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59章 逗比小高

第1659章 逗比小高

高畅一脸晦气的走进嘉南俱乐部。身边跟着常在他手下混的帮闲。诨名分别叫:王小二、大虾。

刚到嘉南俱乐部就在门口碰到一堆熟人。为首的便是京城四少之一的闻人恪。

“我靠,这是谁?难道我眼睛出问题了,居然遇到高大少。高少,你好,你好。”

隔着两米远,闻人恪就很夸张的叫道,伸出手,一脸诡异笑容的和高畅握手。

“好你妹。”高畅郁闷的翻翻白眼,他和闻人恪关系不错,他姐的闺蜜白唯是闻人家的媳妇。闻人恪要称呼白唯“三嫂”。堂叔侄的关系。

闻人恪呵呵笑着,和高畅进入嘉南俱乐部。高畅又和闻人恪的朋友打了招呼,一行人进入嘉南俱乐部。上了二楼后,众人前往订好的包厢。

高畅和闻人恪留在走廊上聊天。

“怎么回事?你怎么跑到嘉南俱乐部来了?那天晚上你不是和你姐一起去了紫罗兰山庄吗?陆景说没说怎么应对风大少?”闻人恪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风白露拒绝成为陆景定下来的四大名媛,在3月18日当晚愤而离开大唐雨景的上林苑。当时,嘉南俱乐部的boss秦成文可是和风白露一起离开的。

这其实是表明和陆景决裂的态度。最近,风大少和陆景扳手腕,嘉南俱乐部这边都是支持风大少获胜的人。倒不是对陆景多么不爽,反正看热闹重要有个立场。不然没有代入感。

而高畅的姐姐高丽莹和陆景的关系不错,并且高畅据说曾经背叛过风大少一次,将嫩模洛某交给了谢晋文,最终让谢晋文逃过一劫。按理说,在风在水和陆景的较量中。高畅是绝对不应该支持风在水获胜的人。

哈哈,当然,现在风大少局面大优。他可是派人把陆景的大唐雨景砸得稀烂。陆景这快招牌在京城已经倒了。现在就看风在水和陆景在幕后怎么交锋和妥协。

因而。高畅出现在嘉南俱乐部有诸多不合理的地方。

高畅没好气的瞪闻人恪一眼,“你问这么多问题叫劳资怎么回答。”

闻人恪哈哈一笑。丢了一支烟给高畅,说:“当然是一个个的回答。”

“你妹。”高畅不爽的骂一句,他心情真不好着呢,他出门时给他姐逮着训了一顿,因为他前些天帮庞滨打听陆景行踪的事情给他姐知道了。

高畅点了烟,道:“那天在紫罗兰山庄人很多,陆景什么都没说。他看上去很有把握。黎倾城建议他小心,他根本就不听。毕竟。是他先设计风老大的。

他最终只留下了王灿、唐悦。具体谈了什么,没有人知道。王小二看到王灿的雪佛兰1个小时后才离开大唐雨景。”

闻人恪吐了口烟,笑道:“照你说的陆景在憋大招,现在尼玛大唐雨景的损失都统计出来了,损失6亿美元。他的大招怎么还不放?不是给风大少的粗暴给吓住了吧?”

“狗屁。他们那个位置的人谁会随随便便的给吓住?”高畅轻蔑的说道,“不过,陆景家大业大,风老大要是撕破脸和陆景放对,陆景的破绽还是太多。”

风老大先是很“文明”的和陆景扳手腕,在暗中阻止陆景推广电子竞技项目。

陆景把风老大的得力助手周小齐给送进去了。把风老大逼的调离军情部门。

风老大吸取教训,把目光集中到陆景身边的人身上:对付谢晋文。几乎取得成功。当然,功亏一篑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背叛”。

其实。风老大当时要是把陆景的大唐雨景给砸了,没准就让陆景屈服了。

当然,风老大要是那么早就砸陆景开的俱乐部,无缘无故的,占不住理。京城中的舆论对他会不利。而且,给陆景捅上去的话,大减印象分。

不过,现在自然不会。谁让陆景先耍阴招呢?

闻人恪笑着拍拍高畅的肩膀,“说的也是。陆景这些年太专注于商业上的发展了。钱啊。有时候是废纸,起不了任何作用。行了。高畅,一会下来喝一杯。”

高畅疑惑的看着闻人恪。

闻人恪笑道:“看我搞毛线。刚才有人看到庞滨去了三楼。你一口一个风老大,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嘉南俱乐部这样顶级的俱乐部环境很安静。并不是喧闹的酒吧形式。大家都是包厢中自己嗨。但是消息怎么传递的呢?这就是帮闲们的作用了。

所以,一整晚可能大家都各自在包厢中玩。或者串个包厢敬酒。但是整个嘉南俱乐部发生了什么事情那绝对是一清二楚。帮闲们将整个俱乐部联系成一个整体的社交场所。

“我日。”高畅哈哈一笑,去了3楼。他钱都付了,当然不怕人知道他想重回风在水麾下的想法。他看好风在水在和陆景的较量中获胜。

三楼,奢华的2号包厢中。

庞滨坐在沙发中独自喝着酒。舒适的沙发给他胖重的身-体压得下陷。

他不好女色,所以,没有美女陪在一旁。对美酒、豪车等等兴趣要大一些。

“庞哥。”高畅推开包厢的门,脸上露出讪讪的笑容。

庞滨心里对高畅评价很一般:墙头草。其实,他压根就不信高畅背叛的解释:什么害怕他姐高丽莹都是废话。真实的原因是畏惧陆景。“小高来了,坐。”

等高畅坐下后,庞滨问道:“小高,你的事情我跟风老大提过。欢迎回来。陆景这两天的行踪你好好关注下。”

高畅顿时激动的脸都有点红,给庞滨添了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举杯道:“庞哥,谢谢。”

庞滨摆摆手,淡淡的道:“收钱办事。应该的。小高,这一次要好好把握机会啊。”

高畅道:“一定,一定。”

庞滨胖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说:“王灿和唐悦这一周都在干什么?”

高畅脸上僵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道:“庞哥。我不好说啊。”见庞滨脸色露出不悦的神色,高畅无奈的道:“庞哥,王灿好像在找人搞你。”他在京城中消息灵通。

庞滨微征,心里悠忽了一下,随即干笑一声,说道:“嘿,搞我?他们马上就要偃旗息鼓。我明天去江州查景华手机,看陆景还但不淡定。”

这个消息让高畅惊讶的张张嘴。这是要不死不休了。

汇海大酒店42楼顶层的总统套房中。陆景在落地窗前沉默的看着夜色中残破的大唐雨景。从他的背影中,能感受到他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

墨静雯将冰咖啡放在办公桌上,轻声道:“陆景,王灿、唐悦、谢晋文来了。”

最近陆景将这里当做了临时的办公室,他们几个助理都跟着过来办公。

因为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被砸烂的大唐雨景。

耻辱、愤怒。

墨静雯清晰的感受到陆景心中的情绪。她想起“卧薪尝胆”的典故。勾践在吃饭之前会尝一下苦胆来提醒自己不忘亡国之痛。陆景看着在风中,在夜色中破败的大唐雨景,提醒他要对风在水严厉的“回敬”。

“静雯,请他们进来吧。”陆景没有回头,缓缓的说道。拍拍裤子口袋,想要抽支烟。里面空无一物,随即醒起来他最近在戒烟、戒酒。

墨静雯笑着摇头,走出被该做办公室的房间。婉仪姐可是给她叮嘱过。最近不能让陆景抽烟。

王灿、唐悦、谢晋文坐下。寒暄几句,看到谢晋文带着一个铁面具陆景禁不住笑起来,“你小子变成钢铁侠了。”

谢晋文摸摸鼻子上的面具,困恼的道:“景少,我也不想,但是我鼻梁粉碎性骨折,想要以后泡妞方便点,不带不行。现在是个看脸的时代啊。”

陆景就笑,“不错。不错,还能开玩笑。”说着。看向王灿、谢晋文。

王灿笑道:“搞定了。庞滨那个胖子一屁-股黑历史,唐悦给我的材料我看得都想拍死他。玛德。正儿八经赚钱不会,学会抢人的资产,真tm的给他死去的爷爷丢脸。”

唐悦补充道:“陆景,高畅那小子最近有点不老实。在查你的行踪。他给了庞滨200万希望取得风在水的谅解。今天晚上去嘉南俱乐部和庞滨见面。”

高畅那点三脚猫的情报收集功夫,在已经成型的gi公司面前根本就不够看。gi公司反而将他查的底掉。

陆景微微挑了挑眉毛。没看出来高畅是这么个人。

王灿满不在乎的喝着季婉彤送进来的清茶,道:“一块干掉得了。小蚂蚁一只,费多大点事?那小子脑壳上有包,傻不拉几。”

唐悦笑道:“他脑子是有点不清楚。”

陆景就笑,“小高是猴子请来的逗比,给我们增加乐趣的。留着他。要解恨就得用小人。”有些事情,他自重身份做出来,王灿、唐悦也没有必要脏了手。但高畅肯定做得出来。

猴子请来的逗比是网络用语,还没出现。不过这比妨碍大家的理解。大家都笑起来。

谢晋文哈哈笑道:“那秦成文算不算逗比?”

陆景笑着摆摆手,“秦成文那晚只是借个由头表达对我的不满而已。他和我们不是一路人。勉强凑在一起没意思。”说着,问王灿,“出发了?”

王灿点点头。

陆景笑着道:“我通知庞滨一声吧。风在水这两天够得意的。嘿。”说着,拨了高畅的电话。()