楼给安溪骂银样枪头假男人的一幕小范围的流传开。高档餐厅中当众吵架骂人掀桌子很是少见。目睹者都当做笑话说给朋友听。

随即,有人确认了安溪的身份。毕竟美女更容易受到瞩目。何况是媒体上连篇累牍报道的云图集团的实际负责人?

安溪身份确认之后,风在水的身份也立即被挖掘出来。京城中世家子弟的圈子中迅速流传着风在水各种流言。诸如阳-痿之类的。这是一个不好辩驳的流言。

风在水本就给安溪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窍。第二天下午在嘉南俱乐部消遣时听到类似的流言,郁闷的无以复加。

风大少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算是传奇人物,他的经历很励志,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典范。他的花边新闻自然很有市场。

风在水当即也懒得在嘉南俱乐部待下去,让庞滨找来了三个漂亮的大学校花,在盛世俱乐部主楼5层的房间中宣泄了两天两夜,心里头的一口恶气才算是稍稍发泄出。

傍晚时分,风在水沐浴后换了休闲的长袖衬衫灰格子外套到3楼的vip包厢中独自喝酒。明亮的灯光下,他英俊的脸庞上有一丝纵欲之后的苍白。

片刻后,庞滨从门外进来,笑呵呵的与风在水打招呼,恭维道:“老大,你这火力也太猛了。哈哈。”

风在水不置可否,问道:“胖子,情况怎么样?”

他被传成假男人,安溪也不好受。她是他的情人的消息被关注,所受到的社会道-德压力可想而知。而他现在很乐意看到安溪倒霉。

庞滨倒了一杯酒,吃着油炸花生米。笑着道:“老大,云图集团已经宣布接受安溪辞职。即日起安溪女士不再担任云图集团总裁助理。祝她一切好远。

嘿,她被毁了。我已经将她和我们签署的协议合同爆了出去。没有公司敢收留她。”

“狗屁。”风在水骂得庞胖子一愣。等风在水告诉庞滨安溪早就和陆景达成协议,庞滨这才知道他白高兴一场。脸上浮出狰狞的神色,“老大,你说吧,该怎么搞?”

陆景把风老大搞的灰头灰脸可以理解,陆景很牛。这一点京城中是公认的。但是给安溪把风老大骂成了假男人,他心中很不满。他手下并不缺乏处理事情的人物。

风在水脸色阴沉着,盘算怎么炮制安溪。安溪和陆景上过床,算是陆景的女人。他得找个恰到好处的办法。沉吟了一会。道:“安溪每年都会趁着休年假的机会外出旅游。等她进入昆云汽车后…”

现在他和安溪都在“风口浪尖”上,安溪如果突然消失,傻子都知道是他做的。

庞滨点了点头,“我明白。”

三言两语,风在水和庞滨已经决定安溪的生死。

说完这件事后,庞滨说起他来找风在水的另外一件事:“老大,今天晚上陆景在大唐雨景上林苑为黎倾城开生日party,会宣布四名媛的说法。

京城中世家子弟中自认够分量的人都去了。白露也收到邀请,她今晚也会去。这明显是冲着白露来的,我们要不要去给白露撑场面。”

风在水嗤笑一声。“四名媛?陆景也真敢取名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搞旧社会那一套。除了白露、苏琳,还有谁?”

他对自己的侄女风白露有自信。这种“品花”的事情绝对绕不过白露。至于,苏琳。有陆景正月初六给她造势宣布她重返京城。她身后有苏家,又是公认的前京城第一美女,也绕不过去。

庞滨听的出风在水的不满,道:“白唯。黎倾城。”

“白唯?”风在水略有些诧异,脸上旋即浮起一抹厉色,“她还在京城很活跃。嘿,胆子不小。”

争夺云图集团战略投资者的关键时刻,就是白唯将庞滨资料交给了陆景,通过高婉薇、云吉祥的渠道递给了云波涛。最终云波涛力排众议选择了与昆成汽车合作。

庞滨苦笑一声。举杯和风在水喝了一杯酒,不想提醒又不得不提醒:“老大。她是陆景庇护的。现在是积远基金理事会理事。”

“草!”风在水忍不住爆了粗口,似乎陆景成了他头顶的乌云。怎么什么事情这小子都搀和一脚,玛德,“胖子,晚上我好好休息下。不去了。迪拜的投资,你盯好。”

东京。方禾俱乐部。东京银座最高档的俱乐部。

刚从欧洲回来的竹下修一要了一个清静的包厢,点了几样小菜、烤秋刀鱼、烤肉、两瓶清酒。与副手吉永宏树一边品味着美食,一边聊着。

两人的随从、助理、保镖都在隔壁的包厢中。竹下修一和吉永宏树的谈话很隐秘。

聊着亚太财团的情况,最近在日本发展的形势。景华最新款的智能手机手机s7通过独家发售,在日本四岛销售极其火爆。

景华享受超额利润之时也为带来的大批的用户。根据专业媒体最新的统计数据已经成为日本第四大移动运营商。第三名的是收购沃达丰的软银公司最终没能收购沃达丰遗留下的电信资产。

是时候收回的控股权了。这一点竹下修一和吉永宏树都有共识。

吉永宏树喝着清酒,道:“竹下君,我们已经忍了黄海创意联合集团很久,还要继续忍下去吗?”

竹下修一笑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只等上2年又有什么?不动如山,一动就要务求不能给对手翻身的机会。吉永君,我这次从布鲁塞尔回来,带回了确切的消息。

欧盟将会在8月中旬召开听证会,商讨决定是否对中国的光伏企业征反倾销税。

从我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开征的概率很大。届时…”

竹下修一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他要剪除掉陆景的羽翼。吞下了碧湖集团光伏资产的黄海创意联合集团是和华的外围企业。这将会是一套组合拳。

欧盟对中国光伏产业的调查是可以借用的大势。

“哟西!”吉永宏树脸上浮起笑容,总算可以稍稍报复回来了。

和华财团的决策者陆景在这一两年中,通过收拢六大世家。西亚资本、印尼资本的布局,将曾经的世界一流财团亚太财团几乎肢解。

由于亚太财团在日本本土的市场份额。在南洋关联的日系企业都还在,实力并没有受损。离开的都是三心二意的资本。亚太财团与和华还没有展开正式、直接的较量。

然而,作为亚太财团的副会长,他心中憋了一口气。更何况还有儿子在京城被陆景派人打成太监的仇还没有报。新仇旧恨,都要做一个了结。

对吉永宏树激动得表露出兴奋的情绪,竹下修一只是微微一笑,轻轻的啜了一口清酒,“我们的盟友情况怎么样?他们做好准备了吗?”

吉永宏树讥笑道:“他们不被陆景干掉就算不错了。实力不如人还不知道收敛。偏偏要挑衅陆景。

庞滨的公司给陆景用芝加哥克朗家族设计,通过对赌协议输了4亿美元。”

竹下修一不以为意的摆摆手,淡定的笑道:“不要紧。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提供情报和政府层面的支持。”

吉永宏树微微点点头,认可竹下修一的意见,继续道:“他们最近通过戴安娜投资了迪拜的楼市。我前些时间和华橙基金的秦纬见面聊过。

我觉得有一点奇怪,戴安娜不是在帮陆景做事吗?秦纬只是笑而不语。难道假的?”

竹下修一微征,“怎么回事?”

吉永宏树将他得知风在水和戴安娜合作的消息告知了竹下修一。一向气度儒雅的竹下修一听得脸色大变,大叫道:“糟糕,风在水和庞滨应该是被骗了。”

风在水可是他计划中重要的一环,一定不能出事。

吉永宏树不以为然的道:“竹下君。你怎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就我知道的消息,戴安娜可是曾经想炸陆景的飞机,陆景被迫换护照连夜从迪拜逃回京城。

陆景的性格。我们的智囊团分析过,他根本不可能原谅戴安娜。而戴安娜也不可能真心实意的为陆景做事。”

竹下修一内心及其焦虑,耐着性子道:“吉永君。戴安娜的好友纳赛尔和陆景关系良好。她很有可能通过这条渠道来向陆景秋毫。陆景确实不太可能原谅戴安娜。

但是假设,他认为风在水对他的威胁高于戴安娜带来的威胁呢?这是很有可能的。

最可疑的地方是:戴安娜居然大摇大摆的在京城活动。

如果戴安娜不是尽心尽力的为陆景做事,她没有必要去京城。而没有陆景的默许,谅解,戴安娜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京城。他们肯定达成了某种协议。

这么可疑的地方,风在水为什么没有发觉?”

竹下修一自然不知道风在水没有察觉的原因是因为戴安娜在和他玩暧-昧。他潜意识中选择性的忽视了这个小细节。

吉永宏树老脸有些发烫,他同意没有发觉。因为他是带着仇恨的眼镜来看陆景。然而陆景并不是电影、小说中的反派,智商低于平均水平。

竹下修一始终在用对等的眼光来看陆景。所以他能很快察觉到其中的破绽。

吉永宏树拿出手机拨了庞滨的手机号,道:“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应该还来得及阻止他们。”

竹下修一深深的吸口气,轻轻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