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58章 太过份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658章 太过份

陆景和王灿、唐悦谈了约1个小时。送两人离开后,陆景返回到上林苑的二楼。

二楼的主卧室区域亮着灯,隐约传来卫婉仪她们三人说话的声音。陆景看看手表,现在是晚上10点20分。沉吟了一会,走向二楼的书房。

这时候进去,挺尴尬的。

陆景按亮书房的绚美的五光十色银饰宫灯,柔和的光芒洒落在书案、柔软的浅黄色沙发上。陆景坐到沙发上拨了远在香港的丁灵的手机。

片刻后,电话接通。几秒后,丁灵娇美的声音欢快的传来,“刚和冰姐讨论港币发行权的事情。陆景…”

陆景和丁灵讨论了几句,道:“小灵,我上次给你的风在水在瑞士银行的账号,你帮我把详细资料拿到。不惜代价。”

“好的。我明天去苏黎世和瑞银的董事维克托谈。”丁灵笑着答应下来。陆景早给她说过,她心里大致有数。又问道:“陆景,风在水的反击是不是很凌厉?”

陆景就笑,“当然凌厉。我今天晚上差点给…”将今晚生日宴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说。

提起今晚的事情,陆景的心态并不平和。刚才在娇妻、红颜、朋友、众人面前只是压着情绪而已。

他和风在水扳手腕较量。设局,开战,出现什么局面都可以接受。但是,风在水当面将罗华、谢晋文打的吐血住院。这让他心中升起暴虐的情绪。

医院检查结果刚刚已经由谢晋文的跟班金尚宫发到他手机上。罗华肋骨断了2根。谢晋文鼻梁粉碎性骨折。

丁灵连忙关心的问着陆景详细情况,温润的声音带着情意从电波里传来。

半个小时后,丁灵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因为,董冰笑着在门口问她电话粥煲完没有,可以睡觉了。她们俩在香港的时候住在一起。她知道陆景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静下心来思考。

陆景结束丁灵的电话后,在书房的书橱中挑选着书籍准备阅读几页。大唐雨景一共10座庄园。其中8座庄园对外营业。剩余的两座精致典雅的小型庄园听枫阁、紫罗兰为陆景私享。

婉仪喜欢中式典雅风格的听枫阁。陆景极少在听枫阁招待其他人。一般都在紫罗兰这里。

因而。紫罗兰庄园书房中米白色的书橱中堆满了各式书籍,其中有不少是陆景花高价搜罗来的书籍。如:明朝删节版的孟子。未删节版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等。

陆景挑了一本《史记》,刚坐下来时。卫婉仪在书房的门上轻敲两下。倚门看着陆景。温婉浅笑。妍姿俏丽。像一株月季花在夜色中摇曳生姿。

工作忙的时候,马晴会在大唐雨景休息。3月18日晚。马晴便很忙。

因为陆景请客,大量的世家子弟滞留在大唐雨景这里谈天说地。顺便打探陆景和风在水冲突的最新进展。谁胜谁负这可是个大题目啊。

7楼最里面的房间中,马晴中午刚起来,助手小华便从大厅中打来电话,“马总,出大事了。市里的警局来调查昨晚我们这里出现枪支的事件。”

马晴皱皱眉,沉着的道:“有这回事吗?我怎么不知道?”

小华快要哭了,说道:“我也不知道。可是他们说有人举报。证据确凿。”

马晴明白了,对方态度强硬,小华顶不住,冷静的道:“我马上来。”

一个小时后,正在湖东路锦楼和卫婉仪喝下午茶的陆景接到马晴的电话:“景少,大唐雨景被市局查封了。要求停业整顿。”声音带着哭腔。

陆景微微挑了挑眉头,抿了口正宗的红茶,缓缓的道:“我知道了。”

马晴接着道:“景少,但是刚刚查封,就来了100多名建筑工人将大唐雨景全部砸得稀巴烂。呜…”

马晴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她九五年跟着心蓝姐在大唐雨景工作,后来大唐雨景转手卖给了陆景。她成为大唐雨景的总经理。

十一年过去,她毕生的事业都在于此。亲眼看着那精美得如同画卷的楼阁台榭被砸得遍地狼藉。被掠夺一空。她心中痛苦至极。

陆景拿着茶杯的手停在半空中,大唐雨景那里承载了他很多美好的记忆,压着情绪慢慢的道:“你们人都没事吧?”

见陆景没有先问损失而先问大家的情况,马晴心里涌起感激,哽咽的说道:“没事。我们都在汇海大酒店这里。景少,我们的损失很大。至少有5亿美元。”

大唐雨景2000年被陆景收购时估价9千万美元。六年以来,翻新,重建的花费总计不下2亿美元。

将这些年的货币贬值的要素叠加上,被破坏、抢走的艺术品、瓷器、字画、书籍。初略估计损失在5亿美元以上。最高损失可能会达到8亿美元。

陆景放下茶杯,对探询的看过来的娇妻点点头。沉吟了几秒,道:“马晴。你让大唐雨景所有的员工带薪休假一个月。后面的事情我来处理。”

挂了电话,卫婉仪关心的问道:“怎么了,风在水玩了什么花样?”

陆景嘿的笑了一声,“他把大唐雨景给砸了。”

“啊…”卫婉仪惊呼一声,蹙起眉头,“那听枫阁呢?”她很喜欢听枫阁。

陆景轻轻的拍了拍卫婉仪的手,“婉仪,没事。等一段时间。我会重建一个一模一样的大唐雨景。”

京城四大俱乐部之一的大唐雨景被风在水找人砸掉的事情仿佛惊天的龙卷风席卷整个京城。

大唐雨景暂停对外营业的消息迅速传开。那残破、狼藉的景象,从汇海大酒店的高楼上可以看得很清晰。被砸掉的还有陆景的金字招牌啊。

虽然大唐雨景的员工只有一个月的假期,但其恢复营业的日子恐怕遥遥无期。

世家子弟中的舆论一时大哗。显然,风大少出手的风格一如既往的猛、刚。

陆景让他在迪拜的楼市投资上资金套闹,他直接让陆景的损失数亿美元。

陆景和风在水相比的劣势就在于他家大业大,到处都有产业。假设风在水照葫芦画瓢再把汇海大酒店给砸了。那陆景的损失可就大了去。

风大少是个猛人啊!惹不起。谁会信砸场子的是100多名建筑工?

必须是专业人士。大唐雨景可是很大的,几个小时要砸完,又不许放火、爆破、开机械来拆。靠人工不专业这活干不完。

3月21晚,韩鸿信接到华橙基金总经理秦纬的邀请驱车到金顶俱乐部和他见面。

西月区成方路维景国际大厦51楼简雅明亮的6号包厢里。韩鸿信和秦纬握了握手,坐下来,开门见山的道:“秦总,风大少这事做得太过份,我不敢帮你递话。想来,风大少的话也不是好话。”

秦纬摩挲着肚子,起身从暗红色茶几上拿起红酒瓶,笑着给韩鸿信倒了一杯酒。笑呵呵的道:“

韩少,都这个份上了,陆景的态度还要强硬?大唐雨景他预计损失有五六亿美元吧?啧啧,那么漂亮的园林被砸了真是可惜。汇海大酒店、景华大厦、锦楼,锦江楼、雪苏绮这些不动产加起来的话。陆景的损失可会更大的。”

韩鸿信嘿嘿一笑,“秦总,你也不要吓我,真要把事情扩大化,风大少扛不住。”

大唐雨景被砸没有引起主流媒体的关注,因为那是私人会所。而一旦公关场所的服务设施被砸。势必就会引起大众的关注。风大少没那个胆子。

秦纬就笑,喝着酒道:“韩少,不一定要砸啊。可以是查封。你说汇海大酒店要是因为失火被停业整顿,那陆景的收入损失是多少?”

韩鸿信沉默了一会,拿起高脚玻璃杯品着酒,“秦总,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景少的性格想必你应该听说过。就我看,这件事善了可能性不大。

我给王少说说吧。看看他什么意见。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王少,就是陆景的好友王灿。

秦纬哈哈一笑,举起酒杯和韩鸿信碰了碰。说:“韩少,华橙基金欢迎你来投资。”

韩鸿信摇摇头。说:“秦总,我不是吓唬你。陆景要是知道你帮风在水递话。嘿。资产投资领域,华橙基金和富跃产业投资基金比起来还是小朋友。”

秦纬脸色微变。

韩鸿信笑了笑,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走出包厢。秦纬的选择很不明智。

但凡要走经商这条路的,最好不要和陆景作对。顶级企业家俱乐部的1号会员在商业上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风在水请秦纬帮他居中向陆景转达了他的想法:归还他和庞滨在戴安娜手中投资到迪拜楼市上的资金:2亿美元加上8千万人民币。

将大唐雨景砸得稀巴烂之后,他心里的一口恶气出了大半。现在是善后的时候了。

两天后,周三下午在市郊一家射击场中玩枪的风在水接到了秦纬的电话:“风少,韩鸿信那边传来消息,陆景拒绝了你和解的提议。”

“哦?”风在水冷笑一声,“行,我知道了。秦总,辛苦了。”

秦纬谦逊的笑道:“还行,还行。风少,这件事最好还是和平解决啊。”

他有点担心他被陆景盯上,就如韩鸿信说的,他在陆景面前是“小朋友”。陆景要做点手脚让他投资亏损,到时候有大把的人想他撕成碎片。

风在水道:“秦总,我已经很给陆景面子主动发出和解的信号,他不接受我有什么办法?还是教育教育他。嘿。”

秦纬皱着眉头,顿时无语。

风大少,你确定你这是给陆景面子,你的和解条件里面怎么不提大唐雨景的事情?至少要做个姿态啊。

风在水和秦纬说了几句挂了电话,走到靶位边,“嘭嘭嘭”射击。十连发之后回到休息区。休息区的屋顶足有三层楼高,空间舒适。鹅黄色的沙发分别围着几张圆桌。

巨大的射击场平面示意图下的圆桌处,庞滨已经打完枪,正等在这里,他对玩枪的兴趣不大。

风在水走过去坐下,略有不爽的将情况给庞滨说了一遍,道:“胖子,陆景那小子还是欠揍啊。景华大厦有消防隐患,我找人关上几天。你辛苦下,跑一趟江州。玛德,景华通信的s7卖得这么火,他们到底是不是民营企业。这是得查查。”

他不爽的原因是因为如果陆景不低头,他的钱可要不回来。把陆景名下的产业砸再多也没用。

得来点狠的。

庞滨讶然的抬头,兴奋的搓搓手,“老大,你要对景华对手。哈哈,这个我再行。就算陆景不还钱,要是能拿下景华的部分资产,我们的资金也能收回来。”

掠夺民营企业是他的强项,老本行啊。

服务员送来茶水,风在水喝了一口,冷笑道:“陆景要是不识相就这动一动景华。拿不拿得下来另说。看他是不是这么强硬。我听说过他的故事,头顶着手枪面不改色的打电话嘛。

要是我拿枪顶着他的头,我肯定先冲他腿上开一枪,让他见见血,尝尝滋味,看他还是不是硬汉?哼。”

庞滨对风在水的分析深以为然,点点头,提醒道:“哦,老大,我刚听高畅说,陆景最近在京城到处活动,拜访了好多重量级人物。你要不要小心点?”

“问题不大。”风在水沉吟了一会,淡淡的说道:“我明天就回单位上。剩下的事情,你随时给我打电话。怎么,小高想回来?”

庞滨笑道:“拥抱组织是每个人理所当然的想法嘛!他还是很怕他姐的。”

高畅给他送了200万,让他帮忙说句话。

“靠。胖子,你说笑话一定都不好笑。”风在水笑瞪了庞滨一眼,“你和他聊聊。我需要陆景的消息。以前的关系不好动用。小七进去后,我手上没有得力的人选。”

庞滨应道:“好,我晚上和他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