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52章 生日(上)

第1652章 生日(上)

入夜之后,大唐雨景便逐渐的热闹起来。主楼之中,灯火辉煌,隐隐的,似乎有热闹的气氛传到总经理室中。

梨花木的茶几前,一套紫砂茶具在马晴的右手中仿佛带着优雅的韵律。冲茶、烫杯、头道茶、第二杯茶、关公巡城。一道道工序流程展示着马晴泡茶的功夫。

总经理室中,茶香四溢。马晴泡的是乌龙茶。

小巧的茶杯中,茶汤浅黄,果香清甜,香气高雅持久。安溪微微品着,秀眉舒展。最近几天的纷扰在马晴的茶艺中缓缓飘散。

风在水被传成阳-痿早泄假男人。而她是风在水情妇的事情曝光,更兼有她和陆景上-床的传闻。想来是风在水那一嗓子的功劳。

这两天她已经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被人带着有色眼镜看。但她并不是一个生活**的女人。再加上风在水和庞滨将她签署索取云图集团股份的合同曝光。

她的形象已经全毁。在外界看来,她是一个人可尽夫,背信弃义,不知廉耻的女人。她提前宣布了从云图集团离职,很狼狈。为此,心情抑郁至极。

今天晚上陆景在大唐★雨景上林苑为黎倾城举办21岁生日宴会。她的好友高丽莹喊她来散散心。

相比于安溪舒缓的心情,从事警察职业的高丽莹的性子要躁一些,喝着乌龙茶,问道:“马经理,会员卡还没有办好吗?”

马晴右手提着紫砂茶壶给安溪重新冲了一杯,微笑道:“高小姐,稍安勿躁。制作一张钻石会员卡需要十分钟。主要是手动录入安总的资料需要的时间。黎小姐的生日宴会在7点半中开始。还有四十多分钟。”

大唐雨景是京城中的四大俱乐部之一。作为大唐雨景的总经理,她在京城中很有地位。

她亲自出面招待高丽莹、安溪。为安溪办理大唐雨景的会员卡,并非是看在高丽莹的面子上。京城四少高畅的姐姐。还没有这个面子。她是给安溪面子。

因为,京城中现在盛传安溪和陆景上过床。她怎么都得给老板的“侍妾”一点面子。

高丽莹无奈的点点头,对马晴的态度她无意去计较什么,听说马晴是大唐雨景原来的主人莫心蓝的原助理。莫心蓝是谁,和陆景的关系,京城中谁会不知道。

高丽莹问道:“马总,白姐到了吗?”她没兴趣在这儿喝茶,而是希望去上林苑和众人聊天。

她其实是个爱热闹的性子。只是,因为18岁为风在水怀孕的事情搞得她患上抑郁症。近期才在白姐的开导下慢慢的恢复过来。当然。最主要的是风在水倒霉了让她心里很爽。

特别是安溪在锦楼骂风在水银样枪头假男人让她心里暗爽的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哈哈!风在水,你也有今天!

很快,安溪的钻石会员卡便制作完成。马晴安排了一辆奔驰跑车等在主楼这里,亲自开车送安溪、高丽莹去大唐雨景八大庄园中的上林苑。

临近上林苑,热闹的气氛扑面而来。聚集在这座庄园里的纨绔子弟们带着女伴、帮闲,人气想不旺都不行。

安溪多少有点明白她被马晴礼遇的原因。心里苦笑不得。

她只是一个被谣传和陆景上-床的…呃…炮-友…,居然能得到这样的礼遇。

想想陆景在京城中该多么的受漂亮女人的青睐啊!

安溪脑海中浮起陆景并不算英俊的脸庞,有一点点消瘦,眼神锐利而温润。非常的有魅力。

安溪的嘴角慢慢的浮起一抹轻熟的妩媚笑容。

到上林苑后,马晴和相熟的人打招呼转了一圈就离开。高丽莹很熟悉京城中的交际圈子,放开心里的压力后,如鱼得水。安溪独自打量着宛若皇宫园林般的上林苑。

这座以汉朝汉武帝皇家园林命名的庄园名副其实。确实是一座美轮美奂的中式园林。

上林苑的客厅中人很多,安溪今晚穿着深蓝色时尚的中裙,在今晚众多的美女中不算特别出色。但也不会给人漠视。偶尔有男人上来搭讪。等她身份被认出来后,有人过来闲谈几句。言语中不乏恭维。

安溪不胜其扰。选了一个安静的走廊呆着。走廊外有着春寒料峭的晚风。玻璃窗内,走廊雕栏玉砌。壁灯通明,温暖无比。

“安…,安姐。”侧后方传来一声迟疑的呼喊。安溪回头,看到一身白色西装带着眼镜英俊小生装扮的云吉祥和高婉薇一起说笑着走过来。

安溪轻轻的点了点头,打着招呼,“吉祥,高小姐。”

“安总,你好。”高婉薇落落大方的和安溪握手,笑问道:“安总喜欢清静?没去前面聊天?”

安溪嘴角泛着苦笑,自嘲的道:“现在谁和我聊天?”

高婉薇笑了笑。她和安溪只是泛泛之交。这话就不好接了。最近京城中的流言她是知道的。

高婉薇和安溪聊天时,云吉祥定定的看着娇媚性感的安溪。他有种累觉不爱的感觉。

他心中完美的安女神形象就这么破裂了。一点点给他幻想的空间都不剩。他很想哭。

和安溪道别后,云吉祥情绪低落和高婉薇并肩走向上林苑里面的房间去找今晚的主角黎倾城,走廊中不时可听到前面客厅传来的欢笑声。

云吉祥却笑不出来,道:“薇薇姐,我没想到安姐是那样的女人,我的女神啊….薇薇姐,能不能把你的肩膀借给我用一下。有点想哭。”

高婉薇今晚穿着浅橙色贴身柔软的棉裙,额前留着刘海,秀美而知性。禁不住没好气的瞪云吉祥一眼。“吉祥,你比我高这么多。我怎么借肩膀给你用啊?”

她身高162cm。穿着高跟鞋167。她心里对她的身高不满着呢,可是又没有办法。云吉祥还来触她的霉头。

云吉祥是认真的。给高婉薇拒绝,有点难受的拿下眼镜,揉揉眼睛。他长的很帅,有过女朋友,但毕竟才18岁。

母亲早亡,一周前父亲去世。和21岁的姐姐相依为命。但还在和姐姐冷战。唯一可以依靠的便是如同知心大姐姐般的薇薇姐。他父亲的葬礼在姐姐云玉致把安溪排除在外之后便仰仗薇薇姐主持才不至于混乱。

可是现在,他被薇薇姐训斥了。心里很难受。

高婉薇叹了口气,认真的道:“吉祥,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会做你的女朋友。如果。你还有那样的心思,我以后都懒得和你做朋友了啊。你自己掂量。”

说着,高婉薇独自去找黎倾城,把心情不佳的小屁孩云吉祥丢在一边。

18日晚,陆景和卫婉仪早早的就到了上林苑。此时,他和王灿在上林苑的一处观景阳台上闲聊。

王灿的几名跟班远远的把通往这里的道路给截住,营造一个安静的谈话环境。

“靠,你现在烟酒不沾,混个毛线啊。”王灿收回递给陆景的烟。愤愤的吸着烟。

晚饭徐徐。陆景站在上风口,不用抽二手烟。“备孕呢。今晚准备的怎么样?”

王灿哈哈笑道:“万事俱备,只等今晚。比正月初六那晚的场面只大不小。”

陆景笑着点点头。

王灿问道:“你这两天在忙什么?赵教授给你布置了什么任务吗?现在京城里都在传你和安溪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按你小子纯情的口味。不应该和安溪有关联啊。”

陆景笑笑,趴在栏杆上,看着远处大唐雨景内蜿蜒的人工河。黑沉沉的,叹道:“王灿。谁活得都不容易。没什么好鄙视她的。

最近国内的光伏企业和欧盟的光伏企业不是闹贸易摩擦吗?欧盟那帮孙子干不过我们就准备收反倾销税。赵教授给我布置任务研究这个课题。

我这两天猫在家里准备这方面的论文。我这段时间的重心就是在关注这方面。汤开复就是搞光伏产业的。我回头还要和他聊聊。”

王灿吐出一口烟圈,他和陆景是两种不同的人。他得过且过的混日子,陆景则是很有些追求。笑着道:“陆景,说句对赵教授不尊敬的话啊,你都民大的研究生毕业多少年了,还写论文搞毛线?

风在水的事情你搞完没有。白露最近很高调,在sit上各种文章秀爱情甜蜜。你们可别有被风家堵住了。这时可没有唐诗经来给你解围。”

陆景笑着拍拍王灿的肩膀,感谢他善意的提醒,嘿然的笑了一声,“风在水的助手周小齐都我们关进去了,他要识相点就该老实点。当然,他一直都不老实,所以我给他准备了一个局。今晚过后我就跟他摊牌:白露过两天去云春指教。”

对王灿他没有必要隐瞒对付风在水的事,只是略去细节。

“我靠,风在水要是同意的话他就是脑残。”王灿嚷道。云春是哪里?楚北陆系的堡垒,妥妥的陆字头。并且和华在云春的能量就十分巨大。

风白露去云春,那等于去了陆景的后花园。风在水要是敢答应那真是脑子秀逗了:这明摆着同意风白露做陆景的情人吗?

“当然,你小子要拿住风在水的大把柄,他不同意也的同意。”王灿嘿嘿一笑,说:“你说的局是戴安娜那个迪拜洋妞吧?”

庞滨被戴安娜拒绝合作的事情在刘小山的婚礼上就传开了。以他对陆景的了解,他要是信了才怪。

陆景点点头。他不用隐瞒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兄弟。

王灿怪笑一声,“哈哈,你小子行啊,这样的局面都给你化解。走,走,必须喝一杯。

你听医生的搞毛线?京城这里有几个戒烟戒酒生孩子的。你问问你哥,还有你表哥他们。没那个条件吗。哦,你和邵老师的儿子不好好的吗?”

风在水的把柄给陆景捏住的话,风家在风在水和风白露之间怎么选,想想就知道。

必须是保风在水啊。

王灿拉着陆景往客厅里走。这会儿酒宴差不多也要开始了,陆景笑着和王灿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